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箍咒”

郭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DSC_0973-R1.jpg新“三從四德”?

          我曾經是一個雄心勃勃又桀驁不馴的女孩。從小到大,我什麼都要第一。憑著一點點小聰明,我得到了許多:文科狀元,三好學生幹部,優秀學生會主席……

           一路上從鮮花和掌聲中走來,甚是自鳴不凡。“上蒼從不便宜懶惰者,更不虧待勤奮者。”我相信靠著勤奮和聰明,我一定會到達成功的彼岸。

           確實,我得到了幾乎我想要的一切:擠過萬頭攢動的高考獨木橋;踏上了令人艷羨的廣播電台;順理成章地赴美。這一切我都認為是個人努力奮鬥的結果。若硬要感謝,我當感謝父母的養育之苦和老師的培育之恩。

           當時電台有一位同事是基督徒,都四十了,還沒成家。因為他在苦苦尋覓一位基督徒老婆。他說:“現代女孩都太不容易順服。”我聽了很不是滋味兒,心想:看你那副與世無爭的模樣,還要找個順服的老婆,將來再生個順服的小基督徒,現在這世道,你一家子不被人欺負死才怪!

           當時,“順服”二字在我眼裡,簡直就是“迂腐”。到了美國,耳邊就更經常聽到“順服”,心中不禁疑惑:都什麼年月了,即使是中國都已經走過了“三從四德”的年代,怎麼美國卻還在搞這一套?

         更有甚者,就是在我的結婚典禮上,竟有教會弟兄引用聖經說:“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順服主……教會怎樣順服 基督,妻子也要怎樣順服丈夫。”(《弗》5:21-23)天啊!又來了。我越是不喜歡這兩個字,它越是一遍又一遍的強調,簡直就像緊箍咒一樣。

          雖然當時我已受洗成為基督徒,但是我決定,走自己的路,讓“順服”見鬼去吧!而且,我更以自己的方式敬拜神,我想去教會就去,若工作纏身就不去。我為自己開脫:“既然神是我們隨時隨地的幫助,那我就作一個隨時隨地的基督徒。幹嘛非得去教會?”

憤怒的眼淚

           當我懷孕時,我就跟我媽約法三章:我負責生;我媽負責養;老公負責錢。我認為這是一個既周全又美妙的計劃。

          然而當我一次次申請父母來美時,他們卻一次次被拒簽──儘管那些日子,查經小組在我家一次次的為此禱告,但我父母就是不能成行。

          我心裡就不痛快,抱怨說:“神啊,你不是說過,地上有兩個人以你的名禱告,你必垂聽嗎?那你為什麼沒有聽我的?或許你根本就聽不見!”

          其實,神有更深的功課讓我學習。就在我臨產前的第13天,常規產檢卻發現:與我朝夕相處了38周的寶寶,突然間停止了心跳!沒有一絲一毫的預兆和異常,他悄悄地離開了我。

           我兩百六十六個日日夜夜的期盼,化成了破滅的肥皂泡,我的心頃刻間墜入了幽暗的深淵。我對神更反彈到了極點。我腦子裡塞滿了疑問和困惑,心裡頭裝滿了怨恨和不平,骨子裡充滿了寒氣和敵意。

          特別當我想到一位名人的話:“當你失去父母,你失去了你的過去;但當你失去孩子,你失去了你的未來。”我心如刀割般痛。我有被神戲弄的感覺:祂明明已經把這 孩子應許給了我,為什麼又將他收回?我怨神的出爾反爾,不講信用;我恨神的不保守,竟眼睜睜看著這種事臨到我頭上;我更恨自己無能,毫無力量保護我的寶 寶。

            因為怕被別人看到我的軟弱,我面似一潭平靜的湖水,心卻如一江洶湧的波濤。

           有主內的弟兄為我禱告:“相信這一切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聽著刺耳,這是何等的“美意”啊?我屈屈一介草木之人,恭受不起!有姐妹為我禱告:“神會藉著你的苦難而成為別人的安慰……”天啊!神簡直就是虐待狂!犧牲我一個,莫非還有後來人?

           後來,有人建議我讀《約伯記》。開始,我越讀越解氣,因為我的遭遇跟約伯的很像,他所有對神的不滿,都恰如其分地喊出了我的心聲:“鑒察人的主啊,我若有罪,于你何妨?為何以我當你的箭靶子,使我厭棄自己的性命?”(《伯》7:20)

 

          但讀到約伯的友人比勒達說:“神豈能偏離公平,全能者豈能偏離公義?或者你的兒女得罪了他,他使他們受報應。”(《伯》8:3)我讀不下去了。我為我那無辜的嬰孩抱不平:他,一個未出世的孩子,怎談得上得罪神?我的悲憤再次波濤般翻滾開來,真恨不得把聖經付之一炬!

 

          但約伯的話,再一次喊出了我的心聲:“我斷不以你們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為不正。我持定我的義,必不放鬆;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責備我。”(《伯》27:5-6)是的,我就是不服!

          我的心深深地被約伯跟友人之間的唇槍舌戰吸引了。我很急切地想知道,約伯這位敢于向神挑戰的義人,其結局究竟怎樣。可沒想到,在他大發厥詞後,耶和華真正露面的時候,約伯卻說:“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伯》42:5-6)

           本以為約伯是個敢怒敢言的勇士,誰知最後在神面前,他卻變成了懦夫。且從他180度的大轉變中,我得不到一個滿意的答案。于是,我很失望。我還是疑惑:憑什麼順服?

再次失去後

           今年四月,我懷了17周的身孕再次宣告失敗。像約伯一樣,我失去了兒子和女兒。我的腦子空空的,我的驅体像一具冰冷的木乃伊。我想放聲大哭,但卻欲哭無“力”──產後的虛弱使人最基本的哭訴的權力都沒有了。

           我不想質問,也不想怨恨了,但我無聲的憤怒和憂傷,已不知不覺中成了我老公的負擔。

           直到有一天,因為久久見不到老公的影子,房間裡找遍了也都沒有,最後推開小孩房間的門,卻發現他趴下在孩子床頭的枕頭裡埋頭痛哭。我從沒見他這樣子哭過。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作父親的心情,並不比作母親的輕鬆。我的憂傷已無形中感染了他,且成了他的負擔。

           這讓我想起了喬治‧布什‧芭芭拉的故事。她本來有一女兒Robin,三歲時患血癌去世了。芭芭拉悲痛不已。但有一天,當她發現小布什(今天的美國總統),因為要陪媽媽而不能出去玩,她知道她的悲哀已感染了全家……

           我決心像芭芭拉一樣,從人生谷底爬出來!有句名言說,苦難會讓你成為一個痛苦的人,也會讓你成為一個更完美的人。于是,我開始試著用平靜的心情去讀聖經。迷茫中,我還是希望神能藉著聖經給我點滴啟發。

           儘管讀聖經時,有時同一句話要重複好幾遍,還不知道自己在讀什麼,我還是堅持讀下去。我也試著作飯前禱告,可每次都是:要麼禱告不下去了,要麼禱告完了,飯卻吃不下去了。我對自己的遭遇還是耿耿于懷。我認為,神對我只有“威”,沒有“信”,憑什麼要我向衪“順服”?

          我的內心充滿了矛盾。一位弟兄給我提醒:“神的聲音是細小的。當你的耳邊充滿噪音的時候,你很難聽見那細小的聲音。”于是,我就很虔誠地作了個禱告:“主 啊!我的心中充滿了困惑與不解,求你平定我心中的風浪,賜我一顆寧靜的心去接納不可改變的,賜我勇氣去改變那可以改變的,並賜我智慧去分辨這兩者。求你加 固我的信心來跟隨你!”

           禱告的力量真是神奇,我的心平靜了許多。從此神的話語,便像細雨般無聲的滋潤著我乾渴的心田──神說:“你們所遇 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于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 10:13)祂又說:“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之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雅》1:12)。

           終于我明白:我“不可輕看耶和華的管教,也不可厭煩他的責備。因為耶和華所愛的,他必責備,正如父親責備所喜愛的兒子”(《箴》3:11-12)在這茫茫的人生海洋中,無論平順,無論坎坷,無論險灘甚或觸礁,只有順服,依靠主,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作者來自遼寧大連,曾任職于廣播電台,現定居美國馬里蘭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