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海龜”的回國三年(利河伯靜)2021.02.2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2.24

利河伯靜

 

水土不服

2017年底,作為一名福音機構的全職同工,我風風火火地從北美回到了國內服事。正準備擼起袖子“大幹一場”,被突如襲來的疾病當頭一棒(筆者在文章《恩典的記號——寫在2018年感恩節》,敘述了那次生病的經歷,文章刊於《舉目》官網2018.11.21http://behold.oc.org/?p=37511);此外,由於我從信主到參與服事,都是在海外的華人教會,回國前對國內教會一無所知,因此回到國內,有很多的不適應……

總之,回到國內的第一年,即2018年,單槍匹馬的服事、身體不適、尋找教會不順等各種狀況,讓我深深地跌入了屬靈的低谷中。我掙扎、迷茫,在心裡不斷地問:“主啊,這就是你讓我服事的國內工場嗎?怎麼會是這樣的?……”

每每深夜,看著自己過去在國外母會的照片,我都會流淚,我好想念我的牧師、師母啊!好想念團契的弟兄姐妹們啊!我恨不得再回到美國。

 

異象在前

我知道自己再這樣下去,肯定不行。聖靈也在不斷地提醒我,我需要委身一間教會,需要有屬靈的夥伴。

我所在的N城,有大大小小超過600家的教會,但我該如何選擇合適自己的教會,並委身於此呢?我跪在神的面前,祈求祂帶我去到一間注重真理、牧者有生命見證、並可以結識到屬靈姐妹、姐妹彼此關心扶持的教會。

經過大半年的走訪、尋求,在不斷地禱告後,神一一地將我所求的三點“展現”在我面前。

記得在最終確定委身T教會時,教會的S牧師和我談話,聽我分享了回國的各種不適,以及我在不長的時間裡已經看到的國內教會的問題(我本是想訴苦,表達自己的困難)後,沒想到神藉著S牧師的口,挑戰我:“既然你領受了神國工人的身份,有感動回國服事,這裡有許多困難、問題,豈不就是你的服事工場嗎?”

我的心一下子開闊了!神太偉大、奇妙,祂讓我在海外信主受裝備,又把回國服事的感動加給我。初回國,深深體會到國內外教會的差異,雖然經歷了各種不適,如今神又把這麼美好的異象帶給我!是的,我可以用過去在海外服事的經驗,在國內的禾場做點什麼!

 

成功上岸

都說有了異象的人生,是完全不一樣的人生!當我委身T教會後,漸漸有了屬靈的歸屬感,同時,神差派教會裡的小姐妹,來對我噓寒問暖,我結識了“志同道合”的屬靈夥伴,覺得不再那麼孤單了!神也藉著教會不同風格的講臺信息,餵養我的屬靈生命,讓我繼續在真理上紮根。

我這隻弱小的“海龜”,終於在上岸一年後,穩定了下來。如今回想,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在困難中,我承認自己的軟弱和局限,神就搭救我。正如聖經所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地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6)

 

流失漂泊

2019年4月,北美的牧者來到國內探訪我們這些海歸們。在這次海歸聚會中,我見到了很多和我一樣從海外回來的基督徒。但很遺憾的是,大部分都不去教會聚會了。

問其原因,很多人說的都是因為國內外教會的差異,加上在北美的時間短,信仰根基本來就不牢固,失去了繼續去聚會的動力……牧者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海歸基督徒的流失率高達80%以上!我被這個數字震驚了!

也就是說,北美華人教會過去幾十年在校園事工,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但很多海歸回到國內,就這樣流失了?!我想起之前在美國的教會參與校園服事,很多牧者、同工是那麼辛勞,為的就是給留學生、學者們傳福音,他們要是知道這情形,該有多傷心啊!

 

請差遣我!

和這位探訪我們的牧者分別時,他挑戰我說:“靜靜,你在N城的教會已經紮根,看看是否可以組建一個海歸團契,來幫助、扶持有需要的海歸啊?”

我當時愣了,看著牧者殷切的眼神,我思緒萬千。“主啊,我回國就是要來服事你的,這難道不是你對我的呼召嗎?可是,我一個人,怎麼開拓團契啊?我沒有同工啊!我也剛剛委身教會,我還有福音機構全職的服事很忙碌,我有足夠的時間、精力嗎?……”

因為曾經熟悉的牧者來探訪海歸們,我們分別時,許多人對牧者擁抱流淚,依依不捨,我看著這場景,深深體會到她們當下屬靈生活的漂泊、孤單,我的心被深深扎痛!想到《以賽亞書》6章8節裡那段話:“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聖靈的催逼是無法迴避的。當我把這個負擔分享給我的屬靈夥伴時,姐妹非常鼓勵和支持我,並說她工作以外的所有時間,都可以來幫助我一起建立團契!那一刻,我感動得說不出話來!原來神不僅僅透過教會的姐妹來愛我,更是為我預備了同工。

我繼續向神祈求:本地教會的同工預備了,但是主啊,這是一個海歸團契,要服事的人群也是海歸們,可不可以再給我一個海歸同工?這樣才能更好地配搭!如果你給我,我就願意立即開始團契!

禱告不久後,神讓我認識了一位剛剛回到國內、並且也在N城工作的海歸姐妹!並且她此前在北美受過裝備,也有服事的經驗!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分享了我對海歸群體的負擔,並告訴她我有感動建立海歸團契——她說這也是她回國前的異象,她願意立刻參與到海歸團契的服事中!不得不驚嘆神奇妙的帶領和作為!

N城海歸團契,就在三名同工(我、我的屬靈夥伴、一位海歸姐妹)的參與下,正式開始了它的運作。

 

摸索前行

19年6月,N城海歸團契開始了第一次聚會。雖然只有3個同工,來參加聚會的海歸也只有兩三位,但我們幾位同工都立定心意,哪怕團契只有一個人來聚會,我們依然要好好服事:從邀請人員、準備詩歌、帶領敬拜、預備查經、後勤餐食,每一個小環節,我們都要認真去做。

這樣特殊的海歸團契服事,並沒有先例可循,我們只能拚命地禱告,摸索前行。好在我不是一個人,姐妹們彼此貼心的扶持、對每一次服事機會的珍惜,都深深激勵著我。

每一次聚會前,我們都守望禱告,細緻分工;每一次聚會結束後,我們分享配搭裡的得失,坦誠提出自己的意見、建議。雖然我們的屬靈生命各有不同、個性也有很大差異、特長也不一樣,但神的帶領非常奇妙,祂的愛讓我們在主裡合一,成為堅固的屬靈共同體!團契在半年之後,從兩三個人擴展到20多人,每次聚會的人數,穩定在10個人以上。

19年底,為了感恩這半年團契的開拓和發展,感謝同工們的辛苦付出,也鼓勵團契成員更多地委身,我們組織了“聖誕感恩夜”的活動,邀請了所在教會的牧者和部分肢體來見證我們的團契。

在這次聚會上,我們用詩歌《一粒麥子》來呼召大家:

 

粒麥子 它若不落在地死了

不論過了多少時候 它仍舊是它自己

它若願意 讓自己被掩埋被用盡

就必結出許多子粒 經歷生命的奇跡

 

主 我願意 主 我願意

讓自己像種子落在地

失喪生命必反得生命

 

主 我願意 主 我願意

放下自以為應得的權利

在我身上成就旨意

 

呼召如此崇高 種子何等渺小

定睛標竿直跑 必見神的榮耀

 

在這次活動中,我們也分享和明確了團契的使命:幫助N城海歸弟兄姐妹建立一個信仰學習、生命交流、一起成長的屬靈共同體!最終幫助他們融入本地教會!

 

挑戰攻擊

2020年全球疫情發生,團契在外在環境的動蕩中穩步進展。我們從原來1個月1次的聚會,增加到1個月2次;也因著更多的服事需要裝備,我們開展了各類門徒訓練;同工隊伍也增加到4個人。

團契漸漸成長起來後,從北美到國內,只要有人知道N城有海歸基督徒,都會介紹給我們跟進。我們一方面感激大家的信任,但也有些誠惶誠恐。

同工們的缺點、老我、罪性、生命中的破口,被服事這個“照妖鏡”照得一覽無余。比如,有單身的同工因為不警醒,在沒有和任何屬靈夥伴分享的情況下,和外邦人開始悄悄談起了戀愛,直到差點跌倒、在犯罪的邊緣才告訴大家;有原來立定心志服事的同工,因為工作的忙碌,在關鍵的時刻“掉鏈子”,最終連主日都不能參加……

還有同工遭遇各種突發事情,比如某位同工的親人抑鬱自殺;而我也是在困難中蹣跚前行——身體的疾病再次復發,吃了長達9個月的激素藥物,由此帶來身體各種副作用,內心的撕扯更困擾著我!

 

破碎自己

面對同工以及自己層出不窮的各種狀況,作為團契的帶領者,我該如何面對和處理?我該如何去接納?比如面對一位反復說謊的姐妹,我該如何去愛她?

當我和屬靈的牧長分享我的掙扎、和團契所面臨的困難時,我被提醒到:一方面要看到這背後的屬靈的爭戰,它是最容易破壞合一的;另一方面,透過服事,我們需要先破碎自己!

“先破碎自己”,這句話猶如醍醐灌頂,深深扎了我的心!我想起《馬太福音》16章24-25節:“於是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

我有為我的同工捨己嗎?她們是有各自的軟弱,但我有用基督的愛去接納她們嗎?面對別人的錯誤時,我願意和她們一起背起十字架悔改嗎?

神也藉著講臺的信息,再次提醒我:拒絕罪,但要接納罪人,因為我們本是罪人——當我轉變了心態,我願意更柔和地去和同工們一起面對軟弱、困難。她們也因著我的轉變有了改變,回應說:在這樣的服事中,我們都見證了彼此的成長,看見了耶穌基督的愛!

剛剛過去的12月,我們一起開了同工總結會,4位同工再次立定心意,確定服事的願景:呼召門徒、共同建造、服事神國!

 

事工聯合

2020年感恩節,我們海歸團契計劃做一次外展活動,藉著向街頭的陌生人分享感恩節的由來,操練向陌生人傳福音。我們提前和教會的S牧師分享了這個計劃,由於教會剛好想在宣教事工上有些拓展,也期待可以和海歸團契有一些配搭。S牧師便在教會,呼籲弟兄姐妹一起來參加這次的外展活動。

一方面,團契同工精心為活動作了各方面的準備工作;此外,教會層面從禱告會到主日分享,弟兄姐妹都在積極地回應著。在活動前的一個晚禮拜,S牧師還特別分享了“傳福音”的主題信息,為這次外展活動做預備。活動結束後,教會又安排了一個晚禮拜,讓參加街頭佈道的海歸們和肢體們,一起分享參與的感受和得著!大家都從彼此的分享中備受激勵。

說實話,我們海歸團契並沒有預料到教會會如此的重視、支持且積極參與。透過這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事工聯合,我深深體會到,海歸團契若要堅固發展,一定要有本地教會的支持;而海歸團契也可以在教會的某些事工上,起到促進的作用。總之,在拓展神國上,我們是不分彼此的。

也因著我們教會大力的支持、S牧師積極的參與,在2020年底的“感恩分享夜”中,我們更深地確定了事工的方向:讓海歸的事工,成為中國教會的祝福;讓海歸的肢體,成為地方教會的精兵!

 

回應主愛

2016年初,我在北美參加了[海外校園機構]舉辦的第一屆“基甸三百青年領袖營”,在這場特會中,我領受了全職的呼召。當時聖靈催逼我,走到臺前回應祂,立定心志跟隨神。神又藉著《約書亞記》1章9節堅固我:“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

是的,回國三年,服事三年,耶和華我的神,一直與我同在!祂帶領我經歷高峰和低谷,讓我學習謙卑,讓我願意破碎,為要使用我,成為別人的祝福。也藉著三年的服事,我的生命不斷地被更新,其實並不是我在付出,而是在收穫!——收獲神豐盛的慈愛!收穫與主親密的關係!

還記得2017年,在北美另外一個特會上,當我聽到《宣教的中國》這首詩歌時,我淚流不止、心被激蕩。想到自己因著神的愛,預先聽到了福音,但生我養我的那片土地,有無數的人們卻未曾聽過福音。因此,我願意回應神的帶領,回國參與服事。

三年前剛回國時,一片迷茫。三年後,神藉著海歸團契的開拓,藉著我對國內教會的委身,漸漸清晰了我的服事方向——我可以使用過去在海內外的經歷,服事國內海歸及教會的需要。

 

我的切,都是主的。

拿什回應主的愛

唯有將自己獻上

期待著有天,在羔羊的盛宴中,與祂同在。

那時的我,定熱淚盈眶:因為:

我幾次流離,都記數;

把我眼淚裝在的皮袋

這不都記在冊子上嗎?

(568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