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之路面面觀(四) ──平衡的生活

邱志健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第一個問題

      1965年12月,我面對 一個最重大的決定,到底要不要出來全職事奉主。台雅各牧師為我禱告了一段時間,要求我考慮加入學園傳道會。我還記得那是在他的家裡,我回答說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的意思是我不敢做決定,因為我從所受到的教導和培養中,曉得事奉主不是嘗試錯誤(try and error),不能試試看,不行就改行。事奉主是一輩子的事情,我沒有毅力做那樣大的決定,所以我只能說我不知道。

         台雅各牧師當然也不能勉強我,于是我們就開始做結束禱告。沒想到,就在禱告的短短時間裡,神問我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你怕甚麼?

         我怕的是,我才二十三歲,還很年輕,怎麼能夠做這麼重大的決定?我怎麼知道我一生會怎樣?我願意愛主,但是我怎麼知道我能夠全身而退?事奉主不是百米賽跑,一鼓作氣衝完就算了。事奉主是越野賽跑,不只是起跑要好,而且要跑到底,要至死忠心。

         我了解自己的個性和光景,我覺得我不夠資格。萬一我軟弱,不能夠好好事奉,我一個人事小,絆倒別人怎麼辦?會羞辱主的名,我擔不起。所以我害怕。

第二個問題

         主就問我第二個問題,你把你自己奉獻給我,你怕甚麼?意思就是當我奉獻給祂的時候,祂是我的主,所以祂是最後負責的那一位。就好像我們唱的詩歌一樣,“如果 主指引我,我就不怕迷途”。這就幫助我解決了我最大的一個問題,讓我曉得事奉主不是因為我可以,不是因為我有決心能夠走到底,而是因為我有一位主,祂負我 的責任。

        當然這不表示說,主負我的責任,我就賴皮,就隨便。而是我要盡全力,但是就算盡我的全力,我還是不夠,然後主會負我的責任。想到保羅對提摩太所說的一句話,“我們縱然失信,神仍然是可信的”。

         其實當我想到把自己奉獻給主,我還有一點賴皮地想到一樣事情,連我軟弱都是主的責任,主要保守。看來,上帝揀選我們實在冒很大的危險。你敢不敢把你自己的名 譽給予另外一個人?我想我們輕易不敢的,尤其曉得那個人有失敗的記錄。然而,上帝知道我們這些人有許多失敗記錄,祂還敢把祂的名字給我們。這是冒多大的危 險!在事奉中,神跟我們工人各要負多少之責任?標準答案是一百對一百。即凡事百分之百是我們的責任,百分之百亦是神的責任。我們需要盡全力,做無愧的工 人,討主的喜悅,這是我的責任。但是同時,我盡我百分之百的努力還是不夠,還要靠神的恩典,百分之百是神的恩典,百分之百是神所做的。讓我們就用我的百分 之百跟神的百分之百來配搭同工。我不曉得這個算不算是一個平衡。

平衡不絕對

         平衡不等於中庸之道,但是至少讓我們曉得不 要走極端,不要偏激,不要過猶不及,不要矯往過正。我想平衡是一個原則,但不絕對。舉一個例子,沒有信的人,對信主的兒女朋友常常有一個忠告:“信可以, 但不要迷”。迷就是極端,就不平衡。照這種想法,你要信,稍微信一點就好了,不用太信。

         其實沒有太信的信等於不信。結果你就是馬馬虎虎,那個信仰只是一個點綴,不能指導、決定你的生命。就好像很多基督徒不知不覺地仍然活在以自我為主,為中心,為優先的生活裡面。是把神拉來走我的路,而不是我走主的路。

        主耶穌和門徒出耶利哥城的時候,看到一個討飯的瞎子名叫巴底買。祂讓那個討飯的瞎子眼睛看見。之後,巴底買做了一件聰明事,就是“跟隨耶穌”。現在很多人在 社會上很精明地討飯、混飯吃,于是就求:“主耶穌,你來幫我討飯。”但是巴底買不是如此,他不拉耶穌走他的路,而是他放下討飯的生涯,起來走主的路。

         所以在我的事奉裡面,我不只是求主用我一生,免得我一生浪費掉可惜。更是求主在我的一生裡面,因為祂使用的緣故,祂心得滿足。如果我的主沒有滿足,我不能滿足,如果我的主沒有喜悅,我不能喜悅。

         所以,所謂的平衡不是絕對的。保羅的信仰就不是“平衡”的,因為別人說他癲狂了。保羅是為神癲狂了。所以,講平衡有一個先決的條件,就是我們要有正確的價值判斷和優先次序。所以,平衡不是平均值的平衡。

         下面,舉出幾方面平衡供大家參考。

         第一, 專職傳道與帶職傳道的平衡。

         專職傳道與帶職傳道要有一個平衡。我們講到愛主,講到奉獻,講到事奉,常常會造成一種印象和傾向,使得絕大多數人都把全職事奉當作特殊、特例,甚至以馬丁路 德的名言──“你要逃避傳道好像逃避地獄的火一樣”,作為逃避全職事奉的理由。確實,你出來全職事奉必須清楚是出於神,當你碰到問題時,你可以到神面前 說:“神哪,是你要我來的,你要負責任。”如果上帝說:“我沒讓你來,你自己的事。”那你就栽了,是不是?

         但是,有的時候,人們把這當作 逃避的藉口,所以很少有人全職事奉。我想,在整個教會的裡面,教導獻身服事不夠正確、不夠普遍。我們把奉獻當作特殊的人,把獻身當作屬靈的超越和奢侈的表 現,卻不曉得奉獻自己服事上帝,是每一個真正的門徒、基督徒的基本起點。每一個基督徒都應當奉獻自己。至於怎樣服事,確實要得到神的引導,要尋求神的呼 召。饒孝楫牧師就說過,不是只有祈禱、傳道、專職事奉才要明白呼召,無論做什麼都應當有神的呼召。

         我的一位很要好的朋友,是學歷史的,他 花時間研究中國的教會歷史。這在整個歷史系裡面是不入流的,根本是不務正業的。但是他以奉獻的心,作中國教會史的研究。結果現在一講中國教會歷史,大家都 會去找他。我很感動,因為他是用奉獻呼召的心,來作研究,不是為了的職業,為了地位。

         基督徒,都應該如此,都應該是奉獻給主的人,認真地尋求神的引導,無論在哪一個行業都不是隨隨便便去試試看,不是看出路,看給我多好的待遇,而是看我怎樣在神給我的恩賜興趣裡,為神做見證,榮耀神,為福音做最好的選擇跟最大的發揮。

         所謂的帶職不是逃避全職的藉口,很多人要帶職事奉,因為想到,全職事奉要拿教會的薪水,每一個人都要管我。“我為什麼要被人家管,我自己掙錢,可以有很多的錢,過富裕的生活,然後有餘力事奉。我所有的事奉都是額外的,別人不能要求我,我是我的老闆”。

         這個很清高,用來逃避全職事奉,不願意作神的僕人,更不甘於作眾人的僕人。而且,還引用保羅的“織帳篷”為理論根據。保羅哪裡有一天到晚織帳篷?保羅有織帳篷的能力,但只是在必要的時候織帳篷,養他的同工,不成為別人的負擔,他真正的事情不是織帳篷。

         但是,現在很多人“織帳篷”,只是為了逃避信心的生活,逃避全職事奉。這不是帶職事奉的正當理由,是因為我們對事奉的觀念不整全。我們以為只有全時間事奉主,才要清楚神的旨意,只要不事奉主,隨便我自己。

         其實,請你注意,如果你不全時間事奉主,要很明白神的引導。無論做什麼都要明白神的引導。不管你是一個教授,或是一個工程師,你都應當把你教授和工程師的工 作,百分之百是為神而做。因為我們有一個總原則,就是我在這個行業裡面,不是因為我要為自己圖利,為自己出名,而是神給了我一個範圍,我要在這個範圍裡為 主作最好最大的發揮。

         這就是事奉。而且,還要像韓偉博士所說的: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神要我去,我就隨時把我手裡的東西放下,我就去。

         所以,你現在所做的工作,不是你拒絕神進一步引導的藉口。你說:“上帝,我就是用這個,只用這個來事奉你。”上帝說:“我不要你這個。”你怎麼辦?

        生命是內在的,是隱藏的,生命表現出來的是生活,生活就是我們的事奉,這是我對生命-生活-事工的理解。生命是內涵,隱藏的,看不見的。但是好樹結好果子, 如果生命有問題,表現出的生活就有問題。從生活的問題,可以讓我們反省生命裡的問題。從生命著手,從生活看見,然後從生命裡來解決。所以,內在的是生命, 外在的是生活,而正確的事奉觀,就是生活即事奉。《歌羅西書》3:23,是我個人持守的原則,“無論作什麼都要從心裡作,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 無論作什麼從心裡做,這是一個事奉的基礎。人是軟弱的,常常容易注重外表,因而就從外表來應付,卻忽略裡面的。但是,即使你在外面有對的表現,讓人看到你 很敬虔,很聖潔,很熱心,卻仍不保證裡面是對的。

         這就是裡外的平衡。《羅》2:28-29,是我領受的一個教導,也成為我持守的一個原則。外面做的不是,裡面做的才是。求主幫助我們,作主的工人,要從裡面的誠實開始。

         從這裡引出的,是傳福音和生活見證的平衡。

         有的人整天講,但是生活的見證趕不上。或者落入另一個偏差:“我的生活見證現在還不好,所以不要講。”這造成的結果是,我們注重生活見證的培養,卻不講。“因為我不講,所以我生活見證不好也沒有關係”。這會變成惡性循環。

        有一個笑話,據說有一個島上的人很兇悍,會迫害基督徒。有一個基督徒說:“我去那個地方,我不怕。”一段時間後他回來,人家問他怎麼樣?他說:“我沒事,他 們沒有人知道我是基督徒。”你要作見證,你的見證對你就有約束力。你不要一面傳,一面破壞你的見證。所以,為了傳福音的效果,你要更謹言慎行。生活的見證 跟操練傳福音,同樣的重要。在你生活的見證上,必須學習開口為主作見證。這就是《彼前》3:15所說的:“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 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第三,教會成長的質和量的平衡。

         有的教會很屬靈,但是就是那麼幾個人,關起門來孤芳自賞,屬靈到不食人間煙火,屬靈到對福音的工作不太關懷,越追求越玄,越覺得自己很優越,這樣子的屬靈有問題。

         我們與神的關係是最優先,但是我們也要体會與神的關係,是透過與人的關係來体現的。這就是《約壹》4:19-20所說的,我們愛神,是因為神先愛我們。但是,如果我們說我們愛神,卻不能愛我們能看見的弟兄,怎麼知道我們愛神?

         所以,我們跟神的關係,透過我們與人的關係來体現。這就是為什麼有教會。我們不需要屬靈到不食人間煙火的地步。神考驗我們的靈命,把我們擺回到人的當中。所以屬靈的質如果高,應當有相對的量的成長。

         當然,人多不等於屬靈。我們容易羡慕成功的教會,就是人多的教會,很興旺。在那個教會當牧師,無論在教會內部怎樣頭破血流,出來也有很好名聲,是大牧師。

         這是很大的試探。我們喜歡看量,當好的質應該有量相對的成長,但量的大,卻不等於質的好。所以當人數增多的時候,切切注意素質上的栽培。不然的話,那不過是一時的現象,不久就會衰退。所以要栽培,要帶門徒。

         但是質和量不是你自己可以選擇:要質不要量,要量不要質……這是要均衡成長的,要內在外在兩者平衡。

         第四,操練身体跟操練敬虔的平衡。

         很多的時候我們注意敬虔的操練,而忽略操練身体。但是更多的時候為了健康的緣故,我們操練身体,又忽略敬虔操練。其實,這兩者都不能偏廢。如果要講優先,敬虔的操練在先。但是不要因為敬虔的操練,就不顧身体。不顧身体,仍然不是好管家。

         當我開刀的時候,我覺得很難為情,我覺得虧欠上帝。因為如果有一天,我到主的面前,主可能說:不忠心不良善的僕人,我本來可以多點用你。因而我現在一方面是 為了自己,但是,更為了神的緣故,我不敢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各位弟兄姊妹你們要為主好好照顧身体,並且鍛練身体,攻克己身,叫身服我。當你需要用的時候, 你的身体就不是你的限制,不是你的攔阻,你能夠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為主燒盡。(全文完)

本文是2002年8月加拿大多倫多“工人之路”培訓營的講章,由王天梅、天嬰整理。

作者曾在福音機構及教會事奉多年,現任國際關懷協會(Care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總幹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