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青少年的教育 ──對宗寧回應的回答

熊璩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帶著興奮的心情,筆者讀到宗寧兄對〈今日青少年教育面臨的危機〉一文的回應。他是實際的教育工作者,有寶貴的經驗值得我們學習。筆者尤其同意他對家庭教育的強調,家庭教育才是青少年教育的第一線。此處只就幾個重點作些說明。

        第一、敝文曾聲明:“教育問題是一個極大的問題,不可能以一篇文章來涵蓋全面,讓我們單單從其基本理念來探討這個問題吧。”該文重在分析杜威的學說,和人本 的自由主義理念對美國教育的影響,而非對美國教育作個全面的分析。宗寧兄提到啟發式教育理念的優點,尤其有利於高材生出頭,筆者非常同意。

        第二、公立學校當然有好的,本文是對一般現狀的分析,因此與宗寧兄的論點互相補足。又如,學生作弊情況普遍地增加,是媒体對全美的報導,華人家庭數目有限,不可能影響全美的趨勢。

        第三、至於“學生才是課程及內容的決定者,老師不是”這點,宗寧兄感到十分困惑,不知取材何處。這觀點是杜威本人的主張,取自“John Dewey & Earl Kelley: Giants in Democratic Education,”by Dr. Marlow Ediger, Education Magazine, Fall, 1998.杜威不但是教育學家,也是哲學家。他1916年出版的(有爭論性的)巨著“Democracy and Education”,當年成為了“前進教育協會”和自由主義運動的“聖經”。這裡提及的觀點就是教育民主化的理念之一。

        第四、有關基督教學校以及家庭學校的統計數字,因取材自Charles Colson的“How Shall We Then Live”一書,讀者可參考該書第34章及附註的數字。不過,宗寧兄對這類學校的保留態度是可了解的。

        敝文的目的是要華人父母不要一味信任學校,要多質疑,多參與。筆者最近造訪中國,發現國內也開始注重全人教育,和啟發式教育,這都是可喜的。只是我盼望國人也能記取美國的教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