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札記之十:關係,關係

末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約翰壹書》4:7-8
一位西國宣教士到了中國,常聽到一 句對話:“對不起”、“沒有關係。”他暗暗琢磨:沒有,是否定的意思;關係是什麼呢?一定是重要、要緊的意思了。一天,他與中國同工下鄉,走過一座獨木橋 時不慎入水。他急中生智,大聲向中國同工呼救:“關係!關係!”這位老外真是一語道破在中國生存的機關。

在大陸,人們生活在一個無形的,卻又分分秒秒在運作的關係網路中。人與事的關係,常透過人與人的關係來解決。“你的朋友和父親的朋友,你都不可離棄。”這句話在那裡執行得最徹底。有了“關係”,就上了Freeway(高速公路);沒有“關係”,那麼就在“曠野”慢慢繞吧。
        我們都是“空降兵”,進入一個陌生的地方,沒有朋友,更沒有關係,真是寸步難行。這時,不免懷念起在美國的方便:許多事只要撥一通電話就可以,甚至不用跟人說話,照指示選擇1,2,3,就行,現在更是簡單,上網!我們與高科技很有“關係”,漸漸失去了與人建立關係的能力。
        在這裡,從局長到村長,從飯店招待到菜場賣豆腐的,都要面對面建立關係。學習上這種“關係網路”不簡單。在我們住的那個小城的銀行開戶,要站在櫃檯前微笑著解釋幾個小時,才拿到一個帳號。幾個月後,我知道我與這家銀行已有了好關係,因為取款時可以選擇需要的票面。
        我們有許多事工要做,按這個進度建立關係太慢太累了。我一定要想出辦法來。八十年代中國女排制勝秘訣--短平快,給了我啟發。我開始用這套打球的戰術來“打 關係”。短,就是走捷徑。聯繫工作時說:我是某某的二姨的同學的朋友介紹的,遠比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奏效。平,君子之交淡如水。關係不能太近,因為自知生 命還經不起細看;也不能太深,因為感情太脆弱,怕受傷。快,濃縮時間。
        有一位當地的英語老師,已經來我們的英語培訓班學習了兩期,我決定要多認識她,好與她分享主的愛。那天,我去她學校探訪。她說:“顧老師,知道您要來,我已經兩三天沒睡好了。”我心裡想: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不必那麼激動吧。
        我坐在教室最後一排聽她上課。還不到15分鐘,她的臉色變得像一張白紙,在講臺前嘔吐起來。她搖搖晃晃走到後排,一屁股坐在學生的長條凳上喘氣。我連忙問: “您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她痛苦地抬起頭,向我擺擺手。我突然明白她的意思:一,我不要緊。二,Bye-bye(再見)。當時能給她最大的幫助就是,趕 緊離開以減緩她的緊張。她實在還沒有準備好與我建立進一步的關係。是我太心急了。
        在與他人的關係中,我才能認識自己。雖然“打通”了許多關係,也 完成了事工,但卻被世俗的關係網網住了,自己的靈命也被慢慢侵蝕了,這又有什麼益處呢?建立關係的智慧由神而來。不認識神,與神沒有好關係,就不能與人有健康的關係。主耶穌道成肉身,住在世上,與各樣的人建立關係,是為了我們得永生的福分。
        建立關係是為了建立人,透過關係是為了能把愛傾倒給對方。而我,在工場上與人建立關係的目的,常常是把做成一件事放在第一位,當然,就沒有辦法與當地人建立長久的、深入的、真誠的關係。
        神學家巴刻也曾說過:“我們躲開那些要求自己付出太多的人際關係”。當我再次仰望被掛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穌時,明白了是祂用自己的身体與我們建立關係,也用自 己的血建立了我們與父神的關係,因為建立存留到永遠的關係,是要付出代價的。感謝主,只要我與主還有關係,就有盼望,就能重新學習在主的愛中與人建立關 係,在愛中發展關係,在愛中更新關係。

作者原住上海,後移居美國,曾在大陸邊遠地區參加扶貧工作,現在神學院進修。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