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谈会: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本文原刊于《举目》33期

参与教会:费城中华基督教会大学城分堂

参与者:
梁中杰(梁):1985年受洗,2004年受差派建立分堂;现为教会核心同工,带职传道人,不支薪。
梁海伦(伦):1985年受洗,2004年受差派建立分堂;现为教会核心同工,全职传道人,不支薪。
郑龙飞(郑):1993年受洗,2005年按牧;现为教会核心同工,全职传道人,支薪。
谢大伟(谢):2003年受洗;现为教会核心同工,同工会主席。
萧菲力(萧):1970年受洗;现为教会核心同工。
伍中:1992年受洗;事奉包括带领小组,教主日学慕道班。
主持人:赵刚(赵):1995年受洗,现为神学生;事奉包括带领小组,教主日学等。

座谈会纪实(赵刚记录)

一、贵教会是如何带领慕道友,从接触基督教信仰,到接受主,进而受洗的?如何帮助慕道友认清信心的本质,明白福音的真谛,最终悔改、信靠耶稣基督?

     赵:对于《举目》编辑部给的问题,请海伦先发言。

     伦:北美教会吸引慕道友,有很多的渠道,英文班是其中之一。还有像新生来了,教会派人接机,提供没有接触过基督教的新移民,接触教会的机会。等他们进了教会或团契,就可以用基督教的观念去影响他们,对他们讲基督和十字架。

     杰:我们的教会有一个福音班,慕道友如果来参加主日学,大部分也会去我们的福音班。等他们学习一段时间以后,有一些人觉得明白了、也愿意受洗,那我们就带他们上受洗班。对那些不太参加主日崇拜的人,我们就通过小组接触他们。

           赵:正好有两个福音班的老师在这里,请你们分享一下。

           伍:我个人喜欢用福音查经的方式。在慕道友固定参加的情况下,这种方式的效果比较好。福音方面,我们强调人的悔改、主耶稣的受死与复活。

           谢: 我教福音班的时间蛮短的,以前我给别人传福音的时候,老是绕圈子,比如先问他们生活中的困难是什么,然后告诉他们信了主以后,困难会怎么解决。但是后来明 白,神希望我们传主耶稣并祂钉十字架,以及福音的大能。虽然这个道理看起来很愚拙,却是真理,如果人的心预备好了,是会接受的。所以我现在在福音班里,比 较多讲主耶稣的死与复活。

           当有新的慕道友来福音班的时候,我就把我们的信仰,用五分钟时间,简洁但力求完整地介绍给他们。有一些人来过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来了。但是有一些人,听了以后就愿意留下来。

           这些留下来的人,常常提出非常好的问题。从他们问的问题和在主日学课上的反应,我们大致上能知道,这些慕道友在信仰上处于什么阶段,然后给他们相应的帮助。

           我们教会有时也会带慕道友参加大聚会,比如福音布道会、音乐布道会等。在这些聚会上,常有决志的──他们可能听了一首歌,或是听了一篇道,觉得特别有感动, 就决志了。但是这样的决志,以后可能会有反复,因为他们未见得明白了真理,你问他决志的内容是什么,他也可能说不上来。这些人,需要我们跟进。

     赵:从小组的层面来看呢?

     郑:我觉得我们教会有一个传统蛮好的,就是信仰生活化,在传福音当中,强调信仰怎样在我们的生活中彰显出来。

     信仰是不能和文化混为一谈的。红砖的《不想再做基督徒了》一文,就提醒了我们这一点。文中主人公的一些困扰,可能就源自这样的混淆。所以我觉得,在小组里面,透过查经和分享,我们可以对一些旧有的文化观念提出挑战。

     萧: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出,在教会里服事的动机,如果是为得到别人的尊重,而不是对基督救恩的回应,迟早会遇到困难。当被人轻看、误会的时候,服事的喜乐就没有了。服事如果不是根于基督,没有跟神建立个人的关系,就不能持久。

     同时,如果教会不对人讲清罪和救恩,只是帮人解决经济上的困难,或帮人找工作、拿绿卡,可能只让人看到耶稣的神蹟,而没有看到神蹟背后的耶稣。见过耶稣行神 蹟的人,大部分都没有真正认识耶稣。十个患大痲疯被耶稣治愈的人,只有一个回来谢耶稣,耶稣对他说:“你的信救了你!”也就是说,九个人得到身体的医治, 只有一个真正认识耶稣是谁,得到永生。

二、贵教会受洗班的课程是如何设计的?时间多长?有什么优缺点?对受洗者是否有考核的程序?例如,是否只要参加受洗班,上过课就可以受洗,还是有其它的考核条件?红砖这篇文章,能带给教会什么提醒?

     杰:我们自己编了受洗班的课程,一般四周讲完,主要是讲清最基本的真理。只要我们确定,受洗人知道自己信的是什么,知道基督信仰的基本真理,就不会阻拦他们受洗。当然,他们可能中间有麦子,也有稗子,但是耶稣说过,不要急着去拔稗子。因为这不是我们人的工作。

    我们也没有什么特别长的考核时间,因为我们教会流动很快。很多人从信主到服事、到从学校毕业赴外地就业,时间非常短。我觉得,如果能让那些真信了的,很快参与服事,在服事中得到建造,更加重要。

    郑:我想,“红砖这篇文章,能给教会什么提醒”这个问题后面,是不是隐含受洗班不慎重的疑问。我个人的想法是,不要把新信造就和受洗班混合在一起。有些问题,应该在信之后、受洗之后,在新信造就中解决。

     我觉得受洗班,讲的是基要信仰。就像中杰讲的,学员没有什么特别问题的话,我们就给他受洗。因为我们不能期待受洗班出来的人,以后一定是忠心爱主的。我就碰到过,有人在受洗班的表现非常好,听到神的话就哭了,但后来也流失掉了。

     我们教会虽然没有特别的考核条件,但也有基本的要求,就是他要固定来参加聚会和受洗班。然后有一个面试,请他分享信仰的见証。

     赵: 我也同意,受洗班和新信造就班应该有所区别。麦子与稗子都存在,这是事实,圣经也很明确教导,不用我们去拔掉。我想我们要注意的是,保持一种健康、合适的 比例。比如说,教会的标准太松了,结果十个受洗的,九个都流失了,这时候大概可以说,太随便了;但如果非得做到,烈火炼真金以后,十个人有九个半能留下 来,估计也很难。

     萧:我们教会在人受洗之前,一般有面试,从他讲述蒙恩见証,就可以衡量其灵里生命的实在程度。有一些不善长表达的人,只 会简单的说“耶稣爱我”,但他重生得救的见証,却讲得很清楚。他会说:“我以前以为我不错,现在我知道我需要主救赎。”这就是清楚重生得救。人必需把生命 交给主,以祂为主宰,生命才有机会成长。

     面试的时候,必要听到这个人是清楚重生得救的,也把生命的主权交给耶稣。而且他必须很诚恳地承认,自己有罪、是个罪人,需要耶稣的拯救。这样,才会带他受洗。

     伦:秉著上述的这些原则,我们分堂成立以来,受洗的人数有52个,而流失的人少于10%(这数字包括了完全不来教会,以及偶尔来的人)。

     这个比例,在北美的教会里,已经是非常非常低的了。北美一般的教会,流失率大约是30%以上。像我们这样一个以学生为主的教会,低于10%,已经是非常、非常少的了。这跟教会重视新信造就,有很大的关系。

三、对于刚受洗的信徒,教会提供什么样的辅导与帮助?贵教会是如何帮助新信徒成长、坚定其委身之心?贵教会有什么宝贵经验?有什么地方值得检讨与改进?

     赵:我们刚才的分享,其实已经引到《举目》编辑部给我们的第三个问题。我们教会的新信造就班,是海伦在负责,请海伦先分享。

     伦:我想,新信造就班是教导基督徒一些基本观念,希望他们对什么是敬拜、服事、读经祷告、传福音、基督徒的家庭生活、怎么样明白神的旨意、怎么样有基督徒的品格等等,都有一个认识。

     第一课的时候,我首先和他们讨论重生得救的问题。如果发现他们对此还有一些模糊的话,我大概会用两课的时间,带着每个人,把重生得救再确定、加强一遍。

     小组里弟兄姐妹之间的关怀,也是同时不可或缺的。这种关怀不只是在生活上的,也是在属灵方面的。这关怀不是来自组长一个人,而是教牧同工、弟兄姐妹之间的关怀交织成网。这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还有弟兄祷告会、姐妹祷告会、一对一带新人等等,在这样的小团体里面,人心敞开,弱点、痛苦、需要代祷的事、家里的事,都会倾诉出来。彼此帮助、用神的话鼓励,对新信的人是很大的帮助。

     杰:我们教会比较鼓励新信的弟兄姐妹参加服事。北美有些教会,特别严格,可能要上几年的学习班以后,才能参加最基本的服事。另有一些教会,却又太过松散,新信的也很快就成为小牧者,担当起牧养、教导方面的责任。

     我们教会则学习保罗。保罗当初传福音的时候,很多教会刚刚建立,极需多人服事。但保罗对初信者的信仰,抓得很紧,不要新信的人作监督。所以我们教会,虽然也 是有很多新的信徒,很缺少同工,但,一方面我们鼓励大家都来服事,另一方面也注意到,在监督方面、在教导神的话语方面,不能随便让不成熟的信徒参与。

     谢:帮助新信徒成长,需要和这个人建立起亲近的个人关系。虽然在小组中,都讲祷告事项,但是有一些人只肯讲一些表面上的事情。他真实的需要,只有在教会同工跟他有更亲近的关系时,才会讲出来。

     我们教会就面临一个挑战:那些年轻、又有孩子的家庭,真的很忙,你想去跟他们祷告,他们都找不到时间,但他们却真的很需要关心。并且因为孩子小,他们经常不能听道,不能参加团契,信心是很容易软弱的。这就需要我们对他们多付出一些时间,并特别为他们祷告。

      童师琼:我觉得刚受洗的人,很容易走到极端。比如受洗了很快就在教会有服事,结果反而崩溃了,就像《不想再做基督徒了》的红砖一样。而且这样的人不只是一 个。我以前的教会里面,也有弟兄刚刚受洗的时候热情高涨,服事超过了可以承受的地步,过了一段时间,热情消失了,属灵的身量又不够,就完全泄了气。

      杰:教会鼓励大家服事,最主要的目的,是要信徒在服事过程中成长。问题是,我们身为传道人的,在这方面,常常做得不好。所以红砖的《不想再做基督徒了》,对我们是很好的提醒。传道人应当随时关注信徒的属灵状况,发现软弱的,及时为他们祷告,和他们交流。

     我并不怕看见别人软弱,我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在这样的时候,我们反倒可以成长得很快。但确实,这些人需要有人关心,需要我们作传道人的来守望。

四、团契主席或领导,选择事奉同工的原则是什么?有没有什么圣经原则可以参考?教会如何帮助新信徒明白事奉的本质与目的、参与事奉应有的心态?从红砖的例子,可以学到什么?

     赵:大伟是同工会主席,请你先分享吧。

     谢:我觉得我们教会选同工的原则,应该是“成长中的基督徒”。有些人信主不太久,可是他很追求,你可以清楚看到他的成长;有些人信主的时间虽然很长,可是生命并无长进。所以,前者可能更有机会成为同工。

      圣经里有很多相关的原则,像刚才中杰讲到的作监督的原则。我觉得,总的来说,是要求这个信徒在生活中没有很明显的罪。

      伦:一般教会是20%的人在做事情,80%不做事情。我们教会,是80%的人在服事,剩下的20%,不是不做事情,而是没有那么明显。我在新信造就班中,就开始讲服事。服事是福气,也是一种敬拜,是神的拣选。

      做何种服事确实是跟恩赐有关,但至少每个人都应该参与服事。最开始可以作司事。慢慢看到服事者的忠心和恩赐后,再把他分配到其它领域去,比如:诗班、儿童服事、后勤。有些人还可以作组长、教主日学……

      要非常小心的一点是,如果他的灵命没有到那个程度,教会就给他加很重的担子,这就不好了。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要允许他们退后。比如他作了组长后,说我现在很累,那么我们传道人或别的人,就要来支持这个小组,使这个小组可以继续。

      我们教会里面的同工好像没有缺过。大家都很愿意服事,不管是祷告、教导、做司事、到办公室打杂帮忙……弟兄姐妹都非常乐意。

      萧: 我想分享一段保罗的话,是我们很熟悉的《罗马书》12:1,“……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在这个原则下,保罗讲到如何在不同的岗位上服事,在基督里成 为一体,“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或作执事,就当专一执事;或作教导的,就当专一教导;或作劝化的,就当专一 劝化;施舍的,就当诚实;治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

      可见不同的岗位,就有不同的恩赐。但这些都有一个前提,就是“忠心”。耶稣要大家在小事上都忠心。神所看重的,就是“忠心”,而不是“效果”。

      郑:确实,“在神面前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比我们为神做了什么事重要。”

      谢: 从我的经验来说,当我们开始在服事中怨气满天,就是我们需要反省的时候了。主的担子是轻省的,如果我们觉得这个担子不轻省了,大概就要反省一下我们服事的 动机对不对。如果服事甚至给我们带来了苦毒,那我们就要跟别人一起祷告。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就宁可退后一段时间。而不是为了面子勉强做下去,其实满心 的怨言。

      黄心刚:红砖的例子,我觉得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们也不能由此认为,这夫妻俩没有信。我认为他们还会再回到教会来。他们现在有这样的反应,只是说明他们教会在带领他们信心成长的过程中有问题,就是没有让他们知道事奉的真正意义。

      教会可以更正这个错误,可以帮助、扶持他们。他们虽然可能痛苦一段时间,但是没有关系,他们还会回来。

五、对于家庭聚会,如何提醒参与者,体谅开放家庭的辛劳?如何减轻开放家庭的负担?

     赵:我们今天是在伍中家里聚会,就请伍中先讲吧。

     伍:其实开放家庭,从我来讲,真的是非常喜乐的。我一点都没有觉得这是一个负担。我的经验是,除非是传福音聚会,会有些辛苦。只要是基督徒的聚会,基督徒都很体谅开放家庭。

     王伯伯:我家开放家庭后,有人问我,你就像每个星期在家开一次派对一样,不累啊?我说,愿者不怨。你愿意就不会抱怨,你要是不愿意,就会抱怨。

      我们家开始聚会时只有几个人,到后来多达40人。不是所有参加过我家查经的人,都在我们教会受洗,有很多人都到外地或外教会去了。但有不少人后来告诉我:“我就是在你家参加查经后接受福音的。”这个就是家庭聚会的果效!

      谢:我来分享一下,伍中为了这次聚会,都为大家做了些什么:

      一个星期之前,他就开始跟我讨论,怎么样放在程序单上通知大家,怎么样通知大家不至于太早,也不至于太晚,但又能让我得到比较准确的人数估计──对一般的参 与者来说,来或不来,可能是无关紧要的,但对开放家庭来说,因为要计算人数,准备饭菜、预估地方够不够、要用几个房间之类的,所以很早就要开始准备……真 的要做大大小小、很多的事情。

     我从前不知道开放家庭的辛苦,觉得:“开放家庭挺好的呀!”后来才知道,原来要做多少事情!

     龚波:我觉得每周开放的家庭比较辛苦,开始要准备,事后要收拾……

     杰:教会要特别注意开放家庭的需要。当某个家庭有困难的时候,教会要体谅。

     我们这些年长的,也要多体谅年轻人。我们应该争先开放家庭,成为好的榜样。

     年长的人,本来可以有很多借口,比如我的年纪比你们大很多,是你们的父辈了,难道还要我去做?

     不过这些年做传道人,神让我知道,我的榜样很重要。而且,如果我愿意去做,我也会很喜乐,觉得:“唉呀!原来我也可以跟小伙子一样做。”比如今天下午,婚礼 结束后,我可以就走,因为我还要准备明天的讲道。但是我觉得,跟大家在一起收拾一下也很好。神就把这个时间给了我,所以我就觉得:“哇!真是享受啊!”

     在教会里,很多传道人和长执,因为工作繁忙,就觉得开放家庭、参加大家的聚会或帮忙收拾一下,似乎是迁就了比较不重要的工作。可是我觉得做传道人,这些其实 是基本的工作。要有一个平衡:什么时候神让你不做,那你就安安心心的不做;但如果应该做,你就会发现,神会把这个时间给你。

     我相信很多弟兄姐妹、新信的,确实是看年长的为他们做榜样。

     伍: 这就像带小孩,重要的不是父母怎样说,而是父母怎样做。教会的带领弟兄、传道人,若是做到一生只为神而活,自然会有很多弟兄姐妹跟上。而当信徒知道明白, 活着是为神的时候,很多事该怎么处理,好像不用人教,就自然知道了。没有能力处理时,也会祷告,求主帮助。这就是教会前辈的榜样作用了。

     伦:教会在找开放家庭的时候,是有选择的,不是随便拉人来开放家庭的。教会情愿事工稍微慢一点点,也要信徒自己站起来,高高兴兴地开放家庭。因为这样的效果,比强行要求更好。所以教会在这方面要敏感,不要给人施加压力。

     潘强:我们家当初开放的时候,是很不成熟的,因为我甚至都不是基督徒(我太太是)。当时最大的问题是,我每周五都要开放家庭,导致很多其它的活动就不能参加 了。如果不是我家开放,我周五有事就可以不去聚会。但若开放家庭,我们就必须每周五都在那里。所以后来到了周五,我的情绪上就会有很大的波动。

      我觉得开放家庭很大的困难,就是在这里。所以,如果有其它选择,教会最好还是不要找新信的。

      郑:建议不要连续聚会。每个月有一次特别的活动,让开放家庭休息,比如去公园。

      杰: 感谢主,借着今天这个讨论会,让我们对我们的信仰、服事、教会里面的一些原则,有些思考。求主带领我们所有的教会,在成长的路上荣耀祂。也求主看顾每一个 人的需要。有时候即使我们这些教会牧者不能够看顾到,但是,耶稣,你是我们的大牧者,你来看顾我们每一个人的需要,让我们在教会里感到,我们不是孤儿,而 是与你有非常亲密关系的儿女!

作者来自中国,现在费城西敏斯特神学院进修。

4 Comments

  1. 你们特别为文章”不想再做基督徒了”开研讨会,这是很难得的,你们分享了如何带领教会、小组、新的会友或慕道友等等的经验与事奉的喜乐,讨论如何检讨自己的服事等等。

    这些其实都很好,只是觉得你们仍然是以你们自己的观点去回应这篇文章”不想再做基督徒了”,却没有真正从作者的立场与角度去了解体贴他所遇到的困难冲突与不满,甚至压力;我觉得这里缺少了安慰的内容。

    有人家里房子或公寓大,有人家里小,有人甚至因为家里小没有勇气开放自己家里。开放家庭的教友就表示他有心服事,然而每个家庭的能力确实是不相同的,应该要彼此体贴了解。个人觉得开放家庭与初信或信很久都无关,其中之一是教友应彼此互相尊重,我们也应要注意自己的行为与礼貌,教导自己小孩的行为等等。

    • 谢谢你的留言,你的观点很有见地,如果可以的话,请将其整理成一篇文章,投稿给我们,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