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話8:第三次宣教行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u=3944753092,163778172&fm=24&gp=0      使徒保羅在主後52-53年左右,從安提阿啟程,開始了第三次宣教旅程。他經過加拉太與弗呂家等地方,重訪在前兩次宣教旅程所建立的教會,堅固眾門徒。然後,他來到以弗所。以弗所是亞西亞省的首府,保羅在那裡住了三年,以該城為中心,將福音傳遍了亞西亞省。

以弗所

         以弗所位于開斯特河(Cayster River)的港口,藉此河通愛琴海,貿易頻繁,在當時是小亞西亞(即今日的土耳其)最重要的商埠。以弗所也是從羅馬通往帝國東部主要大道的樞紐。以弗所除了在政治與商業上的顯要地位,還以亞底米神廟出名。亞底米是以弗所人所崇拜的大女神,在小亞西亞當地被視為是眾神明與人類之母。以弗所的亞底米神廟建築 雄偉,是古代七大奇景之一。傳聞在廟中供奉的女神像,不是人手所雕,是從天上落下來的。因此,以弗所是亞底米的守護城,是此偶像崇拜的中心。信奉此偶像的 人,要呼喊“大哉以弗所人的亞底米”作為崇拜術語(《徒》19:34-35)。

亞居拉夫婦與亞波羅

          以弗所雖然陷在邪惡 權勢之下,但是福音真光照進了此黑暗城市。保羅曾在第二次宣教旅程的最後一站,來到以弗所作短暫的停留,在會堂裡向猶太人傳福音。他離開後,亞居拉與百基 拉在以弗所繼續作工。之後,亞波羅來到以弗所。他是來自埃及亞歷山大的猶太人,大有學問,熟悉聖經,熱心傳講主耶穌的事。遺憾的是,他單曉得約翰的洗禮, 對福音的認識不足。

          亞居拉夫婦在會堂裡聽見亞波羅講道,就接待他。由于亞居拉夫婦已受到保羅的教導,他們就能忠心將主的道,更加詳細的講 解給亞波羅聽。亞波羅得了全備真理的教導之後,就有能力駁倒猶太人,見證主耶穌是彌賽亞是基督。後來,他往亞該亞省去傳福音,以弗所的弟兄們寫信推薦他, 他到了哥林多,幫助了許多蒙恩信主的人。

推喇奴學房

         當亞波羅在哥林多時,保羅到了以弗所,一連三個月在會堂勸化眾人信主。有些人仍是剛硬不信,並且公開毀謗主的道,保羅就帶著門徒離開會堂。保羅租了推喇奴學房,在那裡辯明福音傳講真道。推喇奴很可能是哲學教師,開館授徒 在早晨與下午,以避開中午炎熱。保羅就在其午休空檔,租用其學堂來講解福音,給一切願意來聽的人。

         《西方經文抄本》根據口述傳統,在《使 徒行傳》19:9加註時間細節:保羅在推喇奴學房,天天辯論,“從上午11時至下午4時”。根據考古與歷史學者的研究發現,以弗所與附近城市的營業時間, 在早上11時結束,開始午休。可想而知的是:早上11時之前,推喇奴在教學,保羅在織帳棚(《徒》20:34);到了11點,推喇奴下課休息,保羅卻不休 息,開始講解福音直到下午4點,即城市恢復辦公營業的時間。

都聽見了福音

         如每週以六個工作天計算(安息日休息),保羅每天五小時的講授福音,“這樣有兩年之久”(《徒》19:10),則保羅一共花了超過三千小時的時間,在學房裡傳講福音。難怪路加記載說:“在亞西亞的,無論是猶太人或希臘人,都聽見了主的道”。

         以弗所是亞西亞省的首府,全省的公路都集中在以弗所,如此四通八達,所有省民常有機會到以弗所辦事經商、探望親友、觀光採購、觀賞表演、禮拜神廟。當他們到 了以弗所,聽到有一位演說家保羅,每天在大家午休5小時的時間,在學房公開演講、回答問題。許多人在此空檔(無其他事可做),就路過學房,進入聆聽討論。 其中必有不少悔改信主的人,他們回到自己的家鄉,成立了教會,福音就這樣奇妙的傳遍了亞西亞省各地,包括歌羅西、老底嘉、希拉波立。《啟示錄》二至三章所 說著名的“亞西亞七教會”,以弗所之外的六教會,很可能就是在此時建立的。

得勝屬靈爭戰

          神藉著保羅行了許多神蹟奇事,他的手巾或織帳棚的圍裙,放在病人身上就可治病趕鬼。這些超常的神蹟,使得以弗所的人希奇不已。以弗所的偶像勢力頗大,有許多行法術的人。自古以來,以弗所以“邪術咒語”著稱,所出版的書刊,通稱為《以弗所法術書》,遠近馳名。

          在以弗所的法師中,也有念咒趕鬼的猶太人,其中有猶太祭司長的兒子們。他們看見保羅行神蹟奇事,想東施效顰以斂財牟利,正如在撒瑪利亞行邪術的西門。他們模 仿保羅奉主的名去趕鬼,但是卻敗陣而逃。這事使得以弗所全城的人都懼怕起來。信徒中多有人認罪悔改,有行邪術的法師也悔改歸主,就把他們的法術書籍拿來在 眾人面前焚燒,這些書的市價共值五萬塊銀錢(當時一天工資是一塊銀錢)。

劇場中的暴動

          主的道在以弗所大大興旺,許多人 悔改信主,離棄偶像,使得城中製造亞底米神銀龕的人,失去不少生意。為首的銀匠底米丟聳動眾人捉拿保羅,他們拿住保羅的同工,湧進露天劇場。此劇場可容納 兩萬四千人,是市民集會場所。暴民聚集,有的喊叫這個,有的喊叫那個,大半的人不知為何聚集,只是聽說有人對亞底米女神不敬而已。保羅原想進入劇場,向群 眾解釋,但亞西亞的貴族領袖中,有保羅的朋友,差人勸阻保羅不要冒險。

          當地的猶太人想要表明與保羅所傳的“這道”無關,就推出一位代表, 名叫亞歷山大來分訴,但是暴民以大聲呼叫亞底米,來阻止他的發言,有兩小時之久。城裡的書記官見勢不妙,就出面安撫眾人,說明此次集會是無緣無故,被捉的 人並無罪行。若有控訴,應循正當法律途徑,如此的暴亂無法對羅馬上級交代,所以勸告眾人立即散去。書記官的宣示,表明保羅與同道是無罪的。如此可見,以弗 所的暴亂是偶像勢力對福音正道的攻擊。

天天是冒死的

          劇場中的暴動,結束了保羅在以弗所三年之久的事奉。亂定之後保羅離 開了以弗所,往馬其頓去。在以弗所的三年,保羅為了傳福音遭到許多苦難。保羅自己見證說:“我是天天冒死的……在以弗所同野獸戰鬥”(《林前》 15:31-32);“但我要仍舊住在以弗所……因為有寬大又有功效的門為我開了,並且反對的人也多”(《林前》16:8-9)。當保羅離開以弗所到馬其 頓時,回憶說:“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被壓太重,力不能勝,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林後》1:8-9)。

          顯然保羅與同工在以弗所遭遇的逼迫,是極為嚴重、面臨死亡的威脅。這很可能與亞西亞省當時的政治情勢有關。尼祿(Nero)于主後54年10月繼位羅馬皇 帝。他與亞西亞的“方伯”(即總督)西蘭尼(Junius Silanus),皆是該撒亞古士督的曾孫。尼祿的母親亞基帕娜(Agrippina),認為西蘭尼是他兒子的潛在勁敵,就叫人毒死他。下毒手的人,是在 亞西亞省的皇帝私人代表,賀里司(Helius)和克勒(Celer)。在新任總督到任前的空檔時期,這兩位就代理總督之職。這也解釋了《使徒行傳》 19:38所記的:“若是底米多和他同行的人,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也有‘方伯’(原文是複數),可以彼此對告”。此處書記官說的是“方伯 們”,一省只有一個方伯,為何用複數呢?很可能是指這兩位代理“方伯”。

          史家推測:如同亞該亞省方伯迦流一樣,西蘭尼在保羅遭到逼迫控告時,依法保護保羅;當他被毒殺之後,政局不穩,仇敵就趁官府應接不暇時,伺機逼迫殺害保羅。所以,保羅是天天冒死的。

為哥林多擔憂

         哥林多教會是保羅在第二次宣教旅程中建立的,他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牧養哥林多教會。哥林多是邪惡淫亂的大城,教會內外面臨試探引誘,問題多多。保羅在以弗 所的三年中,特別掛心在愛琴海對岸的哥林多教會。首先,他寫了一封信給哥林多教會,告誡他們不可與淫亂的人交往(《林前》5:9-10),此封信的內容很 可能有一部分重述在《哥林多後書》的六章14節至七章1節中。

         哥林多教會有些人回信給保羅,詢問一些難題,尋求他的指引,內容包括:婚姻 嫁娶、祭過偶像的食物、姊妹在聚會時的蒙頭、領受聖餐、屬靈恩賜的運用、身体復活的性質意義。同時,哥林多教會的革來氏家人,來到以弗所訪問保羅,告訴他 教會中間有結黨紛爭。保羅又風聞教會裡有人犯了淫亂,也有人互相告狀于外邦人法庭,他非常痛心。為了要處理這些問題,他就寫了《哥林多前書》。

          然而,哥林多教會的問題頗為嚴重,教會中竟然有人質疑保羅的使徒權炳,批評他的真理教導。于是他必須親自造訪哥林多,當面來處理這些反對勢力,這一次的訪 問,聖經學者稱為“痛苦之旅,Painful Visit”(《林後》2:1;12:14;13:1)。看來,保羅此行並未完全達到目的。他的敵手仍然與他當面作對,保羅謙卑的離開哥林多,回到以弗 所。他寫了一封“嚴厲的信,Severe Letter”,勸戒他們悔改(《林後》2:3-4,9;7:8)。他差遣提多帶此信赴哥林多。

         在不知哥林多人會如何對待提多、回應此信的情況下,保羅離開了以弗所,準備往馬其頓與亞該亞去。保羅到了海邊的特羅亞,在此等候提多回來報信,雖然在特羅亞 傳道的門開了,但是他心裡焦急不安,還是辭別了弟兄們往馬其頓去(《林後》2:12-13)。當他到了馬其頓時,“身体不得安寧,周圍遭患難,外有爭戰, 內有懼怕”(《林後》7:5)。

         終于在馬其頓,保羅等到了回程的提多,提多報告說哥林多人真誠悔改,順服保羅的使徒權柄。這使得保羅歡喜 雀躍,他感謝神藉著提多帶來的好消息安慰了他。于是保羅在馬其頓寫了《哥林多後書》給哥林多教會,安慰鼓勵他們,並且要他們完成幫補耶路撒冷教會的奉獻計 劃。末了,保羅終于到了哥林多,與他們在主內團聚。

結論:“就是這樣”

          保羅在第三次宣教旅程中的重點,是在以弗所的三年。保羅的外在環境遭遇極大的逼迫,為了傳福音天天冒死,使他學會了“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林後》1:10)。保羅的內在心境也常受到極大 的壓力,為了眾教會日日掛心,使他學會了“主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1:28-30;12:9-10)。經歷“主恩夠用、靠主剛強” 的保羅,將福音傳遍了亞西亞,復興了哥林多教會,並寫下了《哥林多前後書》。正如路加在《使徒行傳》所下的結論:“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就是這樣” (《徒》19:20)。

作者現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會,並在海外神學院教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