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誰

沙若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團契裡最近一陣子在談一個話題:“我是誰?”不知為什麼,我實在是想不好“我是誰”。

        每年冬天,我都喜歡在路邊的花農擔子那裡或花店裡,買一兩枝雕過的水仙花球,以便春節期間可以令我的小房間充滿溫馨。

        水仙很美,但在希臘神話中,水仙卻是一個自戀的美少年的化身。我竊以為那些老是很在意自己是誰,過于愛戀自己的人,就像這個美少年,自戀而自不足取。

        也許因為這個希臘神話吧,我總是提醒自己,基督徒的生命應該像水仙花那樣美麗馨香,但同時又是不自戀的。就像蓋恩夫人,對自己的美麗容貌不在意,甚至寧可捨棄自己的美麗--只因她更愛神的美麗。

        有位名人說過:一個人就像是一個分數,分母是自己對自己的看法,分子是別人的評價。分母越大,則分數越小。

         做為基督徒,神對我們的看法,比旁人對我們的看法更為要緊。主是這樣說的:駱駝穿過針的眼,比財主進神的國還要容易呢!當財主覺得自己有錢很偉大、了不起時,他的“分母”就開始膨脹了。而“分子”的大小他漠不關心。神的能力,神對他的看法,他都看不到了。

         這樣的人,很依靠自己,不會靠神,所以他不容易進天國--除非某一天他能真正發現“我是誰”,知道自我的渺小、自我的醜陋和生命中的罪。

         信主以前,我雖沒有像財主一樣,以自己的財產為傲,但我倚靠自己的才幹和好行為。所以只能表現出勉勉強強的謙虛。信主以後,我雖已不是以前的我了,可我有時候還是能很清楚地感覺到老我在內心的活動。

        很明顯的例子,如果“我”在裡面說:“這篇道我早聽過了,沒什麼新意。”或說:“這個人如何如何……”或“哈,我這次又表現得很了不起!”于是我會發覺:接下去的講道我再也聽不進了,因為心裡充滿了自得。

        這時候,我似乎聽到主在說:“真的嗎?”于是為了救自己,我會對自己說:你太渺小了,別忘了還有神,他都聽見了。回到你自己該站的地位上去吧。

        世界上的觀念,總在教唆人把自己變大,變大,越偉大越好;改變、改變,使自己的地位越高越好。但當人認識了神,就會把自己變小--變得越小越好,因為我們若是一粒微塵,而不是一匹駱駝,要穿過“針眼”不就容易了嗎?

         大衛在詩中說,他如蟲如狗,不過是個虼蚤。這是他對“我是誰”的回答。這樣的回答令我吃驚,就像我在聖經上所看到他的一生,為他一生的偉大而吃驚一樣。如果是在我信主以前,我一定會認為他過于貶低自己了。但信主後,我慢慢理解並最後認同了他的說法。

       “我是誰?”這個問題問得好。它能使人停一停人生匆忙的腳步,想一想值得一想的問題。

作者現住美國北加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