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背後

曉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u=2718895955,283813757&fm=24&gp=0

 

 

 

 

 

 

        去年(2006)2月21日,英國大小報刊都刊登了一則要聞:“Government Suffers Double Defeat Over Religious Hatred Bill”(政府雙重受挫,宗教仇視提案被否決)。

        作為一個中國人,尤其是一天三餐、柴米油鹽的家庭女性,我對英國政治的興趣,正如我的英國丈夫戲謔的——“絕不大於new potato”(英國的嫩皮土豆,乒乓球大小)。就是到現在,我對這個宗教提案,還是說不出所以然。只知道此提案是布萊爾政府用來對付宗教極端分子,但具 体實施起來,卻完全可以用來限制一般人的宗教言論自由。故此提案一出籠,就遭到不少人的質疑。但反對也好,贊成也罷,按英國的制度,只有議員的投票算數, 公眾並沒有裁定的權利。

        這樣的一則新聞,與我的生活本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可是那天我卻因之高興異常,和丈夫擁抱慶賀,又興沖沖地拿著報紙找人分享。

        原因很簡單,雖然我們只是小土豆式的人物,卻也參與製作了這場新聞秀。像“賭民”下的注中了頭彩,我們在這個提案上也下過注,投過資。如今看見的是雙贏的結果。

        其實我們下的注不多,只是幾個真誠的禱告;我們投的資也很少,不過是我先生寫了兩封短信。但我們的神,卻保証我們有種必有收,且收得又驚又喜,感動無限。

       我們所在的英國教會不大,只有50人左右。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教會裡的人熱心公益,在社區的各個層面都有積極的投入。比如教會的帶領人之一,Nigel, 對政治尤為關注。他認為基督徒不應清高自閉,視政治為玩弄權術,陳詞濫調;而應該積極用禱告和實際行動,影響權力機關和各項決策。

       一月份的一個星期天,主日崇拜開始,Nigel就跑到台上抓起麥克風:“大家有沒有看昨天的頭條新聞?我們政區的議員Mark Oaten,被曝同性戀醜聞。”

        我的腦海裡浮現出昨天報紙粗大的黑体字,還有Mark Oaten議員垂頭喪氣的照片。Mark是英國自由民主黨最年輕有為的接班人,他任我們整個漢普郡(Hampshire)的議員已有多年,一直打的都是 “家庭好男人”的招牌。我幾年前在超市碰見過他一次,他穿著發白的短T恤,懷裡抱著個口水稀拉的嬰兒,在選購刷牆的油漆。當時就對他很有好感。這樣顧家的 男人,如今被曝有同性戀?真是世風日下。

        “你們是不是感慨世風日下?”Nigel滔滔不絕往下說,“但難道我們基督徒就沒有錯?我們沒有 為自己的議員守望禱告。他今天走到這個地步,我們也要在神面前擔當罪責。”Nigel犀利的目光掃過會眾,不少人沉思著暗暗點頭。“神將這個社會交給我們 管理看守,我們不能等閒視之,把自己的責任,連同權利,輕率地推出去。”

        接著,他又提到了不久將要在兩院(英國的上、下議院)投票表決的宗教提案。他提醒大家,公眾的漠然將怎樣最終導致一個強權統治的社會出現。在他的提議下,整個教會分成幾個小組,大家都為Mark Oaten和宗教提案輪流禱告。

         那天散會後,一吃完飯,我先生就把自己關進書房裡,打鐵趁熱寫了兩封信,一封寫給下議院,呈明自己對宗教提案的反對;另一封寫給Mark Oaten,對他的家庭危機表示同情,承諾為他禱告,求神重建他的家庭生活,並鼓勵他從醜聞的陰影中走出來,繼續積極地為政區工作。

        日子一天天過去。二月初,我們終於看到了文章開頭提到的那則令人欣喜的新聞。但最讓我們興奮的,不只是宗教提案被否決,更是新聞中的一段細節報道:“漢普郡 議員Mark Oaten到會投否決票,這是他自同性戀醜聞辭去黨內職務後,首次公開露面行使議會權。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當日無論在上議院,還是下議院,支持提案者,包 括布萊爾首相本人,都缺席自動棄權,結果反對提案的議員大獲全勝,提案在兩院均遭遇滑鐵盧。”

       這一段就是在新聞背後,我們參與的一部分。世上的事錯綜複雜,往往使人深感力不從心,但信仰的實踐卻可以讓我們真實地看到,禱告和關心的力量。

作者來自上海,原任大學英文教師,英美文學碩士,現居英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