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是神的懲罰嗎?(馮欣)2021.02.0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2.03

馮欣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深深地攪擾了世界,它來勢洶洶,持續不退,天氣轉冷之際,似乎又要捲土重來。我們的心也隨疫情的好壞、感染數據的漲跌起起落落,眾弟兄姊妹也在持續不斷地禱告,但疫情至今仍未見退卻之勢。

擔憂之中,有些弟兄姊妹心中開始打小鼓:新冠病毒是不是來自神的懲罰啊?若是的話,我們該怎麼辦?若不是的話,為什麼無所不能的神不聽我們的禱告,撤去病魔的攪擾?——但想是想了,又不敢和旁人講,生怕冒犯了神。

何不如我們一起打開聖經,從神的話語中找找答案?

 

一、聖經中的瘟疫

在聖經中,“瘟疫”這個詞,指可致人死亡的傳染病,和“疫情”是同一個意思。這個詞在聖經中共出現了69次,其中舊約66處,新約3處。總體看,瘟疫的出現總是和戰爭、饑荒、黑暗相關聯。

在舊約《歷代志下》20:9中有這樣的描寫:“倘有禍患臨到我們,或刀兵災殃,或瘟疫饑荒,我們在急難的時候,站在這殿前向你呼求,你必垂聽而拯救,因為你的名在這殿裡。”

《詩篇》91章5-6節中,詩人將黑暗和瘟疫並列:“你必不怕黑夜的驚駭,或是白日飛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

仔細研讀這些經文,我們可以看到,舊約中的瘟疫,往往直接與神的子民有關,比如:

  1. 在《民數記》16章中,可拉黨作亂,聚集攻擊耶和華神。地裂開口吞沒了叛黨,但百姓仍然不思悔改,瘟疫就發作了,死了一萬四千人。亞倫手拿香爐,站在死人活人中間,為百姓贖罪祈禱,瘟疫就止住了。
  2. 《民數記》25章中,以色列人在什亭,不遵行神的律法,與外邦女子行淫,與假神巴力·毗珥連合,瘟疫再次發作,死了二萬四千人。忌邪的非尼哈奮起除惡,用槍刺死公開茍合行淫的男女,瘟疫就止息了,耶和華神賜下了平安的約。
  3. 《撒母耳記下》24章記錄,瘟疫再次出現,起因是大衛愚昧自大,不把神放在眼裡,為榮耀自己,而一意孤行去數點百姓,招來三日瘟疫,死了七萬人。當耶路撒冷麵臨滅城之災時,憐憫人的神後悔了,吩咐天使住手;而大衛也悔改禱告,築壇獻祭,瘟疫才止住了。

新約中的瘟疫,都和末世的預言有關,比如,在《路加福音》21:10-11中,耶穌預言末世的徵兆:“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地要大大震動,多處必有饑荒、瘟疫。又有可怕的異象,和大神蹟,從天上顯現。”

而在《啟示錄》6章8節中,使徒約翰預言道:“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或作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二、瘟疫從何而來?

那麼,瘟疫到底從何而來?這個問題困擾著許多人,一是因為對實際的關注,另一方面也有神學上的困惑。縱覽歷史,我們發現,瘟疫和傳染病就像戰爭一樣,從來沒有離開過世界。因此,問“瘟疫到底從何而來”這個問題,就像問“戰爭從何而來”一樣,會將我們引入一個持久辯論、而又似乎無解的無底洞。

簡而言之,基督徒看待瘟疫的來源,會有以下四種看法:

  1. “神譴論”:瘟疫出自神的責罰。每當神的百姓違背神的命令時,就有瘟疫會臨到他們。當神的百姓悔改轉向神時,神就讓瘟疫止息。
  2. “魔鬼論”:瘟疫出自魔鬼撒但。因為神是慈愛的、善良的,祂不可能賜下瘟疫。瘟疫來自魔鬼撒但。這在聖經中也多次提到。
  3. “人禍論”:人犯了罪,死亡來到人間,瘟疫是犯罪的後果。人類染上疾病,不得不經歷死蔭幽谷,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
  4. “末世論”:瘟疫的出現是世界末日來臨的先兆。

 

三、筆者的一點神學思考

關於“瘟疫從何而來”,以下筆者也有一些思考,目的不是提供正確答案,而是拋磚引玉,願激發大家更深的思考。

 

1.“疫情神學”是苦難神學的一個分支。

我們都聽說過“苦難神學”,但可能從未聽過“疫情神學”這個提法。筆者以為,“疫情神學”就是“苦難神學”的一個分支,因為兩者面對的問題和討論的內容,幾乎是一樣。基於此,我們是否可以有以下的思考:

如果瘟疫是神直接造成的,那麼神實際上是部分邪惡的?如果瘟疫不是神直接造成的,那誰是瘟疫的源頭?有兩個可能:一個是魔鬼撒但(比如《啟示錄》中的灰馬?)另一個就是人類本身?

基督徒神學家和文學大師路易士(C.S.Lewis)的話給我們啟發:“上帝創造了具有自由意志的人。這意味著人可以做對的事情,也可能做錯的事情……如果人可以自由地選擇做好事,那麼他也可能自由地選擇做壞事。自由意志使邪惡成為可能。那麼,為什麼上帝給了他們自由的意志?因為自由意志也是選擇真誠的愛、良善或喜悅的唯一方式。”(摘自《返璞歸真》Merely Christianity 第2卷第3章)

關於人的自由意志,再讀神學書籍,看到“神的主權和人的責任”之爭,筆者深深認同這樣的結論: 人的自由意志是徹底敗壞的。

又比如,對於“罪與死”的議題,亞塔那修(Athanasius,主後293-373)這樣感嘆:罪進入到世界,破壞了一切事物,並帶來了死亡:上帝創造了人類,並願意他在不朽中永遠常駐。但是人類卻背離了神,一意孤行而轉向邪惡,不可避免地俯伏在死亡權勢之下。此後,人類不再具有起先被創造的本質,而是因其後來的所作所為而完全敗壞;死亡就掌權了。(摘自《論道成肉身》第4節)

 

2.筆者的結論:COVID-19和人的罪惡有關

筆者認為,諸如COVID-19和一些由自然災害引起的疾病,是《創世記》第3章中人類犯罪之後的結果,是亞當和夏娃的原罪所致,不是神造成的。它們可能不是由人類行為直接引起的(假定coronavirus不是人造的病毒,否則就是邪惡),但病毒的蔓延卻與人類的自私和罪惡有關(比如隨意吃不潔的野生食物、領袖的不作為、掩蓋疫情、恐慌帶來的社會騷亂、拒絕自我隔離、各個機構“甩鍋”等等)。

因此,COVID-19不是由神造成的,而是和人犯罪有關。因為人的犯罪,世界受咒詛,死亡便臨到世界。

更讓我們深入思考的一點就是《啟示錄》中所談到的:世界末日近了!我們真要警醒了!

 

3.不問為何,只問如何

其實,困擾我們的真正問題不應是COVID-19,而是人的罪。正如神學家賴特(N.T.Wright)說:“也許現在不是尋求神學答案和解釋的時候,而是如何化解痛苦和死亡帶來的憂傷。基督教的使命不是解釋正在發生的事情和原因,而是告訴世界,只有神的同在才能帶來安慰和化解痛苦。”(摘自2020年3月29日《時代週刊》網站:https://time.com/5808495/coronavirus-christianity/

不為審判,而為救贖,這也是為什麼神差遣獨生子耶穌來到世界的原因。

因此,面對持續的疫情,讓我們不問為何,只問如何。引用華欣牧師的話:

不問為何,只問如何:讓我們認罪悔改,迫切禱告,幫助有需要的人。

讓我們定睛耶穌,廣傳福音,因為祂才是“平息風浪的主(參《路》8:22-25)、賜安慰的神(參《林後》1:3-7),因為耶穌再來的腳步聲近了(參《彼前》4:7-10)。

最後,作為結語,讓神大能的應許給我們前行的力量吧!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23:4)

“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詩》29:10)

 

作者為[海外校園機構]校園和海歸事工主任。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