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了算?(杨常英)2020.11.1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11.11

杨常英

 

每个人对自己的人生,或多或少都有着美好的计划。然而,有些事情会让你的人生计划改变,比方说疾病。

 

我用什么抗争?

去年6月,在一次例行的身体检查中,医生发现我的右边乳房有一个肿块。她叮嘱我每半年做一次B超,观察其发展。

我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然而3个月以后,我竟然莫名担心起来,并且身体也很难受,于是去医院做了检查。

记得做B超检查的时候,医生的脸色突然严肃了起来,并且建议我马上做穿刺活检。

3天后,检查结果出来了,确诊为乳腺癌,并且已转移到淋巴。这个癌症来得比较凶险,在4个月之内,长大了3倍。

在等报告的那3天里,每当我想起医生那凝重的脸色,便开始焦虑与胃疼。我从来没有这样为自己的健康担心过。于是,我开始认认真真地考虑生和死的问题。

首先,我很心疼我先生——虽然我们在婚礼上的誓言,是唯有死亡能将我们分开,然而,我没想到死亡来得这么快。

其次,我也很心疼儿子。我突然间意识到,一个母亲能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并不是天经地义的。而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一路有妈妈的陪伴,也并非理所当然。

患病的我,也许今后会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然而,我问自己:我的生命中又有什么底蕴,能用来抗争苦难?我又如何能在受限的情况下,活出最美好、最喜乐的生命?

带着这些问题,我进入了手术、放疗和化疗。

 

谁有发言权?

在此不得不谈的是化疗。通俗来讲,化疗就是借着药物,把好坏细胞一起杀掉,然后看哪种细胞先长起来——若是好的细胞先长出来,那么你就赢了;若是癌细胞先长出来,那么你就“挂了”。

如果说,癌症的诊断书让我开始认真思考死亡,那么化疗则让我清楚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化疗不会让你剧痛,但会抽干你所有的活力。在4个月的化疗期间,我吃不下、拉不出、睡不着、没有任何免疫力……我真实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一部分接着一部分在死去。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而是一个被化疗摧毁后正在重建的我。

从确诊癌症直到今天,我思考了很多。我不得不承认,在我的生命中有看不见的“力”,在左右或说牵扯我的人生。它们无外乎围绕一个中心,即:“我的生命,谁说了算?”

我想,当我要述说自己故事的时候,我一定要留意到生命中各种想要定义我的力量,并且靠着上帝的智慧,分辨出那最终决定我生命的“力”,即在我的生命中,谁说了算?

 

子的另一端

很感恩的是,去年10月初起,我选择了贝思‧穆尔(Beth Moore)的一本著作,作为我的灵修书籍。这本书陪伴我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那本书虽不是我刻意的选择,但我相信是上帝刻意的安排。

10月14日,就是做完穿刺活检的第二天,早上灵修的时候,上帝借着贝思‧穆尔的书对我说话。

当时看的经文是《使徒行传》27章1-26节。保罗在去罗马的途中遭遇了海难。暴风雨让船上的人损失了所有的货物、器具。为了减轻船的重量,他们甚至把食物都抛在了海里。

穆尔提到,第20节“得救的指望都绝了”中的“指望”,与第40节“砍断绳索”中的“绳索”,是同一个词。也就是说,“盼望”( tiqvah) 之意即为 “绳索,作为连系两处之用”。

我在灵修笔记中写道:

我应该反省自己盼望的对象是什么。在我的盼望绳索的另一端,系著的是谁?人在绝望时常常自暴自弃,将盼望的绳索砍断。但我不能这样。因为只有祂能叫我不落入苦毒,唯有祂能重建飓风所摧毁的一切。

我们每个人都为了安全起见,手里抓着某种绳子。然而,绳子的另一端若不是神,维系我们生命的不过是一根丝线上罢了!

当狂风巨浪猛烈地打在我们身上时,我们务必要紧紧抓住基督。不论风暴摧毁了什么,祂都能使我们存活。

诚如穆尔所言:“约伯受苦的原因,超乎他所能掌握的……然而,我相信约伯之所以能活着走出这样的灾难,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神没有如他心里所惧怕的那样向他沉默。”

 

山穷水尽之后

这是我这10个月的写照。因为上帝一直对我说话——借着圣经的教导、属灵书籍的提醒,和弟兄姐妹的爱,让我真实感受到祂的同在与安慰。

由此我看到,定义我人生价值的,乃是神!既是如此,我就要欣然领受从神而来的一切,因为我相信,通往成熟的道路,就在这样的山穷水尽之后。我生命的目标是成长,而非逃避痛苦与苦难。

化疗让我失去了所有的头发,也使我虚弱。我先生安慰我:“当参孙的头发长出来时,他的力量就回来了。”我的头发的确渐渐长出来了,我相信神也将“使我在去而不返之先,可以力量复原”(参《诗》39:13)!

 

后记

这是我在2016年写下的文字。现在我即将进入癌症康复的第5个年头。回头再看,那些场景历历在目。而我,也如文尾所言,已经力量复原。

我被查出癌症的时候,我刚开始在达拉斯神学院读博士。本想因病情休学,然而在家人和老师的支持下,我居然坚持了下来。这5年,我完成了达拉斯神学院的基督教教牧事工的博士课程,并且完成了近12万字的博士论文。今年我45岁,在人生的下半场,我们一家选择了离开舒服区域,到另外一个全新的领域,开始新的事工。

这5年,是神在我生命中将人生的苦难与祂的恩典完美结合的5年。这5年,我也深深体会到,“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诗篇》73:26)。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