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錶定律的啟發

頌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我在報上讀過一篇短文《手錶定律》,說的是一個人要想知道時間,只能看一隻錶。兩隻手錶並不 能讓人更準確地知道時間,反而讓看錶的人困惑。作者還將“手錶定律”應用到企業管理上,結論是,一個人或一個組織,不能由兩個人來指揮,也不能採取兩種不 同的管理方法,否則就會陷於混亂。

定律的延伸

          筆者認為,此定律還可以再延伸一下:對一個人來說,也不能同時擁有二種價值觀。不然的話,也會導致人內心的矛盾,與行為上的紊亂,使人享受不到真正的平安。

         這一點對基督徒來說也不例外。我們在信主以後,從地位來講,已是天父的兒女,但實際上,我們敗壞的天性和肉体並沒有完全消滅。

         我們的行為動機和價值觀來自兩方面:一是出於我們的舊生命,聖經稱之為肉体,其基本表現就是一切以自我為中心,滿足人的情慾;另一方面是來自聖靈。因此,在 試探面前,我們裡面的肉体和聖靈就會發生爭戰。所以保羅告誡我們“……聖靈和情慾相爭;這兩個是彼此相敵,使你們不能做所願意做的。”(《加》5:17)

         我認識的一個弟兄,在小組分享時坦言,信主前,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絕無猶豫;可是信主後,遇到一些事反而感到糊塗和為難,不知該如何處理才好。我相信這位弟兄所遇到的困惑,正是“聖靈和情慾相爭”的反映。

         保羅在《羅馬書》第七章,生動地描述了他內心善與惡二種性情之間的爭戰:“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体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 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若我去做所不願意做的,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裡頭的罪做的。我覺得有個律,就是 我願意為善的時候,便有惡與我同在。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我是喜歡神的律;但我覺得肢体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体中犯罪 的律。”(《羅》7:18-23)

         保羅的內心在掙扎。雖然他已經得救,但同時發現罪仍然在他心中,並使他行那些他所不願意的事。屬靈的原則(喜歡神的律),和屬肉体的原則(肢体中另一個律,即罪的律和死的律),在他裡面相爭。

只能擇其一

          人的意志不能勝過罪的律和死的律。基督徒的一個主要危機,是以自己的力量去對付肉体,用自己的意志去遵守神的律法。結果是我們常在善與惡兩種價值觀之間徘徊、掙扎、苦鬥,非但無法勝過罪惡,反而被肉体所勝。

         保羅對此深有体會,他在《羅馬書》第七章中說到,他的心意是要尋求神,可是他沒有辦法去勝過肉体的律(也即罪的律和死的律)。正當保羅苦不堪言,向神發出呼 聲時:“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体呢?”(《羅》7:24)他得著了主,有了新的屬靈經歷。所以他緊接著就歡呼宣告:“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 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7:25)

          保羅在《羅馬書》第八章,更進一步說到,以賜生命聖靈的律,去勝過罪的律和死的律:“因為賜生命聖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釋放了我,使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羅》8:2)

         從保羅的經歷和他的教導中,我們可以体會到基督徒生活的原則,看似複雜,其實就如手錶定律那樣簡單,就是在老我和主、肉体和聖靈之間,只能擇其一。如果我們選擇前者,那是死路一條:“你們若順從肉体活著必要死;若靠著聖靈治死身体的惡行必要活著。”(《羅》8:13)

          基督徒過得勝生活的唯一祕訣,就是藉著十字架與主聯合,甘心接受十字架的造就,靠著聖靈的能力,治死肉体的惡行。因為“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体,連肉体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加》5:24)

         同時,基督徒要不斷地順服聖靈的帶領:“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就當靠聖靈行事。”(《加》5:25)讓聖靈不斷更新我們的價值觀,使我們成為新造的人。

           我們的主樂意我們順著聖靈而行,祂應許我們:“体貼聖靈的乃是生命平安。”(《羅》8:6)“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6:8)這些都是我們可以親身經歷到的。

隱瞞或實報?

          2005年9月我從澳洲回中國探親,隨身攜帶了一些澳洲的土產。在新加坡轉機時,機場工作人員給了我入境中國需要填的表格。看了那些表格,我意識到中國海關的政策有了改變,自2005年7月1日起,中國已禁止一切動、植物製品入關。

          我隨身帶的這些東西,若如實填寫,就會被沒收。填還是不填,我有了一絲猶豫。我心想:“這些東西都是沒有問題的,如果扔掉不是可惜了?再說如果我不填,海關也不會知道。”

         可是聖靈立刻提醒我:“你這不是說謊嗎?你連這麼小的試探也不能勝過,怎麼配跟隨我呢?”我立即向主認罪禱告,承認從我敗壞的肉体出來的,沒有一件是對的。我願意不隨從肉体,而是只隨聖靈而行。

          我把所帶的東西如實填報,並入境時把這些東西交給了機場工作人員。在快要出機場大門時,一位機場工作人員突然在眾多的旅客中,單單挑出我,檢查我的行李。當時我心裡很坦然,就主動把提包打開。他只看了一眼,就不再繼續檢查。

         我出機場時,心裡非常平安。我体會到,當我順著聖靈的意思行時,祂就在我身上結出平安的果子。我也願像保羅一樣,向神獻上感恩,因祂有說不盡的恩賜(《林後》9:15)。

作者現居澳大利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