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僕之約 ──學園傳道會創辦人白立德的生命轉折

心漁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非作古人

         第一次注意到白立德(Bill Bright)的名字,是十幾歲時閱讀他寫的《屬靈四定律》,總以為他是作古之人。後來,才慢慢地知道,他是學園傳道會(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International)的創辦人,是眾人眼中的成功者,與葛培理同為世界級的基督徒領袖,擁有極大的影響力。

        學園傳道會的事工成 果,以1999年為例,學園在全世界有20,514名全職同工,遍及181個國家,並有663,612名受訓的義工,這還不包括受過訓的平信徒。1998 年,有八億五千萬人經由學園傳道會及附屬機構接觸福音,有超過五千四百五十萬人做了接受耶穌為個人救主的決定(註一)。

生命轉折點

        學園之所以能夠建立這樣龐大的事工,並且擁有從上帝來的豐盛祝福,其關鍵在于白立德夫婦于1951年得著學園事工異象之前,做了一個改變一生的決定。這是他 們生命的轉折點,直接影響了他們的婚姻以及事工。這個生命的轉折點,就是他們同心在上帝面前立約,“願意做上帝的奴僕”。而做上帝的奴僕,意味著將理智、 情感、意志完全降服于主。

        也許你不覺得這樣的立約有何希奇,也許你會說,我與上帝也立過約,但是好像沒有帶出像白立德那麼大的事工果效。 然而,在上帝的眼中,事工果效不是以規模大小來計算,而是在于是否遵行上帝的旨意。此外,我們常犯的毛病是在領受生命異象之後,不進一步倚靠上帝的帶領達 到目標,而是開始為上帝做計劃,然後要上帝祝福這些計劃,因而錯失經歷上帝奇妙作為的機會。白立德與上帝所立的約,保守了他避開落入這個錯誤。

不為己伸冤

         這份“奴僕之約”,幫助白立德在面對反對勢力時,仍享有平安。在1967年秋天,有一群同工集体反對他的領導,甚至揚言若是他不交出領導的棒子,他們就帶領一批同工離開學園。

        對多數人而言,愛不信主的朋友或陌生人比較容易,但去愛背叛我們或傷害我們的親友就難得多。然而,白立德非但沒有苦毒,反倒選擇仍舊愛對方。他沒有讓這件事 影響自己的事奉,也沒有報復這些同工。幾年後,大多數人紛紛向他道歉。白立德至今仍舊與他們保持友誼。除非全人降服于主,否則人很難做到在受攻擊時不為自 己伸冤,並且仍舊選擇去愛。

保持謙卑心

         這份“奴僕之約”幫助白立德在上帝面前保持謙卑的心。既是奴僕,為主人做事都是理所當然的,豈有驕傲的餘地呢?在學園事工一步步發展,獲得豐碩果實的同時,白立德堅持謙卑是必須遵守的規範,是得到上帝的祝福的必要條件。

         白立德早年閱讀屬靈書籍時,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的話深深地捉住他的心︰

        “謙卑是心靈完全的平靜。謙卑對任何人、任何事物沒有期待,也不會為自己設想,更不會感受到敵對勢力。謙卑是在無人讚許自己時、受人責備時、受人鄙視時,仍心 如止水。謙卑在主裡建造了一個蒙福的家,是我可以回去、關上門、跪在主的面前的秘密藏身處。謙卑使我在驚濤駭浪的環境中,可以安息在平靜的深海中。”

        謙卑是他本人及事工蒙福的關鍵,也是他“奴僕之約”的果實。

避免大陷阱

        “奴僕之約”意味著全人降服于主,而全人降服就是把生命的主權,完全交在主手上。人往往視“全人降服”為一種自我犧牲。有些人更因此深怕喪失自己的理想、事業、快樂,而不願意全人委身。還有些人,由于這種自我犧牲的觀念,以致于慢慢揚起我比別人更能犧牲的驕傲心態。

        凱勒爾(W. Phillip Keller )對全人降服主的洞見或許可以幫助我們避開這個陷阱(註二)︰

        “認清我們是自己的奴隸,可以加速我們完全降服于上帝的決定。若說我們受自己的自私自利、傲慢自大、自以為義的捆綁,是毫不誇張的講法。而這些正是我們生命中痛苦、緊張、傷心的根源。”

         全人降服主是意志的決定,也是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得以從自己的野心、自負、驕傲中釋放出來,並且因持守上帝的命令,在主裡面享受到真平安與喜樂。這 不就是耶穌給我們的應許“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這人就是愛我的。愛我的必蒙我父愛他,我也要愛他,並且要向他顯現” (《約》14:21)嗎?

遙遠的距離

         白立德真心渴望隨時隨事被聖靈掌管(《弗》5:18)。我相信這是所有上帝兒女的渴望。但是,他真能單靠簽立“奴僕之約”,就能夠做到完全遵行上帝的旨意、全人降服主嗎?

        其實,他並不完美,離完美還有一段“遙遠的距離”。他常形容自己是一隻“墮落的白蟻”。有時候,他會冷不防地向人發脾氣。該耐心培育人的時候他發命令。該指 導的時候,他要求對方。面對責任和需求時,他與自私、權力慾、煩躁摔跤。他有時候十分洩氣,覺得自己受挫、無力、悖逆不順服。這不就是“立志為善由得我, 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的寫照嗎?

        他努力找解決之道。他覺得自己的思維和意志都必須降服于神,但卻很少做到。然而,他同時也知道神的本性絕對不是心機狡詐,祂絕對不會頒發我們所做不到的命令。

        經過一段深思之後,白立德看到解決之道是把人類的軟弱問題推給我們的創造主,並且宣告神的應許:第一,祂饒恕我們的罪行。第二,祂使我們可以做到打從心裡順服祂,並且我們是靠著聖靈、憑藉我們對神的應許所懷信心而做到的。

屬靈的呼吸

         白立德創了一個新詞:“屬靈呼吸”。他後來寫道:“再也沒有任何真理比得上屬靈呼吸,更豐富我的人生。”他形容屬靈呼吸是“呼出污穢,吸入純潔”的過程,是一種信心的操練,使你能夠經歷神的愛、神的饒恕,活出靠聖靈行事的生活方式。

        他的意思是,一旦良心使我們知罪,就要面對這個罪,並且立即向神認罪,求神掌權。我們要相信這一切都會成就的,因為神的確聆聽人誠摯的禱告,並照祂自己的應 許拯救。白立德教導:“你一察覺到自己的罪,不僅要馬上向天父求饒恕,也要求聖靈賜下能力,不要再墮落到這個地步,也不要再去犯罪的場所。”他的教導點出 了兩個重點:第一,知罪時,立即認罪求天父饒恕;第二,求聖靈賜下能力,克服這個罪。

        由此可見,在全人降服主之後,需要靠聖靈大能成全我們的心志。

到底誰的事

        白立德漂亮的事奉成果,激勵大家以他為榜樣,積極為上帝做大事。然而,做大事的心態有個陷阱,就是太容易攙雜個人的野心及企圖心。但是,我們也不該有“專做 小事”的心態,因為執著于做小事,心態很容易會使我們錯失上帝奇妙偉大的計劃。其實,評定大事小事的標準往往是人自己的判斷,事奉的要點,是我們是否行出 祂的心意。

        白立德最可貴的,是與上帝立奴僕之約,並且靠聖靈成事。這份奴僕之約使他靠著聖靈全人完全降服于主。唯有全人降服于主,才能明 白上帝的旨意,並且能在上帝面前持守謙卑,成為上帝可用的器皿、成就上帝的心意的管道。不但如此,全人降服主會為這個人帶來一生最大的福氣──上帝的同 在。這是上帝的應許。

註︰
一、理察森(Michael Richardson),Amazing Faith。這本書獲得ECPA公元2001年最佳傳記金牌獎。
二、凱勒爾(W. Phillip Keller ),The Secret of His Presence,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1988。

作者現居加拿大渥太華。

1 Comment

  1. 因著手上一本不知從何而來的書籍「生命的突破」而上網查找作者背景資料來到這個網頁,我個人也因此書而蒙受幫助,謝謝你們提供如此精要的白博士簡介,願這個網站祝福更多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