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效法我?

李道宏

本文原刊於《舉目》26期

       “最近,一位非常有名的牧師,因著同性戀而跌倒。這給我們的弟兄姊妹,帶來極大的衝擊。幾 年前,我們自己的教會也經歷過同樣的事件,因此,聚會的時候,長老再一次勸勉會友們:‘不要看人,不要效法我們。要定睛看主耶穌,這樣才不會失望,因為人 會叫我們痛心,但是主耶穌不會。’我心中卻因著這個說法,產生了極大的困擾。這種消極而退縮的態度,不是聖經的教導。

這是xxx牧師,在牧者禱告會中的分享。如此沉重的感言,使在場的牧師,都覺得心有戚戚焉。

       是的,我們所面對的,是教會領袖的屬靈爭戰。我們可以把這些醜聞,圓滑地解釋為“不慎落入了魔鬼的網羅和試探”。但是由於類似事件一再發生,我們在痛心之 餘,也應當理解到,這些事件不單與傳道人的聲譽相關,更影響著每位信徒。因此,這也是一個值得我們深思儆醒、且需要教會勇敢面對的現實。

        這次事件的衝擊仍餘波蕩漾,我們不妨以為借鏡,認真地反思以下幾點:

一、現代教會與市場行銷

        現今許多教會,大量採用市場行銷手腕,十分重視宣傳。例如,各大教會都極端重視牧者形象,牧者多半不約而同地擁有迷人的領袖魅力(charismatic image),能開設多元而活潑的動力事工(dynamic ministry),盡力滿足“消費者”心態,吸引社區群眾加入,會員人數增加……教會事工儼然成為包裝行銷的附屬品,簡直無異於一般媚俗的商業手段。

        這樣“成功”的牧會模式,確實有可學習、借鑒之處,甚或可以如法炮製……於是,整個所謂“基督教市場”,都在不知不覺中,使用了這種近乎品牌行銷的作法。

       然而,真正值得我們自我省思的是:對於這種大型教會牧師的成功,我們是羨慕?是崇拜?還是更一味盲目地效法?我們最終追隨的、定睛注目的對象,究竟是誰?當 “名牌牧師”的品牌過度膨脹時,當這些牧者在人心中,與“基督教”或“教會”劃上等號時,他們是否也正被置於更大、更危險的試探之中呢?

二、是否忘了正直的意義?

        屬靈上的失敗和跌倒,絕非名牧的專利。所有的教會領袖與傳道人,每天都身處於類似的爭戰當中。

        是啊,我們從神學院學會了釋經、原文的多種翻譯,以及如何預備生動吸引人的講章,然後就開始了教會服事。我們卻未必學會了持守正直的情操。我們能熟練地引用經文,我們能做詞藻優美的禱告,所說的也盡都屬靈。然而,我們真的能夠言行一致嗎(《提前》4:16)?

        當我們嘴裡說著,願神加給我們力量、保守我們的同時,是不是心裡其實明白,自己和那些跌倒的名牧,有著同樣的軟弱,甚至,也在同樣的地方跌倒過,只是從來沒有人知道?

         是的,我們都會指著自己說:“我也是個蒙恩的罪人。”但是,除了這句籠統而概括性的屬靈話語,我們當中又有多少位,真的能在人前,坦然承認自己至今仍然是不潔淨和汙穢的?

         正直(integrity)與透明(transparency)這兩個詞彙,並不是每個人都熟悉的。Integrity,簡單的說,就是言行一致,私底下的 生活與公諸於人前的形象一致,如同舊約中坦坦蕩蕩的約瑟;Transparency,就是不需要在認識我們的人面前化妝修飾,換言之,即容許別人看見我們的軟弱,如同《詩篇》中的大衛。

        身為屬靈領袖,我們常常努力為自己塑造一個符合我們身分的、聖潔的形象,然後又努力保持這個形象。但是否正因為如此,我們反而失去了原本更為寶貴的透明度和真實性?

三、你和我的拿單在哪裡?

        每當知名牧者跌倒,許多信徒便不禁問:“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呢?”“這些名牧不都有自己的屬靈同伴,或其他德高望重的牧者,互相扶持、彼此監督嗎?”

        真相是,我們的牧者,真的缺乏彼此監督、負責(accountability)的觀念。身為屬靈的領袖,我們總是容許自己活在別人的期望當中──弟兄姊妹們 期望我們負起勸勉的職責、成為大家的守望者、並且做個屬靈強者,我們就理所當然地假設,自己必須成為教會中最屬靈的角色。即便力不從心,也硬撐個樣兒。

        試問,能為別人祈禱,自己就不需要別人的代禱了嗎?在屬靈上孤立無援,終究會使神所揀選的牧者跌倒。因此教會領袖絕對不能夠以“人在高處不勝寒”,作為屬靈孤獨的藉口。關鍵在於,我們是否願意讓弟兄姊妹知道我們的軟弱?

         將自己坦然敞開,就猶如賦予他人揭露我們的疤痕的權力,就是允許我們身邊的弟兄姊妹,有“感動”和“敢動”,在看見我們的自義和老我的時候,在看破我們並非真正倚靠聖靈和禱告成事的時候,出來指出我們的“虛偽”或“不正直”。

        其實我們需要有這樣的弟兄姊妹,他們就是我們身邊的先知拿單。他們有著從神而來的負擔和膽量,所以能不顧中國人的面子、禮貌、輩分,誠實地指出我們的軟弱。又因為愛我們,在一針見血的質詢我們行事的真正動機時,也願意陪伴我們一同禱告,求神來加添我們的力量。

        可見,重點是,我們要放下身段,放下高高在上的地位,真誠地面對自己,面對會眾,容許、甚至尋找能揭露我們軟弱的“拿單”。我們做得到嗎?我們願意嗎?

四、重思僕人領袖的真意

        我們都說願意學習保羅,但是一旦面對會友,卻不敢像保羅一樣要求他們:“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這是怎麼回事啊?

        屬世的領袖應該總是站在台前,出現在顯要的地方,成為眾人目光凝聚的焦點——這是我們在潛移默化之中,接受的屬世觀念,認為這就是領袖們應當有的形象。加上 教會裡,信徒對牧者存有一種獨特的尊重和期望,更對所謂的“聖俗之分”有極高的期許,因此,我們也會不知不覺地,從外在的表現上,努力要求自己做一位稱職 的牧者。

        然而,神向長執或信徒所要的,豈是更大的教堂、更生動的講員、更熱鬧的主日敬拜,或更琳瑯滿目、用來招徠人的教會事工?如果神對我們的要求,僅僅是我們成為合祂心意的忠心僕人,那麼,我們要如何討神的喜悅呢?

         近年來,“僕人領袖”這個名詞,經常在基督教界和企業管理界,廣泛地討論。但是筆者忍不住對討論的重心感到懷疑,覺得那些人更像是在討論,如何藉由手腕,登 上領導高峰。否則,為何原本應當默默工作的僕人,一邊維持著超越世俗的聖徒形象,一邊竟然要成為眾所矚目的明星呢?我們是不是又一次,濫用了“僕人”這個 屬靈名詞?

         當然,我們都想成為更真誠、更透明的人。但,唯有先放下不必要的自我期許,不再試圖符合他人期望,才能找回真誠、正直的我。也 許我們的會友,對於牧師的形象仍持有一份執著。但是,對任何一位在真理中追求自由與真實的僕人而言,若勉強去符合這樣的要求,勢必要付上極高的代價。例如 可能喪失與會友之間的真摯友情,也可能失去彼此談心說笑的自然情誼。

結語

         我相信,這次同性戀事件,絕不是最後一次名牧跌倒,也不會是我們最後一次感嘆:滿有才幹的人,怎麼會如此遠離了神!

         我們每一個人(包括筆者在內),都真心盼望為主大大使用,盼望在離世前也能像保羅一樣,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後》4:7)

        因此,我的禱告是,讓我們更多真正的為主使用,免得將來被主人丟在門外,在黑暗中切齒哀哭。只是,若大衛有拿單,那我有誰呢?有誰會、又有誰敢,指出我的虛 假和我的貪心呢?當別人犯錯,我們會勸導他們,會說:“人犯了錯,聖靈一定會責備的。”但是,當我們自己站在危險的懸崖邊時,誰來勸導我們、警戒我們呢? 我們自己又察覺到了嗎?

        或許別人看見,神使用了我們的才華,成就了極有果效的事工和蓬勃發展的教會。但在我們裡頭,那個蒙恩的罪人,有誰看到了呢?

作者為牧師、醫生。負責華傳的“第二代宣教事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