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的風帆

城郭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一)

u=4247724591,3555365936&fm=24&gp=0      “辭職?”坐在我對面的老闆,幾乎要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你要去做什麼?”他似乎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只得又重複一遍“我將去達拉斯讀神學。”他茫然地看著我,一時不知是應該挽留,還是祝賀。

        對于這種驚訝的反應,我已經習慣了。譬如,我的一位摯友執意要面見我們全家,以便確定我是否感染上“宗教狂熱症”,並要檢驗我的妻子和女兒是否有被迫或“受蒙蔽”的嫌疑。當他看到我們全家平靜、開心的樣子,感慨地對我說:“你有勇氣做自己喜歡的事,是一種福氣。”

         回想一年多來,夫妻同心合一地禱告,我深深地知道,最終走上全職事奉的道路,依靠的不是勇氣,乃是上帝的恩典。

         幾年前,我們開始參與教會細胞小組的事奉。當時教會因沒有牧者,正處在最艱難的時期。面對著各種各樣的挑戰,我們藉著禱告一次又一次地度過了激流險灘。
看到上帝在弟兄姐妹身上的奇妙工作,我們倍受鼓舞,尤其當神把得救的人數不斷地加給我們時,令我們感到如此的喜樂和滿足,乃至我們一生其他的成就都顯得黯然失色。

         但是我們夫妻各有自己的事業,又要照顧家庭,因此為主做工的時間極其有限。每每看到事工的需要,卻無法全力以赴時,心中常常有一種負疚感。

         一天深夜,當我和妻子談到這種感受時,我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全職事奉。話一出口,我立即被這想法嚇了一跳。多少年的艱辛奮鬥,好不容易在美國安穩了下來,難道要重新開始嗎?

          在教會生活日久,深深地体會到理想與現實的差距,還有作為傳道人的艱難。艱苦的生活還在其次,那人事上的煩惱……。為什麼要自討苦吃呢?我決意繼續邊工作邊事奉。

﹙二﹚

        儘管我竭力地想忘卻,但是全職事奉的想法一旦出現,便彷彿生根一般,印在我的腦海之中,無論如何也擺脫不掉。心中持續不斷地掙扎,一方面傾心于與神同工的美 妙,另一方面懼怕全職奉獻的艱難。每當我發誓不再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內心就格外地痛苦,以至于無法來到神的面前禱告。

         妻看到我如此的光景,便提議向熟悉我們的牧師咨詢。于是我撥通了一位住在弗吉尼亞州牧師的電話。這位牧師帶領我信主,多年來也一直關注我們的成長。我從內心盼望牧師否定我的想法,那樣便可以心安理得地維持現狀。

         但是與我的期望相反,牧師卻給予我很多的鼓勵。雖然那日牧師的言語並無特別之處,但是我卻突然間語無倫次,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口中喃喃自語“我不適合……,我做不來……”,直到用盡了所有的藉口。感覺不像是和牧師交談,而是在與神對話,上帝傾聽著我的傾訴,並輕輕地說,祂不會嫌棄我的軟弱。

         這次談話以後,我們內心出人意外地平靜,這是幾個月來不曾有過的。于是夫妻又一同拜訪了曾經牧養過我們的一對牧師夫婦。這位牧師 當年的蒙召見證,給予我極大的啟發。師母則一針見血地指出:“關鍵不是你適合與否、願意與否,而在于上帝究竟是否呼召你做全職的事奉”。一席話使我如夢方 醒。是的,如果上帝沒有呼召我,無論多麼願意、多麼適合,也無法去做。如果上帝確實呼召了我,無論多麼軟弱、多麼不情願,也應該專心仰賴主,走上這條奉獻 的道路。拒絕神的帶領,我的人生會是蒙福的一生嗎?回想幾個月來,我在沒有清楚上帝呼召的時候,就試圖逃避,心中十分的慚愧。

         蒙召是一種榮耀,也可以說是一個美麗的夢想。倘若這夢是出于神,我是願意打開心門,尋求祂的印證呢,還是龜縮在安逸舒適的環境中對自己說,“上帝沒有呼召我,不必一廂情願呢?”

        主耶穌的話不時地在耳邊迴響,“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26﹚。經過一番掙扎,我和妻開始認真地禱告,懇求上帝賜給我們勇氣,尋求蒙召的印證。

﹙三﹚

         我們所求的第一個印證,是希望能夠喜歡神學課程。因為多年從事科學研究,對神學是否會感興趣,我缺乏信心。于是利用業餘時間,選修了三門神學課程:《以賽亞 書》、《啟示錄》和講道法,並迫切禱告求上帝為我開路。出人意料,課程結束以後,我發現自己不但非常喜歡,而且學習收穫豐碩。

         因為上帝回應了我們的禱告,我們深受鼓舞,開始求神為我多預備一些教導他人的機會,作為另一個印證。雖然我曾經做過主日學老師,但是從未教授過神學系列的課程。這些 課程通常由頗有造詣的傳道人主講,何況我的神學基礎尚不足以勝任這項事奉。所以,當教會的主日學計劃出臺時,一如既往,我仍然沒有被包括在神學系列之中。

        我迫切地禱告。在主日學開課的前一個星期,我忽然接到主任牧師的電話,因為有其它事奉的緣故,他委託我代理三堂主日學的課程。因為內心清楚這是神給我們的印 證,我便欣然接受。在隨後的準備及教授的過程之中,上帝格外恩待與眷顧,使我完成這項原非勝任的服事,並得到弟兄姐妹的鼓勵。

         雖然上帝給了我們清楚的印證,但是我們的信心依然軟弱。于是我向神求一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以有人邀請我講道,作為神呼召我們全時間事奉的憑據。同時我也心存僥倖,或許可以用此作為逃避的藉口。

         出乎意外,這一次又是教會的主任牧師聯絡我。他希望培養平信徒參與講臺的事奉,我是其中的人選之一。看到所選中的其他兩位弟兄,均是信主幾十年,並長期在教會忠心服事的基督徒。我十分清楚,不是因為自身成熟,乃是上帝回應了我們所求的印證。

         至此,上帝的呼召已經十分清晰了。于是夫妻達成一致,準備第二年秋季開始讀神學。

﹙四﹚

         當做出這個決定以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仍舊不平安。腦海中不斷地重複著一個問題:“為什麼要多等一年?”出于無奈,我只好安靜在神的面前,為我所有的理由一一地禱告。禱告完畢,我驚奇地發現,居然沒有一個是屬神的原因。

         難道上帝是要我們今年開始嗎?我不能確定,于是徵求妻的意見。妻聞聽此事大吃一驚,原來多日來她也一直在思考同樣的問題。我們意識到這可能是上帝藉著夫妻同感一靈,將祂的心意向我們顯明。

         當時已經是四月下旬,我們十分懷疑是否可以趕在秋季入學。但是此時,唯有憑著信心試探著往前走。第一步我們必須徵得即將升入高中的大女兒同意。對于她是否會 支持家庭這一變化,我們心中毫無把握。但是我們確信,上帝不是呼召我一個人,乃是呼召我們全家去事奉祂。因此全家人甘心樂意的擺上,是神使用我們的前提。 于是夫妻同心合意地為女兒禱告,希望她同樣回應神的呼召。

         在預備與女兒交談的前一夜,夫妻長時間迫切禱告。禱告完畢,心中出奇地平安。我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女兒會同意我們的決定。

         可是第二天的交談,卻是火藥味兒十足。女兒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搞懵了,無論如何也不肯放棄她的朋友和學校。

         談話無法繼續下去,我只好請她為這件事禱告,並使她相信,我們尊重她的選擇。女兒勉強同意,但同時表示她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我心裡思忖,照這樣看來,即使她同意我們的決定,今年就讀神學院的可能性也是極小了。

         事已至此,別無選擇,惟有恆切地祈禱。本以為需要數月的等待,未曾想到女兒在一週之後便欣然同意了。我們在驚喜之餘,清楚上帝確實為我們預備,于是迅速開始 籌劃入學申請。隨後的環環相扣,使我們在諸事上都享受神的恩典。在僅有的三個月內,我們便經歷了入學申請、錄取、賣房、辭職、搬遷、租房、轉學、安頓等等 一系列的變化。上帝使我們在這一切的不可能上,經歷了祂的奇妙。

         雖然我們知道前面的道路漫長而又艱難,但是這段奇跡般的經歷,使我們堅信夢想可以成為現實。因為這個夢想是上帝的設計,當我們願意打開心靈的風帆,讓夢想隨著聖靈的引領,駛離自我封閉的孤島,祂必會帶領我們進入一個嶄新的天地。

作者來自天津,現居美國德州達拉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