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背后

晓子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去年(2006)2月21日,英国大小报刊都刊登了一则要闻:“Government Suffers Double Defeat Over Religious Hatred Bill”(政府双重受挫,宗教仇视提案被否决)。

        作为一个中国人,尤其是一天三餐、柴米油盐的家庭女性,我对英国政治的兴趣,正如我的英国丈夫戏谑的——“绝不大于new potato”(英国的嫩皮土豆,乒乓球大小)。就是到现在,我对这个宗教提案,还是说不出所以然。只知道此提案是布莱尔政府用来对付宗教极端分子,但具 体实施起来,却完全可以用来限制一般人的宗教言论自由。故此提案一出笼,就遭到不少人的质疑。但反对也好,赞成也罢,按英国的制度,只有议员的投票算数, 公众并没有裁定的权利。

        这样的一则新闻,与我的生活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可是那天我却因之高兴异常,和丈夫拥抱庆贺,又兴冲冲地拿着报纸找人分享。

        原因很简单,虽然我们只是小土豆式的人物,却也参与制作了这场新闻秀。像“赌民”下的注中了头彩,我们在这个提案上也下过注,投过资。如今看见的是双赢的结果。

        其实我们下的注不多,只是几个真诚的祷告;我们投的资也很少,不过是我先生写了两封短信。但我们的神,却保証我们有种必有收,且收得又惊又喜,感动无限。

       我们所在的英国教会不大,只有50人左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教会里的人热心公益,在社区的各个层面都有积极的投入。比如教会的带领人之一,Nigel, 对政治尤为关注。他认为基督徒不应清高自闭,视政治为玩弄权术,陈词滥调;而应该积极用祷告和实际行动,影响权力机关和各项决策。

       一月份的一个星期天,主日崇拜开始,Nigel就跑到台上抓起麦克风:“大家有没有看昨天的头条新闻?我们政区的议员Mark Oaten,被曝同性恋丑闻。”

        我的脑海里浮现出昨天报纸粗大的黑体字,还有Mark Oaten议员垂头丧气的照片。Mark是英国自由民主党最年轻有为的接班人,他任我们整个汉普郡(Hampshire)的议员已有多年,一直打的都是 “家庭好男人”的招牌。我几年前在超市碰见过他一次,他穿着发白的短T恤,怀里抱着个口水稀拉的婴儿,在选购刷墙的油漆。当时就对他很有好感。这样顾家的 男人,如今被曝有同性恋?真是世风日下。

        “你们是不是感慨世风日下?”Nigel滔滔不绝往下说,“但难道我们基督徒就没有错?我们没有 为自己的议员守望祷告。他今天走到这个地步,我们也要在神面前担当罪责。”Nigel犀利的目光扫过会众,不少人沉思著暗暗点头。“神将这个社会交给我们 管理看守,我们不能等闲视之,把自己的责任,连同权利,轻率地推出去。”

        接着,他又提到了不久将要在两院(英国的上、下议院)投票表决的宗教提案。他提醒大家,公众的漠然将怎样最终导致一个强权统治的社会出现。在他的提议下,整个教会分成几个小组,大家都为Mark Oaten和宗教提案轮流祷告。

         那天散会后,一吃完饭,我先生就把自己关进书房里,打铁趁热写了两封信,一封写给下议院,呈明自己对宗教提案的反对;另一封写给Mark Oaten,对他的家庭危机表示同情,承诺为他祷告,求神重建他的家庭生活,并鼓励他从丑闻的阴影中走出来,继续积极地为政区工作。

        日子一天天过去。二月初,我们终于看到了文章开头提到的那则令人欣喜的新闻。但最让我们兴奋的,不只是宗教提案被否决,更是新闻中的一段细节报道:“汉普郡 议员Mark Oaten到会投否决票,这是他自同性恋丑闻辞去党内职务后,首次公开露面行使议会权。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当日无论在上议院,还是下议院,支持提案者,包 括布莱尔首相本人,都缺席自动弃权,结果反对提案的议员大获全胜,提案在两院均遭遇滑铁卢。”

       这一段就是在新闻背后,我们参与的一部分。世上的事错综复杂,往往使人深感力不从心,但信仰的实践却可以让我们真实地看到,祷告和关心的力量。

作者来自上海,原任大学英文教师,英美文学硕士,现居英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