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書亞征服迦南地(下)

陳慶真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四、約書亞的南征與北討
        攻陷耶利哥後,約書亞繼續率領以色列民眾攻打艾 城、伯特利、基遍、拉吉、底壁,瑪基大等城市。隨後又向北討下夏瑣等城。其間除了因為以色列人的輕敵以及亞干犯罪(《書》7章)而敗于艾城外,可說是一路 所向無敵。細讀約書亞南征北討的戰略戰術,可圈可點,勝過孫子兵法。考古家亞丁在夏瑣的發掘中,也再次証明聖經記載約書亞的軍事征服。

       約書亞將北方的城市破壞,唯獨將夏瑣徹底燒毀,留下了厚厚的灰燼(《書》11:10-15)。亞丁將這場焚燒形容為“空前大摧毀”。殘垣敗壁中,有被高溫燒成透明的 磚塊,被烈火融化的黏土器皿,以及在高壓下爆炸的石塊,在在表明當時的火勢兇猛,溫度可能高達攝氏1200度(一般燃燒溫度約攝氏700度)。夏瑣是迦南 地北的精神王國。這種徹底燒毀証據,使得“滲透論”與“造反論”無立足之地(註5)。

        以色列人征服迦南的時期,也是迦南地政治局勢最不安定的時期。雖在埃及的間接控制之下,法老對巴勒斯坦的興趣只限于收納貢物,絕不介于各城邦間的戰爭,也不為任何流血事件而操心。在埃及的統治之下,迦南這塊土地 人口縮減,元氣被吸吮得乾乾淨淨。這些現象可從埃及阿瑪那(Amarna)出土的四百多塊阿瑪那檔案反映出來。

        這些泥板是以楔形文字寫成,其時間 是公元前1,400到1,300年(見圖)。泥版中有十多塊是迦南人在急難中寫給埃及法老阿曼賀泰普三世(Amenhotep III)及他兒子阿肯那頓(Akhenaten)的求援信。其中示劍王、西頓王及迦巴勒王等的求援信內容大同小異,大致如下:“大王陛下,我至高的太陽神 啊!我是你忠心卑賤的僕人,從來沒有造反的行為。先前大王賜給僕人的土地,如今已淪入一群希伯來人的手中了!大王若不趕緊以戰車來救援我們,臣子就再也見 不到天日了!”。可惜埃及的法老王不聞不問,信件歸檔了事。這些信件証明了迦南人在“軍事征服”下的困境(註6)。

五、潔淨迦南地
耶和華要潔淨迦南地,是祂在創世前所釐定救贖計劃的重要環節之一。約在公元前二千年,耶和華神就與亞伯拉罕立約,要賜給祂的子孫一塊聖潔的土地,在其上孕育 一聖潔敬虔的民族。神一再曉諭祂的百姓要聖潔,因為神是聖潔的。數千年後,神的愛子耶穌基督要成為這聖潔民族的後裔,降世為人,並代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 架上,以完成神救贖世人的計畫。耶和華神在此偉大計劃的第一步,就是吩咐亞伯拉罕離開迦勒底的吾珥,“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創》12:1)

        為什麼上帝要亞伯拉罕離開吾珥?其實遠在亞伯拉罕以前,青銅前期(3300 BC-2300 BC)的米索不達平原是具有高度的文明。我們在〈亞伯拉罕以前的肥沃月彎〉(《海外校園》第65期)一文中已簡述了當時迦勒底的都市文明及教育制度。其最 大的城市以伯納(Ebla)就有二十六萬居民,與之有貿易關係的廣大腹地包括了米吉多、迦薩、夏瑣、拉吉、約帕等城。但就在公元前2300到2100之 間,這高度的都市文明竟轉變成鄉村文明的水準。這種罕見的文明倒退現象,人類學家認為有兩種可能:一是在這段時間埃及法老對東北方進行的騷擾破壞;另一更 可能的因素是亞摩利人的入侵。

       按聖經的記載,亞摩利人與西頓入、赫人、耶布斯人、革迦撒人、洗瑪利人、哈馬人等同為含的兒子迦南的後代(含是挪亞 的幼子)。大約在公元前2000年,他們由阿拉伯往地中海方向大遷移。這個被稱為“五穀不分”的亞摩利民族,個性粗暴強悍、驍勇善戰,所過之處,如風捲殘雲,很快就將原有的精緻文化夷為粗獷的部落文明。

       除了在國際間的暴力破壞,亞摩利人更善于同族間的內鬥。到了亞伯拉罕的時代,以亞摩利人為主的迦 南人地界,已“從西頓向基拉耳的路上,直到迦薩,又向所多瑪,蛾摩拉,押瑪,洗扁的路上,直到拉沙。”(《創》10:19)經過了數百年,迦南各族的後 代,再加上由東北來的何列人(Hurrians),早已將迦南污染到成為祭拜假神、道德敗壞、淫亂無法之地了。到了約書亞攻迦南時,對以色列民族而言, “亞摩利人”、“迦南人”、與“淫亂敗壞”已經變成了同義詞。

        當年耶和華神與亞伯拉罕立約,應允將他的第四代帶回迦南地,因為在這以前,“亞摩利 人的罪孽、還沒有滿盈。”(《創》15:15)耶和華神也是以亞摩利人代表當時的迦南人。神也一直給迦南人有悔改的機會。在耶和華神眼中,所有迦南人所犯 最大的罪,並不是他們的殘暴好戰,而是他們承繼了當時近東的多神信仰,並將其祭拜儀式發揮到淋漓盡緻的地步。

        迦南人祭拜的假神各個殘暴荒淫。衣耳 (El)為眾神之神,住在遙遠的兩河流域源頭,是眾生與眾神之父。神話故事裡,衣耳為奪權先殺了自己的父親,繼而宰了自己的女兒,最後又殺幼子祭父。衣耳 的妻子就是亞舍拉(Asherah),是多產之神。巴力(Baal)是衣耳和亞舍拉的兒子,主管風雨及農作物,阿拿(Ana)既是巴力的妹妹,又是他的妻 子,是專司生育與戰爭之神。迦南人視阿拿既為處女也為妓女。

       為了求得風調雨順、農作物豐收及生育眾多的目的,迦南人盡其所能的用各種祭祀方式來討好他們的諸神。因此在神廟祭壇上也以荒淫亂倫的方式來博取諸神的歡心。這些儀式包括了近親相姦、與獸交合、同性戀,與男、女祭司行淫、以及殺嬰獻祭等等。這些都是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

        就是因著迦南居民的敗壞,耶和華看了心中極為憂傷,決定以大洪水審判潔淨全地。在祂降大雨之前,耶和華囑咐義人挪亞,一面建造方舟,一面拖延審判時間,給挪亞七十到八十年的時間傳講義道(《彼後》2:5),勸人悔改。可惜迦南人執迷不悟,以至沉淪在洪水中。

        大洪水後,雖然耶和華神與挪亞立約,不再以洪水洗滅全地,但卻大大縮短人的壽命。(你能想像殺人魔如希特勒等,如果和亞當一樣,在世上活九百多年有多麼恐怖 嗎?)幾百年後,耶和華再次與亞伯拉罕立約,祝福他的後裔將成為大國,而且應許將迦南地賜給亞伯拉罕的後裔為業(《創》15章)。

       亞伯拉罕時代的 迦南人,道德繼續敗壞,國與國間又爭戰頻繁。當迦南地的四王與五王交戰之時(《創》14章),亞伯拉罕曾親自率領他的精壯部隊,勇救了所多瑪城脫離死亡, 卻親眼看見他們繼續荒淫下去。當耶和華告訴亞伯拉罕要毀滅所多瑪城時,亞伯拉罕苦苦代為求情,卻在城中連十個義人都找不到。耶和華心中憂傷到了極點,只得 以硫磺火審判所多瑪與蛾摩拉。

        而這種水火潔淨的前車之鑑,對迦南人只收了短暫的效果。幾百年下來,迦南污穢變本加厲。亞伯拉罕的子孫,在這世風日 下的環境裡,難免不受到污染。雅各的妻妾們不就是把神像當成傳家寶,把生育之神亞舍拉的像當飾物嗎?此時正值迦南地大飢荒,耶和華神將以色列人帶往埃及, 等到迦南人的罪惡滿貫之後,再將他們帶回來。

       以色列人寄居在埃及,過著亡國奴的生活。漫長的四百年中,耶和華神竟然保持沉默,對祂的選民不再說話。而此時的迦南人在本地與亞伯拉罕以及羅得的後代比鄰而居,對外與埃及的約瑟有商業上的來往,應當明白耶和華是獨一的真神。

       尤其是近四十年來,隔了沙漠當也聽聞耶和華神在埃及所降的十災,以及祂如何帶以色列人過紅海、過約但河的神蹟奇事。必然知道耶和華神要將祂的子民帶回應許之 地。無奈迦南人卻依然故我,仍舊沉溺在他們的敗風惡俗裡。耶利哥的妓女喇合聽到以色列神的大作為悔改,她和她的家人免于審判。其他的迦南人呢?考古學家在 迦南地繼續發掘迦南人殘暴淫亂的祭祀行為。

        1995年考古學家在烏加祿(Ugarit,現今敘利亞Latakia)的神廟文獻中找到了衣耳與其女 兒亂倫的記載(註7)。近親相姦原為當時近東風俗所不容,漢穆拉比法典甚至有明文禁令。考古學家奧士強(G.W.Ahlstrom)亦在同地發現巴力神與 獸交合的圖像(註8)。這種行為在當時亦被近東人所不齒,當時的赫人法律也有明令禁止。至于殺嬰獻神(註9),及在神廟中與男女祭司行淫以取悅神的祭拜儀 式(註10),更是不勝枚舉。考古學家在基色(Gezer)邱壇地下挖掘出一百多具裝在罈缸中的嬰兒骨骸,斷定是獻給巴力及亞舍拉的祭物。

        因此, 當約書亞攻服迦南的時侯,也就是耶和華對亞伯拉罕所說,“到了第四代,亞摩利人罪惡滿貫的時候”。他們的淫亂敗壞,不禁抵觸了聖潔公義慈愛的耶和華神,也 為當時的國際所不容、所唾棄。我想若當時在巴勒斯坦推行掃黃掃黑運動的話,國際間投票選出要趕盡殺絕的民族必為迦南人無疑。

        就在這樣的國際情勢之 下,也在以色列人回到應許地前夕,耶和華指示約書亞潔淨審判迦南地(《申》9:4)。並且聲明不是因為特別偏愛以色列民:“耶和華你的神將這些國民從你面 前攆出以後,你心裡不可說:耶和華將我領進來得這地是因我的義,其實耶和華將他們從你面前趕出去,是因他們的惡。”(《申》9:4)

        即便迦南人惡貫滿盈到了神人共棄的地步,耶和華囑咐約書亞的征服指示仍然滿有寬容與恩典:
1.在履行潔淨審判之時,不可像埃及法老杜得模士三世(Thutmose III)一樣,不可砍伐摧毀樹木(《申》20:19);
2.不可攻打以東(《申》2:4),雖然以東當年是以武力佔領了地土,也不可攻打摩押及亞們人(《申》2:9);
3.不可取亞摩利人的財物(《申》7:25);
4.除夏瑣外不可毀滅城市,因為夏瑣是迦南地的神經中樞(《書》11:12);
5.若迦南人悔改,自願逃往其他城市,以色列人不可追殺他們,並要與遠處城市建交。

        這樣看來,耶和華潔淨審判迦南地的方法,主要是要將迦南人驅逐出境,而不是將他們趕盡殺絕。

        耶和華神囑咐約書亞以軍事征服的方法進展掃盪時,祂的心是極其沉重的。只因神是絕對地公義、聖潔與慈愛,祂對罪的制裁也必絕對地公正,不容有雙重標準。例如 當摩押人在丘壇祭拜假神時,耶和華傷心地說:“我的心為摩押嗚咽,好像人用笛吹輓歌,因為他們所得的財寶都失掉了。”(《耶》48:36),也一再警告以 色列人進入迦南地後,不可同流合污:“你們從前住的埃及地,那裡人的行為,你們不可效法,我要領你們到的迦南地,那裡人的行為也不可效法,也不可照他們的 惡俗行……在這一切的事上,你們都不可玷污自己;因為我在你們面前所逐出的列邦,在這一切的事上玷污了自己;連地也玷污了,所以我追討那地的罪孽,那地也 吐出他的居民。”(《利》18:3、24-25)

        可惜約書亞當年沒有按照耶和華的吩咐徹底清除迦南地(《書》10:43,11:13),斬草不除 根,春風吹又生,留下無窮後患。因此當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後,也漸漸模仿迦南人的惡行時,耶和華神也照樣將他們驅逐出境!聖經記載以色列人在迦南地建立王 國之後,也開始向他們的鄰國看齊而玷汙自己。他們在丘壇獻祭,在祭壇與祭司行淫(《王上》15:12;《王下》23:7),也同樣的殺嬰獻祭給假神 (《賽》57:5;《王上》17:17)。

        耶和華痛心地說:“我有憂愁,願能自慰;我心在我裡面發昏……他們為什麼以雕刻的偶像,和外邦虛無的 神,惹我發怒呢?”(《耶》8:18)“你們奉上供物使你們兒子經火的時候,仍將一切偶像玷污自己,直到今日麼?以色列家阿!我豈被你們求問麼?主耶和華 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必不被你們求問。”(《結》20:31)“我因我百姓的罪該怎樣行呢?”(《耶》9:7)耶和華只得藉外邦亞述人及巴比倫人的 手,將祂自己的百姓驅逐出迦南地!

        當以色列民在巴比倫痛苦得無法唱錫安的歌,也恨不得把敵人嬰孩摔在磐石上的時候(《詩》137),我們能想像耶 和華神的心有多麼的不忍嗎?耶和華說:“以法蓮是我的愛子麼?是可喜悅的孩子麼?我每逢責備他,仍深顧念他。所以我的心腸戀慕他,我必要憐憫他。” (《耶》31:20),“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耶》9:1)

        神是信實的,祂必信守向亞伯 拉罕所立的約,要在聖潔的應許地上,建立一聖潔的國度,孕育一聖潔敬虔的民族。耶穌基督要從這民族出來,用祂的血與世人立新的約,在新的約裡,我們都成了 聖潔的子民。因此,七十年後,耶和華神將祂的百姓由巴比倫帶回迦南地。歷盡滄桑的以色列人,痛定思痛,從此不再祭拜偶像了。

References:
5.Interview With Ammon Ben-Tor by Tom McCall,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The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1996.
6.W. L. Moran, The Amarna Letters, Baltimore :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2.
7.A. Hoerth, G. L. Mattingly, E. M. Yamauchi ed., Peoples of the Old Testament World, Baker Books, 1994, pp 171.
8.J. B. Pritchard,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Relating to the Old Testament, with supplemen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3rd ed. , 1969, pp 139.
9.G. W. Ahlstrom, The History of Ancient Palestine, Fortress, 1993, pp 688.
10.R. de Vaux, Ancient Israel, McGraw Hill, 1965, pp 384.
作者曾任波士頓大學教授,現已退休。她目前是美國校園團契的特約同工,負責歐洲事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