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其所以然 ──談儀式與典禮

周學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u=3195115344,4253027454&fm=24&gp=0遲疑態度

       近年來,中國學生、學者與移民湧入西方,他們當中的許多人不僅得到更多的機會,還找到了耶穌基督。這些新歸正的中國信徒,使北美的華人教會,產生了重大的改變。

        這些新的信徒對于基督教信仰,似乎很積極,易於接受並且開放,甚至願意服事並投入教會的事工。然而,有許多人儘管心裡相信,但對受洗、完完全全地加入教會 ──耶穌基督的身体裡面,卻往往很猶豫。有許多人認為,儀式(rituals)與典禮(ceremonies),對于他們的信仰,並不重要。

       但事實上,這些儀式與典禮,對於他們的信仰與教會認同感重要無比,所以他們遲疑不接受的態度,使許多教會領袖覺得很困惑。

       然而,他們的這種表現並不令人太驚訝。因為北美大多數的教會都是獨立教會或者“信徒”教會。這些教會大多數都是從查經班開始發展出來的。查經班乃是以少數委 身的領袖為中心的較鬆散的組織,有很強烈的信念要傳揚福音和研讀神的話。這些獨立的中國教會,在精神上很像更正教宗教改革之中,“自由教會”的支派。

      “自由教會”這個稱號,可以回溯至第十六世紀。它源自最早期信徒聚會時,自認為是“主的自由百姓”。他們認為教會的存在,並不是由於組織結構或者外在儀式,而是忠心的信徒自動聚集的結果。他們認為教會的神聖屬性,不在於場所、事物或者儀式,只有聖靈的內住才是聖潔的。

        這種看法否認教會行政的所有階層,不僅具有逃避中世紀主教管轄權的意義,並且在某些情況下,對於所有教會的聖職人員都敬而遠之,而且也“豁免於”國家或者帝國的命令。因此,信徒可以根據自己的良心,無拘無束地相信,在聖經與聖靈之外,並沒有其他的基本權威。

        任由“自由”或者“信徒”教會率性而為,會使華人教會積弱不振,導致傳統、儀式與典禮的退化。我們從開始就必須防範這些偏執的想法,例如認為教會傳統是人類的發明,一定會與聖靈默示的聖經對立,阻擋聖靈在信徒與地方教會生命中發揮力量。

        這種視儀式與典禮無關緊要的看法,將聖經的清楚教導扭曲。那麼,承認儀式與典禮對於教會的重要性,有何意義呢?它為何在基督徒生活上佔有中心地位呢?

特殊的表示

        首先,我們要明瞭,何為禮拜儀式(liturgy)?這個詞的意義就是“子民的工作”。早期基督徒使用這個詞,指稱他們在每週第一日,聚在一起敬拜神所做的 事情。他們所獻的,並不是廣泛、普遍與漫無邊際的敬拜,如我們在異教世界中所見到的那樣。他們的敬拜代表一件事:遵守聖餐的禮拜儀式。

        無數基督徒,甚至聖職人員,都不了解這詞的意義,因為在更正教中,很久以前就將其失落了,我們拋棄了多少好東西!

        早期基督徒把禮拜儀式視為他們特有的工作,在聖餐中向神敬拜,也就是向神感恩。

        教會的禮拜儀式包括兩個要素:儀式與典禮。儀式代表話語,典禮則代表行動。許多人認定,典禮是死氣沉沉的,或者更糟糕,是胡鬧以及毫無意義的。他們把教會的禮拜儀式,視為一個“表演秀”。

       但這種看法錯得太離譜了。它忽略了一個重要東西:典禮的本質。當然,有些典禮真是浪費時間,更有些典禮只是為了娛樂。然而,典禮卻是我們生命結構的一部份。我們是恪守典禮的受造者。

        我們只要多想想,就可以瞭解這點。對於我們越重要的事件,我們就越使它典禮化。我們只要舉出人生最基本的三個經驗:出生、結婚與死亡,就可以証明。我們和動物都會經歷這些事件,但我們不一樣的是,我們對於僅經歷過這一切並不滿足,我們必須另有表示,那就是舉行典禮。

        這似乎是我們人性的註冊商標,我們這些例行公事,表達出一個重要訊息,即我們了解某事具有重要意義,因而舉行典禮加以慶祝。

        舉例來說,交配是我們與狗類共有的天性。但是我們與犬類不同,我們可以看出這個肉体活動大有意義,因此我們是從婚禮以後才開始做這事。幾乎所有文化都有很精緻的婚禮。男女婚配是自然而然的例行公事,但是每一個婚姻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們凸顯其獨特性的辦法就是舉行婚禮。

        那些認定典禮與儀式純粹是額外的人,把典禮儀式當作蛋糕上的糖霜,與原物很少有本質關係。但是,好好想一想,每次我們訴諸典禮時,我們絕非為了逃避,或者掩飾什麼,反而是要凸顯事情的整体意義。

        典禮幫助我們處理無法控制的因素,絕非在我們與真理之間樹立一道藩籬,而是要使我們更接近真理。它使真理向我們戲劇化地呈現出來。典禮可以表達純靠言語無法述說的事實,使我們超越顯然可見、解釋說明、言辭表達、命題主張和理智思考的層面,而達到事物的中心。

        典禮是構成我們行為的基本要素。我們舉行典禮,並沒有比飲食和行房,更需要聖經的根據。聖經並非無所不包的萬用手冊。它為我們人類開啟神的異象,這異象會拯 救、改變我們人類的生命,使我們充滿活力。它絕對不會打擊人類的潛力、渴望與能力,反而可以拯救並使之得到自由。禁止舉行典禮,甚至不信任典禮,並把對於 神本身的敬拜,降低到只有語言所能做到的貧乏程度,對基督教都是致命的打擊。

有鞠躬的對象

        禮拜儀式最初出現於教會史上,是當教會從五旬節聖靈降臨的光輝進入歷史的天路歷程時。這就深入又強烈地觸摸到我們。不僅如此,我們還可以進一步的說:它喚醒我們裡面的一切,它要把福音的內涵向我們表達出來。因為這就是禮拜儀式的本質:以典禮的方式把整個福音劇本演出來。

        這個福音信息的演出,會使許多基督徒躊躇不已。它是一個遊戲嗎?是一個啞劇嗎?或是愚蠢的行為嗎?它是不是要把偽裝與啞謎偷渡到神聖不可侵犯的領域嗎?這一切鞠躬與東轉西轉的行動,難道不會偏離簡單的福音真理,退回到異教世界中嗎?

        這一系列的問題,答案簡直垂手可得。這一切行動都與被演出的主体有關。正如我們所知的,典禮乃是我們人類生命結構的一部份。我們確實是在表演,而我們未來也會繼續表演。沒有人能夠禁止我們從事演出。

        最反對典禮的人,或許會嗤之以鼻,甚至脫離所屬的教派以示抗議。但是就在此時,他已經露出問題了。那就是他在遵守他自己所堅持的典禮,把他所相信的,用一種典禮的方式演出。

        然而,即使到了這個地步,仍然會有反對聲音說,舉行太多典禮是很糟糕的,而且有些行動看起來確實很像異教徒的行為。舉例來說,佛教徒和道教徒不都常常鞠躬嗎?若基督徒鞠躬,會讓人覺得他們模仿異教。

        回答這個,仍然不費吹灰之力。基督徒聚在一起來演出聖餐儀式,在提到聖名時鞠躬,回教徒鞠躬,佛教徒鞠躬,我們所有人都行禮如儀。問題的關鍵只在于:“我敬禮的對象是誰?”如果對象是佛祖或觀音菩薩,那麼應該反對的就不是鞠躬,而是鞠躬的對象。

簡約的婚禮

        論到是否舉行太多典禮,這實在是見仁見智的問題,沒有人可說他的立場具有完全可靠的根據。我們的生日派對應該包括多少典禮部份呢?我們是否應該把客廳的燈光 弄暗,從廚房裡拿著蛋糕列隊進場,暗示大家當隊伍到場的時候唱歌呢?或者當我們用完正餐的時候,從冰箱裡拿出蛋糕,就該找出火柴點燃桌上的蠟燭?

        誰能回答這些問題呢?這些答案完全取決於,針對這個場合,我們希望有多喜樂與尊嚴感,要到哪一種程度。

        回到結婚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出,有許多典禮活動是可有可無的。一對新人如果略過其中任何一項,仍會是合法有效的婚姻。並沒有任何新娘必須有女儐相,更不用說 打扮得花姿招展的伴娘了。也沒有任何新娘必須穿結婚禮服。慢吞吞的婚禮程序,可以省下來,把時間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新郎大可隨隨便便地帶著新娘,走到地毯的另一端。戒指當然也可以省下來。

        這種簡約與務實的婚姻,唯一的問題在于,沒有考慮到我們的身体和內在的需要。不但我們的身体和想像 力,其實,連我們的理智和心靈,都想要從事表演。例如,就我們相信的,人世有一個很微妙的奧祕叫做女性氣質,並且童貞本身就是一個最高貴純潔的質素。那 麼,我們要把它完全展現出來。不僅在我們的思想裡,不僅在我們的文章裡,更要穿上潔白美麗的衣裳,向天上、地上與地底下宣告:“看哪!看哪!這裡有一位新 娘!”那麼,這個精心籌劃的婚禮,是太過於小題大作嗎?而且,婚禮為什麼這麼緩慢呢?是因為悲哀嗎?是因為新娘不情願嗎?都不是。婚禮中莊嚴的節奏,反而 是代表“這裡正在舉辦偉大與喜樂的典禮,讓我們不要等閒視之。”這個典禮的進行速度與姿態舉止,反映了我們認為必須持守之物。它們把這個意義栩栩如生地展 現了出來。若只靠語言本身,是無法做到這點的。

        在禮拜儀式中,我們藉著信心進入救贖,把未來在新天新地才會實現的、完美的裡外合一預先表現了出來。我們棄絕使身体與心靈、姿勢與思想互相爭鬥的分裂世界。我們藉著演出真理,學習何謂真理。我們藉著真心誠意的點頭鞠躬,見證我們的內外已經復原、天衣無縫。

        我們藉著跪拜,教導我們不情願的心靈如何敬拜。我們藉著十字架,向天上、地上、地底下及我們最深處的存在宣告,我們真的是在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的記號之下。我 們不再以裡面的信仰為藉口,來拒絕外在的姿勢。佛教和摩尼教或許也會這樣做,但是我們這樣做不是因為受到他們影響的結果。我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作者生長於美國,現任台北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授。若讀者對於儀式與典禮方面有不同的看法,歡迎來信或投稿深入討論。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一種時間的浪費”——論敬拜-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