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夜感慨

宋主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u=4103765894,3033830511&fm=24&gp=0      從1996年四月信主到今天,三千多個日日夜夜過去了,有時夜深人靜,不免會想一想,假如讓我感慨幾句,我能說點什麼呢?
        此時此刻,這個問題,又展現在眼前,雖然深感羞愧。好在主耶穌教導:“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9)。因此,我也只能談談自己的軟弱。

一、根本的問題

        我是大陸人,出生在困難時期,成長在動亂時期。世界觀形成的年月裡,是唱著“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幸福,全靠我們自己。”(國際歌)這樣的歌曲長大的。在學校裡受到的教育,不是認定人是從類人猿變來的,就是宣揚人是自己命運和歷史的主宰……

        這些觀念,就像已經注入到我的血液裡一樣,根深蒂固,成為評判一切事情的標準。這樣一來,對任何燒香拜佛的,潛心修煉的,去清真寺頌經的,望彌撒的,做禮拜的,通通裁定他們是需要精神鴉片麻醉的人。

        首次近距離接觸信耶穌的人,是在印第安那大學的查經班。起初的想法,只是去搞一本免費的聖經,沒事的時候翻一翻,增長點知識。萬萬沒想到,幾個月後,我也信了耶穌,並且于同年的十月分受洗。

        今天回想起來,像我這樣背景的人信耶穌,第一困難的就是接受獨一真神的觀念。根據聖經啟示,基督徒敬拜的獨一真神,是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宇宙萬物都是由祂定 的規律運作。人是按神的形像和樣式被創造的,所以是尊貴的。正是聖經啟示的獨一真神觀念,才使我跨越理性的阻攔,理解了福音的意義。

        當時,同一查經班的一位慕道友表示,他之所以不能同意聖經裡的許多話,是因為不能認同有一位至高無上的神這樣的前提。這位朋友坦誠的分享,引起了我思考﹕

        假若,許多事只需要一個前提就可以完滿解釋,而且,沒有這個前提的話,很多的事會互相矛盾,那麼,這個前提一定是真的。

        時至今日,我都堅持,不要迴避理性的疑惑。思考信仰問題時,有任何疑惑都不要緊,最要緊的是坦誠對待、逐一擊破。儘管我們都承認,人的理性是極其有限的,再 聰明的人也不可能通過理性思考認識創造宇宙萬物的神,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完完全全是從上面來的恩典,但是,當服在創造主絕對的權威之下的時候,理性是人們 離棄虛妄,歸向真神的有力幫助。

        近十幾年來,有許多從中國來北美的學生、學者及其家屬,有機會到教會聽福音,也有成千上萬的人受了洗。但是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一些受過洗的人,過一段時間以後,教會裡再也找不到他們的蹤影。更有甚者,這些流失的人中,聲稱自己是“前基督徒”,表示自己已經不信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那個問題:“為什麼人非得信耶穌呢?”或換句話說:“信耶穌有什麼好處呢?”他們沒有得到答案。我也有過同樣的問題, 但現在我知道,神創造了人,也定下了要求:人若和創造主在一起也要絕對的聖潔,因為創造主是絕對聖潔的。然而,由于人類的始祖犯罪致使全人類都陷入罪中。 我們每一個人都成為罪人,每一個人都去犯罪──去幹神不讓我們幹的,不幹神讓我們幹的。

         因為罪的代價是死,因而神愛世人,所以賜下獨生兒子,以無罪的代替有罪的,為我們的罪上了十字架,替我們付了罪的代價。于是,我欠神的罪債都還清了。我可以坦然無懼地來到創造主的面前,稱他為父!這就是“為什麼非得信耶穌”的理由,或者說,這就是信耶穌得到的最大祝福。

        信耶穌最關鍵的,是信祂為我成就的代贖,因為我自己通過任何辦法都不可能與創造主和好,所以必須要這樣的救贖。由此耶穌聲稱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14:6),在我們心裡才會變成真實,我們才能信得下去。

       “前基督徒”們正是沒有明白這些根本問題,可能誤以為,信耶穌是人生道路上的錦上添花,所以遇到風吹草動(如公司裁員、健康惡化、夫妻情變、子女成長)就會跑掉。若理解了福音的真正意義,誰會棄絕這永遠的福分呢?

二、教會的問題
 
        如果說接受耶穌基督的福音不容易的話,那麼,展現出與所蒙的恩相稱的行為來,更
        是不容易。一個大的難題是:作為神的兒女,我們如何行事為人?

        我体會,信耶穌得應該馬上開始教會生活,這是最重要的。

        使徒保羅把教會比作是基督的身体(《羅》12:5),每一位信耶穌的人都是這個身体上的肢体。這就讓我們看到,雖然肢体有不一樣的功能,但是,必須要互相配合,才能正常地發揮各自的功用。肢体一旦離開了身体,勢必就會失去功能。

        也就是說,教會需要每一位信耶穌的人,每一位信耶穌的人也都需要教會。

        初信耶穌的人,對自己和教會的關係不了解,有一個學習的過程。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像家庭成員在家裡那樣,開始教會生活,在實際生活中學習。

        教會生活有非常豐富的內容。每個主日,我們要和弟兄姊妹一起敬拜和讚美神;上主日學,大家一起研讀神的話語,或討論神的話語,及如何應用在我們的日常生活 中;平時還有小範圍的弟兄姊妹們的團契,大家互相鼓勵,互相勸勉,互相扶持;也有關懷的工作,包括教會內弟兄姊妹之間的關懷和社會關懷;還有出去傳福音, 因為主耶穌把勸人與上帝和好的事託付給了我們(《林後》5:19),這些都是集体的活動。
        自己持之以恆地讀聖經,也是教會生活的必修課,因為聖經向人啟示了神的救恩,和神兒女的生活準則。所以,把神的話當作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詩》119:105),是我們“行事為人與所蒙的恩相稱”(《弗》4:1)。

        再就是金錢的奉獻。因為教會的一切支出,都要來自于弟兄姊妹們,我們怎能總是以客人的身分自居呢?

        總之,點點滴滴,邊學習,邊成長,千萬不能容讓自己做特殊基督徒。

        記得剛信主的時候,我只喜歡主日崇拜時的講道,其它活動不想參與,認為自己只要信耶穌得救就好了,與教會有沒有關係無所謂。風和日麗的主日,又沒有其它事 情,就去聽講道,不想去的時候就不去了。這就造成了自己到教會,就像做客一樣,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很難有密切的關係,更談不上互相扶持了。

        另一項困難的事,就是把自己錢包裡的錢,投到奉獻箱裡,這真需要膽量。因為平時總是感覺到進項有限,支出卻很大。儘管看到了教會裡的各項事工都很重要,但是好像永遠也找不到多餘的錢奉獻到教會。

        于是和太太商量,每月發工資時,先把一部分錢事先存到一個專門的賬號裡,然後奉獻的錢都從這一賬號上支出。這個辦法很不錯,至少對我們家學習有信心地奉獻很有幫助。我認為,金錢奉獻,絕不僅僅是錢的事情,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一個基督徒對神的信心、和教會的親疏的一把標尺。

        慈愛的上帝為了人,在地上設立了教會制度。這是單為屬祂的人而設立的。因此,教會生活是我們屬神的人的獨特之處。

        從主耶穌基督復活升天,至今兩千年過去了。在這段漫長的歲月裡,歷代聖徒,用生命捍衛純正的信仰。他們的見證,他們的教導,是我們今天的寶貴財富。只要我們用清潔的心去領受,就會成為我們的祝福。

        相反,若用在世界上作學問的方法去挑戰權威,標新立異,就會製造出異端邪說,毒害神的兒女。歷史上慘痛的教訓,特別值得在北美華人教會中學富五車、聰明過人的弟兄姊妹們借鑒。

三、立志與行為

        信耶穌以後,我開始過教會生活。我也立下心志,行事為人要與所蒙的恩相稱。但是常常會發現,在妻子和孩子面前,在教會牧長和弟兄姊妹面前,在同事和上司面前,在親戚和朋友面前,在鄰居和生人面前,自己的行事為人真是對不起所蒙的恩典。

        于是,我自己很失望,有時甚至懷疑自己得救了沒有。這種狀況,很長時間困擾著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特別是讀《羅》第七章時,看到偉大的使徒保羅也在呼求:“立志行善由得我,行出來卻由不得我……我好苦啊!”更是納悶了。

        是保羅的教導(《羅》8:23和《弗》1:14),讓我明白了真正的原因:

        第一,我們現在的身体還是聯于罪與死的身体,這必死的身体和沒有信耶穌以前一樣,有能力幹以前想幹的任何事情。

        第二,然而在我們裡面已經受了聖靈的印記,聖靈會在我們心裡作工。

       于是我們內心掙扎。而且這種局面,會在我們等候身体得贖的日子裡,一直持續下去。所以,作為基督徒,我們必須要靠聖靈,治死身体的惡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感 覺到“好苦啊”的原因,但這同時也是我們過得勝生活的保證──因為我們已經成為神的兒女,誰也不可能把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羅》8:35)。

        明白了我們所處的狀態,我們就該過儆醒的生活,時時求主耶穌不要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太》6:13),更加熱切地盼望主耶穌快來。

作者來自中國內蒙古,化學專業。現居美國克里夫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