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楚的毒鉤

滕勝毅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埋下種子

       苦楚的感覺是人常見的情緒反應。在生活中,由于種種原因,我們失去了似乎應該屬于自己的那一份或所愛的人,苦楚由此產生。它可以出現在生活的不同層面,包括家庭、工作、教會和與他人關係上。我們心都嘗過那種酸酸苦苦的味道。

        《創》二十七章記錄了人類的這種心理反應。以掃身為長子,一心想得到父親的祝福,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想不到由于母親的偏愛和弟弟雅各的欺騙,“理所當然”的事突然落空。他內心的苦楚無以復加,並放聲大哭。(《創》27:34)

        我們是不是也會以這種“理所當然”的態度來看周圍的人和事呢?神既然揀選了我,衪就應該照顧我、就應該多多祝福我、就應該使我人生大轉變、就應該給我豐盛的生活、就應該保證我家庭婚姻美滿、就應該使我工作事業成功、就應該使我孩子個個有“出息”、就應該……

        但是如果有一天,當我們發現他人所得到的關注比自己多得多,當我們發現“風頭”被他人所搶,當我們發現自己的要求和願望沒有得到滿足,我們會不會注意到那酸酸苦苦的種子靜悄悄地落到我們的心田裡?

        幾個月前在一個華人購物中心,我偶爾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教友和一位病人的家長。閒聊中得知前者十年來一直沒有間斷過教會生活,後者則因十年前教會的“分 裂”,一直失望怨恨到如今,而未能再回到教會。我突然警覺,我也正面臨和十年前差不多的事和人。我正在收集那些酸酸苦苦的滋味,並由失望、苦楚開始轉向怨 恨。

        這個自我發現,令我既吃驚又高興。吃驚的是我竟不知不覺地對那些我昔日所尊敬的教會核心人物懷著怨恨;也怨恨自己無能為力,歷時二十七天書寫的五張書信都沒法說動他們;甚至怨恨神為什麼不介入其中,讓那些人“開竅”。

        高興的是,在我正不斷地聚集苦楚,並讓它的種子開始在我的心田生根發芽,由苦楚變成怨恨之際,神藉著這偶爾的機會,讓我看到這苦楚的存在和它的危險性。

        多少時侯,由于我們否認和假裝看不見,苦楚的種子未被發現,被強行壓抑在下意識裡;或者被理由化,藉物藉事去沖淡記憶;再不就是任其自然發展。但不管如何,這看不見的種子會生根發芽,總有一天會結出果子來。

結出苦果

        誰沒有嘗過苦楚的滋味呢?從約伯患難向神抱怨並咒詛自己(《伯》7:11;10:1-3),到哈拿不孕受人欺侮、向神訴苦(《撒上》1:10);從大衛王看 到惡人興旺而自己敬畏神的卻遭患難,他的心靈倍受擔憂和苦楚的煎熬(《詩》73:21),到耶利米因著公義的緣故受戲弄和譏諷,咒詛自己的生日(《耶》 20:8,14),到彼得突然意識到自己真的三次不認主,因心裡懊惱苦楚而痛哭(《路》22:62)。但他們的苦楚最終都在神那裡得到解決,因為神是公義的,衪的慈愛永不止息。

       沒有解決的苦楚和怨恨,其結果是深具破壞性的。以掃讓苦楚升級成怨恨,並因此發誓要殺弟弟雅各(《創》 27:41);曾是大衛王謀士的亞希多弗,因大衛王對他孫女拔示巴所行的罪懷恨達九年之久,趁押沙龍叛亂之機想謀害大衛王(《撒下》17:1-4),結果 謀反失敗,自殺身亡。這是兩個極端的例子,但更多的時候,苦楚的破壞性是逐漸削弱我們的心懷意念。

        一個心裡帶著苦楚的人往往是過度敏感,不肯感恩,不坦誠,懷恨,心境不穩,焦慮,易犯抑鬱症,易緊張等等。心裡的苦毒也自然會從嘴裡流出(《羅》3:14)–抱怨、責備、論斷、甚至咒罵。當我們心裡受到傷害,失去控制自己的情緒,我們也會失去正確的語言表達能力。

       《詩篇》作者說因為心裡被苦毒所纏,就像肺腑被刀所刺,心無安寧,儘是狂躁,外在的表現就是愚昧無知的樣子,在神面前如畜類一般(《詩》73:21,22)。 儘管他受苦楚的原因是高尚的,因看到惡人常常興旺而敬畏神的卻遭患難,他的心擔憂,他的靈受苦楚。但苦楚所產生的果效並無二異。

        心裡的苦楚如果沒有及時適當的除去,它會往下生根,害己害人(《來》12:15)。隱藏的苦楚不僅影響情緒和身体的健康,還影響到我們與他人的關係。就在那段被苦 楚纏繞的日子裡,我的情緒也很不穩定。有一次早上在高速公路入口段遇見一位超車的人,我一氣之下向他大按喇叭。結果對方一直在路上尾隨著我,找碴挑釁鬧 事。這件事對我是很嚴肅的警告。

        苦楚會使我們的心變得剛硬,神的話語都沒辦法滲透進來。

        幾年前一位數學博士來教會尋道。在言談之中他對現實社會充滿牢騷和抱怨,並訴說神怎麼不公平地對他,因為他畢業後幾年來都沒有找到對口工作,只得在生物實驗室當幫手。苦楚霸佔了他的心,成了他對神美好應許的無形擋箭牌。

        苦楚的心不會流出甜蜜的泉水(《雅》3:11),自然也結不出喜樂的果子。神的應許–“要給我們豐盛的生命”,確實非常吸引我們。我們也希望神賜大能幫助 實現美好的夢想,包括靈命的成長和教會成熟發展。但我們卻常常体會不到這“豐盛”的實際,又沒法得到這個大能,星期日早上得到的喜樂在下午就不見了。是不 是在我們的裡面也有這麼顆隱藏著的苦楚的心,阻礙了這美好的應許流入我們的心間?

脫離毒鉤

        有人說“時間可以醫治一 切”。真的嗎?時間或許可以減輕其程度,但是時間並不能徹底醫治苦楚的傷害。我的三姨媽,在短短幾年內相繼失去了她最親愛的兩個人──我的母親和她自己的 丈夫。三十多年後,這不公平的對待,在她心裡留下的傷疤還是清晰可見,用她自己的話講,“做人真是沒有意思”。

        心中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箴》14:10)有時我們連自己都不知道苦楚的種子己經悄悄種下並生根。公義的神不僅察驗人的心腸肺腑(《詩》7:9),藉著居住在內心的聖靈,衪也為我們這些願意轉向衪的人,預備了令人想像不到的力量,讓我們剛強起來(《弗》3:16)。

        那麼,在我的面前,實際上有兩個選擇,要麼繼續怨恨人、怨恨自己、怨恨神,讓我與神的關係逐漸受損傷,讓已有的平安再失去;要麼作出一個負責任的選擇,從苦楚和怨恨中跳出來,不再以苦楚的心對周圍的人或事作出反應。

        在這選擇面前,並沒有中間道路可選──既要心懷怨恨又要神及衪所賜的平安。我心裡也清楚地認識到,我與神的關係及神所賜的平安對我來說更加寶貴,因為心裡的苦楚和怨恨在攪亂我的心懷意念,以致影響到我的日常生活。

        怎樣才能脫離苦楚和怨恨的毒鉤呢?首先要認識到毒鉤的存在。仔細地觀察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是否有因苦楚怨恨而帶來的種種表現,禱告請聖靈幫助我們,揭示出被 隱藏在內心深處的苦楚。當神把我們帶到這個真實的境界,我們要作出一個對自己負責任的選擇,拿起“誠實”的武器,坦白地面對苦楚的根源。

        說出心中的苦楚和怨恨是得醫治的關鍵一步。我們要以坦白的心向神承認這些心裡的苦楚及其根源。從約伯、哈拿到大衛、耶利米、彼得,誰沒有坦白地向神表達他們心中的苦楚?

         不僅止此,神要我們與所信任的成熟的基督徒,分享心中的苦楚、紛亂和掙扎,“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不要躲藏、不要迴避(《創》2:8),自由地、坦然無懼地讓神的愛摸到我們的心,讓衪所賜的平安澆灌我們的心田,讓衪的恩典(grace)替代我們的苦楚和怨恨,去饒恕他人、赦免他人,饒恕自己、赦免自己。

作者來自大陸,現居西雅圖,從事牙齒矯正工作。

版權作者保留,請勿轉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