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正的公主(青沐)2021.02.05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1.02.05

青沐

 

我在刘志雄长老的朋友圈里,看过他这样一段话:我羡慕亚伯拉罕成熟时候的美丽……他是寄居的,却活得像王子。主啊,我也是寄居的,并且我是你的孩子——真正的王子。求你让我活得像王子,不要像乞丐!

刘长老的祷告特别触动我,我时常就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乞丐。在属灵的身份上,我确信自己是神的儿女,这个地位永远不会改变。可是我的思维却仍是乞丐的思维:忧虑、忧愁、软弱。生活中的一点困难,就让我惊恐不已,总担心下一秒就有巨大的苦难降临。

 

一语中的

两个月前,我得知妈妈患上乳腺癌。我极度害怕。我害怕苦难,害怕未知,我更害怕自己在信仰里失败,害怕自己又陷入自哀自怨的情绪里。

好在多年的信仰让我不再封闭自己,我请求教会的弟兄姊妹为我和妈妈祷告。

一天中午,在外地的一位姊妹打电话来为我祷告,然后对我说:“我觉得时候到了,你需要完全饶恕神。”我吓了一大跳!

完全饶恕神这个概念,出自柯恩德牧师的书籍《宽恕Ⅲ:有话问苍天》。他的“饶恕三部曲”,讲的是饶恕他人、饶恕自己和饶恕神。饶恕他人和饶恕自己好理解,饶恕神就费思量了。

我们都知道神没有任何罪过,祂全然圣洁,所以祂不会得罪我们,更不需要饶恕。然而我们又都知道祂是大能的,所以也会忍不住问:“神为什么没有阻止那些坏事?”

虽然我们知道神的旨意是良善的,可有时情感上难免愤愤不平。因此,我们需要与神和好,不再因任何事情而责怪祂。这就是“完全饶恕神”。

可我不需要啊!我跟神之间没有这个问题,我怎么会责怪祂呢?祂领我经过死荫的幽谷,救我脱离律法主义,医治我的伤口。祂是如此的信实……

然而,当我想开口反驳时,我却哭了出来。虽然这个姊妹并不很了解我的过去,因为我很少聊以前的事情,但神却使她一语中的!

 

天生斜视

有些记忆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了。

我眼睛天生斜视。在那封闭的小乡村里,任何不一样都会被当成异类。有人叫我小怪物。我的姨妈,多次当着我的面说不喜欢我。她从外地回来,给家里的小朋友都带了礼物,唯独没有我的。她说一个女孩长成这样,基本毁了啊!

父母倒不嫌弃我。只是那时家里过于贫穷,他们忙于生计,根本顾及不到我。

就这样,我慢慢长大。我觉得自己是残缺的。我不敢跟别人对视,害怕别人用怪异的眼神看我。自然而然,我越来越自卑,觉得自己是被诅咒的。

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是,我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优异。我发现,大家好像可以因为我的好成绩而忽视我的残缺。尤其是当我考上市里最好的高中后,依然保持了好成绩时,周边的人更是为我感到骄傲。我仿佛看到了希望:也许考上好的大学,就能证明我的价值,改变我的命运。

可是,高三那年,突然之间,我开始频繁做同一个噩梦,以致日日彻夜失眠,身体严重发胖,脸上满脸大痘,成绩一落千丈。最后高考成绩自然不理想。好多亲友师长都觉得很失望。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被失眠困扰的我已经严重神经衰弱,多次处于自杀边缘。

幸运的是,这时有同学的父母建议我离开家乡,去北京读自考,考下本科后可以考研究生。

到北京后,我边休息边学习,状态有所好转,但内心的痛苦丝毫不减。我越来越空虚、忧伤。活着是如此辛苦,我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我的价值在哪里?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残缺吗?可我已经残缺得厉害——不是眼睛上的残缺,而是里面的残缺,残破不堪,无力自救。

 

这是明证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给我传福音。一次巧合是正常,多次巧合就是神蹟。那段时间我经历了太多巧合,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传福音的人。

后来有人说,我能信耶稣,是因为太痛苦,需要寻找精神安慰。很多求神拜佛的人不都是这样吗?可我知道,并不是这样的。我的本性骄傲、刚硬,虽身处黑暗中,却一直以骄傲的姿态来审视圣经、抵挡福音。童女怀孕?死人复活?太离谱了!难道我20年受的教育都是错的?这不可能!

然而另一方面,我的心又躁动不安。记得小的时候,我是相信冥冥中有灵魂存在的。有一次,我目睹村里小男孩折磨小鸟,我想阻止却没有勇气。小鸟死后,我觉得自己有罪,于是就把小鸟埋葬了,然后请求它的原谅。我甚至对着小鸟的坟墓祷告,就好像它有灵魂,能听见我的祈祷。现在想来是很傻,可也证明我心里相信人有灵魂,觉得冥冥中也许真的有位“老天爷”存在。

我抱着观望的态度了解圣经。持续了快一年后,我再也忽视不了内心的期盼。耶稣说“我就是道理,真理,生命”(参《约》14:6),我心里呐喊:是的,你是的!

我对自己说:你不是一直在寻找生命的意义吗?你不是一直觉得在黑暗中前行,看不到方向吗?这样完全接纳的爱,难道不吸引你吗?而且,当我听到耶稣的话后,就不再做那个可怕的噩梦了。这难道不是证明吗?

我终于放下全身的戒备!我找到了真理,真理也寻到了我——我接受了圣经所启示的那位神,享受了从未有过的平安与喜乐。我获得了新生,第一次觉得前途一片光明。

 

突生变故

然而,在认识祂的道路上,这只是开始。

我刚开始享受得救的喜悦,家里突生变故,爸爸成了别人的替罪羊,进了监狱,并差点死在监狱。弟弟受此打击,辍学,流浪在外,甚至不知所踪。家里打官司,也负债累累。

那时我马上要拿到本科毕业证,正准备考研。突来的灾祸让我懵圈了。“为什么?难道我注定是不被祝福的人吗?”我彻底崩溃了!尤其是神好像没有垂听我的祷告,家里情况越来越糟时,我开始自暴自弃,怨天尤人。

可神没有放弃我!在那艰难的环境里,我特别真实地感受到了主耶稣的包容与陪伴,也得到了弟兄姊妹的帮助。我慢慢地恢复了正常。我安慰妈妈,给自己找工作,为爸爸和弟弟祷告。

与此同时,我开始更深地认识自己、认识救恩。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但当光照进我心里时,我看到自己里面充满了隐秘的污秽,我也是个无可救药的罪人。主在十字架上,是为我的罪而流血。

在爸爸被冤之事里,我更是见识到了各种肮脏的勾当。我庆幸自己认识了主。若没有主,我肯定堕落在苦毒与仇恨里。

幸而主救了我,也保守了我的家庭——当时若稍有差错,就可能家破人亡,但神保护了爸爸,他两年后恢复自由,弟弟也失而复得。

我在主深深的爱里,饶恕了那些伤害我们的人。我在苦难中经历到了神,没有比这更宝贵的了。

 

活得阳光

接下来,是我漫长的得神医治的过程。我残缺得太久了,所以痊愈也分外艰难。有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问神:“你真的爱我吗?我真的被珍爱吗?”

极度自卑的人,特别容易陷入极度的律法主义,但主在我身上得胜了。以前我害怕跟人聊天,害怕与人对视,但慢慢地我接纳了自己的眼睛,享受在主里跟弟兄姊妹的交往和沟通,也在传福音时勇敢作见证。

特别感恩的是,神祝福我的工作。我拿到的是人大自考本科,据说毕业率只有3%,可是很多企业并不了解和认可,所以我找工作还是有点困难。在这个过程中,神一直帮助我,使我调整方向,耐心等待,找到的第二份工作,就是自己喜欢的编辑工作。

我后来还经常组织各种读书会。当有读者跟我说“我太羡慕你了,活得这样阳光”,我才意识到,主的工有多奇妙!以前我是忧伤之子,如今我沐浴在阳光里。

 

难以根除

可是人太复杂了,我自己也没意识到,苦毒依然深藏在我的生命深处。苦毒滋生自怜。自怜是骄傲的另一面,它如恶性细胞扩散在病人的身体里,难以根除。每当寻到机会,它就滋生出毒来。

结婚后老大出生,我辞职做了全职妈妈。老大不到两岁时,老二又出生了。我每天在鸡飞狗跳、柴米油盐中度过。老公的收入也不固定。我长期承受经济压力,不能好好聚会,不能好好睡觉,状态开始起伏不定,祷告也如同对着空气说话。

时间一长,我甚至怀疑神是否真的存在,是不是一切都是我心里幻想出来的。不然,在我受疾病折磨、痛苦不堪的时候,祂为什么沉默?

还有爷爷凄惨去世,我那样尽力祷告,祂又在哪里?

我一直不喜欢“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这句话。我不要这样的祝福,行不行?我甚至不想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谁问过我的意愿?

这些想法,反复在我的脑海里折腾。我不想这样自怜自哀,可我控制不住自己。

 

特别安慰

无数次,我在哭泣中跟神悔改,求神怜悯。我不在神面前隐藏,我真实的生命状态就是这样的。我要真实面对神。哪怕我不断疑问和抱怨,我相信祂也能接纳这样的我。我不惧怕。我也相信祂能改变我。

在信心软弱的时候,《路加福音》7章里的一个故事特别安慰我:耶稣在拿因城遇到一个寡妇,她的独生儿子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可以想像这个寡妇的绝望。圣经里说:“主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对她说:‘不用哭!’”然后耶稣吩咐那少年活过来,并把他交给了他母亲。

《抉择时刻:蒙上帝带领的女人们》的作者在讲这个故事时说:“信心不是这个故事的组成部分。耶稣没有告诉那位寡妇当信靠祂,当有信心,才能看到上帝的神蹟。耶稣知道,当一个人在痛苦的重压下苦苦挣扎时,那不是进行神学教育的时候,而是该实行怜悯的时候。耶稣做了祂能做的,因为祂的心深切感受到了这位寡妇的痛苦。

基督徒很容易有这样的印象,即我们的生活是以物易物的交易——我们有多大的信心,就可以期盼从神那里得到多少回报,信心越大,得到的回报就越多。这是一种‘虔诚的’成交条件,却不一定是神的心意。”

我曾经想:是不是我信心不够大,所以神没有听祷告?可是两千年前,在拿因城的门口,耶稣把恩典白白地赐给了那位寡妇。那我是不是可以相信,即使我信心不足,耶稣的怜悯依然可以救我?

 

绝不松手

也许真的到了痊愈的时候了——神借着妈妈的疾病和姊妹的提醒,让我再次面对过去痛苦的记忆。我祷告:“主啊,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完全与过去和好。我害怕苦难,抗拒苦难,是因为我不愿用属天的眼光来看待生命。我不知道我潜意识里是否责怪你,但若是,我现在愿意把过去伤痛的记忆全交给你。我想跟你完全和好,愿意接受你在我生命里所有的安排。”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月里,我经常陪妈妈跑医院。我还是会担忧,会劳累,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里面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在困难面前,我跟神之间的关系是对抗的,我站在祂的对立面质问祂,不相信祂。现在,我跟祂是站在一起的,是合一的关系。虽然我还是会忧虑,可我不再孤独,我跟主一起面对一切。我劳累时,藉祂的肩膀靠靠。我也请求祂把大山挪开。当祂没有挪开时,我不再抱怨,我相信祂会赐我力量,攀登高山。

神的恩典也确实够用。妈妈手术特别顺利,恢复得很好。爸爸竟然也因此治好了长期困扰他的皮肤病,并信了主。

回头再看约瑟故事,我更加释然。约瑟被卖时,神并没有阻止——我相信约瑟看着哥哥们卖自己时,内心肯定充满了伤痛。可神的拯救不是免去患难的拯救,而是陪伴人经过患难的拯救。因此,约瑟最后可以说,“神的意思是好的”。

如今,我也接受神在我生命里的所有安排,祂的意思原是好的!虽然有时,神没有按照我所期待的回应我,然而我知道,这是为了我的益处。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身处艰难环境时,难免希望有个快速键可以跳过去。不过,神太爱我们了,祂知道我们肉体软弱,眼光局限,所以祂绝不松手。祂要我们信心增长,不再局限今生,而能仰望永恒。那时,我们才知道,神要给我们的,是至高、至贵、至丰、至富、至荣、至美的生命。

我本是乞丐,后来我的身份是公主,心理却是乞丐;如今,我是一位真正的公主,我有平安如江河涌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