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于信以致于信 ──海外基督使团简介

文╱冯浩鎏,译╱王凯琪,朱家慧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25期

1.知难而进

在19世纪初,西方人要到中国,绝非轻松容易的事。1807年,马礼逊到达中国,往后50年间,超过214位宣教士前赴中国,其中44位男宣教士和51位女宣教士,还有许多宣教士的儿女,都葬身于中国。

工业革命带来进步,然而在19世纪从英国乘船到中国,仍需时5到7个月。航程中风高浪急,以致中国内地会劝谕同工在行装中带一罐饼干,以备晕船时可以止吐。

这一切艰难险阻,却拦不住一位英国青年火热的心,他定意追随马礼逊的脚步,把福音传给中国人。年方21岁的戴德生,年少未艾,缺乏经济支持,就毅然踏足中国。

经过6年“短宣”,戴德生抱病返回英国,但他心中仍惦记着中国内地的属灵需要。1865年,他创办中国内地会,以10英镑开了一个银行户口。1866年5月 26日,17位成人和4位孩童,与戴德生夫妇一起启程,前往中国。就这样,中国内地会正式投入工作。到1930年,内地会在中国的宣教同工几达1,300 人。

信心,无比的信心,注目神的应许
专一仰望主
轻看难成的事
宣告:“祂必成全!”

1965 年,中国内地会成立100周年,赖恩融(Leslie Lyall)著成《知难而进》(Passion for the Impossible)一书,记述中国内地会在戴德生离世后,如何继续延展。在书的扉页,他写下这首短诗,表明宣教事奉不能单凭一腔热血,更需要有根有基 的信心。中国内地会以致今日的海外基督使团致力追求,甚至甘愿摆上生命的目标,就是叫主名得着当得的荣耀!

去年,我们庆祝中国内地会成立 140周年,为神的信实献上感恩。面对悠久的历史,隐藏着两极的危机:一个极端是高举差会的先贤,而忘却了归荣耀给神;另一极端是,抹去以前宣教士的一切 属灵功课,好像丢弃历史是唯一开创新路的方法。“以便以谢”: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撒上》7:12);“耶和华以勒”:耶和华必预备(《创》 22:4)。从戴德生开始,直到如今,这两个应许仍是我们所持定的。
所有的差会,包括海外基督使团,不仅要从历史学习,亦要与这一代、甚或下一代接轨,向年青人发出挑战,激动他们的良知,建立他们的信心,开阔他们的眼界。正如在1885年,剑桥七杰回应神的呼召,献身中国,我们也同样地为新生代祷告。

2.追求圣洁

“迫切地把福音传遍东亚,叫主名得荣耀!”是海外基督使团的宗旨。使团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荣耀神。我们所作的一切都不能离开荣耀神,若偏离这目标,使团就再没有存在的价值。我们迫切地传扬福音、建立教会,是因为我们深切盼望主的名被高举、得荣耀。

在使团最近的领袖会议中,同工一致认定神给使团最大的挑战,就是追求圣洁。也许有人要问为什么?追求圣洁跟荣耀神有什么关系呢?

尊崇神的圣洁

“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因为你们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为圣,所以你们必不得领这会众进我所赐给他们的地去。”(《民》20:12)

在 旧约里,神的荣耀和神的圣洁是经常并列的。《诗篇》的作者提出,以圣洁的装饰,归荣耀于神。将荣耀归于神,就是承认祂是全然圣洁,祂的公义、纯洁无与伦 比,祂满有权能、慈爱与怜悯。“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出》15:11)

承认和高举神的圣洁,是非常重要的。摩西和亚伦因为没有尊崇“神的圣洁”,被神责备。他们没有在以色列人眼前信靠神,尊神为圣,结果只能远远地观看应许之地,却不得进去(《申》32:52)。

尊崇神的圣洁就需要以信心信靠神。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不是要更大发热心,而是要追求更深厚的信心,当然,作工的热忱也不可或缺。

1900年的义和团之乱中,58位内地会宣教士和22个孩童殉道。然而,当时的总主任何斯德,代表内地会拒收清政府的赔偿,而选择仰望神的供应。

1901年10月11日,山西省总督在省内中国内地会事奉及宣教士受害之处,张贴告示:
中 国内地会运用自己的资金重建教会,遵从万世救主的教训,爱邻舍如同自己,不愿将沉重的经济负担加诸贫穷的百姓肩上。身为总督,我认为基督教在各处导人向 善,像耶稣基督所教导的,忍耐,宽恕,不记仇。特通令各方士绅,学者,军人,和老百姓,为人父兄的,切记这典范,像耶稣一样,教导众子弟包容和宽恕。

认识神的圣洁,叫我们对神心存敬畏。“他们必尊我的名为圣,必尊雅各的圣者为圣,必敬畏以色列的神。”(《赛》29:23)

敬畏,可以保守差会,不致张狂自大,以属血气的热心,冲锋陷阵,而忘记了在神面前安静等候;或以一些表面的成就代替圣洁的生活,以经验代替信心。敬畏,可以保守我们信靠神,而非自恃。

愿使团常常尊崇主的圣洁!

追求圣洁

“你们要圣洁,因为我耶和华你们的神是圣洁的。”(《利》19:2)
我们追求圣洁,因为神是圣洁的;我们要效法祂。然而,我们绝不能以追求圣洁而自夸。圣洁的根基在于耶稣基督,“……祂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林前》1:30)。所以夸口的,当指著主夸口(《林前》1:31)。

追求圣洁,就是学像基督,像祂谦卑,慈怜,寻求父神的荣耀,以致顺服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每一件顺服神的带领而开展的事工,总会带我们重新向神委身,全然的委身。

不单宣教士要牺牲,宣教士的孩子,也是一样。一位海外基督使团宣教士的女儿,分享她的体验:
离 开父母固然叫人难受,却正显明了天父的信实。我从不喜欢离离合合,也不善于面对改变。我不习惯让陌生人闯进我的生活里,只喜欢躲在自己的小天地,跟父母、 姊姊和好朋友在一块儿。若有人走进你的生命,和你建立了深厚的情谊,然后又离去,那实在叫人非常伤痛。可是,我们这些第三文化孩子,面对悲欢离合就像家常 便饭!虽然一些人可能以后再没机会相遇,他们却实在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足印。天父透过妈妈教导我,纵使我们周遭有多少事物与人事的变迁,天父却是那永恒不 变、不离不弃的主,我深信祂的应许。

使团现有1,200位宣教同工,还有超过650名宣教士子女(或称第三文化孩子)。

3.不住祷告

1927 至1929年,是中国内地会历史上最困难的时期。1925年5月30日上海事件之后,中国排外情绪日益高涨。600多位在内地事奉的宣教士,不得不撤离工 场,到沿海地区暂避。英、美的教会纷纷要求所差派的宣教士回国。当时内地会的领袖面对各方面的压力,却同心等候,寻求神的心意。

1929年3月15日,继戴德生之后出任内地会总主任的何斯德,写了一封公开信给内地会的支持者,〈来自中国的呼声——两百名生力军〉:

经 过详细考察,思量神托付内地会的工作,我们深感必须立时大大强化我们的队工……家乡里的弟兄姊妹,请与我们一同祷告,求庄稼之主呼召并差派多人与我们同担 使命,扩展事工。我们不顾虑如何维持他们在工场上的需用,主曾告诉我们,祂眷顾飞鸟与野花,我们只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重要的是,与我们共负一轭的工 人,都必须蒙神选派,忠于所托,计算代价,凡事交托,任差何往。在工场上,生活磨人,工作艰钜,经费耗尽,贫病交迫之时,唯有对永活主的信靠能带来喜乐和 平安。

从这记载,可以看到内地会的几个特点:

第一,祷告祈求为首要,方法乃是其次。

第二,考察思量。仔细研究各省份的需要,确定两年之内,需要200位生力军,是理智的呼吁,而非突发奇想的惊人之举。

第三,专注于福音边陲之地,积极调派同工往内陆未有福音事工的地方。

结果,不出3年,神赐给内地会207个新同工。

我们继续努力祷告,求神打发工人。我们继续努力祷告,求神在黑暗之地赐下属灵突破。我们继续努力祷告,求神保守同工的属灵生命不致跌倒。

4.胸怀福音边陲之地

自始,中国内地会就是一个以开荒布道为焦点的差会,锐意要把福音带到中国内陆许许多多未闻福音的人当中。直至今日,使团仍然保持拓荒的精神,胸怀福音边陲之地。

任何一个差会,若失落了拓荒的精神,固守已得之地,自满自足,就必然停滞不前,不进则退。

拓荒的精神催促我们不断向前,不甘于安逸,不停地寻求机会去宣扬基督,建立祂的教会。一个拓荒的差会乐意刷新思维,勇于尝试新方法,也能包容暂时的挫败。

“面对未竟之工,我们在主前屈膝……”前中国内地会总主任华福兰主教(Bishop Frank Houghton)所写的诗歌,道出了我们的信念。神给与使团的异象是在东亚每一个族群中,兴起合乎圣经的本土化教会运动,以致东亚万民得以与基督相遇、 经历福音的更新,进以转化社群,将荣耀归给神。

戴德生在1868年杨州教案后写下:

我们若不忠于所托,神可以把我们移开,把工作交付其他忠心的人;但我们所作的工,若是遵从祂旨意,坚立在祂同在的应许上,祂绝不离弃。

使团仔细探索东亚福音边陲之地,求问神呼召我们在哪里与祂同工。福音边陲地不是:

──位处偏僻,路远难至之地,而是我们眼目所未及、视而不见之民。他们也许近在咫尺,却从未有机会得尝主爱。

──零散分布的少数,而是人数相当,具策略意义的重点。他们有潜质能跨越文化与地域,把福音传给更远的族群,接触周围零散的少数群体。

──单看使团的参与,而是放眼普世宣教运动中,还未被关注的群体。我们探讨神要使团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要开展新领域,还是刷新思维更进一步。

总结各工场队工的汇报,我们归纳出几个焦点:

1. 在东南亚、中亚洲和中国大西北的回教群体
2. 十亿受佛教影响的东亚万民
3. 中华大地的需要和机会
4. 鼓励支援亚洲宣教运动
5. 流散亚洲各地以及全球的亚裔侨民

要把福音带进边陲之地,我们需要毫无保留的摆上一切

我 们仰赖神赐下方向、能力、策略及工人。我们祈求庄稼主差遣工人,在未来五年内,带领900名新同工加入我们的行列,700名在前线事奉、200名作支援。 这是不可能圆的梦吗?若是出于神,就必能成就!我们持定目标,竭力完成神托付我们的职份,迫切地把福音传遍东亚,叫主名得荣耀。

一直以来,中国内地会╱海外基督使团都重视语言的学习。学好当地的语言,表明我们与当地人认同。使团部份的同工,不仅学习当地的官方语言,还学习少数民族的方 言。近年,参与短宣的人数日增,有人倡议只学习基本的语言,使团不敢苟同。认真学好语言,正是愿意长期投入服事的表征。

“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20:21)我们效法基督活在人群当中。出于对神的敬畏,我们定志投入事奉地区的文化,了解当地人的世界观,接纳当地人的生活水平,好叫基督的福音无阻隔地传开。使团会进一步加强语言、文化、世界观的训练,装备新、旧同工。

1929年,中国内地会招募200位生力军时曾提出:

我们需要的工人是:

为主作工、得人如鱼,于家乡事奉时已然如此。
勤读圣经、恒切祷告,不坚持西方的生活方式。
温柔坚忍、以德报怨,虽受亏待也不怀恨在心。
合群互助、结伴同行,友爱队友,信任领袖带领。

生 活在现今破碎的世代,好些新同工都在破碎家庭成长,同工关顾(包括医疗及其他方面)更显重要,小心的甄选就是关顾的第一步。1887年,戴德生呼吁“百人 新兵”时,超过600人回应,却只有100人被选上。我们不是单看人数多寡,而是要让合适的人选,在合适的时候,到合适的岗位事奉。

5.经历属灵成长

新约圣经有20多处提到成长或增长,主要注重的是属灵的成长。

灵命的成长

我们要在信心上长进(《林后》10:15),在对神的认识上长进(《西》1:10),在恩典中长进(《彼后》3:18),以基督作房角石,在合一中长进(《弗》2:21),在顺服基督上长进(《弗》4:15),日益学像基督。

事奉的成长

《使徒行传》论及的成长,是指神话语的传开(《徒》6:7,12:24,19:20)。神的话语像野火一样传开,主把得救的人数加添给早期教会。

苦难中成长

从圣经的角度来看,成长常跟苦难、迫害、破碎有关。在伤痛、无助中,神让祂的子民经历祂的大能,力上加力。成长与主耶稣的十字架是分不开的。

在海外基督使团预备迎接神所赐的增长时,主挑战我们内在生命的成长。我们是否追求信心长进?更深认识神?更顺服基督?更爱慕神的话语?更竭力传扬福音?并与亚洲教会一起成长,委身传扬福音,直至东亚教会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唯有内在生命的成长,能预备及承载同工人数及事工的增长。若弟兄姊妹看见使团属灵生命的活泼,被吸引投身宣教,这是何等的美好!

结论

在《知难而进》书中最后一章提到:

明显地,单是扩展是不足够的。过度扩展的宣教事工将失却深度,工作变得表面化,只靠宣教士维系。这样的工作经不起考验。要扩张帐幕之地,就必须坚固橛子。

坚固橛子就需更多个人及群体的祷告;积极联系神的肢体:未参与宣教的教会,本土的信徒,不同年龄,东西方教会领袖,和各地在信、望、爱上能做榜样的、虔敬的基督徒。

1929年6月,在英国“中国内地会年会”中,特别为二百生力军祷告。我愿以会中所唱的一首诗歌作总结:

在爱中前进
带着爱的牺牲
向天上的王表明
无价的爱

在信心中前进
事奉荣耀主
任差何往
披荆斩棘
主言足用

在祷告中前进
奉基督的名
求天上来的能力
无论在何地
恩典沛临

愿使团在向前迈进的每一步都能尊崇主,归荣耀予神!

作者冯浩鎏(Patrick Fung)医生,现任海外基督使团(OMF,前中国内地会)国际总主任,是第一位出任该职的华人。(作者保留版权 copyright belongs to the author)

译者王凯琪﹐毕业于台大外文系﹐美国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教育学博士。现居美国纽约雪城;朱家慧﹐毕业于台大外文系﹐美国宾州大学语言学硕士。现居美国纽约雪城。

作者保留版权,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