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致谢”

陈良忠

本文原刊于《举目》15期

       去年底,二十岁的儿子每晚都到半夜才回家。总是我在疲倦地一边看书,一边等着他,恐怕他误了末班车得驱车去接他--当然不能让他步行二十五公里走回来。

        有一天夜里,他兴冲冲地到家,拿着一个厚厚的本子,装订得像是一本书,说是他刚刚完稿的荣誉学位(BScHons)毕业论文。

        我对他说,把你的论文拿来,我给你看看。其实,我也看不懂,但不能说我看不懂,因为他过去就质疑过我:“您连这个都不知道,怎么念的Ph.D.?”

        我就告诉他:我读的和你读的不一样嘛。另外,有些人是学问大于学位,就像我们教会的牧师和某些执事等;有些人是学位大于学问,就像我。至于你长大以后,是学位大还是学问大,就看你自己了。他被这两个名词搞糊涂了,也就没再追究。

        翻开他的论文第一面,看到论文的题目是理论物理方面的。然后是他的名字,申请的学位,大学系别名称和完稿日期。

        第二页则是致谢(Acknowledgements)。这我太清楚应怎么写了,就是要感谢学校提供研究的机会、奖学金;要感谢指导老师某某教授,某某博士的 耐心指教;要感谢实验室某某技术人员的技巧帮助;要感谢同学某某、某某的互相讨论帮助;要感谢系秘书某某小姐或女士的文字帮助等等。最后,要感谢父母、妻 子(如已婚)的爱心鼓励等等,等等。

        可是,我读到的第一句话,儿子写的却是:”我要感谢主耶稣基督,在那些枯燥无味、空虚缥缈的漫长日子里,所给予的智慧和力量……”

        这时,我沉思了起来。一方面,我感谢主,这个孩子从两岁多跟我们到国外,从小在教会里长大,懂得凡事依靠神,对圣经真理很有追求,即使考试期间,每日早上起来也要先读几章英中对照经节。

         可是,另一方面,我也有些担心,因为现在的科学家中,无神论者太多了。虽然大科学家中,从牛顿等各个学科奠基人到历年诺贝尔奖得主,基督徒很多,但小科学家 中,从教生物到物理的老师,很多人不信主。他的论文评审教授如果是个小科学家,会不会对这个年纪轻轻,宗教思想严重的孩子产生偏见?在论文可给A也可给B 时,给个B就糟了。申请奖学金和深造高学位也就难了。

         我对儿子没有讲什么,恐怕打击他的信仰。在心里想了两天,到了第三天,终于憋不住和太太讲了我的这些担心。没料到,她倒爽快地答道:怕什么?尊主为大嘛!我立即顿开茅塞:对!尊主为大,尊主为大!

         几周之后得知,儿子的论文还得了一个什么小奖。后来,他被录取到我和太太十八年前的母校,做他的Ph.D.去了。

作者毕业自中国科学院,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医学院博士,现从事中医药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