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歷史中傑出的女性——燃燒的文字傳教士蘇恩佩(丁怡嘉、蘇文峰 )2020.11.13

沒有遺憾,一個曾經活得那麼紮實的生命,是再沒有遺憾的了。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11.13

丁怡嘉、蘇文峰  

 

1970年代在香港,有一位“奇女子”蘇恩佩,撼動了教會和社會。她身材瘦小,弱不經風;但她卻以巨人般的能量創辦了《突破雜誌》,以及隨之帶來的“突破青少年事工”。蘇恩佩長期面對絕癥的威脅,但毫不妥協;她曾說:“盡管我身體軟弱,我還有一管禿筆”。她的文字事奉和生命活力,影響了數以萬計的青少年,也感召了許多年輕人獻身事奉。

蘇恩佩1930年出生在香港,中學時成為基督徒,並決定奉獻自己為上帝所用。她從小就有悲天憫人的心腸,因此,她決定作一個老師。她放棄人人稱羨的香港大學,入讀師範學院。畢業後,她單身到香港新界西南的荃灣區,當了6年小學老師,教導一群社會底層的貧窮孩子。

蘇恩佩教學期間,全心全意地為學生付出,她不僅通過言教,更是把基督信仰活出來。她的同事形容:“她的言語和態度,都給人聖潔的感覺;連最口不擇言的同事,也不敢在她面前說臟話。”然而,蘇恩佩卻不喜歡被稱為“聖潔”,因為她認為:“我一生所追求的,只是對上帝全然的順服與委身。”

26歲時,風華正茂的蘇恩佩罹患了甲狀腺癌。這個突如其來的疾病,迫使她不得不終止教師工作,接受一連串的手術和化療。由於她的家人始終沒有告知她罹癌的真相,蘇恩佩病況初步穩定後,於1963年坐船赴美進修。她先在芝加哥慕迪聖經學院(Moody Bible Institute)讀了1年,然後轉學到惠頓大學(Wheaton College)。在美國的3年中,她經歷了西方文化和當代思潮的洗禮,也接受了紮實正統的神學訓練,更加確定了自己未來的使命與呼召。

1966年畢業後,蘇恩佩選擇去臺灣服事。在寫給“校園福音團契”負責人的信上,她提到:“我是廣東人,生長在香港,中學時代受教育於英文書院,可是我從不覺得我是屬於香港的……我對自己的國家、民族及文化保持著不變的熱愛。這熱愛因著我對傳福音愈來愈有負擔而更熾熱了。而到臺灣去的感動,卻是來美之後才積成的。在芝加哥我認識許多從臺灣來的青年……漸漸地,從友誼和認識中,我對臺灣有了負擔。”

蘇恩佩一到臺灣,立刻投入學生事工,在大學團契擔任學生輔導,也接下了《校園雜誌》主編的職位,決心要使《校園》成為有份量的“當代中國基督徒知識份子的見證”。因著在《校園雜誌》的服事,蘇恩佩接觸到許多優秀、愛主的基督徒青年,繼而培養感召一批基督徒文字工作的人才,如蘇文峰、吳鯤生、劉良淑、彭懷冰等。這些人承接了蘇恩佩的使命感和獻身精神,長年投身於文字事工的領域上開發拓展,並栽培了許多海內外下一代。在中國大陸基督教出版界封閉的那一段時期,他們卻在海外承先啟後,發揚光大。有人說,這是蘇恩佩對中國教會的文字工作,所作的最重要的貢獻。

許多當年在臺灣與蘇恩佩配搭和受教的學生回述,蘇恩佩有一種外柔內剛、又優美睿智的氣質。她說話輕聲細語,從不雷厲風行,但每一個與她相處同工的人,無不被她的生命力感染,自願與她赴湯蹈火。

蘇恩佩常自稱為“一根蠟燭的自焚”。她在臺灣服事期間,渾然忘我地工作,似乎不知自己是個病人。於是在1970年,她積勞成疾、徹底累垮;這段自稱為“大崩潰”的階段,蘇恩佩被迫放下所有工作,在醫院及友人家中療養。在此期間,她真實地瀕臨死亡的邊緣;在極度的痛苦中,蘇恩佩仍認定“我的生命只有祝福,沒有咒詛”,寫下了《只有祝福》一文。她嘔心瀝血的這篇文章,引起熱烈反響,感動了無數的讀者。

後來由於病情嚴重惡化,蘇恩佩決定返回香港。經過詳細檢查後,證實她的甲狀腺癌復發,而且有擴散現象。直面死亡,她更深刻地反思生命的意義,寫下了《仍是祝福》一文。病情稍微好轉後,蘇恩佩聽從醫生的建議,前往溫暖的新加坡靜養。但閑不下來的她,竟然在新加坡參與了南洋大學《前哨》雜誌的創辦。

1972年底,蘇恩佩再度回到香港。看到整個城市的年輕人追求物質享受,迷失方向。她不禁自問:“我能為這個城市做什麼?”她也深信“與其咒詛黑暗,不如燃燒自己。”在使命感的催逼下,蘇恩佩和蔡元雲,以及一些誌同道合的年輕人決定創辦一本青少年雜誌,目標是每期發行2萬份!1974年1月,《突破雜誌》在香港創刊。不久,《突破》就發展為一個多元的青少年運動,這不僅是蘇恩佩一生事工的裡程碑,更對香港青少年工作產生了深遠影響。從那時至今,“突破機構”也成為香港政府及民間極受信任的“青少年問題”智庫。中國內地常有青年團體的導師,來此交流培訓。

《突破》創刊時,蘇恩佩還在癌癥的治療中,每兩三個月就要去醫院檢查、取藥。她近乎瘋狂地投入工作,每天12小時以上,不斷地為主燃燒,身兼編輯、寫稿、公關、督導等職位。終於,1982年4月11日復活節當天,這根自焚的蠟燭燃燒殆盡,安息主懷,年僅52歲。蘇恩佩過世前一天,跟蔡元雲醫生通了最後一次電話,她說:“我預備好了,沒有一點遺憾!”

蘇恩佩現已去世30多年,仍然有許多人深情懷念她,被她的生命感動。她有一篇作品《悼亡友》,正是每一個懷念蘇恩佩的人,想對她說的話:

“死亡突然臨到你,可是你並不是沒有準備的。在你每一天不斷地對神最高的旨意順服的當中,你不斷正視著永恒。在死亡臨到你以前,你已經多次正視死亡……沒有遺憾,一個曾經活得那麼紮實的生命,是再沒有遺憾的了。留下那麼美的回憶,在那麼多的人的心中;每一個鼓舞的微笑,每一句激勵的話,每一滴同情的眼淚,每一個責備的眼色,每一次愛心的服事,都被鑲嵌起來、都被凝化。而那些因著你的見證而得到生命的人,那些因著你的栽培而成長的人,那些因著你的扶持而堅強起來的人,將繼續將你所傳遞給他們的,傳遞出去。你可以放心,你並不曾留下一個空檔!”(節錄)

蘇恩佩終其一生,以自身的軟弱彰顯了上帝的大能。她的自傳性書籍《死亡別狂傲》,正是她對苦難的英勇回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