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著幹!”

楓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當有人背後批評我們時,要對著幹!
        當有人冤枉我們、而我們百口莫辯時,要對著幹!
        當有人控告我們時,要對著幹!
        我說的“對著幹”,不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而是以愛意來面對敵意,以祝福來面對批判。因為當我們以惡還惡時,就是與惡者為伍;當有人控告我們,而我們控告回去時,我們就是與那控告弟兄者(惡者),站在同一戰線上。

好大的帽子

        幾年前,在本市聯合教會聚會中,有一天我領詩。聚會結束後,一位別的教會的領詩姊妹走來,一開口就說:“你麥克風太大聲,為何不事先調好?事奉不忠心!”旁邊的人當場目瞪口呆,而我只有嘴角掛著勉強的微笑。其實,我大可解釋,教會沒有回聲的擴音器,我在台上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全靠音控的弟兄姊妹調音。但我選 擇靜默,因為我知道音控的弟兄姊妹已經盡心了。

        回家後,療傷療了好一陣子,因為“事奉不忠心”的帽子實在太大。後來,隔了幾年,在本市另一個聯合教會聚會中,舊事重演。不過,這回她是領詩,我是台下會眾。碰巧,那天的音響也是頂大聲的,我腦中突然閃進一個念頭:“她的聲音好大。”

        接下去,我決定“對著幹”。我開始祈禱,在主面前讚美這位姊妹事奉忠心,並且讚美這位姊妹渴慕神、愛慕神的心,願神按著她心中所求的滿足她。並且,懇求主賜給她更多領詩的恩賜,讓她能成為神手中重用的器皿,成為周圍人的祝福。

         做完這禱告,我心中喜樂得不得了。會後,看到她真想抱住她,再更多祝福她(我還是不太認識她,只有幾面之緣,所以不敢造次)!

        不過,被人批評的滋味雖不好受,被人背後中傷、自己百口莫辯,則更為痛苦。比如有人不是第一回在背後批評我了,我一直都祝福對方,並且一有機會,就在人前人後讚揚對方。不過這一回,我覺得很難再忍了,我很想當面挑明、講個清楚。

         最後,儘管在情感上還覺得傷痛,我仍對主說,“主!我選擇饒恕!”就在那一剎那,有一股大喜樂從我胸中湧出來。我突然明白,雖然我的情感還跟不上,然而就算是意志上的決定,神都嘉許。

         到今天,我仍然記得那份大喜樂的滋味。就是這份大喜樂,知道自己所做的討上帝的喜悅,激勵我勝過了遇見敵意、衝突、不實指控時的那份苦,所以愈來愈樂意“對著幹!”

庫克的故事

        我聽過許多“對著幹”的見証,其中最激勵我的,是庫克牧師的故事。

        庫克牧師是英國人。他所在的城市中,有一位牧師,出於不同神學立場,大肆批評庫克牧師的事工,甚至說他是被鬼附的,並且在每週的主日崇拜攻擊他,要大家切莫去上庫克牧師的課。

        結果,一段時間之後,這位牧師的會友漸漸離開。許多朋友就對庫克牧師說:“伸手攻擊神膏抹的僕人,就有這樣的下場。”庫克牧師回答:“請不要這麼說,我沒有那麼重要。我不要他失敗,我要看到他成功。”

        一天,庫克牧師半夜醒來,受聖靈感動,去提款機取最高限額的錢,送給那位攻擊他的牧師,支持他的事工。因為那位牧師牧養的是獨立教會,會友的流失已經嚴重影響他的收入。神要庫克牧師做祂的器皿,讓那位牧師一家的生活無所缺乏。

        於是,庫克牧師就順服,去領了錢,不具名,放在一個信封中,半夜到這位牧師家門口,把錢放入信箱中,並且按著聖靈的吩咐,以禱告祝福這位牧師。庫克牧師這樣 做了好一段時間,每週三半夜,他悄悄地把好幾百英鎊投入這位牧師的信箱,加起來大約好幾千英鎊,並且每次送錢時,都祝福那位牧師與他的事工。庫克牧師惟一 擔心的是怕被當成小偷讓警察捉到。因為英國的信箱是在住家的大門上,所以半夜送錢時,得半蹲在地上投送。

         然而,在這段時間,那位牧師愈加攻擊庫克牧師,他說,“可見我是對的,上帝是支持我的,不然神不會使我繁榮興盛。”庫克牧師聽到,也不申辯,就是大笑。

        我最喜歡的是它的結局:他們現在是主裡最親密的摯友。

你,願意嗎?

        “對著幹”,合乎聖經的教導,也就是耶穌所說的“要愛你的仇敵”。“對著幹”背後的動力在於,深知自己是神心愛的。這份愛的安全感,促使我們超越他人的批評, 不再需要他人的肯定,生命的爭競漸漸遠去,唯願看到神國度的擴展,從而看事情以神的國度為考量。審判是神的事,我們的責任是愛神、愛人如己。

         你明白自己是神所心愛的寶貝嗎?你願意讓神的大愛推動你,在生活、事奉中,“對著幹”嗎?

作者現居加拿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