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有一百条生命可以给与”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我是2006年9月美国中部地区华人基督徒退修会的讲员之一。八月底,我接到了一个电子邮件,看后,吓了一大跳。什么?他到机场接我,并且,开车三个小时,把我们从堪萨斯城送到营地?天哪!

        这个“他”,我半年前就认识了。他是老美,老牧师,九十多岁的老人。他到中国传福音将近60年,用我儿子的话说,爱中国人爱得不要命。老人家的英文名字叫Carl Hunker,中文名字叫杭克安。中国人大都叫他杭牧师。

        将近半年前,我也是在堪萨斯布道。礼拜五晚上,聚会前大家聚餐。有人正在给我讲杭牧师怎么怎么爱中国人,说曹操,曹操到,杭牧师来了。他来到我面前,握着我的手说,范弟兄,非常欢迎你来。你们从大陆出来的人给大陆人传福音,太好了。愿上帝祝福你!

         那天晚上,他为我祷告,又一直听到布道会结束。散会后,还特意前来对我说,明天我不能来了,愿上帝与你同在。再后,给了我一个拥抱。

         走到哪里,就把上帝的祝福带到哪里,这就是我看到的杭牧师。这次聚会也是。我们到报到处签名时,杭牧师拍拍负责报到的一个小伙子说,谢谢你们,辛苦啦。小伙子高兴地告诉老人,杭牧师,我结婚了。

         真的啊!?杭牧师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笑了,说,太好了!新娘子呢?在哪儿?新郎倌不好意思地指著旁边一个漂亮的女孩。杭牧师走过去,握着她的手说,祝福你。紧接着,他把新郎、新娘拉到一起,把手分别搭在他们的肩膀上,说,让我们一起祷告吧。“主啊,求你祝福他们……”

          那天,出了行李领取处,我一眼就看到了杭牧师站在前面。错不了,正是他!将近两米的大个子,大老远就能看到。他给了我一个轻轻的微笑,又加了一个轻轻的拥抱,说,范弟兄,真高兴看到你。真高兴你来这里帮助我们的教会。我说,感谢神,也谢谢你们的邀请。

          他说,林三纲弟兄15分钟后到,我们需要从停机坪A到停机坪C。我们走吧,我替你拿东西。我说,哪里让您拿!他幽默我一把,问,你肯定你能拿得动吗?我接着幽默地说,试试吧。到了停机坪C,一看飞机晚点,我们俩就坐到椅子上聊起来了。

          我问,你现在还开车?他说,是,一周有好几天,每天要开60英里。杭牧师住在北边,教会在堪萨斯城的南边,一来一回,将近60英里。后来听教会的牧师说,教 会的祷告会啊,执事会啊,杭牧师都去。不去教会的时候,他就在家里上网,处理电子信件,跟兄弟姐妹们交流。杭牧师老伴过世了,他自己一个人住在神学院的宿 舍中,自己照顾自己。

         说著说著,杭牧师就和我说到了他母亲。将近30年前,他还在台湾为华人教会服务的时候,知道母亲身体不好了,父亲也没有力气照顾老伴了,就把老伴送到了老人中心。后来,杭牧师夫妇回来了,就把母亲接回了家,和父母一起住了六个月。

        “那时,我妈妈身体已经很衰弱了,吃不了多少东西。她回家了,我妻子给她做了一顿很好的午餐,但她吃几口就不吃了。我为她的身体担忧,就对她说:“‘妈妈,这 是美餐,你应该吃下去。’”说到这里,老人的眼圈有点红了,他说,我对不起母亲,我不应该用命令的口吻跟她说话,我没有用爱的声调跟妈妈说这句话。

         杭牧师说到这里,停住了。过了一会儿,他说:“我们回台湾那天,我知道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妈妈坐在轮椅上,爸爸把她推到了窗户前,站在她后面,看着我们离 开了。我走的时候一再跟母亲招手,心里知道,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但我想,我爸爸病危的时候,我一定会守在他的身边。没想到,妈妈过世六个星期后,爸爸就 走了,突然就走了。”

        “我再也见不到妈妈了”,这句话说得我心里好痛。我的母亲也正在病危,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了。两天后,就当我在退修会讲道时,我妈妈被天父接走了。

         从堪萨斯城到营地,要开三个小时的车。杭牧师把车开出堪萨斯城后,我说,杭牧师,还是我开吧。车上的三个人当中,我最年轻,五十多了。

         路上,我一边开车,一边听杭牧师和林三纲弟兄两人讲故事。两个老人聊著聊著,就聊到了蒋介石。杭牧师说,我也认识蒋先生,还给他们夫妇讲过道。噢,怎么回事?我问杭牧师。

         他说,平时都是周联华牧师给他们讲道。周是我们学校的教授,有时候,他要到国外参加会议,于是,就请我替他一下。当时,杭牧师是那个神学院的院长。杭牧师任 台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将近20年。他一到台湾,就在台北浸信会神学院教书,一教,就是三十多年。1955年,他成为副院长,1964年,他接任校长,一直 到1983年。

         那天我问,杭牧师,你给蒋先生一共讲了几次道?四五次吧,杭牧师回答。最紧张的是第一次,我这是给总统讲道啊,有点怕。

         于是,他祷告。在祷告中,圣灵感动他,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告诉他,不要怕,你有害怕和问题,他也有害怕和问题。于是,杭牧师就以《以赛亚书》第43章为题讲道。

        “雅各啊,创造你的耶和华;以色列啊,造成你的那位,现在如此说:你不要害怕!因为我救赎了你。我曾提你的名召你,你是属我的。你从水中经过,我必与你同在; 你趟过江河,水必不漫过你;你从火中行过,必不被烧,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因为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是以色列的圣者,你的救主……”

         杭牧师说,我发现蒋总统听得很认真,我引用圣经经文的时候,他翻的速度很快。看来,他对圣经挺熟悉的。我讲完道后,站到门口跟大家握手,蒋先生走过来,握着我的手说,谢谢你。你讲得很好。

         退修会的主日早上,我约杭牧师谈话。一开始我就直接进入主题,问,杭牧师,你是一个老美,为什么到中国传教?

         老人笑了,说,我们在神学院上宣教学课时,我知道,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又有很长的历史,但基督徒占人口的比例还不到1%。我想,如果中国变成基督教国家,将会影响整个世界,给人类带来非常美好的东西。

        我也笑了,但是还是说,我不赞成基督教国家这个概念。中国不会变成基督教国家,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国家是基督教国家。

        老人拍拍我的手说,范弟兄,我知道。但那时我很年轻。我梦想在我退休之前,中国有30%的人信耶稣。中国人要是信耶稣,多好啊。

         老人说到这里,很动感情,说不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那年我还没到30,身体很好,也很清楚,上帝要带我到中国去。但那时候,我妻子怀孕了。我问自己,我这样的决定对她公平吗?

        有一天晚上,我准备第二天的课,但注意力怎么也集中不起来。去中国?还是不去?老是问自己这个问题,心中没有平安。于是,我就找了一个小卡片,正面写上了要 去中国的理由,比如中国人需要福音,我爱中国人。背面写上了不去中国的理由,语言难学,小孩子要生下来了,五年才能回国一次,离开父母,太痛苦了,等等。 你知道,我很爱我的父母。我们是一个充满了爱的家庭。

         我点头,想起了他上次和我的谈话。

         杭牧师继续说,还有钱,一年一千多美元,我哪里有啊?我出生在穷人家中,生下来家里就穷,这回,我将穷一辈子了。反正就这样,我写了六七个理由。

         接着,我看了《马太福音》第16章,主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要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读完了我就祷告,说主啊,如果这是你的引导,我就顺从你,到中国去。祷告后我很平安,不到一个小时,就把第二天的课准备好了。

          然后,我就上床睡觉了,很平安。

          这件事我没告诉任何人,对我妻子也没有说,我就耐心地等候上帝的引导。两个多星期后,我的信心坚定了,我对妻子说,如果上帝呼召我们去中国,你会觉得怎么样?

         我妻子看着我说;“Carl,从17岁起,我就想作一个传教士。我一直等待着你知道这是上帝的旨意。”

         她说完以后,我们两人都很激动,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了。

         那年你多大?我问。杭牧师回答,27岁。毕业时28岁。他接着说,第二天,到了神学院,我就把我们这个决定告诉了同学。大家都很高兴。因为我们想到了同一个目标。我们班上有七个同学,大家都成了宣教士,有的到了中国,有的去了印度和非洲。

         你们后来还见过面吗?

         杭牧师说,没有。我们去了不同的国家,那时通讯和交通都很不方便,我们最初还通信,一两年一次,在心中为彼此祷告。他们有的已经安息在异国他乡了。神学院毕业时,我们拥抱,祷告,祝福,再见,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

         杭牧师的妻子也于1983年,安息在台北。

         就这样,18个月后,杭牧师从加州乘军舰去了中国。那条军舰上一共有950个乘客,其中,675人是传教士。大都是年轻人。

         15天后,他到达了中国的上海。在码头上,他第一次见到了中国人。他在心中默默地说,我要尽力帮助你们,服侍你们一辈子。

         接着到了苏州,那是杭牧师的工场。杭牧师说:“在这里,我度过了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多年来,他一直梦想用中国话向中国人传讲上帝之道。为此,他苦苦学习中国话(苏州话)。

         这一天,终于来到了,1948年12月的第一个主日,杭牧师第一次用中国话向中国人讲道。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从梦圆到梦碎,仅仅三天。三天后,上级宣教机构要求他们立即撤离中国。

         内战的炮火越来越近了。

         将近60年过后,杭牧师谈到这一天,还激动得话音发颤。“我告诉他们,我的生命是要献给中国人的。我不认为我可以离开。但是他们说,这一次只是暂时撤退,撤到菲律宾,等到战火一停止,我就可以再回苏州。”这一等,杭牧师等了几乎40年。

         直到离开苏州前一刻,杭牧师还坚持给孩子们上课。范弟兄,你读过都德的《最后一课》吧?我点头。杭牧师说,那天,五十多个男孩子都来上课了。我看着这些可爱 的孩子,心里好难过。我默默地祷告,求上帝保守他们的心。我对孩子们说,同学们,这是我的最后一课了。说完,我就哭了,孩子们也哭了。

         杭牧师告诉他的学生们,我还会来教你们的。40年后,71岁的老人回来看他的学生了,但只见到了三个昔日的孩子,其余的孩子们,有的不知下落,有的已经死了。

         当年离开苏州的时候,杭牧师的心碎了。三十多个学生和教会的兄弟姐妹,一起到火车站为他们一家送行。大家说再见,却谁也不知道何时再见。

         到了上海,杭牧师亲眼看到,一些饥饿的人、无家可归的人、难民,晚上就那么靠着墙坐着,坐着坐着就倒下去了。第二天一早,卡车来了,把这些尸首扔到车上。人,就这么没了。“范弟兄,我的心中永远永远也抹不去这一幕。”

         1949年,内战结束了,但大陆的门也关上了。杭牧师的同伴,有的回美国了,有的还在等待。到哪里去?杭牧师进入了黑暗时期。他说,我知道得清清楚楚,是上帝呼召我到中国的。但是,现在却没有机会了。

         他顽强地为华人服务。在马尼拉,他和同伴不仅建立了当地的第一个华人浸信会,还开办了一个小小的中文学校。

         1952年,杭牧师终于等到了机会──不过,他去的不是大陆,而是台湾。在台湾,他建立教会,建立神学院。50年代的台北,人心对福音蛮开放的,杭牧师向上帝祷告:“主啊,我爱传道。求你让我传道,每个主日讲五次道。无论你让我做什么,都求你赐我能力做得到。”

         他担任九个教会和聚会点的牧师。最多的一次,复活节期间,八天之内,他为222个中国人施洗,那年是1955年。1987年,71岁的杭牧师退休了,他回到了美国,他的故乡。但是,他却痛苦地发现,四十多年过去了,他对自己的祖国却不熟悉了。反而是在中国人中间,他才感到更舒服,更开心。

        就在这时,他在周围发现了许多中国人,而他们大都来自大陆。于是,他就带领他们组成查经班,建立华人教会,作他们的牧师,把耶稣基督的爱带到中国人中间。

        就这样,一晃,20年过去了。这里的故事,一个又一个。而杭牧师在一篇文章中的一句话,可以作为总结:“我坚信,如果我有一百条生命可以给与,我愿意全部奉献给宣教大业。”

作者原为马列哲学讲师,现住美国伊利诺州,自由传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