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話26:加帕多家三傑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從主後325年“尼西亞會議”到主後381年的“康士坦丁堡會議” 之間,教會面臨“三位一体教義”的爭論,被史家稱為“亞流派之爭”。由於皇帝康士坦提二世(337-361)擁護亞流派,逼迫尼西亞正統派,使得亞流派東 山再起,在政治上得勢。被稱為“正統信仰之父”的亞他那修主教,雖然五次遭到放逐,但是堅忍不拔領導教會對抗亞流派。他於373年離世,領導正統信仰的重 責大任,由三位加帕多家(Cappadocia,位於小亞細亞,在加拉太與敘利亞之間)出身的主教承接。

東方教會中的新問題

          在 60至70年代,東方教會中產生新的問題,有三大議題引發熱烈辯論。第一是“聖靈的位格與神性”。當時有些人士認同“尼西亞信經”所說“聖子與聖父同本 質”,但是不承認“聖靈的神性”。由於“尼西亞信經”只說到“我們相信聖靈”,並未細說;他們是根據兩三段經文斷章取義,而發出此謬論。這一批人由康士坦 丁堡的馬其頓尼(Macedonius)領頭,被正統信仰派稱為“馬其頓尼派”或“反對聖靈派”。

         第二是關於“三位一体”位格特徵的用 詞。在東方教會是由希臘字hypostasis來表達。然而,此詞的用法涵義在當時模糊不清,尚未得到共識。甚至在安提阿教會引起激烈紛爭。362年在安 提阿城,有三位對立的主教,一位是亞流派按立的,兩位是反亞流派的:保林納(Paulinus)與米立提(Meletius)。這兩位主教都持守尼西亞信 經,但是二人對hypostasis的解釋與用法不同:米立提認為“三位一体”是三個hypostases,而保林納主張是一個hypostasis。米 立提的立場是正統的,而保林納的看法遭到質疑。

          第三,是關於“基督的位格”。在敘利亞的亞波留尼斯(Apollinaris),因堅決反 對亞流派,矯妄過正提出極端理論,宣稱基督的人性與一般常人不同:神性的道(Logos)取代了人的靈魂。他認為基督只有人的身体,並無人的靈魂。照此說 法,基督的人性是既不完整,又不真實。亞波留尼斯的說法,在70年代引起極大的反彈。

加帕多家三傑

           亞他那修離世之後,維護正統信仰的重責大任,由加帕多家出身的三位教父承接:該撒利亞的巴西流(Basil of Caesarea),拿先素斯的貴格力(Gregory of Nazianzus,巴西流之友),以及尼撒的貴格力(Gregory of Nyssa,巴西流之弟)。他們都是出身名門,受良好教育,熟悉希臘教父著作,為人敬虔,受民眾敬愛,也都是領導修道運動的領袖。他們的牧會事奉與著書立 說,對東方教會的影響極其深遠。

巴西流

           巴西流在329年生於該撒利亞(加帕多家的 省會),家室敬虔富有,為殉道者的後代。巴西流從小心中就埋下敬虔的種子,後來求學於康士坦丁堡。他在351至355年間負笈雅典,與來自拿先素斯的貴格 力成為密友。二人雖受希臘哲學與文學訓練,但是卻因敬虔的基督徒生活,不受其他同學的世俗化放蕩生活影響。巴西留學成之後,回到家鄉該撒利亞,教授修辭 學。

          360年,他赴巴勒斯坦與埃及等地,接觸熟悉修道生活。返鄉後,將家產分給窮人,退隱至鄰近黑海的本都省,靠近其母與姊妹的修道院, 過修道生活。他召聚志同道合的人,一同群居修道。他邀請其密友貴格力前來加入,一同帶領修道運動。364年,他被選為教會牧者,雖非其所願,但是只有接 受。370年,他被選立為該撒利亞主教,統管加帕多全境的眾主教。他領導眾教會,反抗在政治上得勢的亞流派。他盡其所能,選立正統信仰人士出任主教,以保 護群羊不受亞流派異端的迷惑。

          支持亞流派的東部皇帝瓦倫斯,想要將加帕多家奪回亞流派陣營,就命令該省總督與行政官員,多方逼迫巴西流, 威脅要將其家產充公,放逐邊疆,甚至處死。巴西流不為所動,反而視死如歸,回答說:“還有別的麼?這些一點也動不到我。充公?我無家產;放逐?全地屬乎 主,我只是過客;處死?使我更早回天家,其實老我幾乎已死了,我正邁向墳墓。”

          後來,皇帝無計可施,正準備下令放逐巴西流時,六歲的王子 突然得病,群醫束手無策,他請巴西流禱告而暫得痊癒。原來高傲的皇室官員也得病,請巴西流代禱,因主教的禱告而復元。所以,皇帝不敢將其放逐。巴西流繼續 在艱苦中,持守講明尼西亞信仰,直到379年離世。巴西流是出色的講道家與神學家,然而他更是群羊的善牧與教會領袖,以及東方修道運動的推動者。
雖然巴西流在379年離世,未能參加康士坦丁堡大會,但是所寫的《駁斥尤諾米》(Against Eunomius)(亞流派)五卷與《聖靈論》,是教義史的鉅作。其《講道集》深受西方教父安伯若修(Ambrose)與奧古斯丁喜愛;其在崇拜禮儀方 面,也在東方教會留下深遠影響至今。他帶領兩位貴格力(其弟與其友),一起成為東方教會的模範領袖。

尼撒的貴格力

           貴格力是巴西流之弟,因為其後出任尼撒的主教,所以被稱為“尼撒的貴格力”。他從小內向,喜歡研究與默想,並不善於公共關係。他說:“家世財富榮耀,讓與世 俗為友的人去追求;基督徒的譜系在於與神親近,基督徒的家鄉在於真實善良,基督徒的自由,在於身為神的兒女”。貴格力深受教父俄力根(Origen)的著 作影響,更是受其兄巴西流的屬靈引導。

u=1975548271,3357765426&fm=24&gp=0          貴格力早年生平,史家所知不多。只知他教授修辭學時間不長,退隱至本都,潛心修道。其兄巴西流在 372年,召請他出任尼撒的主教。他本來不願,但是為了群羊的需要,順服其兄的邀請。由於貴格力忠心持守傳講尼西亞信仰,遭到亞流派的憤恨。亞流派在 376年的地區會議上,以陰謀廢除其主教職位,將其放逐。兩年之後,為亞流派撐腰的皇帝瓦倫斯逝世,西部皇帝格瑞欽廢除放逐令,貴格力得以恢復尼撒主教職 位。

          後來,貴格力的家人相繼離世,特別是巴西流,令他難過。但是他仍然盡忠職守,維護尼西亞信仰。他參加“康士坦丁堡大會”,是當時最出 色的神學家,發揮極大影響力,被大會稱為“大公正統信統的柱石之一”。他是“加帕多三傑”中最具神學深度的思想家,有許多重要著作流傳後世,例如《駁斥尤 諾米》,《駁斥亞波留尼斯》,《論聖子與聖靈的神性》,《神的本体與位格之區分》,《基督信仰要理問答》等,其中大部分是在巴西流離世之後,繼續辯護與發 展巴西流的教訓。他於395年左右離世。

拿先素斯的貴格力

          貴格力在330年生於拿 先素斯地區,所以他被稱為拿先素斯的貴格力。在“加帕多家三傑”中,就教會領袖能力來說,他不如巴西流;就神學思想深度來說,他不如尼撒的貴格力;但是就 講道口才而言,他比這兩人更勝一籌。他將尼西亞信仰與希臘神學用詞結合,清楚論証,是維護尼西亞信仰的健將。

          貴格力的母親諾娜 (Nonna),是早期教會史上著名的敬虔婦女。她藉著祈禱與聖潔生活,將丈夫從異端信仰中領回,歸信主基督,後來丈夫被選立為拿先素斯的主教。諾娜將其 子貴格力在出生前就奉獻給主,正如哈拿奉獻撒母耳一樣。她為人代禱,捨己接濟貧困,照顧病患。貴格力從小在母親敬虔禱告薰陶之下,學習聖經,並顯示出在修 辭演說方面的恩賜。

          貴格力從小就決志獨身,為要專心服事神的國度。他赴省會該撒利亞求學,可能在那裡初識巴西流;又赴埃及的亞歷山大,有 機會聆聽所敬佩的亞他那修講道。後來,他負笈雅典,與巴西流同窗,結為終生的密友,同心一意。另外,當時叛教者朱里安也在雅典求學,貴格力已經看出朱里安 的邪惡。後來在朱里安死後,他寫作兩篇講論,嚴斥其叛教背道。

           貴格力的友人希望他能在雅典教導修辭學,但是他不為所動,30歲時回到自己 家鄉,與父母同住,幫助父母經管家業,開始過修道生活。後來,他赴本都,與巴西流一同參與修道運動。361年返鄉探親時,他父親在聚會中眾人面前,按立他 為教會牧者。他雖然吃驚,但是當時無法拒絕會眾的請求。後來他逃回本都,過自己喜歡的修道生活。

          然而,因著父母年事已高,而教會又急需牧 養,他於次年復活節前回到拿先素斯,出任牧職。後來,巴西流召請他出任撒希瑪(Sasima)的主教。他雖然被按立主教職位,仍然花許多時間獨處修道。 372至374年,他幫助將近百歲的父親牧會,至父親離世。375年,他從父親的主教職位退隱,過修道生活。379年,巴西流逝世的消息,帶給他極大的痛 苦。然而這些熬煉都是出於神的奇妙安排,預備他前往帝國首都,從事一艱鉅但重要的任務。

貴格力在康士坦丁堡

           379 年,他被召前往康士坦丁堡一小教會牧會。此持守尼西亞正統信仰的教會,在亞流派的主教長德莫非力(Demophilus)逼迫之下,已成為將殘的燈火,聚 會人數寥寥無幾。然而,這是在帝國首都亞流派大本營之地,需要繼續有正統信仰的教會。在多位主教的代禱鼓勵之下,貴格力接受呼召,毅然前往任職。他到任之 後,身体微弱,穿著簡樸,被繁華首都民眾輕視且逼迫。

           貴格力因傳講“三位一体”真道,曾受亞流派暴民圍攻。然而他靠主恩典得勝一切困難, 以其滿有能力的講道,來建造此小小的教會。日復一日,人們不分階層湧入此教會。因為看到真道信仰與聖潔生活的見証,此教會從衰微到興旺,成為大教會。後來 為了記念尼西亞正統信仰的復活得勝,此教會改名為“復活堂”。

           他的聲名遠播,近悅遠來,人們從四面八方前來聽道。已經上了年紀的著名學者 耶柔米,也遠從敘利亞來到康堡,要聽貴格力的講道。耶柔米也私下請他教授如何解經,日後耶柔米感恩說:貴格力是他的老師。貴格力在帝國首都默默耕耘,教導 尼西亞信仰,改變了康堡。外在的勝利終於在380年2月來臨:新任的東部皇帝提爾多修,宣告尼西亞信仰為正統。

          當皇帝提爾多修於同年11 月來到康士坦丁堡後,立刻解除主教長德莫非力及其亞流派黨羽的職位,將主教長座堂轉交給貴格力,對他說:“神藉著我們的手,將這座教堂交託給你,作為你受 苦的回報。”康堡的民眾熱情要求他出任主教長,但是他不能接受,因為撒希瑪主教職位尚未正式下任,必須由主教會議同意才能正式離職。

貴格力離開康士坦丁堡

          後來,提爾多修在381年5月召開“康士坦丁堡大會”,與會主教們選立貴格力出任康堡主教長。大會主席米立提在會議期間去逝,貴格力接任大會主席。然而,貴 格力發現與會的主教們,有些非難他,有些結黨分爭。他非常失望痛心,決意辭去主席之位。他也辭去主教長之職,於6月離開康堡,回歸家鄉退隱修道。

           貴格力的餘生,仍然主動關心教會事務,藉著許多書信往來,提供屬靈指引。他也帶領照顧在其身邊的修道團体。他在390年左右離世,遺骨被送回康堡。他的著 作,最出名的是他在康堡的《五大講論》,辯護尼西亞信仰,駁斥尤諾米派與馬其頓尼派,為他贏得“神學家”的榮銜。他另有45篇講論,與240多篇書信,流 傳後世。

結論:真理的旗手

           雖然加帕多人的民族性,在當時的形象不佳(被描述為膽小 不成器,甚至詭詐),但是主從他們當中,興起三位重用的僕人。“加帕多家三傑”都是忠心良善,又有見識;信仰純正又靈命精湛。他們在東方教會的影響與貢 獻,正如奧古斯丁在西方教會所扮演的角色一樣重要。這正顯明神揀選了世上愚拙的與卑賤的,叫有智慧的與強壯的羞愧(《林前》1:27),屬靈的偉人不是傳 自己,乃是顯明神的偉大。“加帕多家三傑”是真正敬畏主的人,神賜給他們旌旗,“可以為真理揚起來”(《詩》60:4)!

作者現在北加州灣區聖經歸正教會( http://www.biblerc.org/ )牧會,並在基督工人神學院兼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