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徒訓練與實踐

小灶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u=3427938341,1054803154&fm=24&gp=0

 

 

 

 

 

 

       保羅在《羅馬書》中指証以色列人也有罪的那一段話(《羅》2:17-25),對受華人文化薰 陶的人來說,應該會很有共鳴。因為保羅那裡講到的情形,幾乎就是我們所說的“知行合一”的問題。對猶太人來說,外邦人因為沒有對神的真知識,不知道、或者 不很清楚神的要求是什麼,所以行為敗壞是很自然的。

      但保羅現在告訴猶太人說,你們其實也一樣,你們的行為也沒有反映你們的知識。這個實在就是“知易行難”的問題了:“知”在於神的啟示,只要接受就好,沒什麼難的;“行”則在於自己,所以就難了。不是嗎?

       對基督徒來說,“知行合一”或“知易行難”似乎仍然是我們最大的困難。同樣在《羅馬書》中,保羅不也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7:18)嗎?

       不論從解經上說,還是從我們實際生活的經驗來說,似乎都應該認為這一段講的是基督徒。但即使堅持這一段是講非基督徒的,多數時候我們也同意,“光有頭腦知 識,卻沒有屬靈生命”的掛名基督徒比比皆是。《雅各書》不是也講嗎?要聽道,更要行道。而我們很多時候也的確看到,遍地都有那種聖經知識非常豐富,但實際 生命卻小得可憐的人。在我們這些讀神學、甚至教神學的人當中,更是一抓一大片。“知識使人自高自大”(《林前》8:1),不是嗎?

       或許因為這些原因,門徒訓練作為關注基督徒真正屬靈生命的一種手段,就被提出來了。我們在這裡沒有時間來討論它所涉及的各方面,只就這個“生命實踐”的問題來思想一下。畢竟,這似乎是門徒訓練所關注的核心,也是它在很多時候最吸引人的地方。
       我們面臨的口號是:聖經不過是一本書,只要願意,花不了多少工夫──完全不花工夫當然也不成──就可以熟悉(特別對你們這些知識分子而言);但實際生命的改 變,卻需要言傳身教的薰陶才能實現。所以門徒訓練固然不會貶低聖經的重要性,但強調的重點卻是:要活出來,要活出聖經上的教訓。總結出來就是兩個字:實 踐!

       這個關注有什麼問題嗎?當然沒有!因為這似乎是普世之人都面臨的一個困境。除了上面提到的猶太人和儒家文化,我們還可以再舉馬克思主義為例。

       在他的博士論文裡,馬克思對黑格爾的批判正是如此:黑格爾的理論幾乎已經接近完美了;但最關鍵的問題──即實踐的問題──卻沒有解決。因此才有了他後來的名言:“哲學家們只會解釋世界,但問題的關鍵卻是改變它!”

        所以,實踐就變成了馬克思主義的核心觀念,而“理論聯繫實際”也就變成了共產黨人要努力的核心目標。包括現在的保先運動(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說到底還是 個“理論聯繫實際”的問題:要做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就要把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實際運用到生活和工作中去;那些腐敗分子的問題就出在實踐上。

       這就像不信基督教的人質疑基督徒一樣:你們聖經的教導很好吧?但還是得行出來才成。所以共產黨員要搞保先運動,就好像你們基督徒要搞門徒訓練一樣,換個門面而已。古時的王陽明,現在的新儒家,做的也是同樣的事:訓練門徒。

       但這樣一來,我們這些在從事門徒訓練的基督徒是否願意再多思想一下?(我建議還是多思想一下為好。)前面說了,對實踐問題的關注是對的,因為這正是一個普世 性的困境。但如果我們面臨的問題一樣,解決的方法也類似,我們的不同又是什麼呢?要知道,基督徒都相信,耶穌是我們解決一切問題的答案,而耶穌基督又是獨 一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解決方法應該有所不同才對。所以,也許我們不要太快地以為,門徒訓練的模式就是解決問題的不二法門。畢竟,“門徒訓練”這一 概念的提出,從教會歷史來說,是非常晚近的事。

       當然,這不是說我們要“為不同而不同”。所以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對這“不同”的理解是什 麼:耶穌基督如何、獨特地解決了一切問題?話說到這裡,自然就帶出來另外一個問題,我們的問題真的一樣嗎──雖然我們面臨的困境好像一樣?畢竟,保羅後來 又說,猶太人以為他們有真知識,其實沒有(《羅》10:2)。所以,生命問題與“理論聯繫實際”、“知行合一”等的區別究竟在哪裡呢?這些,或許才是發人 深省的問號。

作者來自中國,曾在加州大學獲得物理博士,現在費城西敏斯特神學院進修。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時代廣場, 透視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