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背后的陷阱 ──透视中国日益风行的“网婚”现象

张路加

本文原刊于《举目》21期

         时下,一股“网婚”热潮,正风靡著中国的许多青少年男女。这种以“新款游戏”为包装的网上虚拟婚姻,吸引众多红男绿女沉迷其间,玩得似假犹真,不亦乐乎。许多人倾全力投入,到了真假难分的程度,甚至已传出不少因为“网婚”失败而殉“情”自杀的案例。
       如果说“网恋”这一名词人们早已耳熟能详的话,那么“网婚”则是更上层楼。与一个素未谋面的“恋爱对象”,经由网上“虚拟城市”中的“婚姻登记处”登记后, 入住一套虚拟的“爱情公寓”。结婚当晚还可举办一场“婚宴”,在众网友的道贺声中,双双步入“洞房”,过起“恩爱夫妻”的日子。

        之后从每日的柴米油盐、添置家俱,到伺养宠物、修整花园,俨然一个“小家庭”模样。当然以后“出双入对”、“生儿育女”、“经营爱巢”,则是许多“夫妻”的选择──而这一切,都经在键盘与鼠标上来完成。

        据不完全的统计,目前享受“网上婚姻”的中国网民,至少在一百万以上。单单去年上海一家网络公司推出的网上“爱情公寓”,仅一个月间,入住的“房客”已超过 10万人。而目前这种具备“网络同居”平台功能的网站,已至少有几十家,每家网络社区的“网婚居民”,少则几千,多则上万。

        并且,这种势头正在快速上升中。早在2004年初,21CN网站的网上调查就显示,在900个被调查对象中,93%的网民对于这种“网上浪漫剧”非常向往,61.2%的网民在网上结交过“异性”朋友,35%的网民拥有网络情人,其中许多人是已婚者。
虚幻空间和扭曲心灵共同营造出来的“家庭”,正快速弥漫和延伸著……

一、“网络同居”火爆高校

        复旦大学三年级学生小王,和她的虚拟恋人,经营他们的网上“爱巢”已有半年多了。他们在网上拥有一套名为“云间屋”的公寓,半年时间已装修得美轮美奂。还拥有两条宠物狗,花园中也是郁郁葱葱。

       随着“虚拟寓所”日臻完美,她和“同居男友”,也越来越有“默契”。如何布置“寓所”,如何增加“收入”,几乎已经成为小王每天网上的“必修课”。尽管小王 在现实生活中另有男友,且两人相恋交往已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但小王对自己的“网络同居”生活却是守口如瓶,向对方严加保密。

        现今,像小王这样的“网络同居”现象,在校园内可说是大行其道。有的是从“网恋”升格到“网络同居”。有的则干脆经由电脑随机分配,入住“寓所”开始同居。其间再经过“激烈拼杀”,“汰旧换新”,最终确定较稳定的“同居关系”。

       “在网络世界里,我和我老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基础很深。和他在一起觉得很浪漫!我觉得很开心!”一个叫小东的女孩如是说。武汉某大学四年级女生小蕾则认 为,“网络同居”其实也是“网恋”的一种,只是关系更加密切和明确,每天有固定的聊天时间。与现实生活中的同居相比,网络同居最大的特点,就是一切全是虚 拟化。“你不知道对方是谁,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在这种虚拟的空间中,反映了我们的真实精神状态。”

二、少男少女痴迷“网婚”

       “你老公真有品味,把房子装修得真漂亮!”“你老公也不错,天天做晚饭,还主动洗碗!”这是在海口一家“网吧”里,两个高中女生,在交流她们各自的“网婚”生活。
她们面前的电脑画面十分喜庆:一顿烛光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是我和老公结婚三个月纪念日。”其中一个女孩大方地说。据女孩介绍,在他们班上“婚龄”最长的已近一年。“我们和老公都没有见过面,最多是互发照片,聊天时感觉好,就约定‘结婚’了。”

        随着“网婚”的日益红火,其低龄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本文开篇提到的那家“爱情公寓”,其入住者最小的才16岁。如今,有越来越多稚气未脱的少男少女,加 入到这一“虚幻的浪漫世界”中。虽然不识婚姻真谛,却模样老练地在键盘上敲击著“卿卿我我”,毫无遮掩地在网上谈“情”说“性”,不禁让人瞠目结舌,也让 许多家长们忧心不已。

       许多年纪小小的“网婚”者,每天花五、六个小时与“配偶”卿卿我我,享受“二人世界”,却对现实生活漠不关心。有的荒废学业,有的对身边父母家人视而不见……

三、虚幻“家园”白领热衷

      “网婚”如今在中国的白领阶层中,也受到追捧和青睐,被认为是一种颇为时尚的新的情感模式。

      北京27岁的吴女士明确表示,她要在现实生活中坚持独身。但在网络中,她却摇身一变,成了已婚族。最近,在经常登录的聊天室中,她愉快地接受了一位网友的“求婚”。“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如果感觉不好或不满意,可以马上分手,随时还可以继续结婚。这多有意思!”

       这一游戏,不光单身男女在玩,很多已婚白领也很热衷。瞒着现实生活中的伴侣,许多人在办公室或是深夜的书房内打开电脑,到另一个虚拟“配偶”的身边,体验着他们口中所谓的“惊心动魄”的“地下恋情”。

       2004 年《中国新闻周刊》报导了一则较极端的个例。一位叫作李谩的白领女士,在周一至周六,每天同时和六位男士保持着“网婚”。在现实生活中,她和结婚五年的老 公,已经彼此产生了“审美疲劳”,因此,对虚拟世界中的“婚姻”,很努力而投入地经营著。之所以要找六位“老公”,是因为李谩希望:“自己的每一天都不重 复昨天,都有完全不同的婚内体验。”“在虚拟的房间里,我只是演绎著不同侧面的自己而已。”

四、浪漫“世界”陷阱重重

        人们沉迷于这虚幻世界的同时,正折射出自身在现实生活中的困境。在巨大的升学、就业、职场竞争等等的压力面前,人们选择了借由虚幻世界逃避现实世界,消减压 力;在冷漠、无亲情、不信任充斥着今天社会和人际关系的各个层面时,冀望通过“网络”来寻找心灵伴侣,释放自己的情感,避免被欺骗和被伤害(事实上还是互 相欺骗和伤害);在现实生活难以满足个人欲望和自尊心时,渴求透过虚拟世界来达成物质、感情等各个层面的需要、梦想。

        然而严酷的事实是, 浪漫温馨的虚幻爱情背后,却是危机重重,陷阱处处!姑且不论单单为了经营“网婚”的“爱巢”,需要有不菲的金钱投资(上至“置业”、“装修”,下到“日常 口粮”,都需要付出真金白银才能得到。并且所购“家业”都有有效期,一般为30天。若要继续经营维持“爱巢”,需要不断投资),更可怕的是,虚幻世界的畸形婚姻,扭曲了人们的爱情观、婚姻观和道德观。

        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完全可以不受任何道德的约束,想有几个“配偶”都可以;在这里人们真正 视婚姻如“儿戏”,今天结婚明天离婚,只要点点鼠标就成;在这个虚拟婚姻中,人们几乎谈论婚姻包含的一切内容,唯独不谈论责任和承诺;在这里人们自以为可 以演绎真我,尽情流露,但其实人人带着面具、说著谎言。

       “网婚”也许暂时安慰了一些人的空虚心灵,但却是地地道道的现实婚姻的杀手,让人们健康受损、人格扭曲。对身心尚未成熟的少男少女,“网婚”更是带来毁灭性的后果。许多人沉湎其间无法自拔,学业荒废,性格乖僻,甚至“失恋”自杀……

五、心灵困境出路何在

      “网婚”风行所凸显的,是今天人们心灵的苍白。现实世界的风暴和冷酷,让人们以为在虚拟世界可以找到温情的避风港。通过冰冷的键盘,人们冀望能够在虚幻空间敲 出一个“爱情的小屋”。“假作真时真亦假”,在真真假假中,人们正试图从现实中突围,找到心灵出路。但是显而易见的,“网婚”不但不是一条出路,更是一条 绝路。

        两千年前,一位远在中东的撒玛利亚妇人,遇到过类似的情形。她曾经换了五位丈夫,第六位婚姻以外的性伴侣,似乎也未能带给她真正的 心灵满足。她周遭所面对的,也正如今天社会般冷酷无情的人际关系和社会环境。孤身一人,午正打水。顶着烈日和人们的轻蔑,身心俱疲。她躲避人群、躲避现 实……

       然而等待她的,是那位了解她、认识她,也定意要拯救她的耶稣基督。祂对她、也是对每一个心灵饥渴的人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 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4:14)。神的道,耶稣自己,就是那生命的“活水”,祂把自己白白赐给我们。当我们接 受祂,喝这生命的活水时,心灵的干渴才能真正消除,满足才能真正得到。果不其然,那位撒玛利亚妇人在欣然接受耶稣之后,人生从此焕然一新,走出自闭,更走出心灵误区,得到鲜活的生命。

      要想心灵脱困,接受耶稣基督的救恩,是唯一的出路。

参考资料:
1. 〈观察:中国青年网恋网婚现像引发外电关注〉,《人民网》,9. 28. 2005。
2. 〈大学生钟情“网络同居”,虚妄情感火爆〉,《新华网》,11. 3. 2005。
3. 〈“网婚”低龄化令人忧〉,《市场报》,11. 3. 2005。
4. 〈中国白领兴起网络同居模式,凸显阶层不安全感〉,《国际先驱导报》,11. 3. 2005。
5. 〈虚婚一场〉,《侨报周末》,2. 29. 2004。

作者来自上海,现为“播种者国际协会”中国事工部负责人。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