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婚前性行為(上)

慧能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理不清的混亂毛線團
當前牧養年輕人最頭痛的問題之一是婚前同居。不管是在西方還是在中國,婚前同居都成了一種時髦行為。年輕人常常愛趕時髦,也有的是由于經濟原因,這些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往往經不起誘惑而身 陷其中,也不能意識到,這種行為會給他們帶來一輩子的傷害。更想不到這將會對自己的下一代和整個社會帶來傷害。

        例如,一位基督教家庭出身的小伙子與他的女朋友公開同居,但這小伙子卻為自已辯護,說他將來一定會娶這個女孩子的。而和他同查經班的其他年輕人則說,同居不等于一定有性行為。他們有沒有性關係的事,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上帝知道。把帶領查經班的大姊姊搞得沒有辦法。

        帶著這樣的問題,我們去請教了不少牧長和傳道人,希望知道神是怎樣看待這一問題的,聖經上是怎樣說的。 

        一位牧師說,他就是在這情況下認了一個乾兒子。那也是一個信主的小伙子,再三個月就要結婚了。但是他的租房合同已經快要到期了,再簽一份新的合同顯然是不合算的。同時,他和未婚妻也早已決定,結婚後住在女方的住房中。于是,這位小伙子就想早一點搬到女方的房子裡去住,並請教牧師這樣做可不可以。同時,他還信 誓旦旦地向牧師保證,一定不會做出越規的事。

         所幸的是,這位牧師馬上明確表示,不可以這樣做。他說:“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深知人性的軟弱,我不希望你受到這樣的誘惑。如果你只是為了房子的問題,那麼,雖然我沒有與你師母商量,但是我想你可以在我們家中先住三個月”。

        于是,這個新郎就是從牧師家中送到教堂裡去的,成了他們的乾兒子。現在,這對年輕人有了一個十分蒙福的家,有三個孩子。而這對牧師夫婦就成了幸福的乾爺爺和乾奶奶。

        其實,從聖經和耶穌的教導來看,婚姻觀和性關係本來都是十分簡單的事,就是一夫一妻,不可分開。

        更重要的,婚姻是上帝造天地的壓軸戲,是創世的精華,是神的美意。聖經上寫著 “耶和華神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創》2:18)、“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創》 2:24)。所以,一夫一妻原本就是神的美意,是上帝造萬物的最高峰,所以是神聖的。

        主耶穌說得更清楚,“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並且說: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這經你們沒有唸過嗎?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体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開。”(《太》19:4-6)

         所以,從聖經來看,神所喜悅的婚姻本來是非常清楚,非常簡單的。就如一團毛線只有一根線一樣的清楚,一樣的簡單。只是由于人自己的罪性和對神的背逆,把神聖 的婚姻當成兒戲,把問題搞亂了。就如被搞亂的毛線團,千頭萬緒,理不清,理還亂。于是,社會學家,教育學家,心理學家等等,都紛紛出來各抒己見。更糟的 是,有的人還認為這是什麼新潮流,是社會的進步等等,把事情越搞越亂。

群婚亂倫的悠久歷史

        其實,只要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人類的婚姻史,所謂很時髦的“未婚同居”、“試婚”、“同性戀”等等,其實一點也不新,只不過是自遠古就有的群婚亂倫歷史的繼續。

        早在挪亞時代,就是“神觀看世界,見是敗壞了;凡有血氣的人,在地上都敗壞了。”(《創》6:12)這種敗壞,當然包括婚姻關係和性關係的敗壞。所以上帝才 選了挪亞,他的妻子,他們的三個兒子及兒婦,這遵從神所喜悅的一夫一妻制的四對人留下來,而沒有選那些姦淫的和亂倫的。

        然而,挪亞的子孫也慢慢地背離了神。到了摩西時代,不要說姦淫和亂倫,甚至與獸淫合的都有(見《利未記》20章),比現在的性解放運動還要“前衛”、“時髦”得多了。

        就是連被稱為“信心之父”的亞伯拉罕,也找了一位“二奶”,生了一個兒子。亞伯拉罕這段不受神所喜悅的婚外情,至今還是人類戰禍的一個主要來源。

       大衛王則更糟糕,為了婚外情還謀殺了人。而所羅門王的嬪妃之多,不亞于中國最荒淫的皇帝。所以以色列也就開始毀在他手中。

        與耶穌同時代的撒瑪利亞婦人,就有過五個丈夫和一個同居者。用中國現在最摩登的問候語:“離過幾次了”來問她,也是十分合適的了。
當然,婚前性行為就更不是新東西。

禁欲主義的極端思潮

        但在人類歷史上,也一直另有一種極端觀點,“禁欲主義”思潮亦不斷出現。有時只處于邊緣地位,有時還在某些社會群体中占著主導地位。

        歷史上最早的禁欲主義者是柏拉圖。他認為性行為只是為了生育,就如籠養動物只到生育時,才讓它們配種一次一樣。

         柏拉圖的禁欲主義,在社會上得到了多大的成功還不清楚。但是,儒家的禁欲主義婚姻觀和性觀念,確曾在中國的大部份地區占過主導地位。雖然,儒家還是一夫多妻 制的倫理觀,儒家的禁欲主義也只是針對婦女的,所以,只是一個半拉子的禁欲主義。但是,這個即使是半拉子的禁欲主義,也很有效地控制了性病的流行,從而使 漢民族成了世界上的一個大民族。

        當儒家的半拉子禁欲主義控制著東亞,回教的半拉子禁欲主義控制著西亞時,歐洲則受著天主教禁欲主義的統治。天主教的神職人員,教皇、主教、神父等,都是不許結婚的,更不用說修士修女了,就與佛教的和尚尼姑完全一樣。

        天主教的世俗婚姻觀和性觀念,也帶著濃厚的禁欲主義色彩。夫妻之間的性生活也被認為是不潔的。所以,在中世紀,即使夫妻之間也只有一星期兩天可以同房。星期 四是紀念主被補的日子,星期五是主受難日,而星期六是榮耀聖母的日子,星期日是紀念主的復活,而星期一是告別日,如此就只剩了星期二和星期三了。

        早期的基督教也帶著濃重的禁欲色彩。當年乘“五月花”號船到達美洲的一百多個早期美洲移民,都是清教徒,而他們的許多政治理念,後來成了美國的立國之本。有人說,美國的獨立宣言和憲法,幾乎就是新約的翻版。

        大概也正因為如此,當美國總統克林頓與陸文斯基的緋聞曝光後,克林頓被公眾搞得狼狽不堪。而歐洲的不少民眾,甚至包括德國的前總理科爾,都為克林頓鳴冤叫屈,認為美國人把自己的總統搞得灰頭土臉,也太過份了。難怪有的媒体說:亂糟糟的美國,居然還有一個清教徒的靈魂。

近代性解放運動高潮

        然而,這個“清教徒的靈魂”卻受到一位名叫弗洛伊德的猶太人的很大影響。猶太民族也真是一個奇怪的民族,既敬畏上帝,不但出了亞伯拉罕、摩西、大衛、以賽 亞、但以理等敬虔上帝的人物,還出了耶穌基督這樣偉大的救主,給人類帶來了無比的福音。然而,同時又是如此善于製造偶像,出了馬克思、弗洛伊德這樣的偶像 製造者,給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馬克思基于市場經濟中金錢的作用與魅力,寫出了著名的《資本論》,提出“經濟決定論”,把金錢祭成為一個巨大的偶像,認為金錢是決定人類的一切活動,決定了所有人的關係和行動,當然也決定了人的所有愛和恨。

        弗洛伊德則基于性的魅力,提出了“泛性論”,把“性”祭成為一個巨大的偶像,認為性是決定人類一切活動的上帝,決定了所有人的關係與行動,當然也決定了人的愛與恨。所以,弗洛伊德是二十世紀性解放運動的先鋒。

        二十世紀性解放運動的高潮,出現在六七十年代,這是一個世界性的運動。在美國,性解放運動還與有名的嬉皮士運動相伴。當然,所謂的性解放運動只不過是回復以往的濫交,沒有大新意。

        然而,還出現了一些當時很摩登的新名詞,如“一夜情”、“一杯水主義”等,男女見面,性交一回,就走開,雙方名字也不用問,與動物交配一樣簡單。
自然,這一性解放的後果,就是出現了大批的家庭破裂。

        與美國同時,歐洲也出現了類似的性解放運動。在德國,還與德國式的紅衛兵相伴。年青人高舉著“紅寶書”(毛澤東語錄本),喊道:看哪,在遙遠的東方,出現了那樣偉大的領袖。而看看我們德國政府,又是多麼窩囊!……

        這些年青人,在實踐共產主義方面,比中國與蘇聯都要徹底,不但共用財產,而且實行真正共夫共妻。二三十個年青人住在一起,財產公有,夫妻公有,并且一起研究科學性交……

        可見,所謂性解放運動,除了那些新名詞,確實也就沒有很多的新意了。值得一提的倒是性病上的新意。據病源學和考古學的研究,梅毒是人與美洲駝性交得來的。八 十年代出現的愛滋病,其來源目前還是眾說紛紜,一種看法就是與非洲猩猩性交得來的。不管怎樣,八十年代初出現的愛滋病,必然與七十年代開始的性解放運動緊 緊相關。

金錢權力性欲之殘垣

        其實,把“性”作為偶像崇拜的災難後果,遠遠超過了可怕的愛滋病。用“金錢欲”作偶像的宗教,帶來了二十世紀人類歷史上的第一大遺產:昔日壯觀的國際共運和今日的權力腐敗。

        用“權力欲”作偶像的宗教,帶來了二十世紀人類歷史上的第二遺產:兩次世界大戰,無數死亡和斷墻殘垣。

        那麼,用“性欲”作偶像的宗教,又給人類帶來了什麼呢?那就是無數破碎的家庭和無數破碎的心靈。

         這是肉眼看不見的心靈死亡,和心靈中的斷墻殘垣。然而,我們又不難從當代人的時髦病和家庭社會問題中,明確看到這種心靈的死亡,也不難從那些眼神茫然的孩子身上,看到那些心靈的斷墻殘垣。而這種心靈中的斷墻殘垣,比戰爭造成的斷墻殘垣要難修復得多。

         近幾十年來歐美國家青少年的犯罪率不斷上升,這些年輕的罪犯多數來自破裂的家庭。近年來,校園中的血案一次又一次地震驚了整個世界,而這些年輕的凶手也多來自破裂或有殘缺的家庭。

         事實上,許多當年很“前衛”的國家,都已飽嘗苦果,開始進行反思。

        在美國,經過六七十年代瘋狂的性解放運動之後,七八十年代的中年美國人,又忙著重組家庭。八九十年代的青年美國人,又在重新尋找婚前的貞操和婚後的忠誠。在 德國,當年的紅衛兵們帶著自嘲的態度,把紅色改成綠色,成了今日的綠黨成員。他們的子女成了典型的“父母革命兒保守”的一代,開始認真思考人生的意義和人 生的價值。

        不幸的是,海內外的中國人卻好像比整個世界慢了一個節拍,正在忙著製造破碎的家庭和破碎的心靈,而重新思考的任務準備交給下一代。
那麼,能不能在破碎的家庭和破碎的心靈還不是太多的時候,就讓中國的年輕人早一點進行考慮呢?

        至少教會應該擔起這一責任。所以,我們有必要認真討論,什麼是基督徒的正確的婚姻觀、家庭觀和性觀念。

聖經的婚姻和性觀念

        禁欲是對人性的扭曲。

        在一定的程度上,二十世紀的性解放運動,是對過去禁欲主義的一種反叛和反彈。
統治中國近兩千年的儒教,一向“談性色變”。小孩子就連問問性交這樣的事也要被打嘴巴。于是,在過去的中國,性教育嚴重缺乏。甚至那些被父母包辦送進洞房的新婚夫妻,一點性知識也沒有。

        然而老一輩還是知道性交與生育的重要關係。而在儒家的倫理觀中,又是“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沒有後代可是天大的事,然而,性交這兩個字又不能提,那麼,怎麼辦呢?

        于是,就發明了“鬧房”這一奇怪的緊急“性教育”手段。在“拜天地”之後,參加婚禮的眾人把這對新人送入洞房,大吵大鬧,逼著新人當眾親嘴,當眾擁抱,以期刺激他們的性欲。
為了急于知道這種緊急的性教育是否己經收效,長輩和客人們又要在“鬧房”之後進行“聽房”,聽聽這對新婚夫妻是否在做愛。如果這對新人的悟性太低,對于這樣 間接的教育還是不能理解,那麼就要進行更直接的性教育。去買“春宮畫”,也就是性交畫片,放在枕頭下面,讓他們兩人晚上好好地自學。

        在回教原教旨主義塔里班統治下的阿富汗,男子可以一夫多妻。但是,女子不能。更奇怪的是,如果一個女子受到強姦,但又拿不出四個証人,就要被石頭打死。所以,女子必須蒙頭蒙面,免得“勾引”男人。

        中世紀的天主教神學家也把性看成是罪,自然也提倡高度的禁欲主義。這一傳統延伸到英國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甚至認為鋼琴腿就有性引誘,所以應把鋼琴的腿遮起來。這絕不亞于回教女子為了避免性引誘,而遮臉遮頭髮的傳統了。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二十世紀的性解放運動,也是對過去那性禁錮式教育的反彈。因此我們要看到,性解放運動有積極的一面。例如,性教育的公開化,使夫妻 間的性行為,不再單單是為了生育而做的“動物配種”工作,而使許多夫婦真正享受到婚姻性生活的快樂,使性生活成了幸福婚姻的一個重要內容。

        現在的問題是,教會必須明確的說,這個性解放運動是否太過份了一點,是否太偏了?如果偏了,又偏在什麼地方?或者說,在“性禁錮”與“性解放”之間,到底什麼是正確的尺度呢?聖經的尺度是什麼?主耶穌又會怎樣說?這些都是教會不能回避的問題。

         而糟糕的是,面對這洪水猛獸一般的性解放運動,面對這許多破裂的家庭,面對可怕的青少年犯罪,當今的許多教育有點不知所措了,更不用說如何就婚前性行為做出教導了。

        這確實給當代的教會提出了十分尖銳的問題。我們要回到中世紀的教會,再次作性禁錮的衛道士呢?還是對當代這些人的罪性,表示無限地寬容呢?如何以聖經的教導來把好這一尺子,是當代教會應勇敢面對、嚴肅討論的問題。

禁欲主義是一種曲解

        其實,中世紀神學家認為“亞當在吃禁果前並沒有性知識。要是他們不跌倒,人類也可以通過神秘的方式或天使的方式生育,沒有性,也沒有罪。”(註1)這種觀 點,是對聖經的錯誤理解。而這種錯誤的理解,至今還在一些教會內外起著嚴重的負面影響,造成混亂,使這些教會不知如何正確地對待當今的種種社會問題,顯得 軟弱和束手無策。

        首先,聖經上寫得明明白白,“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創》2:24)。所以,婚姻是神的意圖,也是神所賜的。

        雖然保羅為了獻身傳道而沒有結婚,這確也是一種恩賜。然而,他也從來沒有強迫別的傳道人也必須單身。反過來說,他則要求教會的負責人建立一個模範的家庭。他 說:“作監督的人,必須無可指責,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兒女凡事端莊順服。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會呢?”(《提 前》3:2-4)。

         從馬丁.路德開始,要求基督教的神職人員努力建立基督化的和睦家庭,為信徒們作出榜樣。否則,就如保羅說的那樣,是不稱職的了。可喜的是,許多神職人員確實做到了,成為世界的鹽和光。

        接著的第二個問題,是如何理解:“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創》2:24)“二人成為一体”,是否就是指夫妻的性行為?這是一個極為尖銳,極為關鍵的問題。而中世紀的神學家正好在這一點上曲解了聖經,造成了整個教會內的思想混亂。

        其實,我們可以在保羅的書信中,找到這一個問題的明確註解。他說:“豈不知與娼妓聯合,便是與她成為一体嗎?”(《林後》6:16)。顯然,妓女不是純精神上的詩友、畫友或網友,有的只是肉体上性交的關係。所以,“二人成為一体”就是直指夫妻之間的性行為了。

         讓我們再次細讀《創世記》的那句話“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創》2:24)就可以發現,這遠遠發生在吃禁果之前。也就是說,性並不是吃禁果帶來的罪。正相反,夫妻的性行為是上帝創世時就設計的,不但與原罪沒有一點關係,而且更是神的美意。

人類性行為是種祝福

        事實上,近代科學也為《創世記》的這一段,作了很好的註解。

        生物學家早就發現。所有動物的性行為,都與排卵時間緊緊相關。也就是說,只有到了發情期,動物才會性交,其它時間就不性交。換言之,動物只是為了生育才性交,這倒與禁欲主義者柏拉圖的主張相當一致。

       可是,唯有人類的性交,與排卵周期毫不相干。一對生育年齡的夫婦,平均每週要過二到三次的性生活。也就是說一年有上百次之多。而這對于一輩子只生幾個孩子的人類來說,好像實在太沒有必要了。

        那麼,這種生理功能的意義在什麼地方呢?顯然與“生存鬥爭”沒有關係。這讓篤信達爾文主義、篤信人只是進化的動物的生物學家們,百思而不得其解。

        然而,從神創論來看,人本來就不等同于動物。《創世記》中清清楚楚地寫著:“神就賜福給他們,又對他們說: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也要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飛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 (《創》2:28)。

        在神的計劃中,人本來就是有著非常特殊的地位。神所賜福的婚姻只是針對人,並不是動物。神的話“因此,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体”也只是對人說的,並不是對動物說的。所以人類這一特殊的性行為,也是神的特殊祝福,是對人類婚姻和家庭的特殊祝福。

         事實上,不管在哪一國家,離婚三步曲常常都是:“先分床,再分房,後分家”。也就是說,當神特賜給人類的性行為開始出問題時,常常是婚姻開始出問題的時間。 所以,當有人提出離婚時,法院調解人也多半要問,性生活是否有了問題。可見夫妻之間和諧的性關係是神的特殊祝福(未完待續)。

註:
1.Nicky Gumbel, “Searching Issues”, Kingsway Publications.
作者來自杭州,現在德國做研究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