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另一隻腳

錢志群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牧師的表演

        一年前,因為太太在蒙大拿州的一所大學謀到差事,我們舉家從麻州遷到西部牛仔生活的一個小鎮。這個鎮,除了我們,沒有第二家中國人。

        一安頓下來,我們第一件事就是找教會。第一個星期天,我們沒費什麼周折,就在陌生的街上,徑直找到了我們要去的教會。

        不久我們了解到,主在這個教會牧師身上,有奇妙的救贖,把不到二十歲就因販毒而多次坐牢的他拯救到神學院,二十二歲就走上傳道的生涯。神的話語,他記得滾瓜爛熟,平時看來是個錚錚硬漢,可是每次佈道卻是淚流滿面。

        這個教會裡的不少基督徒,本不是這個小鎮的人,因聽了一段時間這個牧師的佈道錄音,便放棄原有的生活,甚至是很好的工作,從全國各地舉家遷來。他們沒有在意這個小鎮少得可憐的就業機會,平安喜樂地享受主的精神餵養。

        可惜的是,我是一個“英文聾子”,聽著牧師熱情洋溢的佈道,我只有昂頭看他表情的份兒。全靠回家的路上,太太和女兒告訴我當天牧師講道的大意。

        有一天,我一下聽懂了牧師的一個譬喻。那天,正講得精彩時,他把一隻腳蹺到椅子上,我正納悶時,他又把另一隻腳提起來,整個人站在椅子上。我根據我剛才聽懂 的幾個單詞,拼命地猜呀、想呀。嘿!我突然明白,那是在形容有些基督徒信主後,不是全身立在天國,卻是一腳在天、一腳在地,而且重心在世上。他要基督徒們 要把另一隻腳也提上來,真正信主。

        我明白了這譬喻。我似乎覺得他也在說我。後來,他又舉過幾次這樣的例子,每當他雙腳站上那把椅子,我就坐立不安。本來就是高個兒的他,往椅子上一站,顯得那麼高大,我覺得自己一下子不知矮了多少。

        我是誰?我當然不是那兩腳都在地上的人,因為我也愛神。可是,我肯定又不是那兩腳站在椅子上的人,因為我愛主有限。我正是一個一腳在天、一腳在地的基督徒!我祈求天上的祝福,又不忘世上的要求,時常被屬世的東西攪得心緒不寧。

        在我信主前,我就用世上的奢求來試驗神,我想祂既是神,當然無所不能,當然就有能力滿足我一切要求。祂若能滿足我的要求,祂就是天父。現在想來,真是汗顏,我就像個孩子,大人手上有糖,才願叫“叔叔、阿姨”。

將太太一軍

        我第一次來美國探親,就隨太太到教會。她和教會的兄弟姐妹都是那麼興奮熱情,希望我快快認主。而我呢,卻帶有多年馬克思主義理論薰陶出來的邏輯,有時在查經班上發出連環詰難,得到了成為主角的快感。

        後來,在教會兄弟姐妹的熱情面前,似乎有了抹不開面子的感覺,我就將起太太的軍,也是想試探一下那麼多人癡愛的主:“主不是萬能的嗎?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個男孩嗎?你求來我就信!”

        其實,我們早就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我已心滿意足,她卻總是嘮叨,再有一個男孩就更好了。可當時在國內,一胎化政策,讓她只能嘴上嘀咕而已。現在到美國,似乎一下子置身于自己生育的王國,再也不需要什麼計劃證書。

        太太居然接受了這個挑戰。弄得我從那以後,就帶有不能相信、又不能不信的模糊心理,天天晚上陪她跪下來禱告求子。當然,她的虔誠也感染著我。

        三個月探親假不知不覺就要結束了,可兒子的事一點影子也沒有。我又拖延了一個月,仍沒戲唱。因為在政府工作,不能耽擱太久,加上求子時間不算太短,我就不再抱有指望,準備打道回國。

        告別的前一天,恰好是星期天,在敬拜活動結束後,與姐妹和牧師道謝的時候,我竟然有了一份感動,隨牧師做了決志禱告。

        一回國內,便是公務纏身,和忙于應酬。在美國的那一份感動,又漸漸冷卻下來。每晚像是應付差事似的打開聖經,看不到幾行,就是一串哈欠。我又覺得神是那麼遙遠了。

        忽然有一天中午,太太撥通了我的手提電話,興奮異常地告訴我,我們有了第二個孩子。我愣了半天,然後反復問她是不是真的。放下電話,我快步走出辦公大樓,在花園的一角坐下來安靜自已。我從科學的角度,掰指頭算日子,反反復復,總不相信。

       可是太太的語氣分明是認真的。第二天,她居然把醫生做的CT片傳真過來。我喜出望外,又不能將這計劃外的生育喜悅和同事們分享。于是,我三步並作兩步跑到街上,將這CT片過塑成書簽,當晚夾在聖經裡,一個勁讚美:“主啊,你真神吶!”

       又過了一段時間,太太在電話裡讓我猜是男孩還是女孩,那口氣不猜也知道是男孩。自此,我相信了神蹟,也明白了,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上帝的計劃勝于人的計劃。這就是我們俗話說的“人算不如天算”。人永遠不能、也試探不了神,倒是神要察看人心。

        可是,後來,我還是不斷地向主要啊要啊,得到了就“主啊主啊”謝不完,沒得到就洩氣,甚至埋怨。但是,主還是恩待我們,讓我太太十分順利地在蒙大拿州找到了一份工作,而且這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大學副教授,我也下了決心,留美國和家人團聚,開始了在美國的新生活。

咳了一夜後

        新生活又遇到了許多新問題,我們自然天天向神禱告。我們先是求車,因為新車太貴,我們花不起這筆錢。便宜的舊車倒是隨處可見,但我們住這個地方又很特別,車輛沒有年檢,任何破車只要還有最後一口氣,都能在路上跑。要是買上只剩最後一口或幾口氣的車子,那可就哭也無淚了。

        于是,我們求主賜給我們一輛剛用一年左右、里程很少、又跌到半價的車子。每天三遍五遍禱告,成天研究賣車廣告、滿街抄下賣車信息,看車試車,討價還價。轉眼三個月過去,依然是希望來失望去,徒步當車。這裡的冬天來得早、雪天多,我們急在心裡,時不時埋怨神不聽禱告。

        在買房子事上,也是這樣求告神,賜我們一個好區域、低價格的舊房子。滿街滿巷、市內市外上市的房子差不多研究一遍,也沒有什麼結果,倒是把自已折騰得心煩意亂。

       另外,在全家移民、孩子上學等大事小事上樣樣求主,從無求有,從有求多,從多求好,沒完沒了。

       一天晚上,我因受涼咳嗽不已。妻子和孩子們熟睡後,我咳得更厲害了。我用被子不停地捂起嘴,差不多咳到天要亮。我感覺我喉嚨火燒燒的,似乎破了,胸口也震得很疼。

       那一夜,我幾乎沒睡,我想了很多。我想到主耶穌用十字架上的寶血洗滌了我身上的罪孽,為我搭就天堂之路,這是何等的恩典,我為何還有那麼多的奢求?人生最大的問題莫過于肉身之死,我的神在我肉身的盡頭準備了永生的天堂,這是何等的福份!

而且,今生我們都是天路客,天上才是我們的歸宿,我們何必為肉身死亡過程中,永遠填不滿的慾望溝壑斤斤計較?這慾望溝壑一眼望不到底,讓我們永不滿足、得不著 真正快樂。耶穌對井邊女人說:“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約》4:13)多麼深刻!我不正是這樣?耶穌又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 (《約》4:14)為什麼我不去喝那解渴之水?

        我忽然發現,我以前依靠神,是本末倒置的,不是“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倒是只求吃什麼、 喝什麼、穿什麼,像個不懂事的小孩求聖誕老人一般,列上清單,要祂滿足我們的慾望。其實,我們在這世上有軟弱、有需求,神有大能也有大愛憐憫我們。雖然祂 不會滿足我們所有的要求,但祂會按祂的美意來祝福我們,把最好的賜給我們。

天快亮了,我仍然在咳。當從窗口看到黎明的曙光時,我從心底發出感激,謝謝主又賜我新的一天。這新的一天來臨不來臨,非我掌管,我何必總為吃、喝、穿,求不完、煩不完?我再也不能一腳在地、一腳在天,我要雙腳走在天路上。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美國蒙大拿州。

版權作者保留,請勿轉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