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母”與“母獅”

身為師母,我們該怎樣擺正自己在教會中的位置?

志杰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u=276984958,540472774&fm=24&gp=0難達的企望

      在華人教會中,“師母”實在是個尷尬的角色。會眾對師母的期盼往往是既要會教導、帶主日學、帶查經、司琴,還能帶姊妹會、帶兒童主日學,甚至還要上台講道。此外,更要管理教會大大小小、方方面面的閒雜事務。

        師母在教會忙碌,回家以後,家事一樣也不會少。期盼身為牧師的丈夫幫忙做家事,那簡直是痴心妄想。師母的工作還不能有失誤,必須事事作表率。如果教會不整 潔,首當其衝受到責難的,往往就是師母。如果自己的孩子沒帶好,功課不出色,性格不出眾,就會遭人非議──連自己的孩子都沒有帶好,還想帶別人的孩子?

        師母上不上班,也是一大難題。師母如果上班,就會被認為貪愛世界、貪愛錢財,只顧自己,不顧教會,沒有給教會的姊妹樹立良好的榜樣。況且華人教會一向有“買一送一”的觀念──只付一個人薪水,但聘的是兩個人。如果師母出去工作,就變成對教會莫大的虧欠,甚至是一種背叛。

         師母如果不上班,又會給人造成另一種感覺:牧師一家都是靠教會的奉獻養活的。那牧師就是雇工了,會眾有意無意會把自己看成是雇主、老板,時不時地給牧師評估、打分。教會一有風吹草動,就希望像開除不稱職的員工一樣,開除自己的牧師。

         師母要在這種情況作出選擇,已是十分困難。再加上有的牧師家庭孩子多,負擔重,牧師的薪水往往捉襟見肘,難以為計,逼得師母只好出去上班。師母遭受委屈、承受壓力,時間久了,就會煩躁,就會發怒,甚至會吼叫,從師母變成“母獅”。

聖經的榜樣

         在這樣的期望值之下,身為師母,我們該怎樣擺正自己在教會中的位置?這對於教會建造,可是一個至關重要的課題。對於師母的形象和角色,聖經中隱含著一個榜樣,那就是摩西的妻子、沉默寡言的西坡拉。

順服

        《民數記》第12章記載,摩西的妻子西坡拉,不見容於摩西最親近的人,就是哥哥亞倫和姐姐米利暗。亞倫和米利暗不滿意西坡拉,因為西坡拉是古實人,古實就是今天的埃塞俄比亞。古實人皮膚很黑,在以色列人眼中是外族人,很扎眼。

         西坡拉跟隨摩西出入,好像是當時以色列族的“第一師母”。當師母是有要求的,皮膚這麼黑,怎可以當師母呢?一個外族人怎麼可以當師母呢?要當師母,得先去把 皮膚漂白,把自己變成白人再說。然後還要改變自己的出身,不能是古實人,必須去轉世投胎,生到以色列人中才可以──就好像今天的教會對師母有著潛在的標 準:師母必須性格外向,能言善辯;師母必須高學歷,超強能幹;師母必須才華出眾,能使大家心服口服……否則就要被拿來當作把柄攻擊牧師。

         以色列人就把西坡拉當作口實,攻擊摩西。西坡拉受到攻擊,卻未發一言。她本是米甸祭司葉忒羅的女兒,在摩西逃難的時候與摩西結合,可以說是患難夫妻。聖經中 關於西坡拉的記載並不多,但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出來,她是一個很順服的人。當摩西在曠野領受上帝的呼召,要回埃及去,帶領以色列民掙脫法老的鐵軛,西坡拉二 話沒說,跟隨摩西一同上路(《出》4:20)。

無聲

         順服的婦女,大都有一個特點,就是說話不多,總是以行為,默默無聲地表達自己的意思。西坡拉如果說話太多,枕邊風的級數太高,摩西一邊要聽上帝的話,一邊也不能不顧及妻子的意見,必須在服事與家庭之間尋求妥協平衡,那麼他的境遇就會更加困難。

        《民數記》中記載,以色列民多次反叛、不服權柄。從摩西身邊的亞倫、米利暗、可拉、大坍、亞比蘭為首的部族領袖(16:1-50),再到以色列會眾(14:1-35),都曾質疑、挑戰甚至蔑視摩西的權柄。唯有西坡拉總是站在摩西的背後,一言不發,默默地承受各種壓力。

         這樣的師母,往往被人忽視,但在教會建造中所起的作用,卻是至關重要。現實生活中,許多有心服事的人,就因為夫妻不能同心,而只能忍痛作罷。西坡拉在這方面,為後來的師母,樹立了榜樣。

         西坡拉順服自己的丈夫,甘願作出犧牲。她為了跟隨摩西,離開自己的父家與故土;她跟隨摩西一起下到埃及,摩西與法老鬥法,她又天天擔心受怕;再後來她進入外族,膚色不同,語言不通,忍受排擠,不被接納,連自己的兩個孩子也遭遇身份危機……她卻閉口不言,默默地順服。

         故此可知,作為師母,若能像西坡拉這樣忍辱負重,不發怨言,甘願犧牲,與丈夫同心服事,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丈夫無後顧之憂,並且柔和謙卑、溫良順服、不以 自己的意思左右丈夫,不貪圖世俗虛浮的榮耀、奢華,不要求夫婿追名逐利、出人頭地,就是對教會最好的服事。在此基礎之上,會眾才能要求師母去彈琴,去帶主 日學,去準備點心,去關懷探訪,去帶姊妹會,去掃廁所。

甘願

         西坡拉跟隨摩西,服事上帝,並不是迫不得已。西坡拉很像後來的路得,在心靈上認同、皈依希伯來信仰。《出埃及記》4:24-26記載,摩西在割禮這件事上沒有遵守神的約(《創17:10》),惹惱了耶和華,是西 坡拉為家裡的男丁行了割禮。因著這割禮,摩西一家作為希伯來人的身份,才最終確立並被認同。

         西坡拉雖是女子,不需要接受割禮,但她親自為兩個兒子(可能也包括摩西)施行割禮,藉此表明她在內心也領受割禮,與摩西一同成為希伯來人。

         耶和華也喜悅她的信心。所以,當亞倫、米利暗,以西坡拉作為藉口攻擊摩西的時候,西坡拉雖仍然一語不發(也許她在傷心垂淚,亦未可知),耶和華神開口為她伸 冤,指斥亞倫、米利暗的狂妄自高(《民》12:4-15),並降麻瘋病之災讓米利暗、亞倫,在會眾面前蒙羞受辱──可見作師母的,不妨默默無聲,靜候上帝 為自己伸冤。

自我的警戒

         身為師母,除了要學習如何面對外在的壓力,擺正自己在教會的位置之外,更要懂得自省。筆者在教 會服事多年,最近被教會按立成為“師母”。覺得“師母”兩字,位份太重。“師”字很重,“母”字就更重了。“師”“母”這兩字疊放在一起,天底下沒有幾個 人配得這樣的稱呼。以筆者這麼輕的年紀,得這麼重的稱呼,實在感到戰兢惶恐、力不從心。

        這種稱呼,剛開始時,覺得自己很不配,會推辭、謙虛幾句。時間久了,就會進入角色,真的以為自己是“師”、是“母”了。碰到別人不肯叫師母,還以為不被別人尊重呢。就好像中國國內的科長、局長,不能直呼 其名,非得叫他什麼“長”才舒服。久而久之,人的價值,就與這些稱呼掛鉤了,人裡面的自我,也被這些東西餵大了。

        所以,我並不願意別人稱呼我“師母”。師母叫多了,會變成“母獅”的。

作者來自中國﹐目前在麻州一間華人教會與丈夫一起搭配牧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