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可能患抑鬱症嗎?

徐理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我曾聽過這麼一件事:某教會的牧師向執事會提出,他需要休假兩個月。執事會主席和牧師溝通後,才知道牧師患上抑鬱症。在執事會的討論中,有執事提出,牧師患抑鬱症是信心與靈性不足的表現,應該請牧師辭職。

嚴重性和普遍性

根據最近美國全國性調查的資料,每年大約有百分之七至十的成年人患上抑鬱症。女性患者比男性多一倍。一般抑鬱症為期十六星期。有一半的病情是嚴重的,但只有四成的患者得到正確的治療。

抑鬱症主要症狀包括:悶悶不樂,焦慮,失眠,特別是半夜醒來再不能入睡,失去胃口,提不起勁,失去自信,覺得前途無望,生活索然無味,甚且厭世。男性患者容易
發怒,脾氣暴躁。

其它的統計指出,抑鬱症傷害患者的人際關係、身心健康,和工作能力,更可以引致死亡率增高,尤其是自殺率增高。國際衛生組織估計,在未來二十年內,抑鬱症將由目前全球的第五大公共衛生問題,一躍而成為第二大問題。

既然抑鬱症如此普遍而且嚴重,為什麼許多華人教會並不關注抑鬱症對信仰的影響呢?

華人教會的看法

在我四十多年的教會經歷裡,華人教會對抑鬱症有以下四種常見的看法:

1. 抑鬱症是鬧情緒。每個人都會鬧情緒,所以並不嚴重,也不是一種病。

這是誤解。情緒波動確是每個人都有的,但這些波動,一般都還在人意志的控制之下。抑鬱症卻不單是情緒波動,更影響患者的進食、睡眠,以及人際關係與工作。這些後果,特別是失眠,並不受人意志的控制。

情緒波動是暫時的,抑鬱症是為期幾個月的。如果情緒波動連續超過兩個星期,有可能變成抑鬱症。

2. 抑鬱症或其它的精神疾病,是因為病人信心不足,或者是犯罪導致的。

這也是誤解。一般抑鬱症的信徒知道這種惡劣的心境是不健全的,也很想用信心來戰勝,卻沒有能力。

歷史上許多信心偉人,也曾患上抑鬱症。最著名的例子是馬丁路德。從二十七歲開始,他的抑鬱症便間歇地發作,嚴重時他甚至不能起床。

70年代,聖經輔導學先驅亞當斯(Jay Adams)提出,所有精神病,包括抑鬱症,都是起源于人的罪行(當然也包括信心不足)。可是,既然每一個人都犯罪,每一個信徒的信心都不足,為什麼只有百分之六的人有抑鬱症呢?為什麼女性比男性易患抑鬱症呢?

還有一個不幸的事實:大部分犯罪的人並沒有精神病,正如大部分犯罪的人身体都很健康。身心健康和犯罪並不是直接相關聯的。

3. 抑鬱症是魔鬼的工作,邪靈的干擾。

這個講法有聖經的支持。但是,聖經還表明,很多的病(而不只是精神病),都是邪靈干擾的結果。比如啞吧(《太》9:32-34),瞎眼(《太》12:22-24),癲癇(《太》17:14-18),駝背(《路》13:10-13)。

而且,也有很多經文,告訴我們有些病和邪靈或犯罪無關(《約》9章)。所以,疾病可以是邪靈干擾或者犯罪的結果,也可以不是。

同時,我們相信神的醫治可以透過神蹟,可以藉著禱告,也可以藉著醫生和醫藥。所有的醫治,都是出于神的,就算某個疾病是邪靈干擾的結果,還是可以用藥物治療的。

十九世紀剛發明麻醉藥的時候,醫生發現麻醉藥用于減輕婦人生產的痛楚十分有效。可是當時很多教中賢達認為,生產之苦是神的詛咒,不應用藥物去減輕。這爭論直到維多利亞女皇決定用麻醉藥以助生產之後才停止。

u=400992981,1536767144&fm=24&gp=0

 

 

 

 

 

 

 

4. 生理比心理重要。

抑鬱症有很多生理的症狀,如失眠,食慾減退,精神不能集中,頭暈,眼花,心跳加增或加劇,耳鳴等。有些人稱之為神經衰弱,或者腎虧。很多抑鬱症病人做了多種檢查:腦掃描,胃鏡等,醫生都說一切正常。但抑鬱症的症狀始終沒有得到正確的醫治,不幸有些人因此失望而厭世。

真的算是疾病嗎?

一個可以診斷的疾病,在不同的患者身上,都有固定的病症或症狀(Symptoms)。這些症狀有固定的發展,而且病程一般一致。當醫生對這病了解更多以後,就可能找到病的根由,或者對病理有更清楚的理解。譬如結核病(或稱肺癆病)的病因是結核菌。

可是有許多其它的病,醫學並未進步到完全了解它的病理。譬如高血壓、肥胖症。可是,雖然醫學不完全了解高血壓的病因和病理,醫生卻知道降血壓對身心都有益處。
腦子是身体上最複雜的器官,人的腦子有超過一百億(10 Billion)的腦細胞。目前有相當的證據指出,抑鬱症是腦細胞之間的溝通出問題,特別是腦介(neurotransmitter)失調。
亞 當斯多次否定精神病的存在,其中一個理由,就是找不到精神病的病理和病因。這個觀點是出于對醫學的誤解。西方醫學對一個病的了解和診斷,最初步是確定症狀 和病程。這一步對抑鬱症而言已經達到了。由于研究的進展,特別是對腦功能的了解及基因學的研究,在可見的未來,很可能就能找出抑鬱症的病理和病因。

基本上,所有疾病都由于環境(包括起居飲食,人際,工作,居住環境等)和基因的互動。很多疾病都因為多種基因的操作失誤而引起,而環境因素誘發這些基因操作失誤。例如血脂高是因為食物中脂肪太多,加上運動太少、生活緊張,而這些環境因素誘發或暴露出基因控制血脂失效。

既然疾病,無論癌症、高血壓、中風、糖尿病等,都是由于基因和環境的互動(雖然,有些疾病是環境因素佔多,有些基因因素佔多),那麼我們確實可以說,疾病和人類及世界的墮落有關。因為墮落影響了人類的基因、生態和環境。

抑鬱症也不例外。抑鬱症的誘因,一般與犯罪無關:如喪失親人,失業,被暴力侵害,或婚姻失敗。這些打擊,如果加上孤單無助,或缺乏自信和安全感,就會引發抑鬱症。

可見,抑鬱症並不就是犯罪的直接後果。有些人容易焦慮,失眠,這或許可以說是人類墮落的後果,卻不能說是這些人犯罪的後果。同樣,生活壓力和生活打擊是人類墮落的後果,生活在這壓力下的人比較容易得抑鬱症。但仍不是說抑鬱症是他們個人犯罪的直接後果。

治療的幾大原則

抑鬱症的治療有三大原則

1. 病症的治療。如失眠,焦慮,悶悶不樂等,藥物治療最有效。

2. 心態的治療。如容易擔憂,悲觀,自責等,心理治療最有效。

3. 環境壓力的改變。親友扶持最有效。

對基督徒而言,不論是健康或是有病,每個人都應該自己省察,時時向神悔改認罪。抑鬱症者當然也不例外。只是,我們不應該認為抑鬱症患者比沒有抑鬱症的人更有罪。這想法不單增加患者的重擔,也不是事實。

一般人對抗抑鬱的藥物有誤解和恐懼。其實這些藥物十分安全,副作用不大,療效優良(抗抑鬱藥對青少年的療效未有定論,這裡指對成年人而言。)一般藥物一兩個星期可以見效。可惜藥物治療必須堅持至少半年,否則復發機會較大。

目前心理治療一般採用“認知治療”,以改變患者抑鬱形的心態。以前注重的心理分析,人格重整,今日一般都不用。

應付環境壓力,最重要是有知心親友在旁扶持。對基督徒而言,小組或團契的扶持應該是最有效的。實在盼望信徒間能有肢体的切實之愛,在團契和小組中,有深入的分享和彼此代求,幫助弟兄姊妹應付生活中的壓力。

在 華人教會中,心靈痛苦的人,包括抑鬱症病人,往往先找牧師求助。牧者應該對抑鬱症有了解,並知道在適合的情形下,轉介精神科醫生。雖然我們相信,不論健康 或有病,信徒都可以榮耀神,甚至患抑鬱症的信徒也可以榮耀神。但是,神是醫治者,我們的身体是聖靈的殿,有疾病,包括抑鬱症,都應該治療。

信徒也應該幫助一切有病的人,盡量除去、減輕病人的痛苦。因我們應該追求的是全人的醫治。精神的痛苦,就如心靈和身体的痛苦一樣,需要醫治。

結論

抑鬱症是實在的疾病,不是否認它的存在就可以把它忽略的。總体來說,教會一年之
中大約有百分之五的會員會患上抑鬱症。且因為抑鬱而自尋短見的人,也不幸偶有發生。

既然教會是一個彼此相愛、彼此相關的團体,就不該漠視抑鬱症──這21世紀第二大的健康問題。讓我們靠著主,勇敢面對這個不容易接受的現實。

作 者為精神科醫師,來自香港。現為塔夫茨大學醫學院(Tuft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病學教授,兼波士頓亞裔精神病門診中心主任(Director of Asian Psychiatry Clinic at Tufts-New England Medical Center)。

1 Comment

  1. 我曾在教会中帶領过╴亇抑鬱症的支持小組,每亇人最大的痛苦就是不被人了觧反而被歸類,十分同意作者的看法,我相信得过這种病的人最大的收獲应該是了觧自已的軟弱是之前想像不到的.得病並不可恥,拒絕承認反而是最大的因難.很可惜在大多數的教会中仍被歸為「信心軟弱」,並排斥去就医. 原因是誇大医療的部份,有時反而輕視医療的必要性.身心灵的復健並不如局外人想得简單,但也不會脱離神所定的自然律. 凡事有主的美意,謙卑反省自然有收獲.
    (一位曾經得病並由此蒙恩的傳道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