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肆虐下的“一千銀子”事工(李劍雄 )2021.01.19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1.19

李劍雄 

 

很早之前就想寫下這篇見證,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未能動筆。直到這天帶朋友去做核酸檢測,朋友堅持送我一個N95口罩,讓我全程佩戴。戴上這個N95,第一次感受到那種有點壓抑的呼吸,不禁令我感慨:2020,成千上萬隻N95口罩從我手上經過,但我自己卻從未戴過一隻。

聽到收音機裡傳來的聖誕歌曲,才意識到,這不平凡的一年轉眼已經到頭,就要過去。於是開始動筆,記錄2020年我們所發起的“一千銀子”疫情捐助事工,願這一切成為主的見證。

 

第一步:“巴拿巴基金”全額奉獻

2019年12月,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在湖北武漢傳播,引起世人關注。2020年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緊接著中國各地陸續開始採取嚴格的隔離防疫措施。與此同時,武漢9家大型醫院同一時間向社會發佈醫療物資求援,此後,轟轟烈烈的救援行動開始。

武漢封城的前幾天,我們加入了幾個美國華人貨代組織的捐助行動。在太太的建議下,我們將自家的“巴拿巴基金”(我們家庭所設立的所有收入的5%用於捐助)全部拿出,購買了一批護目鏡、口罩,通過這些貨代組織,運往武漢。

我們家所儲備的“巴拿巴基金”共有$750,我本來很“吝嗇”地只想拿出$400,太太批評了我,勸勉我,這樣的災難很難遇到幾次……於是我們全部拿了出來。

 

第二步:憑信心加入援助活動

到這裡,捐助本可以結束。然而在我關注的援助群裡,我關注到,國內其他城市的一些醫護也在求助,其中有一位主內弟兄,他們的醫院完全沒有物資供應,他只能滿世界求助。他在群裡請求我們,能不能幫他們買一批總價值超過$5000的物資,他們的同事會私下湊錢給我們。

我是一個剛畢業的窮博士後,說實話,要掏出這麼多錢是需要信心的,而且我並不認識這位弟兄。但是他的焦急觸動了我,當夜我失眠了。我反復思想:我真的想幫助他們嗎?還是像《馬可福音》7:11節耶穌批評法利賽人那樣,法利賽人為求心安,交了“各耳板”,便覺得自己盡了心意,不再奉養父母?(參《太》7:10-13)

那時,還有一節經文在我腦中也久久揮之不去,就是“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各》4:17)。我實在無法經受這樣的煎熬。第二天,我便答應了這位弟兄的求助,買下了這批物資。他二話不說,將錢轉給了我。

因為聽到了許多來自一線醫護近乎絕望的求助,買下這批物資之後,我和另一位老師有感動做了另一件事——我們跑遍了本地的商店,買下了價值近$3000的N95口罩和護目鏡,並和亞特蘭大的弟兄姊妹接力,一天之內將這些物資送到了亞特蘭大的貨代倉庫,發往國內。

當然,我們並未“掃貨”,為了留下足夠的貨物給本地需要的人,我們只是買了庫存大箱。每一盒口罩上,我們都貼上“耶穌愛你”的標簽,希望收到的人不僅是得到具體的幫助,也知道是耶穌愛他們——若非神的感動,我們也不可能做這樣的事。

我以為,我們的捐助到此便結束了。但這才是開始……

 

一千銀子”事工之國內援助

時間到了2月中旬。彼時國內疫情正在平臺期,仍有醫院陷入物資短缺。但原先被政府統一接管的醫療物資,開始放鬆管理。這時,芝加哥一教會的弟兄姊妹提出了一個新的捐助思路:美國找捐款,國內找貨源,然後將物資捐贈給有需要的國內醫院。

看到援助社區裡的求助依然沒有減少,受他們的啟發,我們一家遂發起了一個事工——“一千銀子”。我們將這個事工流程定為:確定需求、找到貨源、購買捐贈、確認接收、募集款項,即以需求為導向,先幫助、再募款,這流程有些反常規。

我們為什麼定下這樣的流程呢?因為如果我們先募款,募多少錢,做多少事,救援可能就來不及。我們希望把有限的能力,用在刀刃上,不是我們想給被幫助者什麼,而是被幫助者他們需要什麼。

但最起初的錢怎麼來?我們自己掏。後期能募到嗎?說實話,我們不知道。我們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信心。我們懷著強烈的從神而來的感動做這事,相信神興起的,祂必不讓我們缺乏。如同我們信主,靠的不是眼見,而是信心。

那段時間,我們經歷了無數個不眠之夜:打電話給一家家醫院,確認需求、和一個個廠家確認貨源、再將一箱箱的貨物送到醫院。

很感恩,我們請求廠家在每個箱子外,貼上我們的圖標和《詩篇》121:5-6——“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他們都樂意幫這個忙。

收到捐助的醫院,有消耗巨大的大型方艙醫院、有倉庫裡發不出合格醫用帽的、有接到捐助當天剛好用掉最後一件防護服的、有偏遠小鎮很難接收到物資的……其中有一家醫院,在國內疫情趨於穩定後,他們將手上的剩餘物資,寄給了當時海外的疫情中心——韓國大邱。

這些送出去的物資,解決了他們的燃眉之急;也在當時海外對中國敵意驟起時,送去了耶穌的愛。藉著這些物資,我們想對每一位醫護都說一聲:“耶穌愛你”。因為我們最想帶去的消息是:不只有人關心你們物質上的需要,更有一位救主,祂關心你們靈魂的得救。

 

“一千銀子”事工之美國告急!

3月初,國內疫情趨於穩定。然而,疫情卻蔓延到了我們寄居的美國。2020年3月19日,我們所在的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魯日市綜合病院,開始向社會求助醫療物資。我們剛停下了國內的事工,此時便馬不停蹄地啟動了對美國的捐助。

感謝神開路!前期捐贈中國的行動,積攢下的貨源、物流人脈,這時候就發揮了作用。我們很快購買到了一批N95口罩、外科口罩、醫用手套。這一批物資雖然不多,但是在本地疫情初期,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此時,本地醫院從未受過如此衝擊(第一天我們就得知,本地一位醫護捐軀在崗位上),各地物資告急。我們手上的物資也不多,恨不得一個掰成兩個用。我們晝夜不停地禱告。此時,我們確定了自己的定位——原則上,我們不捐贈給有足夠儲備的醫院,寧可雪中送炭、幫助一個山窮水盡的小醫院,多撐三天。

那段時間,我每天和各個醫院通話:你們缺什麼,一天需求量是多少,我們想辦法幫你們供應三天的物資,不好找的急需物資(如小號N95),我們找高價也會買給你們……彼時路州是疫情最嚴重的州之一。我們捐贈的大部分醫院、診所都朝不保夕,所以那些物資對他們來說,都是雪中送炭,很多地方收到立刻會拆開使用。每一箱物資送出之前,我們都一一按手禱告,並附上神的話,願主成為他們的幫助!

同時,我們開始了公開募捐(之前是小範圍募捐),很快收到了各地弟兄姊妹的響應。有的捐款,有的捐物資,有的提供幫助,他們有來自北京、上海、武漢、青島、廣州、西雅圖、芝加哥、達拉斯、洛杉磯等。神是信實的,當我們奉祂的差遣做工時,我們不是一個人,祂差來主內的肢體們,讓我們彼此配搭。

到了5月,路州的疫情開始趨於穩定。我們又積極響應外州醫院、個人的緊急求助。特別在6、7月第二波疫情中,我們籌集了大量的物資,用於幫助外州的醫護。

在美國各地陸續復工後,我們也購買了一部分非醫用口罩,做成福音包,給復工需要的單位和個人。其中有幾千個口罩,寄給了加州一位上門看診的弟兄,後來,他將這些口罩都贈送給了病人。

到現在,美國正處在第三波更嚴重的疫情中。感謝神,目前大部分醫院物資供應都較穩定,現在的問題是醫護疲勞、床位緊張。

親愛的弟兄姐妹,如果你有認識的醫護需要物資援助,請和我們聯繫,我們仍然可以提供幫助。

 

我們不過從神領了“一千銀子”

“一千銀子”是《馬太福音》25章中耶穌所講的才幹的比喻。在這個比喻中,有人得了五千銀子、賺了五千;有人得了兩千、賺了兩千;有人得了一千,卻埋在地裡不用,主人懲罰了這個得一千銀子的人,因為他又可惡又懶惰,沒有善用託付給他的銀子。

2020年,於我來說,有點如同夢境。一方面全球性的大災難臨到,另一方面,我參與了一件自己從未想過的事。我問我自己:我們比別人強嗎?我們比別人做得多嗎?並沒有。

作為一名剛畢業的博士後,我賺的錢也許僅能養活自己;許多參與捐助事工的同工、弟兄姊妹們,也大都是學生、工薪階層、全職傳道人。試問,我們這群人富有嗎?我們有什麼人脈、資源嗎?都沒有。我們自知,我們不是那得了“五千銀子”的人,比如一些大企業家、政府機構,他們一出手就是幾千萬,我們不過從神領了“一千銀子”。問題在於,我們有沒有用好這“一千銀子”?

回想整個事工,我們發現,其實我們什麼都沒有,有的只是對神單純的信心。我們知道,是神要做這事,祂必為我們開路,我們憑信心仰望神的供應。神把有需要的人擺在我們的面前,也把物資的供應擺在面前,又把弟兄姊妹的奉獻和幫助帶到面前;我們要做的,只是回應神的呼召,接住神託付的東西,經我們的手,再把這些東西送到祂要我們送去的地方、使之成為別人的祝福。

感謝主,這麼多弟兄姊妹回應同樣的感動,也擺上了他們的“一千銀子”,我為他們感恩。在疫情期間,這麼多醫護為我們揮灑血淚,我特想向他們道上一句“辛苦了”!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神向我們要的真的不多,可能就是在你自己的崗位、社區、家庭中,擺上你的“一千銀子”,盡上你的忠心和本分。而當我們同感一靈,將這“一千銀子”都使用出來,神便能藉此成就又大又難的事。

神在呼召我,也在呼召你,我們是否願意回應說,“主,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呢?

 

作者現在路易斯安那州做博士後。疫情以來,作者夫婦發起了一個針對一線醫護的捐助事工,叫“一千銀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