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效法我?(李道宏)

李道宏

本文原刊于《举目》26期

       “最近,一位非常有名的牧师,因着同性恋而跌倒。这给我们的弟兄姊妹,带来极大的冲击。几 年前,我们自己的教会也经历过同样的事件,因此,聚会的时候,长老再一次劝勉会友们:‘不要看人,不要效法我们。要定睛看主耶稣,这样才不会失望,因为人 会叫我们痛心,但是主耶稣不会。’我心中却因着这个说法,产生了极大的困扰。这种消极而退缩的态度,不是圣经的教导。

这是xxx牧师,在牧者祷告会中的分享。如此沉重的感言,使在场的牧师,都觉得心有戚戚焉。

       是的,我们所面对的,是教会领袖的属灵争战。我们可以把这些丑闻,圆滑地解释为“不慎落入了魔鬼的网罗和试探”。但是由于类似事件一再发生,我们在痛心之 余,也应当理解到,这些事件不单与传道人的声誉相关,更影响着每位信徒。因此,这也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儆醒、且需要教会勇敢面对的现实。

        这次事件的冲击仍余波荡漾,我们不妨以为借镜,认真地反思以下几点:

一、现代教会与市场行销

        现今许多教会,大量采用市场行销手腕,十分重视宣传。例如,各大教会都极端重视牧者形象,牧者多半不约而同地拥有迷人的领袖魅力(charismatic image),能开设多元而活泼的动力事工(dynamic ministry),尽力满足“消费者”心态,吸引社区群众加入,会员人数增加……教会事工俨然成为包装行销的附属品,简直无异于一般媚俗的商业手段。

        这样“成功”的牧会模式,确实有可学习、借鉴之处,甚或可以如法炮制……于是,整个所谓“基督教市场”,都在不知不觉中,使用了这种近乎品牌行销的作法。

       然而,真正值得我们自我省思的是:对于这种大型教会牧师的成功,我们是羡慕?是崇拜?还是更一味盲目地效法?我们最终追随的、定睛注目的对象,究竟是谁?当 “名牌牧师”的品牌过度膨胀时,当这些牧者在人心中,与“基督教”或“教会”划上等号时,他们是否也正被置于更大、更危险的试探之中呢?

二、是否忘了正直的意义?

        属灵上的失败和跌倒,绝非名牧的专利。所有的教会领袖与传道人,每天都身处于类似的争战当中。

        是啊,我们从神学院学会了释经、原文的多种翻译,以及如何预备生动吸引人的讲章,然后就开始了教会服事。我们却未必学会了持守正直的情操。我们能熟练地引用经文,我们能做词藻优美的祷告,所说的也尽都属灵。然而,我们真的能够言行一致吗(《提前》4:16)?

        当我们嘴里说著,愿神加给我们力量、保守我们的同时,是不是心里其实明白,自己和那些跌倒的名牧,有着同样的软弱,甚至,也在同样的地方跌倒过,只是从来没有人知道?

         是的,我们都会指著自己说:“我也是个蒙恩的罪人。”但是,除了这句笼统而概括性的属灵话语,我们当中又有多少位,真的能在人前,坦然承认自己至今仍然是不洁净和污秽的?

         正直(integrity)与透明(transparency)这两个词汇,并不是每个人都熟悉的。Integrity,简单的说,就是言行一致,私底下的 生活与公诸于人前的形象一致,如同旧约中坦坦荡荡的约瑟;Transparency,就是不需要在认识我们的人面前化妆修饰,换言之,即容许别人看见我们的软弱,如同《诗篇》中的大卫。

        身为属灵领袖,我们常常努力为自己塑造一个符合我们身分的、圣洁的形象,然后又努力保持这个形象。但是否正因为如此,我们反而失去了原本更为宝贵的透明度和真实性?

三、你和我的拿单在哪里?

        每当知名牧者跌倒,许多信徒便不禁问:“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呢?”“这些名牧不都有自己的属灵同伴,或其他德高望重的牧者,互相扶持、彼此监督吗?”

        真相是,我们的牧者,真的缺乏彼此监督、负责(accountability)的观念。身为属灵的领袖,我们总是容许自己活在别人的期望当中──弟兄姊妹们 期望我们负起劝勉的职责、成为大家的守望者、并且做个属灵强者,我们就理所当然地假设,自己必须成为教会中最属灵的角色。即便力不从心,也硬撑个样儿。

        试问,能为别人祈祷,自己就不需要别人的代祷了吗?在属灵上孤立无援,终究会使神所拣选的牧者跌倒。因此教会领袖绝对不能够以“人在高处不胜寒”,作为属灵孤独的借口。关键在于,我们是否愿意让弟兄姊妹知道我们的软弱?

         将自己坦然敞开,就犹如赋予他人揭露我们的疤痕的权力,就是允许我们身边的弟兄姊妹,有“感动”和“敢动”,在看见我们的自义和老我的时候,在看破我们并非真正倚靠圣灵和祷告成事的时候,出来指出我们的“虚伪”或“不正直”。

        其实我们需要有这样的弟兄姊妹,他们就是我们身边的先知拿单。他们有着从神而来的负担和胆量,所以能不顾中国人的面子、礼貌、辈分,诚实地指出我们的软弱。又因为爱我们,在一针见血的质询我们行事的真正动机时,也愿意陪伴我们一同祷告,求神来加添我们的力量。

        可见,重点是,我们要放下身段,放下高高在上的地位,真诚地面对自己,面对会众,容许、甚至寻找能揭露我们软弱的“拿单”。我们做得到吗?我们愿意吗?

四、重思仆人领袖的真意

        我们都说愿意学习保罗,但是一旦面对会友,却不敢像保罗一样要求他们:“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林前》11:1)这是怎么回事啊?

        属世的领袖应该总是站在台前,出现在显要的地方,成为众人目光凝聚的焦点——这是我们在潜移默化之中,接受的属世观念,认为这就是领袖们应当有的形象。加上 教会里,信徒对牧者存有一种独特的尊重和期望,更对所谓的“圣俗之分”有极高的期许,因此,我们也会不知不觉地,从外在的表现上,努力要求自己做一位称职 的牧者。

        然而,神向长执或信徒所要的,岂是更大的教堂、更生动的讲员、更热闹的主日敬拜,或更琳瑯满目、用来招徕人的教会事工?如果神对我们的要求,仅仅是我们成为合祂心意的忠心仆人,那么,我们要如何讨神的喜悦呢?

         近年来,“仆人领袖”这个名词,经常在基督教界和企业管理界,广泛地讨论。但是笔者忍不住对讨论的重心感到怀疑,觉得那些人更像是在讨论,如何借由手腕,登 上领导高峰。否则,为何原本应当默默工作的仆人,一边维持着超越世俗的圣徒形象,一边竟然要成为众所瞩目的明星呢?我们是不是又一次,滥用了“仆人”这个 属灵名词?

         当然,我们都想成为更真诚、更透明的人。但,唯有先放下不必要的自我期许,不再试图符合他人期望,才能找回真诚、正直的我。也 许我们的会友,对于牧师的形象仍持有一份执著。但是,对任何一位在真理中追求自由与真实的仆人而言,若勉强去符合这样的要求,势必要付上极高的代价。例如 可能丧失与会友之间的真挚友情,也可能失去彼此谈心说笑的自然情谊。

结语

         我相信,这次同性恋事件,绝不是最后一次名牧跌倒,也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感叹:满有才干的人,怎么会如此远离了神!

         我们每一个人(包括笔者在内),都真心盼望为主大大使用,盼望在离世前也能像保罗一样,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

        因此,我的祷告是,让我们更多真正的为主使用,免得将来被主人丢在门外,在黑暗中切齿哀哭。只是,若大卫有拿单,那我有谁呢?有谁会、又有谁敢,指出我的虚 假和我的贪心呢?当别人犯错,我们会劝导他们,会说:“人犯了错,圣灵一定会责备的。”但是,当我们自己站在危险的悬崖边时,谁来劝导我们、警戒我们呢? 我们自己又察觉到了吗?

        或许别人看见,神使用了我们的才华,成就了极有果效的事工和蓬勃发展的教会。但在我们里头,那个蒙恩的罪人,有谁看到了呢?

作者为牧师、医生。负责华传的“第二代宣教事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