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教会宣教现况与突破

林安国
本文原刊于《举目》25期
     
马礼逊来华已二百年,华人教会从嗷嗷待哺,到如今渐渐强壮,可以在普世宣教的事工上积极参与,这是可喜可贺的进展!然而,目前华人的宣教实况仍是困境重重,问题多多;不少教会的人才、钱财被困在四壁墙内,无法突破重围,这是十分可惜的事。         兹按笔者在各地的观察及有限的资料,试把华人教会的宣教实况,及宣教士数目,作一整体的分享及统计:新加坡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新加坡是华人差传的重镇,新加坡布道宣教中心(Singapore Centre for Evangelism and Mission – SCEM)在2000年作过一次调查,在2002年4月发表如下:新加坡共派出454位宣教士(指在宣教工场超过2年的服事)。在约400间教会中,有 43%是差派的教会,25%认领了一个未得的群体,70%宣教士来自英语教会。这反映出宣教的动员以英语教会为主力,华语教会对差传参与并不热切,差出的 宣教士也不多。

香港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香港的宣教统计最完善,资料也最新,这全靠香港差传联会每年所作的详尽调查统计,而且透过其出版的期刊及网页(www.hkacm.org.hk)对外报告。

         香港约有1,200间教会,差出宣教士356位。可喜的是夫妇占71%,25%是单身女宣教士。他们大部分工作于亚洲,约占60%,其他地区包括欧洲有17%及非洲8.47%,其他少部分则差派到大洋洲、东亚、美洲;香港的宣教士可说是分布全球。

北美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北美华人教会约1,204间,美国基督使者协会出版的名录有785间,加上没有上册的教会,大约850间。加拿大华福会在2005年的统计是354间,普遍 都对差传有认识,短宣行动也办得如火如荼,因为在这区有约800个大小的西差会,其中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美南浸信会差会都有超过5,000位宣教士。

         海外基督使团(前身是中国内地会)是影响华人教会最大的差会,其创办人是戴德生牧师。他们一家五代委身服事中国教会,感动了不少华人参与宣教,以记念过去宣教士的恩情。目前海外基督使团一千多位宣教士中,约有10%是从世界各地华人教会加入的华人宣教士。

          西方差会的宣教大会如Urbana,及Ralph Winter创始的Perspectives宣教课程,均对华人教会的影响深远。今年的Urbana有30%亚裔青年参加,其中华韩各半,这反映出当前华 人第二代参与宣教的动力。华人教会中有不少专业人士、教会领袖及年青人皆研读Perspectives课程,因而对宣教有深入的认识及认同。除了宣教大会 及课程外,西方的宣教书籍及刊物,也提供了华人教会对这方面的认知。

          在北美,较为成形的华人宣教大会,要算是基督使者协会每3年举行一次的宣教大会,每次都有超过千人参加,只是目前仍停留在知识的领域。

          华人的动员及献身宣教目前仍未能成为气候。北美较中大型的教会不少,经济力也强,可是目前最时兴的,可说是二周的“访宣”,每年均在500人次以上,足迹遍 布全球。华人教会对宣教工场的帮助仍停留在以访宣及金钱为主,不少教会在组织及架构上,有成型的差传委员、差传年会、差传基金、但每年差出的宣教士仍是寥 寥无几。

           九十年代北美华人宣教士人数约50位,到2000年约增至200人。按加拿大华福2005年9月的调查,加拿大有354间华人教会,主日聚会人数71,337人,信主人数与全加人口比例是5.5%,有30%的教会参与不同程度的宣教。华传加拿大办事处陈荣基牧师收集了各方的统计, 算出华人宣教士人数约50人。加上美国约有200位宣教士,北美宣教士人数应达到250人,而这250人大部分是参与西差会的青年宣教士。

台湾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台湾现有华人教会约3,800间(2005年),若加上真耶稣教会290间(2001年),安息日会68间(2001年),共有4158间。按台湾2003年教务报告,台湾差出的宣教士约250位,大部分由聚会所及地方教会差出。

马来西亚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马来西亚约有1,000间华人教会,宣教士的详细数目不易获得。据马来西亚福音派联会National Evangelical Christian Fellowship杂志Berita 9-10/04年一篇关于讨论马来西亚宣教士的文章,名为“State of Our Missionaries”的统计,马国共有121位长期宣教士,多数是单身姊妹。该文章没有说明有多少宣教士由华人教会差出,但马来西亚教会大部分是华 人教会,本土教会、印度人教会不多,巫族教会更是不能公开,因此推测这121位长期宣教士中约100位是从华人教会差出,平均约十间教会差出一位宣教士。

澳洲华人教会宣教现况:

         澳洲悉尼一差传组织Chinese Church for Mission Conference(CCFM)作了一个华人教会的调查,向悉尼89间华人教会发出问卷,41间有正面的回答,其差传方面的统计及分析如下:
在41间教会中,8间并向华语以外的外族人传福音,包括向亚拉伯语(1间),柬埔寨语(1间),西班牙语(1间),其他语言(5间)。

        24间有宣教推动,包括信心认献(13间),宣教委员会(17间),宣教年会(19间),宣教教育(9间),宣教刊物(11间),宣教祷告小组(9间),宣教方针或政策(6间),差派宣教士(11间),短宣(19间),支持宣教士(32间)等。

         差传基金预算与教会整体预算的比例:5%(10间),10%(16间),20%(8间),30%或以上(4间),不作答(3间),以上数字显示差传奉献比例超过10%的,约占2/3。

          支持宣教士的教会有28间,可是差派宣教士的教会不多。差派一位宣教士14间),没有差出宣教士(27间)。

         派出宣教士总数:超过3年(24位),6个月至3年(16位),6个月以下的短宣(24)。

         澳洲现有华人教会约200间,悉尼是重点城市,而且有代表性,这41间教会参与宣教的现况,可作代表及参考。若悉尼这41间比较热心差传的华人教会派出了约40位宣教士(超过半年的同工),那么推测澳洲全国宣教士的总数可能在100人上下。

国内教会宣教现况:

        传回耶路撒冷运动这几年在海内外推动得如火如荼。神州宣教已在国内教会普遍起了回应,“宣教在中国,中国在宣教”,“福音入中国,福音出中国”已成了常谈的 课题。2003年至2005年间,在海外各地如英国、菲律宾、新加坡、美国等地,均举行传回耶路撒冷研讨会。多个西方福音派差会不单派研究员专注这运动, 也常有会议联系及交换意见,更以金钱支持这运动的推展。

         中国现在有多少位被差派出去的宣教士,仍有待调查,许多青年生力军正蠢蠢欲动地在不同地区接受装备,新的宣教训练场所也在各省兴起。这是除了一般的圣经及神学训练之外,从一年至两年半不等的特别装备。这批生力军正在伺机回应主的差派。

       目前国内教会正式派出去的宣教士不多,待经济及差派后防系统建立后,中国在宣教的舞台上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目前出去的多数以带职的身分,自给自足的居多。

全球华人宣教士统计

新加坡 香港 北美 台湾 马来西亚 澳洲 中国 共 其他 总数
454 356 250 250 100 100 50 1510 50 1560

         华人教会可说是蒙福最大最多的教会,近期也不断在各地倍增植堂,可是从以上的数字及光景看,华人教会差出的宣教士为什么这么少?我们确实面对不少的问题与拦阻,但这些问题是可以克服的。以下让我们一起来讨论如何突破所面对的困难:

领袖问题

         不少教会领袖仍觉得本地传福音便可,差传是失人赔钱的亏本生意;有利于自身教会增长的事工可以参与,但对教会本身的增长无帮助的事工,一概拒之门外。这种心 胸狭窄及缺少天国观的心态,可称为“岛”的心态(island mentality),也可称为“四墙主义”,“一洞思维”。正像以利亚被亚哈及耶洗别追杀时,躲在一个洞中,只看见自己为神大发热心,却不知神为祂自己 名的缘故,保留了7,000人未向巴力屈膝。很多教会都有一洞的思维,只顾自己躲在洞中为神大发热心。

          要突破这拦阻,华人教会领袖必须回到主大使命的思维,把宣教放回神学,多与外界接触,多参与宣教大会,多研读宣教士书籍,多开放教会让差传机构及宣教士进来分享,多到宣教工场观摩及参与。

文化问题

         华人的文化以孝为本,不是孝顺父母便是“孝顺”儿女。有父母在堂的人,不便参与宣教,有儿女在学的人更不会作宣教士。不少有心献身宣教的人现仍躲在家中等候,等候神“最好”的时间,接父母回天家,等候儿女中学赶快毕业入大学。目前华人参与长宣的人力,不少是银发一族。

         要突破这拦阻,华人宣教士应认识到,在不同宣教工场有好的国际学校或其他合适的教育系统,作家长的也应学习,在家中培育儿女的华文能力及华人文化。大部分差 会都在儿女教育上有适当的筹募及支持。关于父母的亲情及供养,有些华人差会也有把这需要列在预算内的。现在交通方便,差会的年期也缩短,并给予弹性的处 理。宣教士与父母见面的机会较频密,与早期的宣教士,已大不相同。

训练问题

        华人教会基本上缺乏差传知识、差传教育、差传训练;华人出版社很少出版差传书籍,华人神学院很少差传学者、差传教师、差传科目;参与宣教的访宣、短宣、长宣者,很多都没有经过训练。

         要突破这问题,首先应始自神学院。神学院不单要储备神学师资,也要为差传老师作长远的预备,好叫下一代不单出研经牧养专才,更能训练更多宣教人才,产生第一代、第二代提摩太。华人差会、差传学者及宣教士,也应为华人教会著作更多差传文章及书籍,在主日学中推行使用。

职业问题

         华人宣教士另一个问题便是没有多少选择。华人差会专注征召开荒、布道、植堂、培训的宣教士,但华人教会中大部分精英都是专业人才,若参与宣教,相等于放弃职业,这对大部分人士来说,是很不容易的决定。
要突破这拦阻,华人教会及差会,应尽快开拓更多参与的方式及管道。带职上工场在西差会已推动多年,医疗专业及教育人才,当然比较容易有管道参与。最近常提到的包括文化事业,投资从商,电脑人才,心理健康,幸福家庭,农业建设……等,皆是很好的带职宣教管道。

         大陆的教会已有不少人用学生、商家、褓姆、劳工等出外参与布道植堂,相信海外华人教会在专业带职宣教方面,也能善用丰富的资源,现在的问题是主耶稣的使命是否在我们心中。宣教归根到底,是心志的问题,而非环境的问题。

民族中心问题

         华人教会非常单元内向,粤语华人向粤语华人传福音是自然的事,但往往也是唯一的事。粤语华人不易向华语华人或英语华人传福音。若要向与自己不同语言的华人传 福音,必须要有突破。进一步而言,华人向其他亚洲人传福音,更是不易。若说要向亚拉伯人传福音,更属天方夜谭,提都不敢提,恐怕一步跳得太远。

          目前不少华人教会有负担向大陆宣教。但我们不能以为帮助大陆的福音工作,就是宣教的全部,却少想到其他民族的需要。因此,华人教会极需要跨越及突破“华人” 的范畴、华人的圈子、华人的文化、祖国的情怀……。华人教会过去得到不少本地人教会的资源和慷慨的协助,但当华人教会有了自己的堂址及壮大后,华人教会鲜 有想到开放给外族人使用。

         要突破这问题,有些教会现已在本地作跨文化植堂,如印尼及菲律宾的华人教会,已差派了不少本地宣教士跨岛跨文化 布道。此外,华人教会更应透过不同差会参与非华人宣教事工,正如主的吩咐要我们“往普天下去向万民传福音”,也如《使徒行传》中初期教会不断突破,往撒玛 利亚(8章),向罗马人(10章),向希腊人(11章)……把福音从耶路撒冷突破四墙,突破本城本国,突破文化地域,往普天下去,向全球未得之万民传福 音。

本文将同时刊载于《华传路》。

作者为华传国际总主任。
作者保留版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