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

大衛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u=2747162756,2810167337&fm=24&gp=0      在美國工作,“失業”是司空見慣的詞彙。特別是近幾年,因高科技泡沫經濟的破滅,失業率持續上昇,達到幾十年來的最高峰。常聽見的一句戲言是:失業的程式員比掃大街的工人還多。足見經濟形勢之險峻。

六個月,太長吧?

        我是在資訊(IT)革命轟轟烈烈之時,轉行投入IT行業的。起初,“失業”只是一個概念。直到有一天,表情嚴肅的老板,下午四點鐘把我叫進他的辦公室,遞給我解僱信,失業才變成一個殘酷的現實。從那時起,我才感受到失業所帶來的失落感和羞辱,是那麼地刻骨銘心和難以接受。

        離開公司,去孩子的褓姆那裡,接二歲的兒子。這些每天例行的事情,在那一天卻變了樣子。天不再藍,心情不再輕鬆,前面的日子還是未知。但兒子看見我時,笑臉依舊,喜樂而純真,沒有一絲的陰影……

        接下來的幾週,確實很忙碌,為了省錢,自己做起兒子的褓姆。每天先要陪他玩、講故事,趁他看圖書館借來的卡通時,我就打開計算機上網,改寫簡歷,在各個職業信息網站上張貼,發傳真到一些我認為在徵才的公司,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登記,尋求面試機會……

        週末在團契和教會裡,許多熱心的弟兄姐妹得知我失業,有的為我禱告,有的和我分享找工作經驗,有的向我引薦相關人士尋求機會。一位弟兄說:“不要著急,我們 為你禱告,神會安排看顧的。我的太太去年失業在家,拿失業救濟金快六個月時,神就給了她一份工作。”六個月是失業救濟補助的最長期限。我想,六個月啊!那 不是太長了嗎?

        慢慢地,日子似乎變得漫長起來,每天上網找事,打電話給職業介紹所……可發出的幾百封簡歷都石沉大海,沒有一點回音。偶然有一個技術測試或面試,談完後也都不了了之,音訊全無。

        失業前,我和妻子本來計劃一起回中國探親訪友。儘管失業給了我很多空閑時間,但卻使我有一種“無顏見江東父老”之感嘆。于是我勸妻子自己帶兒子回國,我則留下來找工作。

        妻兒走後,一人留在家中,日子變得更寂寞難熬。雖然每天都儘量學一點新概念、新技術,但是在IT這行,如To know every new thing is impossible. But you may lose all if you miss one thing(你不可能知道每一項新技術,但是少了一項你就可能全盤皆輸)。特別是目前經濟衰退,IT行業全軍潰敗之時,如果你不是IT方面的能手、資深專家,幾乎沒有人會理你。

        這種人間的職業尋求、技巧學習,不禁令我聯想到人類心靈上對神的探索。You don't have to know everything to be saved. You get all if you only know Jesus(你不必知道一切,只要你認識了耶穌,你就得到一切)。

        這是何等的不同啊,于是我開始更認真的讀經。有一天我在聖經中讀到: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語(《詩》39:9)。這便成了我的禱告。

漫漫等待的日子

        高科技經濟泡沫的破滅,加之經濟衰退,無疑給IT行業帶來遠超過雪上加霜的衝擊。這個時候找到一個滿意合適的工作,簡直就像中“樂透獎”一樣的難。

        據報導:“通過報紙廣告找到工作的機會約有5%,通過職業介紹所30%,通過私人及朋友介紹找到工作者約55%左右。”我所認識的人中,大部分正如報導所 言,是通過朋友介紹、私人信息,看準機會找到工作的。但是誰是那“牽線之人”?誰又是那“穿針引線”的妙手?失業的人往往當局者迷,茫然又無奈。

        帶領我們失業團契的一位林弟兄,他失業過好幾次。但他堅定地告訴我,只要相信神是掌管宇宙萬物的主,順從神的帶領,你一定會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他的話,對我是很大的安慰。

        失業第二個月,一位在政府部門工作的朋友,把我的簡歷給了他的公司老板。當即他們就對我的經歷和技術很感興趣。儘管A公司離我家很遠,而且政府部門申請手續複雜,但穩定的工作是很吸引人的。于是我決定,如果A公司要我,我一定去。

        剛好,失業團契的一位弟兄,也送了一個e-mail給我,說離我家很近的B公司在招人。一打聽,他們所招的職位正符合我,只是要求的J語言我沒有做過。儘管 我有相似的C語言的經歷,變通為J語言也不為過,而且符合B公司的條件。經考慮再三,我想我應該誠實以對,只寫C語言的經歷(雖然我知道這意味著我也許得 不到這份工作)。果然我的簡歷送到B公司,就沒有了消息。

        失業後第三個月,A公司特別加了一個符合我經歷的職業,並正式張貼出來。我也立即按政府部門職位申請程序,親自跑到A公司遞上我的申請表格。接下來我又去A公司參加職位所需要的技術考試。儘管面試有難度,但考完後我還是很自信,大有志在必得之勢。

        然而接下來的兩個多月,沒有任何A公司的消息。我能做的只有讀經、禱告、仰望主。在那段漫漫等候的日子裡,有一段經文使我特別受益:“你便知道我是耶和華!等候我的必不至羞愧。”(《賽》49:23)

真在最後一星期

        失業後第六個月,還有一週就要過聖誕節了,A公司終于打電話,要我聖誕節前一天去面試。

        在我準備A公司面試時,那個久無音訊的B公司,突然打電話要我馬上去面試。于是我就先去了B公司。J語言仍被重點提了出來,我還是如實回答,並強調我在C語言方面的工作經歷。面試後他們告訴我,還有一些候選人要面試,要我回去等候答覆。

        聖誕節前一天。我去了A公司,面見了公司大小老板及IT部門所有成員。面試很順利,相互都很滿意,只是此職位似乎不是立即需要招人,仍舊要我回去等候。

        整個聖誕節、新年,都在一種希望與等待、信心與不安中度過,但在心底深處我相信,不管結果如何,神會幫助我。

        失業後第六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也就是我可以領取失業救濟金的最後一週,我外出回來,聽到留言機中B公司秘書要我立即回電話的錄音。我打給她時,她告訴我: 我被錄用了,隨時可以來上班。我當時是多麼興奮啊!因為我的神是一位真實可靠的朋友,祂知道並在意我的需要,我等候到了祂。

        如今我工作已有半年多了,因為B公司離我家很近,我同時可以照顧家和兒子。而那個當時我很確定的A公司,後來卻再也沒有回音。

         最近我在《海外校園》雜誌上,看到一位弟兄的見證,講到心中有神的人,遇到黑暗來臨的時候,他心裡的燈就亮了。這句簡單淺顯的話實在講出了基督徒面對失敗、挫折時的特質!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美國德克薩斯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