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时爆炸而已(杨义冠)2021.01.27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1.27

杨义冠

 

毫无疑问,基督教信仰在当今时代的各个层面——大到国家、社会,小到家庭和个人,都正在经历重大,甚至是“前所未有”的危机。从国家宪法、普世价值,到个人的日常选择与决定,这种危机随处可见,并随时可能爆发。

种种危机中,下一代的信仰危机,尤其是基督徒家庭和教会中成长的下一代的信仰危机,成为了最引人关注的议题之一。甚至有人认为,只要解决了该问题,信仰危机在其他各方面林林总总的问题皆能“迎刃而解”。

下一代信仰危机之所以“前所未有”和“错综复杂”,是因为造成该危机的因素也是如此。现今,资讯泛滥、理性主义崩塌导致后现代多元化,价值观冲突导致国际恐怖主义和国内无政府主义盛行。婚姻与家庭作为人类社会最基本与最核心的组成部分,支离破碎。还有药物的滥用,以及日益严重的青少年心理精神疾病等,都凸显了这个时代年轻人的信仰危机与以往大不相同。

然而,如果只将注意力集中在上述方面,是找不到根本的解决办法的,反而逃避了真正的问题。

毋庸置疑,上述问题都有可能加速恶化了下一代的信仰危机。然而我们必须牢记,“基督徒下一代之信仰危机”,是与人类历史同样悠久的议题。从亚当、夏娃伊始,到以色列民族的旷野之旅,再至保罗对提摩太的教导,一直到现今,无处不显。

 

有人教他吗?

虽然每个时代的年轻人的信仰危机,都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但这种危机始终存在。当代的父母、教育者、教会领袖或其他任何人,研究的重点或许应是:纵观人类历史,我们能否看到,下一代信仰危机,其超越时代的本质与共性,究竟是什么?从此入手,或许能获取解答该难题的新思路。

很多复杂和棘手的难题,往往是因为人忽略了看似简单,但却最基本的问题。以学习为例,任何时代的孩童都需要学习数学(不管当时是否称之为数学)。如若一个孩子最基本的加减法始终学不会,例如,3+3=6和4+2=6等,那么人们就当探索其原因。

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地区,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有不同的原因:部落时代,也许孩子不得不四处迁徙,缺乏稳定的住所;农业时代,也许孩子需要放牧牛羊、田间耕种;大萧条时代,也许孩子必须努力工作、养家糊口。

有些地区,也许是因为孩子缺乏营养、睡眠,缺乏必要的书籍文具;有些地区,则可能是因为孩子物质条件过于优厚,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而现今新冠疫情带来的社交隔离,也可以成为一个原因。

然而,不管什么时代,如果孩子连最基本的加减法都始终学不会,那么,在测试孩子的智商水准之前,人们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应该是:“到底有没有人教过他/她?”或者:“到底有没有人一直在教他/她?”

 

延时爆炸而已

事实上,并没有任何资料表明,我们的下一代人比我们自己或父母更不爱学习、更固执不愿接受新的事物。恰恰相反,在科技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与变化中,我们的下一代获取资讯和知识的意愿都是空前高涨的。毫不夸张地说,获取知识和甄别资讯,对于当代青年人而言,比任何时候都要重要,是生存的手段和生活的方式。

另一方面,后现代社会各样的问题、冲突与破碎,以及物质主义导致人更加“物化”(objectivization)和“非人格化”(dehumanization),也让他们更渴望探索生命与灵魂的答案。因此,当代青年人对生命、信仰和灵魂问题,其实有更迫切的主观需求。

基督教信仰如果是真的(我们知道这是真的),就一定能回答生命与灵魂方面最重要的问题。然而,我们有否真正把基督教信仰教给了下一代呢?教育,尤其是当代教育,绝不仅仅是提供资讯而已。资讯和各种活动,并不等同于教育本身。

正如电脑、网络让各种学习材料随手可得,热线电话和社交媒体让交互式辅导与帮助近在咫尺,然而我们基督徒还是很遗憾地看到,下一代在大量流失。越来越多的下一代,只要有机会,就迫不及待脱去那件自己并不喜欢的基督教“外衣”。

Pinetops Foundation基于盖勒普(Gallup),贝勒(Baylor)等研究机构的资料,在2019年的报告中指出,到2050年时,预计将有2600-4200万在基督教家庭中长大的人脱离基督教。

而这一切,往往是因为人们忽略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每一代都在由上一代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是我们教育的产物。

C.S. Lewis非常精辟地指出:下一代的信仰危机,只不过是我们这一代信仰危机的炸弹,延时爆炸而已!

下一代的信仰匮乏,也只不过是我们这一代信仰贫瘠的真实体现!下一代的信仰冷漠,也只不过是对我们这一代 “虚伪” 信仰的反映而已。

若忘记和忽视这一点,会让任何解决下一代信仰危机的努力沦为空谈。

 

自己都没有的

如同上述学习数学的例子,如果一个孩子连最基本的信仰根基都没有的话,我们首先要问的问题,也许应该是:“到底有没有人在教育他们?”

我们哀叹甚至愤愤不平于公立学校不准谈论信仰、政府限制宗教信仰自由,并感慨“世风不古”之时,我们在家中有无刻意教育和带领下一代祷告、读经、思考圣经与信仰呢?我们有无让下一代看到,真理教导和带领了我们自己的生命?

我们希望下一代学习,然而我们真正教育和带领了他们吗?这是每一个成年人,尤其是为人父母者,及其他可以直接影响下一代的人,需要诚实反思之处。

很多人寄希望于政府、学校、教会和机构,幻想有朝一日可以找出完美的体制、系统和专案,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这样的幻想在历史上从未成真过,也绝对不会成真。世俗的政府和学校,不管如何的民主,终极的目标不过是人。我们不可对其产生不切合实际的期待。教会和福音机构虽然有效,但是必须牢记,它们不过是人的聚集。如果其中的每个个体不能肩负起教育下一代的责任,教会和机构也不过是基督徒的“遮羞布”而已。诺贝尔文学奖获主T.S. Eliot不无嘲讽地说:“当代人如此痴迷于建立各样机构、制定各样制度,然后就可以偷懒了。”

我们害怕承担教育下一代的重任,因为我们内心深知,我们本身是缺乏的。如同遗产一般,没有谁能够给下一代自己没有的东西。我们如果愤世,就只能教导下一代嫉俗;我们如果懦弱,就只能教导下一代胆怯;我们如果悲观,就只能教导下一代消极;我们如果任意,就只能教导下一代妄为;我们如果不信,就只能教导下一代怀疑。

反之,我们如果有勇气,就能教导下一代“何为刚强”;我们如果有盼望,就能教导下一代“何为信心”;我们如果有平安,就能教导下一代“何为喜乐”;我们如果有委身,就能教导下一代“何为顺服与跟随”。“言传身教”是每一代人影响下一代人最有效的方式。

这是紧迫的任务,然而我们也大可不必慌张,不必对未来惴惴不安。任何拥有超越时空界限盼望的人,都完全可以确信:只要有下一代,我们就有希望。

 

带伤疤的老兵

2019年1月,LifeWay Research发布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基督教)信仰本身的挑战”并非下一代人离开教会的最主要原因。相反,有32%的离开者表示,教会中(成年人)所表现出的“论断”与“虚伪”,才是真正的原因。

这一原因,仅次于排列第一位的“上大学”(34%)。然而该机构指出,“上大学”也仅是一个借口,而并非真正的原因,因为很多人在上大学以前就已离开教会。

由此可见,成年人的“虚伪”与“论断”,才是下一代离开教会最主要的原因。我们成年人极需教育自己,才有机会去引导和教育下一代。

对于成年人而言,对付“虚伪”最好的办法,就是walk our talk和talk our walk,也就是“知行合一”。这极为重要。我们首先要面对真理的光照,看到自己生命里黑暗、破碎、悖逆和扭曲的真实状况。其次,我们要对信仰委身,以真理为原则,勇敢地选择和决定。我们要在失败中倚靠恩典重新站起,并凭著信心坚持、不断探索。在点点滴滴中,表现出信仰与生活的密不可分。

这就是最好的教育和传承。带着伤疤的老兵被人尊敬、信任和跟随,逃兵则让他人士气低落和效法——后者的传染性要比前者更强。

 

不要“为你好”

还有一点特别值得关注:很多下一代人离开教会的年龄,正好是他们“在人生中第一次靠自己做出决定的阶段”。LifeWay Research指出,下一代人非常反感成年人“牵着他们鼻子走”。很多成年人,尤其是华人的父母和师长,常常忘记,下一代成长最重要的方式,就是“在失败中汲取教训,在跌倒中重新站起”。这既是恩典的功课,更是交托和仰望神的功课。

很多成年人的“为你好”,对于下一代而言,就是缺乏信心、不容许失败的代名词。这直接导致他们厌倦、反感和离开。我们成年人需要靠着圣灵,操练自己改变。

 

我们首当其冲

诚然,将下一代信仰危机全盘归咎于成年人,也有失公允。古今中外,包括圣经记载,都有无数敬畏神、跟随神的父母,他们的孩子并没有效法其信心的榜样。更有甚者,走到了父母的对立面,成为离经叛道者和信仰的逼迫者。

从人的角度来看,这是让人无比扼腕的悲剧。然而,上帝并不会如我们一般出乎意料,或措手不及。信仰的核心,就是每个人都要单独面对神,且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我们一切的顺服、操练和交托,只能让自己成为好的“配偶”、“父母”或“师长”,也就是合神心意的,却未必一定能带来我们所期望的婚姻、亲子或良师益友的关系,更无法保证下一代的跟从和效法。而这也许是对成年人信仰最大的考验之一。

如此说来,在下一代的信仰危机中,成年人的委身与榜样就毫无用处了吗?绝不是这样的!“(唯有)敬虔,凡事都有益处。”我们未必能影响自己希望影响的人或群体,然而神却能使用我们去成就超乎我们想像的工作,影响出乎我们意料的人群。我们也许不能成为自己孩子的“属灵父母”,但可以成为其他年轻人的“属灵父母”。

而下一代的迷失和背叛,也恰是每一个父母和师长在破碎、无助、软弱和挣扎中,需要更加倚靠与仰望神的地方。我们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不断认识并经历到这位神的美善、恩典、慈爱与大能是何等长阔高深。这不正是信仰的奥秘吗?

由此看来,处理下一代的信仰危机时,我们不应寄希望于任何制度和机构,因其根本无法应对这问题。与我们身边的每一个成年人、青年人和少年人建立关系,共同活出信仰和分享信仰,才是最实在,也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今天的成年人,首当其冲是我们自己,要有真实、活泼的基督教信仰,才能确保我们的下一代能接受真实、活泼的信仰教育。在教育过程中,我们并非要完美,只需要真实;并非依靠自己,只需忍耐仰望;并非单打独斗,只需要结伴同行——从婚姻开始,从家庭开始,从小组开始,从左邻右舍开始……只要我们能将我们的确信、勇敢与盼望坚持到底,神必照着祂自己荣耀的丰富,充充足足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