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史话3:安提阿的“基督人”

吕沛渊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9期

       在巴勒斯坦北方的临海城市“安提阿”,是罗马帝国叙利亚省的首府,是散居世界的犹太人聚集中心之一。在此,犹太人与外邦多种族并居,异教信仰林立。基督教会在耶路撒冷建立约十年之后,已在安提阿立足且蓬勃发展。

        当司提反殉道之后,耶路撒冷教会大遭逼迫。那些说希腊话的犹太人信徒,被迫逃离耶路撒冷,来到邻近犹太人群居之区域,如居比路(即“赛浦路斯”)、腓尼基、叙利亚等处,他们也来到安提阿。

福音是关乎万民的

        这些四散的门徒,只向犹太人传福音。然而,其中有些来自居比路与古利奈的门徒,到了安提阿。他们扪心自问:“难道这福音只是给犹太人的好消息吗?难道不也是 给万民的大喜信息吗?”于是,他们勇敢迈出大步,也向外邦人传讲主耶稣。许多人悔改信主,教会在安提阿成立了(《徒》11:19-21)。

        大批外邦人归主的消息,传到了耶路撒冷使徒们的耳中。这并非首次外邦人归主的案例:近来有“该撒利亚”的百夫长哥尼流,在彼得带领之下全家归主;在大数的保 罗也很可能向外邦人传福音(因这是他所蒙的召)。然而,此次安提阿的情形是很多人信主,如同撒玛利亚人因腓力的传讲,大批信主一样(《徒》8:14)。事 关重大,所以使徒们决定差遣代表到安提阿,实地察看。差遣谁去呢?最合适的人选是“巴拿巴”。

“劝慰子”巴拿巴

        巴拿巴是利未人,出生于居比路。他在耶路撒冷教会中有美好的见证,奉献家产,爱主爱人,被称为“劝慰者”(《徒》4:36-37)。他到了安提阿,看见外邦人大 批真诚归主,非常喜乐,深知这是神的奇妙作为。他很能鼓励来自居比路的同乡,并其他古利奈人。巴拿巴是好人,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安提阿教会在他的带领 之下日益增长,到了一个地步,需要帮手来同工。谁能且愿意参与带领安提阿教会的重任呢?虽然优秀的犹太弟兄为数不少,但是谁能抛弃传统的偏见、愿全心投入 外邦宣教事工呢?

        巴拿巴想到一个最合适的人,就立刻动身前往找寻此人—-保罗。那时保罗正在其家乡大数与周围区域,积极从事向外邦人传福音的工作。巴拿巴找著了保罗,保罗就随他到安提阿一起同工。他们共同建造安提阿教会,带来强有力的见证(《徒》11:25-26)。

“基督的人”

        此后,门徒被当地人称为“基督徒”,这是教会历史上的里程碑。原来门徒是被称为“拿撒勒派”。很明显的,当地犹太人不会以含“基督”此词在内的名称,来称呼 他们的。因为,“基督”就是“弥赛亚”的希腊名称。假如犹太人称这些信主的人为“弥赛亚徒”,这就等于表明犹太人承认主耶稣是弥赛亚救主。然而,对外邦人 来说,“基督”只是一名字(也许听起来有点特别),与犹太教并无直接关连。外邦人看见这些门徒的言行,见证“基督Christ”为救主,就称他们为“基督 的人Christ-ian”。

        安提阿教会的领袖,除了巴拿巴与保罗之外,尚有称为“尼结”(拉丁姓,“黑”的意思)的“西面”。有些人认 为“西面”就是替耶稣背负十架的“古利奈人西门”(《路》23:26)。另外还有“古利奈人路求”与“马念”,马念是在大希律王的宫廷中长大的,是希律安 提帕(即杀害施洗约翰的分封王希律)的童年同伴。安提阿教会在他们的带领之下蓬勃发展,信而归主成为“基督的人”日益增多。

安提阿的医生

        约在此时,有位年轻的希腊医生名为“路加”,成为安提阿教会的一份子。从教会历史的角度来看,他是重要人物,后来他写作了两卷署名为“路加致提阿非罗”的 书,即《新约圣经》中的《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在这两卷书中,路加以医生精确的手法,收集考察史料,忠实记录初代教会的起源。他写历史的准确严谨, 连现代史家都佩服不已,实在堪称为“第一位教会史家”。

        虽然圣经本身并未明言“路加”是安提阿人,但是早期教会传统提供了证据。约在主后170-180年的文件“路加福音前言”记载:“路加是在叙利亚的安提阿的市民,他的职业是医生,是使徒们的门徒”。第四世纪史家“优西比乌”的名著《教会历史》,也清楚提及路加是安提阿人。

        另外,在《使徒行传》11:28的经文,有些抄本记载:“当我们聚集的时候”,此表明路加当时在安提阿。正如《使徒行传》中,有些段落使用“我们”作主词 (16:10-17;20:5;21:18;27:1;28:16),与其它以“他们”作主词的段落有别。这些“我们”的段落,清楚表明:路加后来成为保 罗亲密的宣教同工,至少自第二次宣教旅程起,他就伴随保罗,与他同工。保罗常在书信中提到他(《西》4:14;《门》24)。甚至直到保罗殉道之前,众人 离弃保罗、同工不在身边时,只有路加仍与保罗同在(《提后》4章)。难怪保罗称他为“亲爱的医生”。

第一次的爱心行动

        先知亚迦布来自耶路撒冷,被圣灵感动,在安提阿教会聚会时,预言天下有大饥荒。这事到罗马皇帝革老丢在位年间(主后41至54)果然发生了。根据罗马史家苏 东尼斯(Suetonius)所著《革老丢生平》所记:在革老丢年间连续荒年庄稼欠收。犹太史家约瑟夫也在其《古史》中,特别记载:巴勒斯坦在主后46年 为饥荒所困,幸有底格里斯河那边的亚底雅比王国皇太后(为犹太裔)鼎力相助,收购埃及玉米与居比路的无花果,及时纾解犹太地的燃眉之急。

        安提阿教会的门徒们听到预言之后,就定意照各人的力量,爱心捐献金钱,预先送去犹太地,以帮助主内弟兄姊妹面对将要来临的灾荒。这是教会历史上第一次外邦教会的“基督人”帮助耶路撒冷母会的爱心行动,真是主内一家,彼此相爱团契。

外邦宣教的基地

        巴拿巴和保罗受安提阿教会的差遣,将爱心奉献的捐款,带到耶路撒冷的教会。他们也趁此机会,与母会的领袖商讨关于“传福音给外邦人”的圣工。当时耶路撒冷教 会的领袖,是称为“柱石”的三位:使徒彼得、使徒约翰、主的兄弟雅各。他们都明白神呼召巴拿巴与保罗,向外邦人传福音;外邦人大批归主,这些果子就是神施 恩给外邦人的的明证。另一方面,他们也认清耶路撒冷教会的主要使命是要向犹太人传福音。双方行右手相交之礼,表明在主里互相接纳团契。耶路撒冷的使徒主要 作犹太人的福音工作,巴拿巴和保罗则往外邦人那里去传福音(《加》2:1-10)。此后,有了耶路撒冷母会使徒们的祝福与支持,巴拿巴和保罗可放心大胆的 向外邦进军,安提阿教会就成为向外邦宣教的中心。

从安提阿出发

        巴拿巴和保罗回到安提阿之后,积极祷告准备赴外邦各地宣教。不久,在一次聚会中,圣灵吩咐教会:“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保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徒》13:1-3)。既然主吩咐他们去,教会立刻顺从,使 他们放下本地之工,迈向那广大的禾田。首先,巴拿巴和保罗从叙利亚沿岸,向西航行到居比路(赛浦路斯)岛,这是巴拿巴的家乡,也是宣教旅程的首站。

        此行有称呼“马可”的约翰作帮手,他是巴拿巴和保罗从耶路撒冷带回来的同工。他的家在耶路撒冷,是门徒常聚会祷告的地方,他也是巴拿巴的表亲。他熟悉主耶稣 的生平事蹟,因他是使徒彼得的属灵儿子(《徒》12:12;《彼前》5:13)。所以,他以目击证人的身份,加上从彼得所学习的,必可为主耶稣作强有力的 见证。早期教会传统指证他就是《马可福音》的作者。他与巴拿巴和保罗同去,是传福音的得力助手。

外邦宣教的策略

        外邦宣教大业,绝不可随便从事,必须有明确的执行计画。宣教旅程的各站,是罗马帝国境内沿主要公路的重镇,福音可从这些城市向周围四境传播开来。如何寻找外邦人 来听福音呢?巴拿巴和保罗先从那些“慕道的外邦人”着手。这些“敬虔进犹太教的外邦人”(《徒》13:43),每逢安息日都到犹太人会堂聚会。在罗马帝国 全境有许多外邦人,被犹太人的“独一真神信仰”所吸引,他们看破异教多神信仰的虚妄。这些外邦慕道友,大多数并未接受割礼、遵行全部犹太律法。但是他们参 加会堂的崇拜,有些还守安息日与食物洁净条例,他们被称为是“敬神之人”。他们对旧约律法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因每周都在会堂听人诵读律法与先知的书。所 以,巴拿巴和保罗所到之处,他们都先在安息日进会堂,以接触这些外邦慕道友。

        巴拿巴和保罗以“会堂”作为传福音的第一站,另有一重要原 因:“犹太人也需要福音”。巴拿巴和保罗认为:犹太人身为神的子民,但是背约远离神,理当先向他们传福音,带领他们悔改归向神。如此,才能恢复犹太子民在 旧约时所领受的使命:向外邦人传福音。保罗和巴拿巴渴望各地的犹太人先悔改,与他们一同向当地的外邦人传福音。只有当犹太人弃绝这道,他们才转向外邦人去 传(《徒》13:44-49)。

结语:安提阿的“基督人”

        安提阿教会是“基督人”的团体,在教会历史上扮演承先启后的重责大任。安提阿是第一个“犹太人与外邦人合一”的教会、第一个“以爱心行动帮助耶路撒冷母会”的教会、第一个差派宣教士“向万民传福音”的教会。安提阿 教会活出“主内不分彼此、对内爱心帮助、对外广传福音”的美好典范。美哉!安提阿的“基督人”!

作者现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会,并在海外神学院教课。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