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温室

姬翔

本文原刊于《举目》13期

       今年一月份去芝加哥市工作,让我较担心的不是工作,不是工作中要经历的各种考试,而是寻找教会。从一月到四月,我一直在试不同的教会,希望找到一个充满活力,年轻,而又温暖的团契。

         芝加哥是个华人很多的大城市,华人教会自然也多,找起来也真的好辛苦,有时跟神祷告说:神啊,为什么你要给我这样多的选择?像以前在劳伦斯市(Lawrence) 一样就好啦,只有一间华人教会,想换都没的换。

         其实,如果在芝加哥可以找到像我在劳伦斯那样的教会,我就不会辛苦地试来试去了。每一个我试过的,我在里面都是最年轻的,没有同龄人,也很少有人在我第一次去时和我讲话,让我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想到以前在劳伦斯的教会,第一次来就有很多人和我讲话。下一次如果没有来,一定会有人打电话问我,是不是生病,生活有什么需要,甚至一直问到我有逆反心理。在芝加哥,真的很想有人会这样问我,至少可以让我知道,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终于等到这样的人,可又和她找不到共同话题;或者有共同话题,但是教会离我家又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挑来挑去,终于找到一间距离我家只有十分钟的教会。我挑得太辛苦,于是决定定下心来,待在那教会。

        开始的时候,还是很少有人和我讲话,即使有,也都只是打招呼 ,大概一个月以后,慢慢熟起来。感觉好了一点,但新的问题又来了。

         了解了我们的团契之后,就奇怪:以前我在劳伦斯的教会,大家总会有聚餐,还经常一起消磨时间, 可为什么这里的教会却很少有这样的活动?大概是因为大部分人都有家庭,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没有时间去关心周围的人。我觉得弟兄姊妹之间,没有我希望的那样亲密。

        我问神:“我该怎么办?我是不是又该跳槽了?”

        这个问题我问了两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间,神借着各样事情,有时藉弟兄姊妹,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功课:谦卑,顺服。

        神告诉我,教会是一群不完全的人的组合,就是因为人,所以只能是人,不能是神。祂让我看到,我对教会很挑剔,对弟兄姊妹很挑剔,是因为我习惯了劳伦斯 的教会,习惯了那样一种生活模式,习惯了和一群年轻人唱歌,祷告,烧烤, 开生日派对, 习惯了心血来潮偶尔去一下弟兄姊妹组织的探访组,习惯了顺手从教会拿一本《福情线》,也习惯了接受弟兄姊妹的关怀和爱。

        但是我付出了什么呢?在劳伦斯三年,我一直是接受的,而不是付出的那一方。没有组织过什么教会的活动,没有加入探访组,没有帮忙编辑过《福情线》……原来神在这三年里给了我那么多恩典,借着那间教会,借着那群爱主的弟兄姊妹!

        现在,神让我走出这个摇篮,让我学习成长。我决定继续留在这个教会,因为我相信,神在让我学习谦卑、顺服。我要做那个组织活动的人,我要做那个和新朋友讲话的人,我要做那个关心人的人。但我知道最重要的,是我要和神有非常亲密的关系。

       虽然我想多参与教会的事奉工作,但和一些弟兄姐妹聊天时,他们问我想做什么,我又答不出来。我唱歌一般;文字工作又没做过;探访活动倒可以参加,但又没有勇气去带领探访组……干点什么呢?

        在我还在寻找答案时,神借着圣经对我说话。《罗马书》12:6-8节说:“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或做执事,就当专一作执事;或作劝化的,就当专一劝化;施舍的,就当诚实;治理的,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

        原来神给我们这样多的选择,不是只有当同工才可以事奉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祂给的恩赐,都有机会可以事奉祂,可能通过讲道、传福音或在教会做同工。如果这些都不能做,那么还可以去关心人。另外,把本职工作做好,在公司也可以为主做见证……

        哦,是了,我有口,我可以传福音;我有健康的身体,我可以帮助别人;我有神的爱,所以我可以去爱别人。

        感谢神,把我带出劳伦斯这个温室;感谢神,借着现在的教会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感谢神,在我信心动摇的时候对我说话,给我加添力量;感谢神,因为无论我如何,祂从来不曾离弃我。

作者于1999年,从中国天津到 Lawrence, Kansas。现在Chicago 从事精算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