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有病 ──回應〈妙手不回春〉

張憶家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難以平復的痛苦

        讀了《舉目》第五期上,劉志遠弟兄因為一個弟兄的自殺,而探討教會關懷体系的〈妙手不回春〉,以及嗣後蘇文隆牧師回應的文章,心裡有許多感觸。讓我由心理健康輔導人員的角度,來參與這方面的探討。

        首先,我想對文中所提教會的牧長與弟兄姊妹表達關懷:他們確實處在錯綜複雜的心境中,對神、對人、對自己、對制度有各樣難解的心結。其實不僅是那個教會,我 想還有許多教會處在有弟兄姊妹自殺、遭受殺害甚或是傷害他人的痛苦之中,就算事過境遷,但是仍可能處在有疑問沒有答案、情緒不能平復的痛苦之中。

        其實在精神醫學中,有自殺或他殺(殺害他人)傾向的人,確實比較令專業人士覺得棘手。當然自殺要比他殺的傾向容易診斷一些。有自殺傾向的人基本上可以由十來 個因素來判斷,而他殺的預測實在難為。在筆者所服務的精神病院,這類的病人有時需要以一對一的方式,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護理人員看守著,稍微一疏忽,病人 就會有些傷害自己或他人的小動作,處理這類的問題,需要相當有經驗的專業人員,且而還需數管齊下:藥物、心理、環境治療等。

        這類的問題,我想教會的關懷制度是難以處理的。因為症狀可能就這麼幾個,但是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卻可能因人而大相逕庭,所以幫助、治療也因人而異。

來自團契的負疚

        對于基督徒的心理方面的問題,我覺得教會的認識不夠深入、透澈;同時有些人給予的建議,亦令人不敢茍同。

        有位女士打電話給我,談到困擾她的問題,表示很想前來接受心理咨詢,我的反應是:“很好啊……”語音未落,她馬上接著說:“可是我們團契的人都不贊成我去看 心理醫生。”雖然中國人都喜歡將心理學家稱為心理醫生,但是嚴格說來,沒有心理醫生這一行,只有心理學家的稱呼。至于那些可為有精神或情緒問題者開藥的 人,該稱為精神科醫生。

        我稍微解釋正名了一下,馬上又問她:“聽起來你很看重他們的說法,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打電話給我呢?”這位女士說,她的精神狀況越來越糟,覺得一、兩年前就該接受心理輔導,但是團契裡的人說,她該好好禱告、讀聖經、求神醫治,而不該找心理學家幫忙。

        這樣的說法並非少見。例如以John MacArthur、Dave Hunt、Martin 和 Deidre Bobgan為首的幾位基督徒,就有這樣的論點:非生理性的情感心理障礙,該由靈性輔導著手。他們認為一般人過分重視心理學,甚至心理學的術語氾濫主日講 台,其實聖經才是最高依歸,這些小學不值一哂。但是,利用心理治療來解決心理與情感問題,與聖經是我們生活的最高準則,兩者衝突嗎?例如筆者就一直秉持一 個立場:輔導或臨床心理學可以幫助人,但只是輔佐的地位,不能把它當成二十世紀的金牛犢,聖經才是我們生活的依歸。

        那位女士繼續描述自己的問題,我聽著,感到她問題十分嚴重,確實是需要專業的幫助。但是教會裡的人所講的話卻讓她認為自己沒有好好依靠主、靈性不夠,覺得分外內疚。如果她要接受心理輔導,得先要處理那份內疚感,不然難見成效。

        我回想到許多年前,在南加州的華康團契,即華人心理健康專業人員團契,一群由華裔基督徒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社會工作者、婚姻家庭輔導等專業人士所組成的 團契中,一位精神科醫生及牧師所說的話:為什麼一些基督徒要批評精神科醫生或接受輔導的人,認為他們是被鬼附了?為什麼他們不去骨科醫生的診所,說那些病 人是因為被鬼附,所以骨折、所以左右腿不一樣長?……想到這兒,我就對那位女士說:“既然他們不贊成你去找心理學家,那麼也許你可以問他們,是不是碰到其 它健康問題時,也是禱告、讀聖經、依靠神就好了?我確實相信神有全然醫治的大能,如果你們教會的弟兄姊妹每次遇到健康問題都是這種看法,那麼我覺得在這方 面有些操練也不錯。但是如果他們平常看醫生,為什麼碰到在心理或精神方面的問題就單單禱告、讀聖經、依靠神?”

       “對呀,讓我來問問他們”她接著這麼說。

骨折才可看醫生?

        其實這類的掙扎,並不僅僅在華人基督徒的圈子裡見到,在白人教會中也有這樣的問題。好幾年前在南加州的橙縣,有這樣的報導:有一個曾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療的病 人,情況穩定後出院,回到從前的教會聚會。剛出院時,一般社會大眾還不太能接納他,找不到工作。教會裡有一些事情可以讓他做,他們看他也沒什麼問題,還蠻 正常的樣子,就讓他長期正式做那份工作。

        隔了一段日子,教會的弟兄姊妹看到他與常人無異,卻發現他仍然在看精神科醫生,繼續服藥來控制他的精神狀況,而且還接受心理治療。就有弟兄和他溝通,說:弟兄阿,如果你真相信神,祂會醫治你,不要再吃藥了。

        他想想也對,就停止用藥,不再接受治療。隔了一段時間,在一個安靜的夜晚,雖然他仍做著和以前一樣的事:在成人們聚會的時候,照顧孩子。但在那一晚他勝不過他的幻聽,就照著他所聽到的聲音去做,把孩子給殺了。

        當然這只是一個特例,但是基督徒一樣會生病,會碰到各式各樣的事情。為什麼在碰到心理或情感方面的障礙的時候,就以為我們有豁免權?

        筆者全然相信神有醫治的大能,祂到今天仍在各處實行神蹟異能、醫治病人,但祂有祂的時間與方法,這些並沒有公式可依循。為什麼碰到有心理或情緒障礙的人,許多基督徒會告訴他們不要接受治療,禱告就好;但若是碰到骨折或是盲腸炎卻要趕快看醫生,並沒只是在那拼命禱告?

彼得的心理情結

        有的人會辯解,說聖經除了指出我們得救之道以外,還是一部教導我們生活、行事為人的鉅作,人一旦有問題,當然要回到聖經上,看問題出在哪裡。我對這種說法並沒有異議,但覺得有太多層面的東西我們還不瞭解,故心理學雖是門很新的學問,仍有可以借鏡之處。

        比方說,當主耶穌被賣之前,祂預先告訴彼得,說他會不認主,彼得矢口否認,完全不能接受。但在那一夜,雞叫以前,他真的三次不認主。有的心理學家認為,這個 例子可以用來解釋潛意識的現象。用Freud(佛洛伊德)的講法,這是冰山在水面以下的部份;用Jahari的說法,這是你我皆不知的部份。但自己的無 知,並不能代表對方不存在。

       《耶利米書》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誰能識透呢?有的版本把“詭詐”翻成“人心有病”,如果彼得接受心理治療,會否幫助他瞭解了自己的情結,從而承認、正視自己的軟弱和有限呢?我想只有問神才會曉得答案,但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該去探索內心深層的問題。

        當華人碰到問題的時候,很不願意就駕于植根西方文化的心理治療,通常採取拖延政策。拖不過去了,危機四伏,才來尋找專業幫助,華裔基督徒也有類似的心態。但 是,也有些教會漸漸認識到信仰與心理在實際生活層面整合的重要性,開始邀請基督徒專業人士在團契中講心理衛生、人際關係及夫妻、父母子女之道。預防勝于治 療,這是相當明智的作法。我極願意看到教會發揮全面性的功能,解決信徒所有的心理問題,基督徒心理學家失業。然而這個局面恐怕要到新天新地時才會出現,在 那裡沒有眼淚、沒有痛苦、沒有疾病,當然更不會有情緒問題或心理障礙。但在那局面出現以前,惟盼教牧同工能善用基督徒專業人士,讓他們以專長來幫助弟兄姊 妹。且盼專業人士加強信仰與心理的整合工作,並使之本色化,更適合華人的需要。

作者來自台灣,在美國賓州費城Temple大學取得心理學博士學位。現在洛杉磯從事心理輔導工作,經常受邀在華人社區演講。

1 Comment

  1. Christian Scientists 的總部在波士頓城中心。我住在這個美國革命起源地的時候,有朋友來我總要帶他們去看看。除了滿足外地人好奇心以外,我常常帶著機會教育的心情,讓人看清進入某些宗教的誤區有多麼可怕。

    Christian Scientists 現在已經破產了好幾次。同時眾人喊打的聲音,讓我覺得不用我老先生再特別關注。有生之年,應該找些更為迫切的話題來“打仗“。如果今天我就要決定,”打倒“基督徒心理上的Christian Scientist 路線,應當是排名非常高的優先話題吧!

    心理科學因為有科技上的突破,和新藥學的研究,近年已經脫出了過去的面貌,真可以幫助許多人。但是我們這些教會的牧師長輩,為了神學和傳統的包袱,還是”假裝“徘徊在十七世紀的思想中。我們對於自己羊群的責任,什麼時候才能超越個人為保留在基督教界的正統性和屬靈性地位而採取的”鴕鳥“姿態“?

    我們的羊,除了禱告和讀經,也看當下文獻和新聞的!他們的脈搏,我們拿得準嗎?

    俞培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