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比翼鳥 ──關於大齡姊妹的婚姻思考

毗努伊勒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目前中國國內的大部分教會,弟兄和姊妹的比例為1:2左右,屬於嚴重失調。而且,學歷、能力等等的客觀條件,整体而言,姊妹們都要略高一籌。所以,現在教會普遍存在大齡單身姊妹的問題。並且,這問題成了許多大齡單身姊妹信心和生命的阻礙。對此,我有以下幾點思考:

學會感情交托

       上帝希望我們以祂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事實上,也只有祂,才是我們滿足和喜樂的泉源。

        但是,對一些姊妹們來說,愛情很容易取代上帝在心中的位置。所以這些姊妹,婚姻問題若總得不到解決,就會失落、憂傷,甚至影響信仰。

        當然按人的本性,要以神為唯一的滿足和喜樂,是不容易做到的。許多人想這樣做,但發現做不到。

       沒錯,在理性認識與真實生命之間,還是有一段不容易的路,反反復復,掙扎跌倒都會有。

       拿我來說,也曾是一個唯愛主義者,把愛情看作人生的陽光。沒有它,白雲不再飄逸,藍天不再蔚藍,花朵不再鮮豔。

        然而在實際生活中,那個我想與之一起分享人生的人,卻怎麼都不出現。出現了的,上帝也不讓我們靠近,並且把他帶走,把我拋在完全的絕望、極度的孤獨和痛苦的掙扎中。我曾為此質問上帝:為什麼,你要給我如此豐富的感情,而又讓我歷盡情感的孤獨?

        我轉而追求獨身恩賜,因為我想,我既然得不到理想的愛情,那就請主把我內心處對愛情的渴望拿走。但主沒有聽我的禱告,祂就是長時間把我丟在掙扎中。

        不過祂還是憐憫我。有一次在禱告中,祂讓我知道,愛情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偶像,我必須打破它。

        我掙扎了一年多。

        我想以主為完全和唯一的滿足、喜樂,可是我根本做不到。在理性上我能想得透透的,看得清清的。然而,當獨自一人行走在夜的街頭,看到地面上落下的孤單身影,心頭就油然升起縷縷的孤獨和淒涼,有那麼一種饑渴和不滿足。

        但我又很清楚,這一關我必須過。必須有一天,我的內心不再為某個人的缺席,而絲絲縷縷地失落、惆悵。我生命中的滿足和喜樂,必須建立在神上面。因為我知道,其實即使那個人出現了,我依然會有惆悵和失落的。

       感情這一塊,我必須交托給主。心目中那個愛人的位置,必須要讓給主。

       我知道,只有依靠主,我才能做到這一點。

       我幾乎每天早晨跪在主面前禱告,淚流滿面:主啊,我請你進來,請佔據我心靈的每一個角落,懇求你的榮光充滿我,懇求你讓我以你為滿足和喜樂。你是主、是王, 你無限榮美、聖潔,有什麼樣的男人能代替你?可是你知道我軟弱,我做不到。我懇求你拯救我、幫助我。我真的真的求你,求你啦。

       有時候,我真的就看到主在我面前,我用眼淚洗祂的腳,並用頭髮來擦乾。

       主是信實的。慢慢我就發現,那種瀰漫在心靈裡的孤獨、惆悵、淒涼等,像霧氣一樣散去。滿足和喜樂,像冬天的陽光,照射進來。

       還是有反覆的時候。但每次那種孤獨感一冒出來,我就馬上禱告。我告訴自己,雖然我人過中年仍孑然一身,但我並不孤獨,因為主時刻在我身邊。

       從我的經歷來看,如果姊妹們真的下決心,要以主為滿足和喜樂,那麼就可以誠心向主求,靠著神的恩典,確實是能做到的。

學會耐心等候

        有人說過一段很精彩的話:我們或許可以逃避苦難、逼迫等等艱苦的功課,但“等候”卻是我們生命成長的必修課,否則我們無法成長。看看聖經中那些被神重用的信 心偉人,沒有一個是免去“等候”功課的:亞伯拉罕等到100歲;摩西等了40年;約瑟等了13年;大衛王7年……就是主耶穌也等到30歲,才開始天國的工 作。

        要想得到神為我們預備的美好婚姻,同樣需要等候。

        在等候中,學習神對於婚姻的教訓、心意,然後按此教導在神面前立志;並在禱告中不斷尋求神對於“我的婚姻”的旨意,在神面前不斷心意更新,信心堅固;然後在實際生活中堅守,求神帶領。

       同時,我們也要在等候中,做好自己這方面對婚姻的準備。因為身為基督徒,我們的婚姻,不僅關係到今生的幸福,更關係到今後的屬天道路與永恒的福分!

反省價值取向

       有些大齡的單身姊妹,包括我自己,在擇偶的審美角度上,都有可檢討之處。

       收到弟兄的求愛後,姊妹們常冒出這句話:我不喜歡他,我對他沒有好感!

       我曾經做得更絕,看了一眼,感覺不喜歡,馬上就否決掉,甚至連靠近他身邊坐一坐都不願。幾個人在一起,為某件事牽手禱告時,都不願跟他拉手,惟恐跟人家拉手時,會受到意念上的性騷擾。

        現在想起來,這是怎樣的傷害人、得罪神啊!

        神說,你們要彼此相愛,彼此接納。

        如果我們真的把這句話,用生命實踐出來;如果我們真的把弟兄,看作是家裡的親人;如果我們牢牢記得,耶穌的寶血為他流了,神認為他是寶貴可愛的,我們還能夠說出:“我不喜歡他,我對他沒有好感”嗎?

        當然,姊妹們會說,這種不喜歡和沒好感,是指愛情層面的。

        即便是從愛情層面,也不能用有“沒有好感”──也就是自己那點可憐的愛情審美來評判,而是要從彼此的適合性上來判斷。更重要的,是應該求問神,這是否是祂所預備的?

        我承認,愛情,必有一定的獨特性和神秘性,甚至是浪漫的。因為我們的神,就是浪漫的神,看看如詩如畫的河流山川就可以曉得。人類美好的浪漫情懷,不也是由祂而來的嗎?

        但神要賜給我們神秘、浪漫,恐怕不是我們這些受罪污染的人所追求的,而是以祂的審美取向為標準,以祂的愛為基礎的。這種愛情,可能產生在一點都不浪漫的環境中,如共同事奉中,也很可能不符合郎才女貌、氣質相合等等價值系統。

        然而,絕對的忠貞和排他,就顯明了獨特;超越人理性的預定,就彰顯了神秘;為聖潔和榮美所包圍,就催生出浪漫。

        其實大齡青年是普遍的社會現象,從某個層面來說,這是現代人的自我膨脹在婚姻上的反映。我們基督徒,能否把愛情上的自我意識,放棄在神的愛和審美中,就像老一輩一樣,由父母來包辦一回婚姻,只是把父母的角色換成上帝?

溝通不夠通暢

       目前大部分的家庭教會,都處在半封閉狀態。教會之間沒有形成有機的連接和來往。這樣一來,本來團体就小,和外界又沒有較廣泛的交流,許多姊妹當然會感到,周圍根本沒有弟兄可供選擇,又不能只要是弟兄就跟他結婚。所以在這個問題上,頗感困惑。

        這就需要教會能多多關心這個問題,多做一些實際工作,如組織單身營啦,聯誼會啦,等等活動。

       願大家都能為這個問題來禱告,懇求神在婚姻方面特別祝福祂的兒女們。

作者現住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