短暫與永恒的張力撕扯間,你到底倚靠誰?(陳恩加)2020.09.18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09.18

陳恩加

 

《列王紀下》18:19-20 拉伯沙基說:“你們去告訴希西家說……你說有打仗的計謀和能力,我看不過是虛話。你到底倚靠誰,才背叛我呢?”

《列王紀下》19:35 當夜耶和華的使者出去,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

 

拉伯沙基是亞述帝國的一位將領。亞述第二次入侵猶大時,他和其他幾位將領率兵包圍耶路撒冷。從聖經的記載可以看出,他充滿了民族和國家的自豪感——當時的亞述帝國確實強大(當然也殘忍,不可一世)。《約拿書》中說,約拿走遍亞述的都城尼尼微,需要“三日的路程”。如此巨大的都城,如果沒有一定的國力,根本無法建立。

畫家筆下的尼尼微

 

如此強大帝國的公民,當然非常自豪!何況拉伯沙基是大將,帶領軍隊南征北戰,打敗了一個又一個的國家,攻占了一個又一個“堅固的城”。因此,面對手下敗將——猶大王希西家,以及噤若寒蟬的耶路撒冷百姓,拉伯沙基冷嘲熱諷,竭盡羞辱。他帶著滿腔的野心和傲慢說:“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 (參《王下》18章)

尼尼微廢墟出土的六面泰勒棱柱(The Taylor Prism and Sennacherib Prism),記載了西拿基立王進攻耶路撒冷這一事件。那是西拿基立留給繼位者的,柱上描述了他進攻猶大的情形:

“至於希西家,這個不願向我俯首稱臣的猶大人,我包圍和攻取了他的46座有堅固城牆的城鎮,及其周圍無數的小村莊……我把他關在耶路撒冷的王城裡,他就像籠中之鳥一樣……他差遣他的使者來進貢和向我致敬。”

六面泰勒棱柱

 

除了冷嘲熱諷,拉伯沙基也是個畫餅高手。他對耶路撒冷百姓說:“等我來領你們到一個地方與你們本地一樣,就是有五穀和新酒之地,有糧食和葡萄園之地,有橄欖樹和蜂蜜之地,好使你們存活,不至於死。”

他蠱惑百姓:“希西家勸導你們,說耶和華必拯救我們;你們不要聽他的話。列國的神,有哪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嗎?”

對當時的百姓們而言,拉伯沙基的承諾:新酒、糧食、葡萄園……無疑是巨大的誘惑。畢竟,以亞述帝國的強大實力,是做得到這些的。這讓我想起朗文(Tremper Longman)在《如何讀箴言》(How to Read Proverbs)一書中,對智慧婦人和愚昧婦人的描述:

“《箴言》第九章中這兩位女子是代表誰呢?關鍵就在她們所住房子的位置。智慧女子的房子坐落於‘城中至高處’……在城中最高地點的建築就是聖殿。同時偶像所在的廟宇也造在高處……這很清楚指出智慧女子代表神,愚昧女子代表的不是真神而是偶像,就是那些引誘以色列遠離耶和華神的……假神。”

朗文 How to Read Proverbs

 

拉伯沙基正像《箴言》第9章中的“愚昧婦人”(他拜假神,的確愚昧),呼叫人到他那裡去。他作為“亞述夢”的代言人,希望用帝國的強大和富有的生活,引誘百姓離開耶和華。

大英博物館的亞述帝國浮雕

 

雖然亞述帝國最終被巴比倫王國和米底王國聯手所滅,但拉伯沙基的問話,彷彿穿越時空,仍在回蕩:你到底倚靠誰?

是的,面對人生中巨大無比的苦難和挑戰,我們到底倚靠誰?

而今時代的人,大多順從了拉伯沙基的喊話:普羅大眾倚靠政府、法律、福利、社會保障,來滿足自己“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莘莘學子則倚靠十年寒窗,改變自己的命運;白領中產踐行著“有恆產者有恒心”的宗旨,倚靠積累的動產、不動產,抵抗未來的資產風險;職場人士倚靠工作能力,及技術的積累、不斷提升,以免被淘汰;病患倚靠醫學的不斷進步,讓生命得以延續……

“倚靠”(depending,NIV),這個詞的另一面即為“信”(trust)——“你到底倚靠誰”,等同於“你到底信靠誰”。我在一本雜誌的卷首語,看到過這麼一段話:

“因著永恆上帝透過基督的恩典和旨意,人可以不屬於這個暫時世界,卻不可避免地要暫時在這世上身處某個位置。在這暫時的不經意之中,人所在的暫時位置,或許會比人的永恆所屬更容易影響人的狀態,進而可能消解人的暫時所在與人的永恆所屬之間的張力,讓人受人的暫時位置左右,從而失去人在這兩者之間的活力。”

身處世上的我,也時常“受人暫時位置左右”,因而倚靠暫時之物。結果如何呢?就如我相信工作能力能讓我受到更多同事的尊重,卻忘了耶和華不喜悅“馬的力大與人的腿快”,忘了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因此無論怎樣努力,總有被碾壓的時候。

我就像籠中之鳥,把自己的翅膀當鑰匙來開鎖,卻忘了呼喚那位開鎖人。鳥的翅膀,成了鳥所倚靠的,成了鳥的偶像。

 

《列王紀下》記載,希西家聽見拉伯沙基的話,就“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入耶和華的殿”( 參《王下》19:1)。

希西家這隻“籠中鳥”,這次不再倚靠埃及,也不再倚靠猶大國的國力(參《王下》18:8、21),也沒有投降、倚靠亞述帝國,而是轉向了耶和華。結果,“耶和華的使者在亞述營中殺了十八萬五千人”,亞述敗走。強大帝國在神面前不堪一擊。

拉伯沙基這個名字,自此再也沒有出現。亞述帝國,後來也被他國所滅。唯有耶和華自有永有。倚靠祂的人好像錫安山,永不動搖。

我所在的教會裡,有一對很愛主的夫婦。他們生了一個小男孩,患有先天性的心臟疾病。手術歷時一年多。對他們來說,那是一段很難熬的日子。

我記得一個主日,媽媽陪著孩子在上海動手術,爸爸回杭州來主日證道。他講的題目,包括題目的標點,讓我至今印象深刻:“在患難中也要大喜樂?!”他講了他們夫婦在這次挑戰中對主的信靠。他們有常人難以理解的喜樂。

這篇道深深地感動了我。同樣感動我的,還有他在孩子手術前3天,發在教會微信群裡的話:

“雅各因為怕而背井離鄉,又因為怕而逃離拉班,因為怕而不敢直面以掃,但神卻一路帶領他更認識自己的軟弱。這位生來善於抓取以滿足和壯大自己的雅各,至終扶著杖頭敬拜神。

“面對試煉和試探,唯有倚靠、跟隨主……再過三天,就是兒子的第一次心臟手術。我們安然跟隨主的帶領。弟兄姐妹的關心和支持,是那份獨一無二的聖潔愛的彰顯。”

願我們每一位信徒在那“暫時所在”與“永恆所屬”張力的撕扯間,仍然能僅僅、緊緊地倚靠主。

 

作者是浙江寧波人,自幼信主。現居杭州,為演算法工程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