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偽善(許萬常)2020.12.15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0.12.15

許萬常

 

經文:“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14:6)

 

我們知道,表裡不一就是假冒僞善,信行相違。但凡事要做到表裡一致,還真不容易。比如我,僅管跟隨主的時日已經很長,但還是很難達成表裡如一,反而處處可見自己裡外互不協調的地方。

譬如說,“凡事榮耀神”說了大半輩子了,這話似乎成了口頭禪。事到臨頭才突然發現,原來心中還是充滿尖銳的自我;原來我經常虛榮心作祟,頭戴光環雙腳離地,一切所行都是為了叫人看見;原來,我時常站在十字路口禱告;原來,我左手還沒做的事,右手早已知道;原來,我說隱藏自我,卻是欲蓋彌彰,或在暗中冒出半個頭來……

東西愈有價值,贋品愈多。贗品一旦流行起來,就變得真假難分了。比如,在現今的世代,真愛最是難找,因為市場上有太多的仿冒,世間多少惡事,都是以愛為名?

但事有仿冒,也說明必有真跡存在。信仰也是如此。宗教是世上最普遍的流行,亦是人類最原始的模仿。謊言不斷地重複,以訛傳訛,代代相傳,就成了傳統,因此傳統很可能是謊言的累積。大凡真品都是絕對,因此,追尋真理就是尋求真跡,那未經污染的原著。《蘭亭集序》的原著只有一個,是出自王羲之的手筆,其餘的盡都是臨摹。

相對主義認為大家都對,但其實可能大家都錯;真理如果是真理,肯定有其霸道的排斥性,耶穌說,“是就說是”,唯有真理能把謊言揭穿。

“從來沒有人看見神,只有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祂表明出來”(《約》1:18),道成肉身的耶穌是人類史上真理唯一的表明,其他的都是模擬,都是贋品,條條道路通羅馬皆是誤導,通往羅馬的道路只有一條。“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主耶穌說道。如果主基督是真理,其他的信仰就是在撒謊。

我之所以發現自己假冒偽善,因為我深知世上有真善;凡事有真,才會有假,沒有真跡哪來贋品,沒有真理,哪來虛謊?我知道目的地何在,才知道距離這目的地還有多遠。

“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7:25),這是保羅的掙扎,也是我們靈程的經歷。我們愈渴慕神的良善,就愈對本身的不善感到難過和不安。因此,知道自己的僞善,至少還知道自己離真善遙遠,就不會認為自己裡邊有善,是善的化身了;倘若不知道自己是偽善,以假當真,以贋品作為真品來供奉,這就有大危險了。

 

禱告:神,我們表現出來的種種偽善,更加彰顯,只有你是善的;我們所追求的各種宗教,更加表明,只有你賜下的耶穌基督,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阿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