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錯了

建文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每年聖誕節大堂牆壁的裝飾,對我來說,是既有趣又有挑戰性,教會始終都放手讓我去做。2001年 的聖誕節時,我決定將詩歌〈普世歡騰〉的第一句,Joy to the World! The Lord is come!以紅色的五線譜,鑲綠色金片的音符,和黑色金片的字,由上往下,由左往右,彷彿天使歌聲由天上而來地浮貼在牆壁上。

        在花了一天 的時間跪在地上刻字、刻五線譜後,我想音符就大致幾個,意思意思就好了。因為,我要表達的只是一個“象徵”聖誕節天上和地上一齊歡欣的氣氛,應該沒有人照 著牆壁上的五線譜來唱歌吧!但想想,以防萬一,還是按照原曲調來放置音符罷,甚至連半拍的符號都沒省。唔!應該萬無一失了。

        然而禮拜天當我一腳踏進教堂,看見牧師正站在前面專心地看牆壁,還似乎頭點點,嘴裡唸唸有詞地。我心虛地往邊上一閃,“糟糕!可能太花俏了,牧師一定覺得不妥!”

        不久,牧師即來找我:“Esther,你應該把牆壁上的音符降至C大調,我唱了半天怎麼跟詩本不一樣,才發現沒有升記號。”

        早堂崇拜後,一位攻讀音樂指揮的姊妹也來辦公室,“Esther,妳忘了兩個升記號!”

        “我知道,我知道,明天就加上。”

        “要記得加在正確的位置哦!”

        午堂崇拜後,一位從事會計工作,在教會教成人主日學的弟兄,急急忙忙來辦公室,“Esther,你這次佈置很好,不過有個錯。”

        “我知道,他們已經告訴我了,明天就加上兩個升記號。”

        “不是那個,還有一個錯!”

        “啊……還有錯?”

        “文法錯了,不是“The Lord is come”,is 和come都是動詞,怎麼可能放在一起!”

        “可是,詩本是這樣寫的啊!”

        “它應該是“The Lord’s come”

        我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因為對我來說,那不過是一幅圖畫。我看到的是顏色、線條和代表的意義。然而對會唱歌作曲的牧師和姊妹來說,他們看到的是,實際能唱 的音調。對從事會計工作要求準確無誤的弟兄來說,歌詞文法的正確則是重要的。其實,我們都沒有錯,也沒有人故意指責我的疏忽。他們只是由不同的角度來看這 件事。

        這使我想到,在教會的團体事奉中,為什麼常有爭執?就是因為每個人的立場不同,因個性與專業也有差異,所以看事情也有不同的角度。如果每個同工堅持自己的意見,不虛心接納別人的批評、体諒別人的立場,爭執就會出現。

        在教會中惟一不可與人妥協的,只有基督的真理,其它的,如不是什麼重大事件,彼此能退讓的就退讓。畢竟教會是眾弟兄姊妹的屬靈家庭,每個人都有參與、表達意見,與被人接納的權利。因此,彼此尊重,彼此接納,就至為重要。

        正如我經歷的這件事,我想當我們正討論哪裡錯的時候,可能有些弟兄姊妹對牆上所貼的東西,根本視而不見呢!

作者來自台灣,現任紐約中華海外宣道會播恩堂秘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