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門票

施瑋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如何走出心靈的低谷?如何走出不冷不熱的光景?如何才能脫離嬰孩的階段,渴慕成長?如何才能讓躺在天堂門票上的基督徒,起來,成為大使命的精兵?這實在是每個教會都常常面臨的問題,也是我們每個主的門徒,行走天路時遇到的第一關。答案在哪裡?方法在哪裡?力量在哪裡?

只佔小角落?

         一些弟兄姊妹常說:“我只需要一張天堂門票,不要下地獄受永火之刑就可以了。榮耀的冠冕你們去得吧,我只想在天堂佔個小角落。”這句話的背後是怎樣的心思?是一個怎樣的誤區讓我們陷在裡面?

        我信主不久就蒙神呼召,心裡懼怕且逃避,希望以不追求也不長大來逃避恩召。那些日子我看了許多屬靈偉人的書,特別是蓋恩夫人的書。現在我還清楚地記得自己看 《馨香的沒藥》時心靈的鬥爭。真是越看越怕,覺得那不是常人所能行的路,但又忍不住地去看,斷斷續續了很長時間。我看到這條路是窄的,行這條路是要付代價的。

        教會中的很多朋友,勸我暫時不要去看這些,不要自己嚇自己。更多人則認為這是少數特別人物走的路。而教會中通常的做法,亦是只讓年輕信徒去面對部分真理,而好心地把另一部分先藏起來。

        然而,主卻是讓我們遵守祂的全部教導。“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得著生命。”(《太》16:24-25)這是主對祂門徒最基本的要求。

        難道是主的擔子,對年輕的信徒而言是過重了?難道人比神更有智慧,更有憐憫?難道另有一條曲折迂迴的路通向天國?

        回顧我自己走過來的經歷,真是感到主的擔子是輕省的。每一個開始走天路的人,都得學習放下自己的擔子,接受主的。這很難,但必須動這個手術,如同在心中行一個割禮。

        也許,不能馬上接受,不能很快感受到此中神的關愛,不能很快体會到這個手術帶來的益處。但我們仍然要面對它、經歷它。隨著理解、接受,到喜樂、感恩,我們的生命就不斷長大。

        既知道神的話不是重擔,而是一條帶有能力的道路。那麼當面對年輕基督徒時,是要用一支“成功神學”的麻藥,或是一盆“愛”的溫水,讓他昏昏入睡?還是真實地傳達神的心意,讓人面對真理,並誠實地剖開自己心路的歷程,來幫助他瞭解真理,拉他一起奔跑。

        出于神(而不是出于人)的愛,是在信心中的愛:相信神的美善;相信神的話(祂說祂的軛是容易的,祂的擔子是輕省的);相信一個重生信徒裡面新的、大有能力 的、屬于基督的生命;相信聖靈在他裡面,能夠幫助他理解神的話,行走屬天的窄路。而出于肉体的愛,卻引人離開真理,使人昏睡。給了老生命存活的空間,讓它 可以喘息並強大起來,反而把新生命的能力封閉了。

        人剛信主時,新生命孕含著何等的能力,它會遠超過他人的估計和認識;起初的愛心又是何等的強烈。因此,應該幫助新信徒相信、認識並學會使用這新生命的能力。否則,靈漸漸昏睡了,愛心也就淡漠了。

是否兩不誤

        只要一張天堂門票的人,真的渴慕永生、渴慕天堂嗎?真的明白天堂是什麼嗎?我們常聽到對天堂的描述,黃金街道,寶石城牆,總之是金碧輝煌、美得無比。

        我曾經非常痛苦,竭力想知道天堂究竟有多好,值不值得付上今生一切的代價。為了能產生對永生的渴慕,我努力想像著天堂的樣子。可惜無論如何,那些黃金街道、貴價寶石,都無法吸引我。我想若是我喜歡黃金珠寶,何苦不在今生追求,倒要等死後呢?

        而且萬一我並不喜歡那個稱為天堂的地方,何苦在今生為一個尚不確定的美好,而放棄許多實實在在可以享用的好處呢?

        當然,地獄我是不想去的。那麼,只要信了,耶穌就為我擔了罪,我就不必下地獄。在這個底線上,我要盡可能地享受今生物質、肉体的歡悅。我認為這才是最聰明的、兩不誤的選擇。

        有些弟兄姊妹信主多年,最關心、最愛討論的就是得救問題。我想他們的心態也許和我差不多,就是為了弄清那條底線,以便天堂、人間兩手抓。

        能一味地責怪我們嗎?權衡得失是人的天性。若沒有看見更好的,如何放手次好的?若完全不能了解天堂,如何能真正渴慕?若在今生不能看見主的榮耀,如何能視地上的一切如糞土?

        耶穌基督尚且用藏寶和尋珠來比喻天國(《太》13:44-46),人若沒認識那寶貝,或不知道它藏在哪塊地裡,如何會變賣一切去買這地呢?人若沒見那珠子,或不知它的貴重,又怎會變賣一切所有去換那珠子呢?可見要想讓人追求更美的,需讓他們先看見更美的。

        天堂是說不清的事嗎?天堂是不能預嚐,只能憑信心相信的嗎?我曾問一位神學院的老師:“你能說得清天堂是什麼樣子嗎?”他說不能。我就問他:“那我怎麼能肯 定自己會喜歡天堂呢?”當時,他問我:“你愛耶穌嗎?”我說:“當然,這信仰中讓我最感動、最熱愛、最離不開的就是耶穌。”他說:“對于我們基督徒來說, 天堂就是主耶穌在的地方。如果我們到了一個地方,那裡有黃金街、寶石牆,有一切最美的東西,但主不在那兒,基督徒應該會轉頭就走,因為那絕對不是我們的天 堂。”

         他的回答至今激勵著我,讓我越來越愛慕永生與天堂,對于一個年輕的信徒,他最能感受到的就是主。不要向別處去尋找答案與辦法,天堂和一切的豐富,其實都在主裡面。

士為知己死

        我也曾努力向世界死、向罪死、向己死;我也曾努力嘗試種種的方式,規範自己的言行、提高“靈命”。但一切都是枉然,熱情不會太久。做個“好的、標準的基督 徒”,似乎可望不可及,我感到自己這個人根本不適合當“基督徒”,就很想放棄。但我和許多年輕基督徒一樣,覺得唯一容易做的就是愛慕耶穌。愛祂的理由太多 了,也太充分了。而且,愛主、思想主,不像想“天堂”與“永生”那樣,有點虛空,需要想像。主所做的每件事、每個細節,都有聖經清楚地告訴我,可以藉著禱 告、默想與祂對話。就算起初不能清楚地與主溝通,也有心靈的感動。愛主、想主、學主,可以在生活中的每件小事上經歷、學習。

        一切都是實在的,一切都可以細微而具体地循序進行。一次次渴望讓祂(那為我死、為我復活的主)喜悅,因而滿懷愛的激情“走出去”;然後,一次次把軟弱、失敗帶回到祂面前。祂會除去我的沮喪,令悔恨不傷害我,反而激發出更多對祂的愛與殷勤。

        主實在是我的知己,“士為知己者死”。愛主吸引我去更認識主,認識主令我更愛主。于是我開始渴望天堂,為了與主更親近,看得更真切;于是我開始盼望永生,為了永遠與祂在一起;于是我開始享受在地若天,因為祂此刻已經與我同在。

        漸漸地,我不在乎自己的“靈命”到了哪一級,不在乎“屬靈的形像”,不在乎自己有沒有“死透”。我不再為自己的“靈命成長”而焦慮,生命的成長是自然規律, 若是為了“成長”而吃喝,又如何能享受生命呢?應該去培養並發現屬靈生命中對“吃喝”的自然的喜歡,“靈命成長”才能成為自然的過程,並且可以享受。

        在主面前,我可以比在任何一個人面前更赤露敞開,享受這愛中的自由。甚至可以流著淚,享受祂的光照與責備。祂完全的愛可以除去我的懼怕與羞恥,因此,我可以不怕失敗與跌倒,不怕人的論斷,也拒絕對自己的論斷。

        我知道許多弟兄姊妹,不是沒有追求過,而是失敗了。因為沮喪,害怕再試;因為“高靈命”者的自義,受傷、灰心。出于自己和出于別人的論斷,仿彿咒語把我們困在癱軟中。

        讓我們轉眼仰望耶穌吧!祂就站在你面前,祂在問你:“你要痊癒嗎?”不要去看自己的狀況,不要看別人不相信的眼神,不要去想自己已經癱瘓了多少年。祂叫你起來,你就要起來,你就能起來,因為祂是你的主、你的神。

        我們要喜悅奔跑,不用在乎跌倒。因為我們裡面的生命是奔跑的生命,因為我們所熱愛的主要我們跟隨祂,因為祂在我們尚是罪人的時候,就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因為祂愛你、看你為寶貴,因為祂要領你進入祂的安息,也進入祂的榮耀。

        何等令人興奮的確據!因這是神的旨意,不是人虛謊的看法。也只有這是確實可信的。

作者自稱是神的女兒,主內小姊妹。現住美國,讀神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