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干!”

枫雁

本文原刊于《举目》28期

        当有人背后批评我们时,要对着干!
        当有人冤枉我们、而我们百口莫辩时,要对着干!
        当有人控告我们时,要对着干!
        我说的“对着干”,不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是以爱意来面对敌意,以祝福来面对批判。因为当我们以恶还恶时,就是与恶者为伍;当有人控告我们,而我们控告回去时,我们就是与那控告弟兄者(恶者),站在同一战线上。

好大的帽子

        几年前,在本市联合教会聚会中,有一天我领诗。聚会结束后,一位别的教会的领诗姊妹走来,一开口就说:“你麦克风太大声,为何不事先调好?事奉不忠心!”旁边的人当场目瞪口呆,而我只有嘴角挂著勉强的微笑。其实,我大可解释,教会没有回声的扩音器,我在台上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全靠音控的弟兄姊妹调音。但我选 择静默,因为我知道音控的弟兄姊妹已经尽心了。

        回家后,疗伤疗了好一阵子,因为“事奉不忠心”的帽子实在太大。后来,隔了几年,在本市另一个联合教会聚会中,旧事重演。不过,这回她是领诗,我是台下会众。碰巧,那天的音响也是顶大声的,我脑中突然闪进一个念头:“她的声音好大。”

        接下去,我决定“对着干”。我开始祈祷,在主面前赞美这位姊妹事奉忠心,并且赞美这位姊妹渴慕神、爱慕神的心,愿神按着她心中所求的满足她。并且,恳求主赐给她更多领诗的恩赐,让她能成为神手中重用的器皿,成为周围人的祝福。

         做完这祷告,我心中喜乐得不得了。会后,看到她真想抱住她,再更多祝福她(我还是不太认识她,只有几面之缘,所以不敢造次)!

        不过,被人批评的滋味虽不好受,被人背后中伤、自己百口莫辩,则更为痛苦。比如有人不是第一回在背后批评我了,我一直都祝福对方,并且一有机会,就在人前人后赞扬对方。不过这一回,我觉得很难再忍了,我很想当面挑明、讲个清楚。

         最后,尽管在情感上还觉得伤痛,我仍对主说,“主!我选择饶恕!”就在那一刹那,有一股大喜乐从我胸中涌出来。我突然明白,虽然我的情感还跟不上,然而就算是意志上的决定,神都嘉许。

         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那份大喜乐的滋味。就是这份大喜乐,知道自己所做的讨上帝的喜悦,激励我胜过了遇见敌意、冲突、不实指控时的那份苦,所以愈来愈乐意“对着干!”

库克的故事

        我听过许多“对着干”的见証,其中最激励我的,是库克牧师的故事。

        库克牧师是英国人。他所在的城市中,有一位牧师,出于不同神学立场,大肆批评库克牧师的事工,甚至说他是被鬼附的,并且在每周的主日崇拜攻击他,要大家切莫去上库克牧师的课。

        结果,一段时间之后,这位牧师的会友渐渐离开。许多朋友就对库克牧师说:“伸手攻击神膏抹的仆人,就有这样的下场。”库克牧师回答:“请不要这么说,我没有那么重要。我不要他失败,我要看到他成功。”

        一天,库克牧师半夜醒来,受圣灵感动,去提款机取最高限额的钱,送给那位攻击他的牧师,支持他的事工。因为那位牧师牧养的是独立教会,会友的流失已经严重影响他的收入。神要库克牧师做祂的器皿,让那位牧师一家的生活无所缺乏。

        于是,库克牧师就顺服,去领了钱,不具名,放在一个信封中,半夜到这位牧师家门口,把钱放入信箱中,并且按著圣灵的吩咐,以祷告祝福这位牧师。库克牧师这样 做了好一段时间,每周三半夜,他悄悄地把好几百英镑投入这位牧师的信箱,加起来大约好几千英镑,并且每次送钱时,都祝福那位牧师与他的事工。库克牧师惟一 担心的是怕被当成小偷让警察捉到。因为英国的信箱是在住家的大门上,所以半夜送钱时,得半蹲在地上投送。

         然而,在这段时间,那位牧师愈加攻击库克牧师,他说,“可见我是对的,上帝是支持我的,不然神不会使我繁荣兴盛。”库克牧师听到,也不申辩,就是大笑。

        我最喜欢的是它的结局:他们现在是主里最亲密的挚友。

你,愿意吗?

        “对着干”,合乎圣经的教导,也就是耶稣所说的“要爱你的仇敌”。“对着干”背后的动力在于,深知自己是神心爱的。这份爱的安全感,促使我们超越他人的批评, 不再需要他人的肯定,生命的争竞渐渐远去,唯愿看到神国度的扩展,从而看事情以神的国度为考量。审判是神的事,我们的责任是爱神、爱人如己。

         你明白自己是神所心爱的宝贝吗?你愿意让神的大爱推动你,在生活、事奉中,“对着干”吗?

作者现居加拿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