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郊外的天堂

文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DSC_0988.jpg      我忘不了莫斯科郊外的公園,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那是我出國宣教的第一站。

        2002年8月,我隨美國短宣隊飛向俄羅斯。先生是宣教老兵,胸有成竹。我雖然是第一次,因為先生在旁邊,也坦然自若,內心充滿了自豪感。

流浪漢的天堂

        盛夏8月應該是炎熱的,我卻瑟瑟發抖。莫斯科似乎沒有夏日。郊外公園邊,河水冰冷沒有暖意,涼風陣陣,但是,今天這裡傳出火熱的歌聲。盛大隆重的受洗儀式即將開始。

        40多位要受洗的朋友,是特殊的一群人。他們全都是昔日吸毒、露宿街頭的年輕流浪漢。生活沒有盼望,只好寄託於毒品。有一位男青年告訴我們,他吸毒僅僅是為了 得到一點友誼——太孤獨了,與朋友一起吸毒,以得稍稍的安慰。在幾乎要死的時候,他遇見一位牧師,要他懺悔自己的罪。牧師告訴他:主耶穌不但可以赦免你一 切的罪,還能帶給你完全的新生命。原來牧師自己以前也是吸毒者,因接受基督,開始了全新的人生。

       牧師建立了戒毒聖經學校。一大批同樣遭遇的年輕人,在這個學校裡改變自己的生命,也宣揚改變生命的主,幫助別人也改變生命,豪邁地走向新生活。

       今天,他們要受洗,向世界見証基督的慈愛與大能,也宣告自己的榮耀地位。大家一起含淚高聲讚美神。我也用中國的讚美詩,載歌載舞來讚美主。語言不通,但偉大的聖靈感動著每一個人。

相會的天堂

        短宣的一個項目,是參加一年一度的牧師退修會,有來自近30個國家的弟兄姐妹參加。我是唯一的中國人。我穿上最美麗的中國新娘旗袍,朗誦和演唱了《野地的 花》,見証中國家庭教會的動人故事。全場為一個初中沒有畢業的姐妹(小敏),居然做了近千首讚美詩歌,驚歎不已、感動不已。

       俄羅斯邊境的教會負責人對我說,他們一直為中國祈禱,也開始了中國人的事工。在俄羅斯有近100萬中國人,俄羅斯牧師帶領他們信主,單是牧養就有相當的困難。聽著他們用相當生硬但清楚的中文唱著“信耶穌真好,快來信耶穌”,我既慚愧又激動。

監獄的天堂

        去監獄傳福音,對我這個剛從大陸出來的人而言,是很神秘的,想都沒想過。現在機會來了,俄羅斯福音機構安排我們去一家監獄。我又興奮又有些害怕。我能做什麼呢?

       一路禱告,到監獄的門口,一件奇異的事發生了:我的心好像突然破碎,痛得眼淚都流了下來。一個強烈的意念在我的腦海裡:"他們是我的孩子,我愛他們!"那從沒有過的憐憫、同情和愛憐,籠罩了我整個人。

       那時,我真的懂了什麼是"心默默的流淚"。

       和監獄長愉快的交談後,我們見到了在會場裡等我們的受刑人,20多個平均年齡不到40歲的人。時間很有限,一個美國宣教士做了見証,先生傳講救恩的道理。

        我拿著中文聖經,還是唱那一首《野地的花》。歌聲憂傷而真摯,發出的不是我的聲音,而是我心靈的呼喚。我知道,那是主,是聖靈的同在。

        愛的氣氛滲透著每個人的心。呼召聲一落,兩位年輕人立刻前來接受了主。有人一直在流淚。我和翻譯的姐妹也哭了。

        我永遠難忘那一時刻,我從此下了去監獄傳福音的決心。

福音的天堂

       在莫斯科最感動的是,一位弟兄把價值7萬美元的新房子奉獻給教會做聖經學校。我們一米八的大個子領隊,帶領我們禱告祝福,當場就哭了。

       最高興的是,與莫斯科郊外的鄉村教會的肢体查經祈禱,探訪中國教會舉辦了一場見証佈道會。

       最快樂的是,參加了一個婚禮,為新人祝福。我見証神以一個婚姻實現了我和先生兩個人的宣教夢想!

       難忘的俄羅斯之行,你讓我與眾不同,因我不是一個觀光客,我是福音的使者。

作者來自中國浙江,美國國際聖經神學院宣教碩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