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教會宣教現況與突破

林安國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馬禮遜來華已二百年,華人教會從嗷嗷待哺,到如今漸漸強壯,可以在普世宣教的事工上積極參與,這是可喜可賀的進展!然而,目前華人的宣教實況仍是困境重重,問題多多;不少教會的人才、錢財被困在四壁牆內,無法突破重圍,這是十分可惜的事。         茲按筆者在各地的觀察及有限的資料,試把華人教會的宣教實況,及宣教士數目,作一整体的分享及統計:

新加坡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新加坡是華人差傳的重鎮,新加坡佈道宣教中心(Singapore Centre for Evangelism and Mission – SCEM)在2000年作過一次調查,在2002年4月發表如下:新加坡共派出454位宣教士(指在宣教工場超過2年的服事)。在約400間教會中,有 43%是差派的教會,25%認領了一個未得的群体,70%宣教士來自英語教會。這反映出宣教的動員以英語教會為主力,華語教會對差傳參與並不熱切,差出的 宣教士也不多。

香港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香港的宣教統計最完善,資料也最新,這全靠香港差傳聯會每年所作的詳盡調查統計,而且透過其出版的期刊及網頁(www.hkacm.org.hk)對外報告。

         香港約有1,200間教會,差出宣教士356位。可喜的是夫婦佔71%,25%是單身女宣教士。他們大部分工作於亞洲,約佔60%,其他地區包括歐洲有17%及非洲8.47%,其他少部分則差派到大洋洲、東亞、美洲;香港的宣教士可說是分佈全球。

北美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北美華人教會約1,204間,美國基督使者協會出版的名錄有785間,加上沒有上冊的教會,大約850間。加拿大華福會在2005年的統計是354間,普遍 都對差傳有認識,短宣行動也辦得如火如荼,因為在這區有約800個大小的西差會,其中威克理夫聖經翻譯會,美南浸信會差會都有超過5,000位宣教士。

         海外基督使團(前身是中國內地會)是影響華人教會最大的差會,其創辦人是戴德生牧師。他們一家五代委身服事中國教會,感動了不少華人參與宣教,以記念過去宣教士的恩情。目前海外基督使團一千多位宣教士中,約有10%是從世界各地華人教會加入的華人宣教士。

          西方差會的宣教大會如Urbana,及Ralph Winter創始的Perspectives宣教課程,均對華人教會的影響深遠。今年的Urbana有30%亞裔青年參加,其中華韓各半,這反映出當前華 人第二代參與宣教的動力。華人教會中有不少專業人士、教會領袖及年青人皆研讀Perspectives課程,因而對宣教有深入的認識及認同。除了宣教大會 及課程外,西方的宣教書籍及刊物,也提供了華人教會對這方面的認知。

          在北美,較為成形的華人宣教大會,要算是基督使者協會每3年舉行一次的宣教大會,每次都有超過千人參加,只是目前仍停留在知識的領域。

          華人的動員及獻身宣教目前仍未能成為氣候。北美較中大型的教會不少,經濟力也強,可是目前最時興的,可說是二週的“訪宣”,每年均在500人次以上,足跡遍 佈全球。華人教會對宣教工場的幫助仍停留在以訪宣及金錢為主,不少教會在組織及架構上,有成型的差傳委員、差傳年會、差傳基金、但每年差出的宣教士仍是寥 寥無幾。

           九十年代北美華人宣教士人數約50位,到2000年約增至200人。按加拿大華福2005年9月的調查,加拿大有354間華人教會,主日聚會人數71,337人,信主人數與全加人口比例是5.5%,有30%的教會參與不同程度的宣教。華傳加拿大辦事處陳榮基牧師收集了各方的統計, 算出華人宣教士人數約50人。加上美國約有200位宣教士,北美宣教士人數應達到250人,而這250人大部分是參與西差會的青年宣教士。

台灣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台灣現有華人教會約3,800間(2005年),若加上真耶穌教會290間(2001年),安息日會68間(2001年),共有4158間。按台灣2003年教務報告,台灣差出的宣教士約250位,大部分由聚會所及地方教會差出。

馬來西亞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馬來西亞約有1,000間華人教會,宣教士的詳細數目不易獲得。據馬來西亞福音派聯會National Evangelical Christian Fellowship雜誌Berita 9-10/04年一篇關於討論馬來西亞宣教士的文章,名為“State of Our Missionaries”的統計,馬國共有121位長期宣教士,多數是單身姊妹。該文章沒有說明有多少宣教士由華人教會差出,但馬來西亞教會大部分是華 人教會,本土教會、印度人教會不多,巫族教會更是不能公開,因此推測這121位長期宣教士中約100位是從華人教會差出,平均約十間教會差出一位宣教士。

澳洲華人教會宣教現況:

         澳洲悉尼一差傳組織Chinese Church for Mission Conference(CCFM)作了一個華人教會的調查,向悉尼89間華人教會發出問卷,41間有正面的回答,其差傳方面的統計及分析如下:
在41間教會中,8間並向華語以外的外族人傳福音,包括向亞拉伯語(1間),柬埔寨語(1間),西班牙語(1間),其他語言(5間)。

        24間有宣教推動,包括信心認獻(13間),宣教委員會(17間),宣教年會(19間),宣教教育(9間),宣教刊物(11間),宣教禱告小組(9間),宣教方針或政策(6間),差派宣教士(11間),短宣(19間),支持宣教士(32間)等。

         差傳基金預算與教會整体預算的比例:5%(10間),10%(16間),20%(8間),30%或以上(4間),不作答(3間),以上數字顯示差傳奉獻比例超過10%的,約佔2/3。

          支持宣教士的教會有28間,可是差派宣教士的教會不多。差派一位宣教士14間),沒有差出宣教士(27間)。

         派出宣教士總數:超過3年(24位),6個月至3年(16位),6個月以下的短宣(24)。

         澳洲現有華人教會約200間,悉尼是重點城市,而且有代表性,這41間教會參與宣教的現況,可作代表及參考。若悉尼這41間比較熱心差傳的華人教會派出了約40位宣教士(超過半年的同工),那麼推測澳洲全國宣教士的總數可能在100人上下。

國內教會宣教現況:

        傳回耶路撒冷運動這幾年在海內外推動得如火如荼。神州宣教已在國內教會普遍起了回應,“宣教在中國,中國在宣教”,“福音入中國,福音出中國”已成了常談的 課題。2003年至2005年間,在海外各地如英國、菲律賓、新加坡、美國等地,均舉行傳回耶路撒冷研討會。多個西方福音派差會不單派研究員專注這運動, 也常有會議聯繫及交換意見,更以金錢支持這運動的推展。

         中國現在有多少位被差派出去的宣教士,仍有待調查,許多青年生力軍正蠢蠢欲動地在不同地區接受裝備,新的宣教訓練場所也在各省興起。這是除了一般的聖經及神學訓練之外,從一年至兩年半不等的特別裝備。這批生力軍正在伺機回應主的差派。

       目前國內教會正式派出去的宣教士不多,待經濟及差派後防系統建立後,中國在宣教的舞臺上將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目前出去的多數以帶職的身分,自給自足的居多。

全球華人宣教士統計

新加坡 香港 北美 台灣 馬來西亞 澳洲 中國 共 其他 總數
454 356 250 250 100 100 50 1510 50 1560

         華人教會可說是蒙福最大最多的教會,近期也不斷在各地倍增植堂,可是從以上的數字及光景看,華人教會差出的宣教士為什麼這麼少?我們確實面對不少的問題與攔阻,但這些問題是可以克服的。以下讓我們一起來討論如何突破所面對的困難:

領袖問題

         不少教會領袖仍覺得本地傳福音便可,差傳是失人賠錢的虧本生意;有利於自身教會增長的事工可以參與,但對教會本身的增長無幫助的事工,一概拒之門外。這種心 胸狹窄及缺少天國觀的心態,可稱為“島”的心態(island mentality),也可稱為“四牆主義”,“一洞思維”。正像以利亞被亞哈及耶洗別追殺時,躲在一個洞中,只看見自己為神大發熱心,卻不知神為祂自己 名的緣故,保留了7,000人未向巴力屈膝。很多教會都有一洞的思維,只顧自己躲在洞中為神大發熱心。

          要突破這攔阻,華人教會領袖必須回到主大使命的思維,把宣教放回神學,多與外界接觸,多參與宣教大會,多研讀宣教士書籍,多開放教會讓差傳機構及宣教士進來分享,多到宣教工場觀摩及參與。

文化問題

         華人的文化以孝為本,不是孝順父母便是“孝順”兒女。有父母在堂的人,不便參與宣教,有兒女在學的人更不會作宣教士。不少有心獻身宣教的人現仍躲在家中等候,等候神“最好”的時間,接父母回天家,等候兒女中學趕快畢業入大學。目前華人參與長宣的人力,不少是銀髮一族。

         要突破這攔阻,華人宣教士應認識到,在不同宣教工場有好的國際學校或其他合適的教育系統,作家長的也應學習,在家中培育兒女的華文能力及華人文化。大部分差 會都在兒女教育上有適當的籌募及支持。關於父母的親情及供養,有些華人差會也有把這需要列在預算內的。現在交通方便,差會的年期也縮短,並給予彈性的處 理。宣教士與父母見面的機會較頻密,與早期的宣教士,已大不相同。

訓練問題

        華人教會基本上缺乏差傳知識、差傳教育、差傳訓練;華人出版社很少出版差傳書籍,華人神學院很少差傳學者、差傳教師、差傳科目;參與宣教的訪宣、短宣、長宣者,很多都沒有經過訓練。

         要突破這問題,首先應始自神學院。神學院不單要儲備神學師資,也要為差傳老師作長遠的預備,好叫下一代不單出研經牧養專才,更能訓練更多宣教人才,產生第一代、第二代提摩太。華人差會、差傳學者及宣教士,也應為華人教會著作更多差傳文章及書籍,在主日學中推行使用。

職業問題

         華人宣教士另一個問題便是沒有多少選擇。華人差會專注徵召開荒、佈道、植堂、培訓的宣教士,但華人教會中大部分精英都是專業人才,若參與宣教,相等於放棄職業,這對大部分人士來說,是很不容易的決定。
要突破這攔阻,華人教會及差會,應盡快開拓更多參與的方式及管道。帶職上工場在西差會已推動多年,醫療專業及教育人才,當然比較容易有管道參與。最近常提到的包括文化事業,投資從商,電腦人才,心理健康,幸福家庭,農業建設……等,皆是很好的帶職宣教管道。

         大陸的教會已有不少人用學生、商家、褓姆、勞工等出外參與佈道植堂,相信海外華人教會在專業帶職宣教方面,也能善用豐富的資源,現在的問題是主耶穌的使命是否在我們心中。宣教歸根到底,是心志的問題,而非環境的問題。

民族中心問題

         華人教會非常單元內向,粵語華人向粵語華人傳福音是自然的事,但往往也是唯一的事。粵語華人不易向華語華人或英語華人傳福音。若要向與自己不同語言的華人傳 福音,必須要有突破。進一步而言,華人向其他亞洲人傳福音,更是不易。若說要向亞拉伯人傳福音,更屬天方夜譚,提都不敢提,恐怕一步跳得太遠。

          目前不少華人教會有負擔向大陸宣教。但我們不能以為幫助大陸的福音工作,就是宣教的全部,卻少想到其他民族的需要。因此,華人教會極需要跨越及突破“華人” 的範疇、華人的圈子、華人的文化、祖國的情懷……。華人教會過去得到不少本地人教會的資源和慷慨的協助,但當華人教會有了自己的堂址及壯大後,華人教會鮮 有想到開放給外族人使用。

         要突破這問題,有些教會現已在本地作跨文化植堂,如印尼及菲律賓的華人教會,已差派了不少本地宣教士跨島跨文化 佈道。此外,華人教會更應透過不同差會參與非華人宣教事工,正如主的吩咐要我們“往普天下去向萬民傳福音”,也如《使徒行傳》中初期教會不斷突破,往撒瑪 利亞(8章),向羅馬人(10章),向希臘人(11章)……把福音從耶路撒冷突破四牆,突破本城本國,突破文化地域,往普天下去,向全球未得之萬民傳福 音。

本文將同時刊載於《華傳路》。

作者為華傳國際總主任。
作者保留版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