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俺們的團契

星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在多倫多市中心唐人街附近的一間教會,每個星期六晚上人聲鼎沸,熱鬧非凡。主要是來自大陸的學人、移民,在這兒相聚、用膳、唱詩、迎新、禱告、查經。即使活動結束了,仍三五一堆地交談,不捨得離去。很多人說,一周最愉快的時間,就是來查經班。

        這就是俺們的團契,是主給不遠萬里來到加拿大的中國人,預備的溫暖的家,讓俺們雖然失了故土,卻得了新天。作為“老”團員之一,俺在這裡已度過了七個春秋,感受萬千。

理論基礎

         廣傳福音、靈修,是俺們團契的首要任務。只有懂得上帝的救恩,識得天國的信息,在神的話語上扎根,人才能得救、得勝。

         更何況初來教會的人,多偏愛小組活動,因為對一些人而言,周日崇拜的形式,對人來講較難接受。團契則“貼近生活”些,較少壓力。故對于不作禮拜,光來查經班的一族,小組的傳道、教導,功用不可少。

         根據程度不同,俺們團契分成慕道、初信、進深三個組查經﹕首者從“ABC”開始,中者為決志前後的,後者是“老”基督徒們。

         組員保持流動,遞次升級,不斷提高靈命。每隔三四個月就“合堂”一次,各組出代表作見証。身邊熟悉的人之親身經歷,更能啟發、激勵大伙兒,收效頗佳。

         另外,俺們有時也與其它的團契搞聯誼,混編,共同學習,彼此借鑒,在主內合一。

         團契自訂了《海外校園》、《舉目》、《生命季刊》等雜誌、書籍,還有福音磁帶,錄影帶等。皆被搶著借閱,起了很大的預工作用。

          每年聖誕,團契以唱歌、相聲、京劇等,參加全教會的匯演,算是另類傳福音方式。每年春節,則有年夜飯、團拜、聯歡晚會,用智力競賽、擊鼓傳花等形式,貫穿聖 經知識于謎語、遊戲、朗誦、對歌、地方戲曲之中,活潑多樣地傳神、佈道,鼓勵人人參與,大大增加了凝聚力,已經成為教會常年的“保留節目”了。

核心力量

         有迫切使命感的基督徒,是團契的核心力量。起初或許僅僅是幾個家庭,漸漸像滾雪球一般的擴大。藉著教牧的關懷幫助,其他同工的禱告,求聖靈托住;藉著輪流在 各家聚會,研討事工;藉著電話隨時溝通,打氣--畢竟都有軟弱的時候,有些情緒若在慕道友面前流露,怕會絆倒人,可以跟主內兄弟姊妹“訴訴苦”,得到安 慰,勉勵。所以,大家的屬靈光景,生活現況,彼此都“了如指掌”。

          多年來,俺們團契的同工經歷過失業、病痛等難處,但靠著神和同工們相互扶持,一路堅強地走過來,從靈命、生活各個方面,都為慕道友作出了美好的榜樣。所以,小組的肢体互補功用不可輕忽。

          依據不同各人的恩賜、個性,神使同工們搭配默契,在事奉中和諧,成為一個整体。從看小班到帶大班,從做飯煮菜,到接送交通,從領詩伴奏,到各組研經,都有條不紊。不少人都是一身兼數職,在幹中學,在服事中成長,任勞任怨,不亦樂乎。

          同工們還參加了加拿大校園團契和《海外校園》聯合主辦的各種培訓,將學到的“歸納法查經”等拿來應用,造就更多的人。進深班的基督徒們更輪著帶查經,鍛練主持能力,然後“放單飛”,以滿足待收割的禾場對工人的需要。

          七八年來,不論刮風下雨,大雪封門,團契幾未停過。僅僅在非典期間,“奉旨”取消了兩次。待半月後重開時,大家見了面備感親切。有人開玩笑說,真有點“小別勝新婚”的味道。

         據不完全統計,建團至今,至少有三百多人參加過俺們的團契。由于求學、換工的緣故,人員的流動性較大,常年聚會的規模約保持在三四十人。

         許多人在這裡決志信主,從此逐步過上正規的教會生活。即使在郊區買了房子,仍長途駕車,堅持來團契。有的轉去別處,生根開花,成為其他教會、團契的事奉骨幹中堅。

檢驗標準

         能否在日常生活中活出耶穌的愛,是檢驗真理和信心的標準。尤其大陸人,都經過“教條”、“八股”的環境,故開始時很容易將教會的某些形式,聯想為“形式主義”,而產生逆反心理。基督徒用實際行動來傳教更為重要,只有做得好,行得出,才叫人信服。

         既然全部律法都包在“愛人如己”這句話內,就應當如實地在行為上表現出來,讓人明白神是又真又活的。因此,小組的牧養、關懷功用,不可鬆懈。

         憑著聖靈的感動,同工們從電話關懷做起,加上愛心探訪,問病送暖,接送聚會等,不僅力求做到對各慕道友家的困難了如指掌,進而針對性地代禱、賙濟、協找工作。還有幫助搬家,接送飛機等。

         儘管同工們自己家也都有“難念的經”,卻均因主愛常常開放家庭,即使是在租住的樓屋裡,條件挺差,但不在環境而在愛心,更令人動情。

         特別逢年過節時,請慕道友們來家中,解除孤寂。不單單聚餐,還兼餵靈糧﹕唱詩,談心路歷程,賦予了“請客吃飯”以新的內容,讓遊子在“每逢佳節倍思親”之際,備感神家的溫馨。

         有位朋友一次在踢球時不慎小腿骨折,同工們立即帶其去就醫。打石膏固定後不能走動,他所在的小組的組長,每天接送他去上下班,直到痊癒。

         去年,一位單身姊妹意外身亡,年輕的同工們頭回經歷這事,也迅速組織起來,齊心合力料理一切後事,聯絡、接待其國內家人。妥善的安排與葬禮,令飛抵趕到的親屬体驗到基督的愛,感動不已。她生前的一位好友也因此決志信了主。

         還有不少人求職、念書去了外地,也不忘有事打電話回來諮詢,請求代禱。這都是對小組的信任和寄望,鞭策著團契更好地發揮“小組教會”的作用。

一朵小花

          像俺們這樣的團契,不過是神國漫山遍野的小花中的一朵,在北美不勝其數。它是教會的延伸,是傳福音的尖兵,是主親自興起、帶領的。基督徒在其中經歷、成長、被使用,慕道友在其中認識神,悔改重生。小小團契平而不凡,默默地成就著大工。

作者來自山東,現居加拿大多倫多。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